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第795章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第795章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5-08
  •     一番匆匆忙乱,一众宫人抬来肩辇,终于将苏怡送到了最近的永宁宫。

        刚刚才解了虫症的冷离和沐小苏等人,先跟着纳兰夜出宫了。龙宁虽然想留下来表示关心,奈何无人理会,只能黯然跟着纳兰夜等人一道离开。

        “师姐,你刚才……真不应该那么说王妃的。”沐小苏停下来等龙宁,小声道,“你看现在娘娘又出状况了,若是王妃心神不宁……”

        “小苏,你这是怪师姐咯?”龙宁脸色一沉,没想到一向听话的沐小苏都帮着洛青鸾说话了,“当时的情况你又不是没看见,我误会难道不应该吗?”

        “没有师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沐小苏顿时就慌了,哪里还敢再说。

        龙宁狠狠瞪了他一眼,快步追上了纳兰夜。

        “也不知道皇后娘娘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怎么会突然这么严重?”

        出宫的路上,龙宁依旧不甘心,好在沐小苏说了一句就停口了,也不敢再说这个师姐。而冷寒也心事重重的样子,一路上都没有说话。

        “大师兄,你该不会又生我气了是不是?”眼看着纳兰夜沉默不语,脸色也不是太好看,龙宁趁着洛青鸾不在的机会,想要挽回点什么。

        纳兰夜仿佛没听到一样,看都没有看她,更不要说回答了。只顺着回路往宫门口走,脸色沉沉,也不知道是在担心皇后的病情,还是担心洛青鸾。

        龙宁见状不妙,立即换了一副感慨的样子,长叹一声道:“唉,为什么以前我不管做了什么,大师兄从来都不生气呢?不管我要什么,你都会给我,我想吃什么,你都会做给我吃。就连有一次我不小心弄坏了师父的剑谱,大师兄你都愿意帮我承担,免我被师父责骂。可是现在……”

        “大师兄,你真的变了……”龙宁很是不爽,却强忍着脾气,显得有些委屈。

        如果不是大师兄下山了,功成名就被那个洛青鸾攀上来迷了心神,怎么可能对她改变态度?刚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都冷脸对她,几乎就是责骂了,只怕洛青鸾心里很痛快吧!

        冷离和沐小苏见状,不觉走慢了些,悄悄落在后面,不敢打搅二人。

        眼看出了宫门,纳兰夜还是没有理她,龙宁终于着急了。

        “大师兄!”

        她扯着纳兰夜的衣袖不放手,噘着嘴道:“你说话好不好?是不是我真的做错了,你才生气?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如果你是因为刚才我说了那些话而生气,我道歉可以了吧?下次我再也不说了,但你不能不理我!”

        一张冷冰冰的脸直视着她,纳兰夜终于停步回头。

        龙宁说的话他都听见了,只是没有理会,他一路都在考虑究竟应该如何对待她。究竟是继续留她在王府,直到搬出去随园那天为止,还是现在就赶她走。

        今天的事纳兰夜看的清楚,龙宁就是故意挑事,想引起南宫擎和苏怡反感洛青鸾。虽然他没说什么,南宫擎和苏怡也没有在意,但龙宁对洛青鸾的态度,他是彻底明白了。

        最近这些天的和睦相处,甚至还有些讨好路洛青鸾,全是龙宁装出来的。一旦找到机会,她就会不遗余力的陷害洛青鸾,这种女人就算是师妹,他也不能留在身边,否则一定会挑起他和洛青鸾之间的不和。

        龙宁对他,分明是有意思的。

        纳兰夜不是傻子,他不说,不回应,不代表感觉不出来。只是因为对方是师妹,是和他一起从小长大的同门,他不忍心撕破脸,让她面子上过不去罢了。

        但今天这事之后,纳兰夜决定了,必须远离龙宁。

        眼看着纳兰夜回头,龙宁顿时满脸希望:“大师兄,你不生气了好不……”

        话没说完,纳兰夜已经打断了她,声音犹如寒冰:“我可以不怪你,也不会生气。但你刚才做了什么,你我心知肚明,不追究是看在同门份上,如果换了别人,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第二天?青鸾是我妻子,我不容许任何人污蔑她,懂吗?所以……”

        眼神中没有半点温暖,犹如看陌生人一般,冷漠中透着不近人情的森寒,纳兰夜冷冷道:“从明天起,我不想再看到你,劳烦你尽快搬出楚王府。”

        说完,他转身就走。

        犹如当头一棒,龙宁呆若木鸡,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她听到了什么?没听错吧,大师兄居然对她说了这些残忍的话?

        说是让她搬离楚王府,但实际上,岂不是连她爹也一起赶走吗?不可能,不会的,怎么会这样……龙宁根本不能接受,但刚才纳兰夜的神情,分明是冷漠到了极点,甚至还生出了一丝杀意。

        龙宁感觉的很清楚,不由得浑身颤抖,不寒而栗。

        这就是她和爹千里迢迢来投奔的大师兄?她只是说了几句话而已,就要赶她走,甚至还想杀她?他果然变了,被洛青鸾彻底迷惑,不再是心疼她的大师兄了!

        他翻脸无情!

        “师姐,你怎么了?大师兄刚才和你说了什么?”

        身后,沐小苏和冷离追了上来,奇怪的看着她。

        相隔太远,他们并没有听清纳兰夜说了什么,但两人之间不欢而散是看得见的。沐小苏暗猜,只怕师姐又说错了什么话,这才惹怒了大师兄吧?

        “师妹,你们刚才……”

        冷离的话还没有说完,龙宁忽然狠狠一蹬脚,面容扭曲尖叫一声:“啊——不要问了,我恨你们,你们可恶,讨厌,滚远点,不要来烦我!”

        用力推开两人,龙宁脚尖一点,纵身跃上了旁边的铺子,风一般几下就看不到人影了。

        留下沐小苏和冷离二人面面相觑,这到底是怎么了?

        ……

        永宁宫中,一片压抑。

        谁都没有想到皇后苏怡会突然腹痛,而且如此厉害,如果不是恰好洛青鸾在,只怕南宫擎又要六神无主,着急慌乱了。

        “看见了吗,刚才皇后娘娘是坐陛下的肩辇回来的,一定情况紧急。”有宫女看到了刚才的情况,私下偷偷议论。

        “听说皇后娘娘陪着楚王妃去了万泉池才这样的。”

        “怎么可能,万泉池就是温泉,怎么会有事?”

        一个宫女神秘兮兮的道:“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我听说今天同来的还有楚王的师妹,她说出来的。说皇后娘娘是感染了虫病,有虫子钻到娘娘身体里了,这才疼痛难忍!”

        “什么,居然有虫子?什么虫子这么恐怖?”

        “就是楚王妃弄出来的!你们别不信,我亲耳听见那位龙姑娘说的……”

        就在这时,有人厉声喝道:“闭嘴,你们在乱说什么?宫里竟敢造谣生事,你们不想活了?”

        众人转头一看,竟然是皇后身边的大宫女珍珠,顿时一个个吓的跪了下来:“珍珠姐姐,我们只是听说的,我们不敢造谣啊……”

        若是平时,敢有人乱说,编排的对象还是皇后娘娘,珍珠早就将这些嚼舌根的奴才重责了。但现在,皇后娘娘痛的厉害,她哪有别的心思?

        狠狠的瞪了一眼,勒令所有人不得再议论,否则直接杖责。

        大殿内,南宫擎焦躁的来回踱步,洛青鸾坐在床榻旁,正在给苏怡施针。

        殿内鸦雀无声,没人敢说一句话,生怕影响了楚王妃的注意力。一直等了半个时辰,她终于缓缓收手,启出一根根银针,才算缓缓吐出一口气。

        “青鸾,阿怡现在如何了?难道真的是怀孕了吗?”南宫擎焦急万分,连‘楚王妃’这个称呼也忘了。

        看着南宫擎期盼的眼神,洛青鸾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情况严重,她不能骗南宫擎,苏怡的问题是她都暂时没法解决的。刚刚的施针,仅仅能够帮苏怡缓解疼痛,起不到半点实际的作用,如果不尽快想出办法,苏怡有性命危险!

        一声呻吟传来,床榻内伸出一只素白的手,苏怡有气无力的道:“青鸾,我……感觉好多了,陛下不要担心,臣妾没事的。”

        “嗯,阿怡,有楚王妃在,你一定没事的。”

        南宫擎不敢让苏怡察觉,安慰了她几句,借口送洛青鸾出去,才找到机会好好问她:“青鸾,到底怎么回事,你刚才的意思,到底是说阿怡怀孕了,还是没有?”

        已经确认了不止一次,洛青鸾敢肯定,苏怡的确是怀孕了。但这个孕,无论她怎么调养保胎,都不可能生下来的。因为,苏怡的胎像属于异常位置,如果继续下去,只会造成大出血,最终****双亡。

        洛青鸾也没有想到苏怡身上会发生这种事,异常胎像的情况对于这个时空的女子来说,几乎是九死一生。

        好在这次她发现的早,苏怡不过怀孕十多天,如果能够趁早处理,或许苏怡还能安然无恙。但这样做的后果也是可以预料的,很大的可能性会造成苏怡再也无法怀孕,这对她来说,绝对是不能接受的。

        南宫擎虽然不止苏怡一个嫔妃,但却只有她一个女人,后宫的其他嫔、修容等本来就不多,就更不要说分享他的欢心了。

        一旦苏怡不能再诞下皇嗣,她的地位可想而知。

        纵然身为皇后,只怕也只有眼睁睁看着南宫擎雨露均沾,去宠幸其他女人。

        犹豫了又犹豫,洛青鸾终于开口:“陛下,娘娘的确是怀孕了,但……”她也不知道如何给南宫擎解释受精卵位置不对这种问题,只告诉他,若是不及时终止怀孕,只怕苏怡性命难保。”

        “什么?”南宫擎大吃一惊,虽然他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但还是没想到听到了这种答案。

        明明怀孕是件大喜事,但这一次却影响了苏怡的生命安全。

        不用说,这个孩子不能要,但南宫擎却明白,苏怡只怕不知道会有多伤心。

        纵然这样,也必须忍痛割爱,南宫擎沉声道:“青鸾,朕只有一个要求,不管如何,阿怡一定不能有事,就算孩子保不住,你也一定要救阿怡。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朕都愿意。”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