第739章 不是病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5-08
  •     “什么,借人?”

        与悦来客栈这师门五人同样吃惊的,还有洛青鸾和萧宇祁。

        没想到让萧天赐对南宫婉儿虚与委蛇的结果,竟然是听到如此惊讶莫名的消息。听说了全部过程后,两人心头的疑虑越发增多,有种事情越来越严重的感觉。

        之前洛青鸾的猜想,不过是南宫婉儿又生出了什么心思,不是想要报复谁,就是想毁掉这门招亲罢了。可当她听了萧天赐说的话,才觉得很是不解。

        “公主说,让你借五百人给她?”洛青鸾咀嚼着其中的含义。

        “一开始还不止五百人呢,三公主张口就要两千,可本王哪拿得出来这么多?”

        萧天赐有几分尴尬,却又强自分辩:“又不是父皇!本王可没那么大的胆子私养亲兵,我们东宛的规矩和你们西楚不一样,别说是本王,就算是皇兄,手上也顶多只有一千人。”

        萧宇祁点头:“不错,三弟这说的不假。”

        东宛自建国以来,就和西楚的祖制不同,皇权兵力等绝对集中在皇帝手上。无论是太子还是诸王,甚至兵部尚书等,也不能掌管帅印兵符,各地的武官皆出自天子门下,绝对效忠。

        就算是维持各府的安全,太子府也仅仅有私兵一千,各皇族不得超过五百,以免发生动乱反叛。

        当然,这些都是明面上的,东宛的各势力以及朝臣们,各家各府或多或少会超过规定。但明面上能够享受朝廷俸禄的私兵都纪录在册,而余下自己招募的,只能挂上各种名义,安插到各处,却是见不得光的。

        听说南宫婉儿要找萧天赐借五百人,萧宇祁问道:“公主有没有说,借这么多人干什么?”

        “这……”

        萧天赐道:“我也问了,这五百人毕竟不是小数目,只怕要经过父皇允许呢。可三公主让我不要说,算是私下借给她的,还说就是为了迎亲之时排场好看,顺便防护安全,护送嫁妆的,我也只能听着,谁知道真假啊。”

        洛青鸾道:“只怕是借口。如果是婚事,这些陛下都会考虑好,绝对不至于轮到公主操心,人手方面绝对管够。可公主竟然哭诉,说陛下对她不好,看来是故意找借口,实际上是想找三皇子要人了。”

        如果不是已经听说了南宫婉儿的事迹,萧天赐还真以为她就是个受人欺负,不得宠爱的公主。如今被她陷害,差点上当铸成大错,他终于明白人不可貌相这句话了。

        “我是被逼无奈,想拒绝也没办法啊,只能说回来想想法子。”

        萧天赐苦着一张脸,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你们不知道,当时在马车上,她用簪子抵住咽喉啊!我要是不答应,她真的刺下去了,还冤枉说我要欲行不轨,我真是……怎么就摊上这样的女人了?”

        洛青鸾微微一笑,调侃道:“三皇子不是对三公主一见倾心吗?怎么这么快就变了?”

        倾心?他现在躲还来不及呢。

        各种把柄抓在洛青鸾手上,萧天赐苦不堪言:“楚王妃,你就别调侃我了。说好的,我帮你跟公主周旋,你答应了要帮我治好隐疾,这可事关我男人的尊严啊,你别骗我。”

        “楚王妃言而有信,若不是你闹出这种事,也不会有今天了!”

        萧宇祁沉声道:“既然已经发生了,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解决这样的事。本宫也是没有想到,好好一个联姻竟然会变成这样,如今这事父皇已经知道了,宫里也在筹备婚事,只等五个月后就是大婚,一定要在这之前弄清楚,否则……”

        否则东宛真要娶个有问题的三皇子妃回去,绝对闹出大乱子来。

        “嗯,还有五个月,时间不多了。”

        南宫婉儿沉寂了一年,也不知道她搭上了什么势力,准备做什么事,竟然敢盗窃北越皇室珍品。这背后的阴谋绝对不小,甚至超乎自己的想象。洛青鸾盘算着,必须尽快查到南宫婉儿和什么人联系,目的何为,才能防止事情发生。

        想到这里,洛青鸾似笑非笑的看着萧天赐:“不用担心,三皇子,你下次就给三公主说,人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借给她。”

        “啊?”萧天赐一惊。

        “人手自然由我准备好,只需要说是三皇子的人就可以了,明白吗?”洛青鸾眸光一闪,整个人显得胸有成竹。

        另一边,北郡灵溪城。

        没有时间拖延,作为这次下山的主要决定人,龙恺决定一定要治好管老夫人。

        “就算有什么阴谋,难道我等就怕了?”

        龙恺一脸肃然,透着一股威严:“掌门平时是如何教导你们的?难道遇事就退却吗?就算管老夫人的确是被人下了暗手,但正因为如此,既然被碰上了,我们就更要治好她。”

        陈虎定定点头,大声道:“不错,师叔说的有道理,如果不知道管老夫人,我们就没盘缠了,还怎么去西楚京城找大师兄啊?”

        狠狠一巴掌拍在他头上,龙宁嗔道:“二虎,你就知道银子银子!我爹说的什么你根本就不知道。我爹说的是救人一命你懂不懂,这么生了这么个蠢脑子?”

        “师姐你又打我?”

        “难道不该打?”

        眼看着两人又要闹起来,冷离抬手制止:“好了,宁儿,别欺负二虎,只怕他的头就是被你平时打坏的,你还埋怨他傻。”

        看着平时清冷淡雅的师兄竟然开起了玩笑,龙宁不由得一羞,红了脸:“师兄,你取笑我。”

        “别闹,师叔说的才是要紧事,等会小师弟就要和师叔去城主府了。你难道不担心?”

        提起这事,龙宁才反应过来,急的跑过去抱着沐小苏的胳膊:“小苏,你给师姐说说,你究竟有没有把握治好管老夫人?”

        “师姐,你别抱那么紧啊。”

        沐小苏猛然被抱着,只觉得手臂上挤着团软软的东西,哪里还不知道是什么?慌得他又不敢推开,又动都不敢动,脸色瞬间红透了。

        半点不自觉,龙宁凑过去打量了他一眼:“怎么,今天还不是小鱼,是小苏啊?”

        “小鱼?”沐小苏顿时脸色一变。

        眼看着龙恺狠狠瞪了自己一眼,龙宁才反应过来,连忙打岔:“没,没什么,小苏,你听错了,我是说你呢。”总算放开了他的手臂,龙宁退开一步,不自然道:“我就是想知道你有没有法子治好管老夫人。”

        眼神空洞了几秒,沐小苏才反应过来:“应该……有救吧?”

        ……

        城主府中。

        当沐小苏和龙恺再次来到慈安堂,管侯正等在这里。

        一看到二人,张平就道:“你们总算来了,今天管郡守也来了,就是要看看你如何治疗老夫人的。若是治好了,自有重谢,可若是欺骗郡守大人,那可是要吃鞭子的。”

        “嗯~~”管侯的声音响起:“张管家,怎么给大夫说话的!”

        “是,是,郡守大人。”

        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张平立即点头哈腰,再看这沐小苏二人,又换了一副脸色:“劳烦二位赶紧给老夫人看看吧,老夫人昨夜难受了一晚,若是再不治好,只怕真的……”

        不等他说完,龙恺已经沉着脸走了进去,管侯看的眉头一皱,随即又舒展开,跟着走了进去。沐小苏仿佛什么都不懂,跟在龙恺身后,一言不发。

        “怎么窗户又关起来了?”一进去就感觉到黑沉沉的,沐小苏道:“老夫人的房间要多通气,还不快点把窗户打开。”

        丫鬟刚要动,管侯已经出声:“慢着!若是你们能治好老夫人,本郡守千两纹银奉送,可若是你们治不好呢?”

        龙恺面色一沉,冷冷道:“佛渡有缘人,药医不死病,从来就没有哪位大夫敢说,能够绝对治得好病人的。管大人这么说,不是太强人所难了吗?”

        实在是憋屈,如果不是缺了盘缠,他会面临如此地步吗?区区一个北郡郡守,竟然敢在他面前嚣张,若是等找到他师侄,看看谁还敢看不起他!

        沐小苏也立即道:“管大人,我师叔说的有道理,就算我们今天不给老夫人治,老夫人也活不了两天了,如果我们试试出手,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哎,你们昨天可不是这么说的!”

        张平指着沐小苏,颤抖的手指又对准了龙恺,大声道:“你们昨天来看老夫人的时候,明明说了一定可以治好,只是要去找药。怎么今天来又变了,你们这不是骗人吗?亏的管大人还期盼了一整夜,就想着老夫人有救了,结果你们……”

        “昨天……昨天和今天自然不同!我、我说了要开窗透气,避免阴秽入体……可、可你们只怕又闷了一晚吧?老夫人就算……真治不好,也、也是被你们活活闷死的。”

        沐小苏脆生生的嗓音带着一股清甜,带着些许埋怨,听得管侯脸皮一阵发烫。摆明了就是置之于死地,他又如何会听从一位大夫的建议?

        “昨天的事就不提了,如今家慈病重,就请两位赶紧看看吧。”管侯皮笑肉不笑的道:“若能治好,本郡守定有重谢!”

        没有理会这话语中的威胁之意,龙恺忍住心头的不爽和愤怒,沉声道:“小苏,你去给老夫人看看。”

        点点头,沐小苏走了过去,候着的丫头立即挑起帷幔的一角,将管老夫人的手腕探了出来。不过片刻的把脉,沐小苏越发心里了然,转头看着管侯,声音怯怯的:“郡守大人,老夫人这不是病,是……是府上有人害了老夫人。”

        “你说什么?”心头一咯噔,管侯盯着沐小苏,眼瞳中陡然射出一道精光。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