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8章 辨认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5-08
  •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坐在椅子上,洛青鸾就这么一只手托着下巴,眼睛直直地盯着那盆草,一眨不眨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她的表情都丝毫没有变化,这副模样让别人看来就是在浪费时间,让一众西楚官员皇室担忧不已。而东宛使团的人则暗暗窃喜,嘴角都快裂到耳朵上,就差笑出声音了。

        他们已经输了一次了,这局一定不能再输了,不过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这局必赢!

        甚至有些没有耐心的人已经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哎,你说这个楚王妃究竟能不能猜出来?”

        “瞎猜能有用吗!?我打赌,她肯定认不出来,盯着那盆草看了这么久都没有说话,现在一定是在装模作样而已,以免丢人丢大发了。”

        ……

        像这种话接连不断的,这让本来觉得胜券在握的各位西楚大臣的心中猛地一沉。是啊,楚王妃的医术有多么精湛他们是知道的,但治病不等于能辨认出一切药草。世上东西千千万,哪能说凡人能辨识一切呢?如果楚王妃真的认的出来,她早就给出答案了,哪里还会想这么久?

        诸位大臣的心也渐渐沉了下去,忧心忡忡。

        好在,也只是那些大臣们在担心,像西楚帝还有楚王、苏怡等,包括南宫煜,这些人一点都不担心。

        几人信心百倍,一脸轻松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时不时的还说着悄悄话。各位大臣看到自家陛下、皇后娘娘和王爷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也都按耐住了自己着急的心情,默默的在心里念叨着要相信自家楚王妃。

        而这边的洛青鸾眼神定定,心头却狐疑大起。

        她并没有认出这草到底是什么,也把自己看过所有的医书中的内容全部回想了一遍。可是惊奇的发现,没有一本书中有提起过这种草,洛青鸾都快以为自己当真会输了。

        不过这个念头也是一闪而过,她虽然猜不出来这棵草到底是什么,但是并没有因此而变得垂头丧气,反而激起了她的好奇心。

        伴随着好奇心而来的也是一种执念,洛青鸾暗暗在决定,就算认不出这草药的来历及药效,今天有这机会,她也要好好确认一下。

        扫了一眼卢钊洪,洛青鸾心中也对他高看了几分,没想到这貌不惊人,脾气还大的老头子竟然还能拿得出这么稀罕的东西,看来也是有几分底蕴的。

        一边想着,洛青鸾一边往草凑近了几分,想要再仔细看一下,她想要看一下它的叶子,可不想刚伸出手,就被一直站在一旁紧紧盯着她的卢钊洪给挡住了:“楚王妃,住手!”

        洛青鸾后紧皱着眉头,道:“卢太医,你这是何意?”

        卢钊洪这才发觉到自己刚刚的语气有些过激了,往周围一看就对上了纳兰夜如同冰渣子一般的眼神,似乎是在警告卢钊洪,如果他不说出个满意的答案就让他生不如死似的。

        卢钊洪的心中一惊,急忙冲着洛青鸾作了个揖,然后直起身子说道:“楚王妃莫怪,鄙人这东西着实珍贵的很,目前整个东宛也只找到了这么一颗而已,万一碰坏了,鄙人可担待不起呀啊。”

        听到他这么说,洛青鸾的脸色才缓和不少,而卢钊洪也明显的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如刀子般的眼神也消失了,不禁偷偷的抬起袖子擦了擦脑门上的汗。

        还以为他真的是因为这颗草太珍贵才不让自己碰的,洛青鸾觉得也在理,不过她突然回想到卢钊洪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眼神有些古怪,似乎是在隐瞒什么,还有些心虚,再加上他刚刚擦汗的动作……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这颗草有问题。

        心头一动,洛青鸾不再靠近,只凭目力仔仔细细的观察。

        这一下还真让她找到了一些问题,洛青鸾发现这株草上结出的红色果子,表皮略微有些干,状态就像是缺水了一般。可卢钊洪明明说了这东西珍贵无比,为何还照料不好呢?

        想到了什么似的,洛青鸾故意一脸郑重的看着卢钊洪说道:“卢太医,我看着这棵珍贵的草,只怕块要死了呀,可惜,可惜。”

        “楚王妃,你在胡说什么!”卢钊洪瞬间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

        淡淡一笑,洛青鸾毫不退缩的继续说道:“我可没有胡说,这草的确是珍贵异常,但明明是你照顾的不妥当,如此暴殄天物!你看这草上的果子,皮都有些干了,明显是缺水所造成的。卢太医,难道你连为这草安排个人照顾都没有吗?”

        没想到洛青鸾竟然这么说,还眼尖的连这些都看了出来,一时间,卢钊洪脸上的表情非常的怪异。他嘴唇蠕动了几下,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什么都没说出来。

        看着洛青鸾似笑非笑的眼神,卢钊洪似乎有些恼羞成怒了:“楚王妃,我们现在是在比赛,而不是让你关心我照顾这棵草照顾的好不好,麻烦楚王妃说出这棵草药的名字吧。只要你能认得出,就算我输,如果说不出来,那你就趁早认输算了,不要在这里浪费大家的时间。”

        他的话音刚落,洛青鸾就开口了:“我早就看出来了,卢太医口中所说的这珍贵的草,其实根本不是什么药草,不过实在是难得,也亏卢太医能够弄到手。”

        这话一处,立即让卢钊洪的心悬了起来,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楚王妃请慎言。”

        半响,卢钊洪才勉强镇定下来,心中已经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洛青鸾看他紧张的样子,轻笑了一声继续说道:“要我说,其实这棵草就是卢太医自己捣鼓出来的玩意吧?若是有心人仔细看了就一定会发现。卢太医是把白参的根须,还有古墨兰的叶子嫁接了上去,甚至还很有心的移植了个水荀子的果子,啧啧……本王妃在这里不得不感叹一下卢太医真的是手段高明,煞费苦心呢!”

        洛青鸾语带讽刺,脸上却笑嘻嘻的,说完之后还冲着卢太医抱了下拳头,表示佩服。

        这一举动直接让卢钊洪脸色涨红,还不等他说些什么,洛青鸾又开口了:“如果卢太医非要问我这颗草叫什么的话,那本王妃只能随便起个名字了,那就……叫‘混沌’好了,或者‘四不像’?卢太医,你觉得这两个名字哪个更适合?”

        听到这里,卢钊洪再也忍不住了,整个人面红耳赤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恼羞成怒,他突然想到了这件事情被发现的话,自己会承担什么样的后果。也顾不得什么了,直接一手指着洛青鸾怒吼道:“楚王妃,你别胡说八道冤枉人!我敬你是一国的王妃,但是你也不能这么污蔑于我,看来古人说的是,唯有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洛青鸾收起了笑容,唇角一勾,便冷着脸道:“看来卢太医是不认了?那好,现场这么多双眼睛看着的,我就亲自来证明一下吧!”

        “你想要做什么!”上前一步,卢钊洪警惕的盯着洛青鸾。

        “当然是要证明一下我并没有信口开河啊!如果不证明的话,那我在西楚国的名声也就保不住了,所以就只能委屈你一下了卢太医,劳烦!让开!”

        最后几个字,洛青鸾已经加重了语气,脸色一片冰冷。

        “不行,这可是我国最珍贵的药草,若是楚王妃对药草做了什么,你承担的起这个责任吗!你还能赔偿一株同样的草药吗?”说这句话的时候,卢钊洪的面色紧张,看似为洛青鸾莽撞的行为着急,其实心里早已经乱得不行了,背后冷汗直冒。

        没想到洛青鸾竟然这么厉害,碰都没有碰到这棵草,就能发现其中的问题。卢钊洪只觉得忐忑不安,但是现在只能尽量保住自己的颜面了。

        “如果这个草是真的非常珍贵,那么一切责任由本王妃承担,你现在可以让开了吗!”

        洛青鸾音色清丽,好不胆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气势逼人,直接让卢钊洪愣了一下。

        趁着卢钊洪发愣的时候,洛青鸾直接握住那株草,一个使劲就将其从花盆里拔了出来。一蓬泥土被带起,散落的到处都是,看的观战众人惊呆了。

        等卢钊洪反应过来,已经晚了,洛青鸾已经把那颗草给拔出来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

        卢钊洪眼瞳暴缩,怒吼一声才冲了过去:“还给我,住手!”

        “你心虚是吧?”洛青鸾手一缩,将草藏在背后,卢钊洪扑了个空,洛青鸾乘机闪到一旁,一脸戏谑。卢钊洪更是慌张,直接冲过去抢夺,两人就当着所有人的面争抢起来,互不相让。

        周围人离得有些远,并没有听清楚卢钊洪和洛青鸾两人在说些什么。他们只看到洛青鸾二话不说就将卢太医带来的珍贵药草给拔了,现在两人还当众抢夺起来,简直是闹的不像话,哪里还有比试的样子?

        一众东宛时辰都愤怒起来,集体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其中一人满脸怒容的指着场下道:“陛下,这太过分了。楚王妃这是何意!?猜不出来就算了,竟然故意捣毁珍贵的药草,难道这就是你们西楚国的比试方式吗!”

        “是啊!还堂堂楚王妃呢,其实根本就猜不出来,所以才故意将卢太医的珍贵药草破坏,真的是最毒妇人心!”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