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8章 配置解药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5-08
  •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虽然没有焚香祷告,但洛青鸾心中的希望不亚于最虔诚的信徒。

        一定要成功!

        点燃火折子,洛青鸾小心翼翼的凑到‘赤尾香’的前端,静待片刻,一道袅袅纤细的白色烟雾升腾而起,散发出一股说不出的味道。

        这味道并不好闻,带着月兰花的清甜,却又混合着朱砂的刺鼻,还有豆蔻粉的沉重,很是怪异,却又有股摄人。如果这香不是有特殊的作用,只怕根本没有人会制作出来。

        并不知道有没有效果,沐小苏也看的紧张万分。

        他眼神希冀,拿着盒子的手微微颤抖,看了洛青鸾一眼,他才反应过来,连忙将盒子递了过去:“师父,有效果吗?”

        洛青鸾也不知道,只能试试再说。

        打开玉盒,一阵清冷的烟雾升腾而起,一只拇指大小的白色玉蚕静卧其中。通体雪白,仿佛最好的羊脂玉雕琢而成,半透明的连肠腹都隐约可见。

        没有去碰玉蚕,洛青鸾将盒子放在桌子上,慢慢的将手中的赤尾香凑了过去。

        忽然,玉蚕动了动。

        除了分泌灵液的时候,洛青鸾几乎就没有见到过玉蚕会动。

        这小东西仿佛是世界上最懒的东西,也仿佛没有生命一样,即便成天盯着,它也没有任何反应。可就是现在,它动了,身体慢慢的蠕动起来,一节一节的,用一种很有节奏韵律的方式,慢慢的抬起了头。

        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情景,沐小苏瞪大了眼睛,兴奋中死死压抑情绪:“动了,动了!师父,它动了!”

        洛青鸾更紧张了,一种强烈的希望涌上心头。

        赤尾香越发燃烧,烟雾袅袅上升,怪异的味道逐渐充斥了玉盒周围。

        千年冰蚕动的更厉害了,像是被这味道刺激了一样,它竭力抬头,不停的东张西望,身体一拱一拱,仿佛要探寻这味道的来源。洛青鸾见状,慢慢的将手中的赤尾香凑近冰蚕,果然,那小东西就像是发现了一般,直立起前端朝洛青鸾手中凑来。

        有效!看来,冰蚕很喜欢这味道呢!

        虽然弄不懂原因,但洛青鸾也察觉了,她轻轻对着赤尾香前端朝冰蚕一吹,一股味道铺面而至,冰蚕竟然浑身抖动起来,全身蠕动的更厉害了。

        “竟然真的有反应?冰蚕会不会……会不会……”沐小苏看的瞪大了眼睛,心里很是惶恐,却不敢说出那个‘死’字。

        心仿佛也要跳了出来,洛青鸾一瞬不瞬的盯着冰蚕,耐心的等着。

        “有了,快看!”她忽然眼睛一亮,脱口而出。

        只见冰蚕直立的前段,口中慢慢出现了一团透明的液体,仿佛是一滴微小的水珠,如果不是一直盯着,只怕还容易忽略过去。两人屏气凝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耐心的等了一炷香时间,这滴水珠才从针眼般小,逐渐汇聚到绿豆般大。

        可即便是这样,洛青鸾也欣喜若狂,清丽的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小苏,成了,终于成功了,果然分泌灵液了!”

        “是,师父,我们成功了,大师兄有救了!”沐小苏喜不自胜,连连点头。

        千年冰蚕分泌这一滴灵液足足用了一个时辰,仿佛已经消耗了它的全部灵气,当灵液终于汇聚到黄豆般大的时候,这才脱离了冰蚕的口部,拖着长长的一根银丝,滴落到洛青鸾早就准备好的玉瓶中。

        她立即将瓶塞盖好,放入怀中。

        这时,沐小苏又叫了起来,语气中带着惊吓:“师父,你看冰蚕……它、它是不是要死了?怎么会这样?”

        洛青鸾一看,没想到刚刚还正常的千年冰蚕,现在却浑身带着一股惨白。

        再不复透明晶莹的灵动之感,仿佛变成了大理石雕琢的一般,浑浊的几乎看不到生命力了。难道这就是强行催促灵液的后果吗?洛青鸾忍不住想,难怪书上说,如果催吐的次数多了,会对千年冰蚕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甚至会死亡。

        如果再用赤尾香刺激一次,只怕这冰蚕真的会死掉吧?

        洛青鸾赶紧将玉盒盖上,用寒玉盒子本身的温度和适合的环境,让千年冰蚕好好休息,自行恢复。她也没有其他更有效的办法,只能靠冰蚕自身的恢复能力了。

        而现在更重要的事,是赶紧配置解药,帮纳兰夜解毒。

        有了冰蚕灵液,洛青鸾想要再配置出解药,就简单很多了。

        连夜研究,各种药物的药性逐一实验,洛青鸾和沐小苏一直忙到第二天中午,才算停手。桌上已经摆满了各种残渣,消耗的药材更是不计其数,价值万金,空气中充满了浓浓的药味,黛月刚一推开门,差点就惊呼起来。

        这阵子洛青鸾忙着研究医术,她是知道的,但没想到因为纳兰夜中了毒,洛青鸾更是废寝忘食了。她连忙进屋,关切道:“小姐,你怎么还在忙啊,快休息一会吧?”

        这才感觉已经又中午了,只怕黛月是来叫她吃饭了,洛青鸾抹了抹额头的汗珠,黛月立即会心的递过去一杯酸梅汤:“小姐,来润润嗓子。”

        等洛青鸾端了一碗,黛月又盛了一碗给沐小苏,两人将酸梅汤喝完后,立即放下碗,就让黛月去请纳兰夜过来。

        “小姐,你还是休息一下吧,要是累坏了身子怎么办?”黛月还以为洛青鸾要继续,连忙劝阻。

        “好了,已经没事了,让你去叫王爷过来吃药呢。”洛青鸾笑笑,舒了口气。

        “真的?”

        黛月听得眼睛一亮:“小姐,解药真的配置好了?太好了!”

        不等洛青鸾重复一次,她已经转身跑了出去,脚步声随即远去,洛青鸾还听得到她不停的再说‘太好了,太好了’的话,听得她会心一笑。

        黛月这丫头,看来心里的着急不比她少呢!

        洛青鸾看了沐小苏一眼,松了一口气,坐在玫瑰圈椅上等着。没多一会儿,纳兰夜就风风来了。跑在最前面的竟然是袁兴和永安,两人一冲进来,就急切的道:“王妃,是不是解药调配好了?王爷有救了?”

        “啪!”刚说完,两人头上就各自被狠拍了一掌,身后传来纳兰夜略带佯怒的声音:“胡说八道些什么,本王什么时候没救了,想死了不成?”

        两人这才反应过来,纳兰夜却已经迈过二人,大步朝迈进了药房。

        眼神落在洛青鸾身上,纳兰夜一眼瞧见了她的憔悴和疲劳,但脸上却又欣慰的笑容。他心头一柔,握紧了洛青鸾的手,一股强烈的情绪涌上心头,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

        洛青鸾眉眼弯弯,满是喜色,摊开手中的一只白色小瓷瓶给他看,笑道:“纳兰夜,给你。”声音透着疲惫,她才将药品放在纳兰夜手中,就像是失去了全部力气,整个人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青鸾!”纳兰夜脸色一变,赶紧扶住洛青鸾,“你怎么了,要不要紧?”

        这才发现自己全身都没什么力气了,洛青鸾很想挤出一个笑容给纳兰夜看,但连这点小事做起来都很是勉强。支持她的动力一消失,她就坚持不了了,休息了好一会,才虚弱的道:“纳兰夜,赶紧……赶紧吃药。”

        “吃什么药啊,你看你,累成这样,我扶你去休息一下。”

        即便没有了内力,纳兰夜抱起洛青鸾也轻而易举,他心疼的不行,大步抱着洛青鸾回到两人的卧室,将她放在床上,坐在床边看着她。

        休息了片刻,洛青鸾恢复了一些,勉强笑道:“好了,快吃药试试,我也不确定这药有没有效果。如果不行的话……”她顿了顿,才压下那个不情愿的念头道:“试试,应该有效的。”

        直到现在,洛青鸾也惦记着他的身体,纳兰夜虽然很想敲敲她的小脑袋,问她究竟要不要顾自己了。总算也知道轻重缓急,克制住情绪,将瓷瓶中的药丸倒出来,服了下去。

        一粒龙眼大小的药,洁白如玉,却没什么味道,带着一股滑腻感,纳兰夜才一服下片刻,就感觉到了一股清凉游走全身。

        他知道是药力化开了,立即细细感受身上的状态,运起剩余的内力,引导药力游走全身。

        片刻,纳兰夜心头一喜。

        这药丸效果的确非同凡响,他的内力没有再消耗,反而随着这股清凉的药力越发增加。经脉也仿佛通畅了起来,不适感消失全无。

        半个时辰后,纳兰夜眸子一睁,一抹神韵一闪而过。

        “青鸾,我彻底恢复了。”纳兰夜握住她的手,语气飞扬,脸上若有若无的暗沉彻底消失。

        心头的大石不翼而飞,洛青鸾彻底放心了,笑容也轻松了起来:“那就好,看来我的辛苦没有白费。”

        “青鸾,真的辛苦你了,如果不是我大意,哪里会害得你如此……”

        话没说完,洛青鸾的手抵在他唇上,摇了摇头:“我们之间,还需要说这些吗?好在你恢复了,我也不用担心,过两天的武比,你可以全力以赴了。”

        纳兰夜点点头,语调一转,带着一抹寒意:“到时候,本王一定给萧宇祁一个‘惊喜’!”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