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第747章 杀人是为了救人
第747章 杀人是为了救人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5-08
  •     房间里众女人乱做一团,一个个瑟瑟发抖,看着何海犹如魔鬼,惊恐万分。

        “不听话的,这就是榜样,看见了吗?”

        何海威风凛凛的手持长刀,对准一众女子指指点点,满脸狰狞狠毒:“已经这个时候了,劝你们老实点,如果愿意跟着我们大人,那还有你们的机会。如果不想活的,尽管闹事,老子会一个个收拾你们!”

        蓦的,一个年轻少女仿佛受不了了,尖叫出声:“你敢,你敢!你们要造反就造,不要拖上我们,我想活着,我不想死啊……放了我好不好,我不要被关在这里……啊!”

        犹如疯了一般,女子带着一种彻底崩溃的感觉,歇斯底里的大叫着,双手抱着头满脸苍白。何海看的眉头一皱,用刀指着她:“闭嘴,不许叫,我让你闭嘴听见没有?”

        可少女仿佛根本没有听见,声音高亢的在夜色中传出老远,周围人顿时离她远远的,一个个胆战心惊的看着她。

        龙宁看的暗道不好,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只见何海已经怒气冲冲的指着她,大声喝道:“愣着干什么,这种疯子赶紧处理了,不然大叫大嚷传了出去,可别坏了大人的好事!”

        呼啦一声,顿时四五个府兵冲了上去,凶神恶煞的样子,毫不犹豫的对准少女就狠狠砍了下去。鲜血飞溅,少女痛苦的倒在了地上,可几个府兵根本没有停手,一刀刀的看着,片刻少女已经断了气。

        眨眼就死了两个,空气中弥漫着鲜血的味道,触目惊心。一旁剩余几个妇人女子已经惊恐的说不出话来了,有胆子小的女子直接白眼一翻,晕了过去,众人瑟瑟发抖,抱做一团。

        “看着她们,不许闹事!”

        冷眼一扫,何海丢下一句话,随即出了门。

        很快,在何海的引导下,龙宁和龙恺目睹了这府邸中七八间屋子的情形,每间房间都关押着很多人。少则四五个,多则七八人,有男有女。因为人员混杂,屋子中乱七八糟,根本没有打扫,众人都蓬头垢面,犹如乞丐,半点不显平时的贵气和身份。

        二人越发心惊,一路跟着看下来,发现这宅子里最少关押了七八十人。至于没有看完的房间里是不是还关押了更多,就不得而知了。可就这样,已经够让人触目惊心了。

        没有再跟踪下去,龙恺和龙宁远离了关押人的房间,站在几十丈外的花丛附近打量前方。

        原本只是怀疑,可现在亲眼看见,他们更加肯定了北郡郡守管侯的野心!

        从管侯和下属的只言片语中,他们知道这些人都是用管老夫人生病的名义骗来的,然后就关押起来,虽然还不知道管侯诱骗这些人来的目的,但必定有做人质的原因。从何海能毫不犹豫的动手杀掉这些身份各异的人就明白,管侯已经将自己的后路都堵死了。

        造反志在必行!

        树荫下,龙恺和龙宁的面色犹如蒙上了一层灰黑的轻纱,显得晦暗无比。之前他们的猜想成为现实,可二人非但没有轻松,反而越发心头一沉。

        “爹,绝对不行,我们不能让管侯成功!”

        一想到这北郡是她大师兄纳兰夜打下的地盘,她就绝对不容许其他人染指,“只怕管侯造反的事大师兄还不知道,我们一定要想法通知他才行!”

        “通知是必定的,不过从西楚赶到北郡路途遥远,等到子卿来只怕已经晚了。所以我们要先想办法,趁管侯还没有真正起事,好好的警告他一番。或许,他会收敛一些,给子卿争取一些时间。”龙恺沉声道,脑子里已经急速思考起来。

        应该怎么怎么做呢?

        如此重要的事情,龙宁还是第一次碰见,本以为这次下山就是去找大师兄,虽然路途遥远,但却没什么问题。只要等他们找到大师兄,将掌门令牌交给他,他们就能够在大师兄的带领下,将师门传承并发扬光大了。

        却没想到,竟然遇到了这样的难题!

        时间一点点过去,夜色越发深沉,不远处的的动静却一直没有停。透过黑暗,那些哭喊声怒骂声戛然而止,却又此起彼伏,仿佛压抑着,带着一种让人压抑到窒息的感觉。

        龙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铁青一片,内心也在激烈的争斗着。

        “爹,你想好没有,我们到底……”

        龙宁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终于决定一般,抬手制止了她的话,脸色森冷:“宁儿,你都看到了,如果我们不阻止管侯的阴谋,一旦他真的造反,不但会给你大师兄带来麻烦,让他再次披甲上阵,还会导致百姓流离失所,血流成河!所以,不管用什么方法,我们都不能袖手旁观。”

        重重的一点头,龙宁道:“是,爹!”

        眼中的杀意越发明显,仿佛实质一般从龙恺眼中倾泻而出:“所以,如果牺牲少部分人,能够挽救大多数人……这样的选择还是可以试一试。”

        心头一惊,龙宁脱口而出:“爹,你什么意思?”

        牺牲少部分人,她爹是想……

        眼神一瞄,龙恺的目光透过重重黑夜,仿佛穿透到了前方一间间屋里,冷然的一字一顿:“那些关起来的人,只怕已经活不了了,否则的结果就是投靠管侯。我们只需要杀了他们,再将一些具尸体公之于众,这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一旦离奇死亡,必定会引起官府的注意,进而调查。”

        “爹……”

        “就算是管侯,也别想瞒住!到时候他自然不敢再轻举妄动,只能被迫接受调查,或许还会逼不得已协助调查,这就是我们为你大师兄争取到的一点时间。等到子卿来了,一切就好办了。”

        龙宁瞪大了眼睛,期期艾艾:“可是爹,那我们要、要杀几个人?”

        “几个?”龙恺毫无温情的冷笑一声:“死的人少了,说不定就被管侯压下去了,毕竟他可是郡守!所以,必须要多死一些,多到他根本压制不住!”

        难道要杀十多个,或者二三十个……

        心噗噗的跳了起来,纵然是唯恐天下不乱,最喜欢凑热闹的龙宁,此时也被她爹的想法惊呆了。真的要杀这么多人吗?如果他们这么做了,那和刽子手有什么区别?和这管侯有什么区别?

        难道打着救人的名义,就可以滥杀无辜了吗?

        如果说出这话的人不是她爹,龙宁早就破口大骂了。可现在,她只能直勾勾盯着,看着她爹那张满是杀气的脸,仿佛随时都可能动手。

        “动手!宁儿,那些女人就交给你……”

        眼看着就要真的动手,龙宁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拉住了他:“爹,能不能不杀人?我……我下不了手啊?这些人都是无辜的,如果他们要和管侯勾结,又怎么会被关押起来?他们是好人啊!”

        “就算是好人又如何?爹跟你说了,不能妇人之仁!牺牲几个人就能挽救整个西楚的百姓,有何不可?就算要让你爹我去牺牲,我也不会说半个不字!必须趁着现在管侯还没有准备好,赶紧动手,不然就晚了!”龙恺脸色一变,顿时满脸怒容。

        “爹——”龙宁还想做最后的挽回。

        “你难道想害死你大师兄吗?”龙恺一脸铁青!

        大师兄……不、不!她怎么会想害死大师兄呢?在她心里,大师兄是和她爹一样重要的人,她崇拜他,喜欢他,尊敬他,思念他……这次下山她是最欢喜的,因为阔别六七年,终于要见到他了。

        龙宁唇瓣颤抖,脸色苍白,趔趄的后退了一步,差点没站稳。

        内心激烈的斗争着,龙宁紧咬唇瓣,僵硬的转头看着前方点点火光,一字一句道:“爹,是不是……只要闹大了,就可以了……只要我们、我们制造事端,让人来调查,不就可以了吗?”

        眼看这个时候了她还犹豫,龙恺冷声道:“你想说什么?”

        “爹,我们不杀人好不好?”龙宁眸光闪烁,咬着唇瓣道:“其实想要暂时阻止管侯动手,引来官府的调查,我们只要放一把火就行了。只要火势够大,烧的房屋够多,其实效果是一样的……或许火势还会烧死一些人呢?那就更闹的大了,压都压不住……”

        “哼,你就想着可怜这些人!”

        “我只是不想爹你的手沾上血腥……管侯要造反,关爹什么事,难道还要我们来挽救全天下的百姓吗?我们只是关心大师兄罢了……”龙宁低低的道,在做最后的努力。

        只能这么说了,她真的下不了手。如果还没用的话,那就看天意了……

        盯着龙宁看了半天,龙恺终于重重的哼了一声:“算了,你也是一片好心,不想死那么多人,爹明白你的意思。那就放火吧,烧几间破屋子而已,你这总没有负担了吧?可那些人若是真的被烧死,可就不要怪我们了,那是天意。”

        龙宁顿时放下了心头大石,笑了起来:“是,爹,女儿知道了。”

        当准备好火油等物,父女二人分头行动的时候,纳兰夜已经快马加鞭通过秘密渠道,赶到了北郡灵溪城。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