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9章 立场不同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5-08
  •     清晨,太子府。

        从宫里回来已经又三个时辰了,萧宇祁一夜未睡,静坐天亮。

        这一夜发生的事让他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明明之前风平浪静,一切都朝着良好的方向发展,可才一夜之间,竟然一百六十度大转变,让他第一次有了束手无策之感。

        东宛帝给萧宇祁下的死令,他无法违抗,如今洛青鸾正在东宛京城,如果真的要抓住她,这是最好的机会。而且依照他和洛青鸾的交情,就算局面已经如此了,只怕洛青鸾也不会拒不见他。

        只要见面,他就有机会!这就是东宛帝看准了萧宇祁的作用,要求他拿下洛青鸾的原因。

        可萧宇祁又如何做得到?

        正因为洛青鸾和他的交情,惺惺相惜、相互帮助,纯带着知己般的情谊,他又如何对洛青鸾下的了手?萧宇祁知道,一旦他出了手,不管成功失败,他和洛青鸾之间的情谊就此断绝,再无修复的可能。

        可如果他不做,这件事引发的后果,只怕是东宛不能承受的,他身为东宛的太子,又该如何?

        “太子殿下,肖大人已经带人等在外面了。”心腹言五走了进来,催促道。

        肖涵乃禁军统领,专门秘密。处置这种事,东宛帝特命他协助太子,办妥此事。

        萧宇祁眉头一皱,却哪里下的了决断?

        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矛盾纠结,纵然是萧宇祁如此英明睿智,此刻也犯了难。忠于内心,他不愿意对洛青鸾下手,忠君为国,他却必须做违背自己良心的事,真是左右为难,纠结万分。

        看着萧宇祁心烦心烦意乱的样子,言五低低出声:“太子殿下既然不愿意,为何不放走楚王和楚王妃?”

        放走?

        萧宇祁扫了一眼言五,不明白他的意思。

        “属下看太子忧思烦乱,至今拿不定主意,自然是不愿去捉拿楚王和楚王妃。这件事责任本就不在他们,不过是贵妃和太后……呃……”虽然涉及太后,让言五不好直说,但顿了顿,他还是继续道,“太子素来正直,有所为有所不为,即便是王子,犯法也与庶民同罪,三皇子如今落得这般下场,不过是咎由自取罢了。”

        “本宫自然明白,但你不懂,父皇不仅仅是为了三弟和贵妃的事生气。更因为楚王他们此举实乃打了父皇的脸,让父皇颜面蒙羞,龙威受损,这才是是他无法克制的原因。”

        对于东宛帝,萧宇祁身为儿子,自然是很清楚的,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如此为难了。

        “可属下还是觉得,太子更不应该在陛下盛怒之时,将事情闹得不可收拾的程度。若是太子这次真的对付楚王妃,势必会激起楚王的愤怒,到时候只怕事情真的不可挽回,引起两国之战。”

        言五小心翼翼道:“不如,太子这次前去,卖楚王和楚王妃一个面子,既然他们已经报了仇,只要能够顺利回到西楚,想来事后就算有什么事,也有缓和的余地。若是陛下能够冷静下来,自然明白太子此举才是最适合的。”

        真的如此吗?萧宇祁左思右想,只觉得头疼欲裂。

        外面又有人来催了,说时辰已到,肖大人催促太子赶紧动身,不然就晚了。

        萧宇祁终于下定决心:“好,那言五,你马上抄近路,去找楚王他们说清楚此事,本宫拖延时间,希望他们能够尽快离开东宛。”

        “是,属下这就去。”言五应声,刚要离去,一个威严的女声却突然制止:“站住!”

        萧宇祁眼神一凛,却见一个五旬妇人走了进来,竟然是太后身边的方嬷嬷,他连忙站起来迎上前:“方嬷嬷,你怎么来了……”

        方嬷嬷一脸肃然:“太子竟然想要去通风报信,若非我来的及时,只怕太子就要铸下大错了。”

        既然方嬷嬷都听到了,萧宇祁也不掩饰,正色道:“此事后果,想来方嬷嬷已经全部知晓,若非如此,皇祖母也不会派嬷嬷来了。不过本宫心意已决,还请嬷嬷不要阻止……”

        “难道太子殿下以为,你这次帮了楚王和楚王妃回国,这件事就了结了吗?太子未免想的太简单了!北越的结局难道还没有让太子警醒吗?西楚有楚王纳兰夜的一天,就绝对不会停止强权霸业的一天,西楚帝年轻有为,正是励精图治的时候,楚王骁勇善战,又睚眦必报,忠于西楚皇室,如今我东宛早就不是四国第一了,难道太子还没有看清现实吗?”

        一番话说得萧宇祁面色凝重,犹如当头一棒。

        不会的,楚王的人品他相信,楚王妃的性情他也明白,从来都不是生事的性格。只要我不犯人,人自然不犯我,为何西楚和东宛不能并存,和睦千秋?

        看着萧宇祁质疑的眼神,方嬷嬷脸色缓和了几分,苦口婆心的道,“太子正直,从无害人之心,太后是知道的,所以才心疼太子胜过三皇子。可正因为如此,太后才怕太子做错了事,一朝之失,给东宛带来不可挽回的后果啊……”

        “如果西楚还是曾经的西楚,陛下会如此担心吗?只怕楚王还在和北越争端不休吧?楚王又哪来的时间,为了私事而挑起和东宛之间的矛盾?这不过是西楚越发强大,生了胆气罢了,就算没有这件事,东宛和西楚也不可能长久和平共处的。先下手为强,太子殿下,这是太后让老奴告诉你的,你明白吗?”

        萧宇祁沉默不语,他心乱了。

        难道真的要如他最不希望看到的一样,因为这件事,西楚和东宛真的要闹得不可收拾的地步?明明是李贵妃惹出的祸事,父皇是颜面有损,可楚王的师父师妹也是两条命啊!

        忍一步太阔天空……

        忍……

        猛地眼瞳一缩,萧宇祁仿佛明白了什么。

        身为帝王,如果凡事都一个忍字,下面的文武百官又当如何看待?毫无尊严,毫无霸气,只会让人轻视看不起。如果事事都退缩,只会让别人步步紧逼,等到退无可退的时候,那就是灭国之时!

        或许他父皇,便是如此想的吧?

        纵然这次李贵妃是有不妥,可父皇却绝对不能退让,这是东宛皇室的颜面,尊严所在。有些事,不是对与错就能够说清楚的,一山不容二虎,或许,当西楚强大起来的那刻开始,就和东宛注定有这一天了。

        眼神一点黯淡,无奈却又必须如此,萧宇祁终于看着方嬷嬷,长长的叹息一声:“是,嬷嬷,本宫明白了。”

        ……

        同样一夜未睡,和纳兰夜回到住地还没多久,洛青鸾正在和他讨论合适回国的事,外面就传来的肖天勇的惊呼声:“王爷,王妃,不好了,属下探听到城内兵防动向,五城兵马司已经出动,甚至还有宫中禁军,只怕是冲着王爷和王妃来的!”

        纳兰夜腾身而起,一股凌厉的气势油然而生:“那本王等着他们来!”

        袁兴冷笑一声道:“来得好,正好老子昨晚没杀够,这些东宛人来一个老子杀一个,来两个老子杀一双!永安,你小子怕不怕?”

        “怕个球!”永安狠狠的啜了一口,直接就抽出长剑,就要冲出去。

        徐巍在后面沉声一句:“我就不去了,留下来保护王妃和小世子。”

        袁兴和永安这才反应过来,赶忙又退了回来:“王爷,我们可不怕那些皇室禁军,不过王妃不会武功,身边还带着小世子,可一定不能受伤了。”

        从宫里回来后,梁玉燕就一直守在洛青鸾身边,她今晚没去,任务是保护乳娘和小世子,现在同样也是如此。除了洛青鸾和她怀里半大的孩子,别的她一概不顾。

        “青鸾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任何人伤到你和小世子的。”她一脸严肃。

        看着众人一脸凝重的样子,洛青鸾走到门口,问肖长勇:“肖舵主,预计还有多久,他们会赶到我们这里?”

        肖长勇眉头一皱,想了想道:“王妃,最多一刻钟!五城兵马司的人对京城的地形都很熟悉,属下这里虽然可能设置一些机关,但只怕挡不住他们多久。王妃和小世子还是赶紧离开为好!”

        “青鸾,你先带着儿子,从暗夜堂的密道离开,只要出了城就安全了。所有人手都在城外等着,我处理了追兵就来和你汇合。”纳兰夜面色清冷,杀机凌然。

        “可是纳兰夜,就算我们离开了京城,难道就要一路逃回西楚吗?”洛青鸾不置可否。

        “放心,我不会让你们****有事的,我已经提前派人将这里的情况告诉陛下了,兵符我带着,只要出了边境,西楚的大军早就集结好,东宛帝除非想给本王开战,否则就只能乖乖退走!”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纳兰夜早就做好了准备。

        洛青鸾微微一笑:“原来你已经算到了结果。”

        连她都只觉得东宛帝或许会发作,但却没想到真的为了一个贵妃而不顾一切,要将她和纳兰夜留在东宛。如此撕破脸皮,甚至连她预想的萧宇祁也没有出面求情,想来,事关两国利益之时,他自然也要站在东宛一面的。

        她理解萧宇祁,但也不觉得自己或者纳兰夜做错了,只能说立场不同。

        看了看天色,纳兰夜催促道:“青鸾,你赶紧带着儿子离开,时间紧迫,等到了城外安全之地再说。”

        “不,纳兰夜,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不用如此大动干戈,也能解决这件事,让东宛他们乖乖退兵!”洛青鸾眸光一闪,狡黠之色一闪而过,“毕竟我们要离开东宛,一路躲过这么多追兵也是很辛苦的,不如,让他们不敢追,不能追。”

        纳兰夜一看她的眼神就明白了:“青鸾,你又想到了什么主意?”

        洛青鸾朝他沟沟手指,凑到他耳边轻语几句,纳兰夜一听,唇畔浮起一抹笑意。

        “这种主意,也只有你这脑子才想得出来了。”他摇头笑道。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