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3章 龙宁的反攻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5-08
  •     无论东宛帝的阴谋是什么,洛青鸾都会接招。

        为了让南宫煜放心,更不让南宫擎等人操心,她并没有表现出太在意的样子,淡淡道:“放心,无论东宛帝的计划是什么,比试的时候可是公开场合。只要病患没有当场死亡,我就有把握救活治好。至于我们这边,不同样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吗?”

        唇角一勾,她眸中泛起一抹笑意:“我们也可以暗中搜寻民间的疑难病患,交给东宛去治疗好了。我倒要看看东宛派来的太医,究竟医术有何高明之处,能够让东宛帝寄予如此厚望!”

        南宫煜听得点头不已,眼神放光:“是,我这就回去禀告皇兄,那医赌这一局就交给青鸾你了,好好准备。”

        很快,西楚的回复快马加鞭送到了东宛,这场数百年来才有的一次倾国豪赌正是确定下来。三国中所有百姓,臣子无一不关注,各自心情不已。

        距离正式对赌还有一个月,但楚王府每天都热闹非凡。

        因为普济寺的生死几日,逐渐培养出感情的东方芷蝶和敖修竹两人也来了,如今二人感情越来越好,每每看对方一眼,眼里都带着甜蜜的柔情,哪里还有最初的相见两厌?

        “洛姐姐,你要是需要什么东西,尽管给我说。”

        东方芷蝶家在南魏,因为和敖修竹重归就好,两人正准备先改道去南魏,先告诉家里人婚事的照常筹备。谁知半途就听说了这场倾国豪赌,其中还有东宛帝提出来的医赌,两人立马就回来了。

        和东宛根本没有交情,东方芷蝶自然全力支持洛青鸾:“我爹交游广阔,家中珍稀药材也多,你有没有什么需要的,我让爹派人给你送来!”

        敖修竹本身就是西楚人,虽然属于江湖人物,但国家利益高于一切,他自然是明白的,何况跟洛青鸾还有这份交情?他自然也绝对支持,赶紧道:“是啊,洛姑娘!我看这东宛也太嚣张了,明明是这萧太子阴谋害人,如今输了却这般,简直是……”

        冷哼一声,他眼神中掠过一抹杀意:“若是我,当场就给萧太子好看了!”

        “多谢东方姑娘和敖公子,两位好意心领了。如果有空,你们留下来看看比试,凑个热闹就行了,东西倒是不用的,已经够了。”洛青鸾微微一笑,心头有几分感动。

        她并没有接受二人的帮助,毕竟这次医赌南宫擎会全力支持,无论需要什么,他都派人各处搜集并送到。敖家和东方家虽然也算大家族,但比起皇室而言,那还是远远不够的。

        聊了一会,洛青鸾送走二人,很快又听说梁玉燕来了。

        她也不知道从哪里寻来了几本医书,交给洛青鸾,说这是她前些时间无意中得到的。本来想空闲了顺便带给洛青鸾,哪知道发生了这事,她就赶紧来了。

        “我瞧着这医书上有很多病例稀奇古怪,想着对你有帮助,就赶紧拿给你。”梁玉燕又是关切,又带着几分气愤道:“谁知道东宛方面会出什么问题,你可千万仔细些。”

        接过梁玉燕递过来的医书,洛青鸾随手翻看了几页,却是意外惊喜:“这书……”

        书籍面上发黄,边缘已经开始破损了,显然已经有了年头,而且还是手抄的。而内容才是最让洛青鸾惊喜的,只看了一会,她就看出这些内容都是真实有效的。特别是一些病症的用药,就连她都觉得新鲜,看后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不觉大喜。

        一边看,她脸上已经泛起了笑意:“玉燕,可真是谢谢你了,这几本书真的不错。”

        梁玉燕本是无意,没想到洛青鸾如此惊喜,她更是高兴:“那就好,能够帮到你就行,别的我也不会了。对了,你最近忙着这些,只怕没空照顾儿子,我来帮你如何,省的你不放心。”

        “那可好,玉燕,有你帮我,我就更安心了。”洛青鸾道。

        对于梁玉燕,她是绝对放心的,两人曾经互相帮助,虽然名为主从,但实际堪比姐妹。如今许莲不在身边,只怕等到她生产了也要一段时间恢复身体,文武全才的梁玉燕能够留在身边帮忙,于她是最好不过了。

        这一场医赌,洛青鸾一定会全力以赴,不容出半点岔子。

        ……

        洛水宫中,龙宁依旧沉闷烦躁。

        “怎么,陛下还是不来?为什么!”一听宫女带回来的话,龙宁声音瞬间拔高几度,眼神中闪过一抹怨恨。

        “孙总管说了,陛下挂心和东宛的赌局,正在和大臣们商讨事宜,让贵妃娘娘您……自己好生休息,说空了再来。”玉湖小心翼翼的斟酌用词,“娘娘,还是不要想那么多了,奴婢让人给娘娘准备了燕窝汤……”

        “滚啊,什么汤不汤的,本宫不吃!”话没说完,龙宁已经发火了。她浑身急速喘息,满脸怨恨越发强烈,脸上再也找不到曾经的妩媚动人,只剩刻薄和阴冷。

        自从确认了小皇子的血脉真实后,苏怡就彻底夺去了南宫擎的心。而她呢……非但没能维持盛宠,反而连自己的孩子都被人设计弄掉了。

        她的孩子……孩子啊……

        一想起这里,龙宁就觉得无比愤恨。她已经为这个孩子设想了美好的未来,可还没等到他出世,一切就化作了泡影。如此打击,她怎么接受的了?

        “陛下,你真的好狠心……”龙宁喃喃念叨,咬牙不已站了起来。

        看着自家主子阴沉怨恨的面容,玉湖止不住心惊,连忙上前扶着她道:“贵妃娘娘,你要做什么,奴婢给你拿来?”

        “我……要亲自去找陛下,问问陛下怎么如此冷漠……”

        “不!娘娘别去啊。”玉湖听得惊呼:“娘娘的禁足令还没有到期,若是贸然离开洛水宫,只怕罪加一等。娘娘千万冷静啊……”

        “禁足令?哈哈哈哈……这根本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龙宁不怒反笑,凄厉的笑声犹如厉鬼一样,回荡在这空荡荡的殿宇之中,越发显得渗人。

        她根本没犯什么错,只不过去太后宫里请安,正好遇到了皇后苏怡而已。明明是转身是不小心,她根本没有撞着苏怡,苏怡自己不小心差点摔倒,怎么怪她头上了?

        一想到自己回宫才半个时辰,就得到了南宫擎派人下给她的禁足令,龙宁就恨的握紧了拳头。修长的指甲一根根掐入了玉湖手腕上的肉中,她却根本没注意,反而越来越紧。

        “娘娘,你冷静点吧。如今皇后娘娘风头正盛,就连兰妃也变了风向,整日里去给皇后请安了。等娘娘缓过这段时间,陛下也忙完了事情,娘娘不愁挽不回陛下的宠爱……”玉湖强忍痛楚,白着一张脸宽慰她。

        宠爱……她还稀罕吗?

        龙宁吃吃的笑出了声,凄凉和怨恨交织,满头珠翠碰撞叮当作响,却只显得无比寂寥。

        惨然坐下,龙宁终于放开了玉湖的手,一股强烈的报复念头涌了上来。

        果然,在这宫中就是不能仁慈,她尚且记挂着曾经的好,对南宫擎越发生出了感情,可他却早已经记不得曾经的温存了。帝王从来都是无情的,这一刻可以对她好,可下一刻就忘了。

        只有皇后,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是能够正大光明站在他身边的。

        她不过是贵妃,看起来仅次于皇后,但实际上不过是个妾!

        “既然如此,陛下,那你就不要怪臣妾了。”龙宁一字一句,仿佛眼中带着森森冷意和决裂,“臣妾本想和你在一起的,谁知道,你不给臣妾这个机会。”

        几天前,她才拒绝了萧宇祁手下的请求,甚至还想劝父亲暂停计划,等一切明朗了再说。但现在看来,真的不需要犹豫了。

        南宫擎不是要和东宛对赌吗,不是还有洛青鸾参与吗?

        呵呵,她一定会全力配合东宛的,将搜集到的一切情报告知。她倒要看看,她那英明神武的大师兄如何才能赢,那可恶的洛青鸾是不是真的医术超群!

        “玉湖,去,将这事告诉萧太子,说本宫会全力帮他。”龙宁阴冷一笑,带着一抹决绝。

        ……

        萧宇祁知道父皇会答应这次赌局,但却没想到父皇会加一个赌局。

        “太子殿下放心,陛下定然是有了应对之策,才会提出这个赌局。”又到了难得一次混进来的机会,言五将了解到的一切事宜告诉了萧宇祁。

        萧宇祁皱眉:“可是,本宫怎么都想不通,为何父皇会提出和西楚医赌?”

        洛青鸾医术无双,父皇这么做,岂不是摆明了认输吗?他想不通!

        就算父皇再是老了,遭此打击颓丧,也不至于糊涂的做出这种事啊?一定不会的,其中定然有他不明白的事情,只是父皇连他都没有告诉,看来此事定然万分机密。

        “对了,太子殿下,还有个好消息。”言五小心翼翼的道:“瑶贵妃那里,又派人联系属下了,说愿意帮忙殿下。”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