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3章 国破山河在2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5-08
  •     萧宇祁脸黑如墨。

        不行!若是箭发,这样情况就完全的不一样了。纳兰夜洛青鸾如果真出了什么意外,以楚王和楚王妃在西楚的影响力民心,那么西楚和东宛将再无和好的可能。

        他的初衷,还是两国安好。

        未央宫乱成一团,层层禁军包围的宛如铁桶,太医一时半刻进不来,东宛帝在万春等几个太监的简单包裹下,脸色好看了一点。

        他目光沉沉的看着萧宇祁,再次开口道:“祁儿,若是你现在出手杀了纳兰夜,朕还可以原谅你一次。你再这样下去,可清楚抗旨不遵的皇子是什么后果吗?!”

        萧宇祁还在思索出路,并没有听进去东宛帝的话。

        眼看外围弓箭队的禁军得了东宛帝的示意,就要下令发箭。乱剑齐出,必有伤亡,萧宇祁一咬牙,加入到了纳兰夜的阵营中,一起帮他挥剑扫落飞来的箭矢。

        纳兰夜破是诧异的瞄了他一眼后,也就没什么大反应的继续一手护着洛青鸾,一手把剑舞成残影,去挡乱箭了。

        萧宇祁既要挡剑,又要关注纳兰夜洛青鸾这边的状况,还不能完全不管在一边流血的东宛帝,难免分心。

        这一分心,萧宇祁就被一支角度刁钻的箭插中了左臂。

        汩汩的殷红的血液流出,因为刺中了当朝太子殿下,弓箭队的禁军一时受惊,停下了发箭的手,面面相觑。

        萧宇祁咬紧了牙关才没有吼出声来,他忍着痛,就要用右手去拔剑。

        趁此机会,洛青鸾对纳兰夜示意快走,纳兰夜点点头,眼神飘忽的看向萧宇祁,洛青鸾懂他的意思,沉默着摇摇头。

        纳兰夜挑一挑眉,最终还是无奈一笑,同意了洛青鸾的想法。

        情势对他们不利,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撤退。纳兰夜从来不以合宜的撤退为耻,接了洛青鸾的眼神也就准备退走了。

        可是,萧宇祁这个东宛太子就这样身负不轻的伤,门户大开的站在他面前不到三尺地方,实在是一个处理掉他的好机会。

        对纳兰夜而言,也就是一抬手的问题。

        但是洛青鸾对他摇头,纳兰夜也就听从了自家媳妇的建议,饶了萧宇祁一命。

        虽然萧宇祁本人并不清楚,他差一点就命丧黄泉了……

        纳兰夜调转起超一流的轻功,轻轻揽住洛青鸾的纤腰,脚尖一点,踩着几个还在不知所措的禁军头顶,禁军其实早就被他杀的怕了,根本不及作出反应。

        二人的身影转瞬就越过了未央宫的殿墙,在沉郁的夜色里几个跳转,瞬息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东宛皇宫一片大乱。

        太医、禁军到处奔走,东宛帝眼睁睁的看着纳兰夜和洛青鸾在他面前离开,姿态还颇为闲适,一时气急攻心,又加上确实是失血过多,再不多言的晕死过去。

        皇帝陛下晕了,未央宫里又是一阵惊叫混乱。

        萧宇祁疲惫的抹抹脸,他的左臂还在流血,他却没有在意,只是呆呆地盯着洛青鸾二人离开的方向,出神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龙宁闻讯,匆匆而去,却迟迟赶到。

        然而现场已经结束了,只剩下一片混乱。血迹、到处奔波的太医、围了一圈的人下人兀自晕过去的的东宛帝……

        来的路上,龙宁已经差不多问清了发生了什么,她握着拳头,咬紧了牙关看着出神的洛青鸾二人离开的方向,目光里是不加掩饰的恨意。

        又是这两个人!!

        就是他们,毁了她苦心经营的前程!!

        ……

        才出宫墙,纳兰夜和洛青鸾就见阴影里站了三匹训练有素的黑色良马,正默不作声的被一个黑衣人牵着缰绳。

        见到纳兰夜携着洛青鸾飞掠而来,两匹良马也没有受惊的样子,永安沉默的看了他二人一眼就低下了头。反而是黑衣人单膝跪地行了个礼:“参加王爷,王妃!”

        黑衣人就是负责守在此地的永安。

        “情况如何?”纳兰夜一手轻轻放下怀里的洛青鸾,向永安示意不必多礼后,先是这样问了一句。

        “禀王爷,”永安起身,抱拳应道,“集结在东宛边境的西楚大军已经整合完毕,冷离殿下前去兵部尚书府的行动暂时没有新的消息,不过,不久前下过一场暴雨,怕是对起火的计划有损。”

        纳兰夜先是仔仔细细看了洛青鸾一通,确认她身上没有什么伤痕,才不咸不淡的应了声道:“无妨,兵部尚书府的行动失败了也没甚么关系。”

        毕竟今晚凭他一人,就已经给东宛皇室留下了重创。兵部尚书府的计划本是为了声东击西,没想到被东宛帝警惕的转移了兵力重心,计划失败。

        但是,东宛帝错就错在低估了纳兰夜武功的恐怖程度,以及萧宇祁这个东宛太子的忠心。纳兰夜凭一己之身就杀出了二百余禁卫军的重重包围,是东宛帝无法想象的。

        “要去接应一下冷离他们吗?”洛青鸾问牵了一条缰绳在手的纳兰夜,他的样子实在是不怎么紧张。

        纳兰夜微微一笑,执起洛青鸾一只手,另一手扶在她纤细的腰侧,使了一个巧劲儿,洛青鸾就已经身在马背上了。

        “不用。”纳兰夜也一个利落的翻身上马,他望望天边,道,“这个任务简单得很,虽然说是失败,估计也只是没能把兵部尚书府烧干净而已。看时间,冷离也是时候到了。”

        洛青鸾点点头,一手抚上黑马漆黑如墨的鬃毛。

        纳兰夜自她身后揽过,松松的抓住缰绳,就要策马行动起来的时候,远处的巷子里飞出来一个身影。

        虽然黑衣蒙面,但是凭纳兰夜他们对冷离的熟悉程度,几人还是第一时间发现了他的身份。

        冷离赶到汇合的地方,先是翻身上马,才对纳兰夜简单说了一下发生的情况:“大师兄,本来一切顺利,只是后面下了暴雨,火势消退,我们人数处于劣势,我看计划也进行了七七八八,不想让兄弟们有伤亡,就命他们撤回了。”

        “嗯,”纳兰夜微一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有问起,“现在两小对的暗夜堂成员合在?”

        “我命他们退回了东宛的暗桩据点,留待为以后的计划做策应。”冷离简洁道。

        纳兰夜扯一扯缰绳,赞同道:“如此亦好,我们这便启程去往边境,和大军汇合。”

        “是!”冷离和永安应声,洛青鸾只是最后看了一眼东宛的皇城。

        这个国家,她废了好大力气才带着儿子赶来,和纳兰夜汇合,生死一线的危机有过,颠沛流离的辛苦有过,而如今,这个地方终于可以被抛到脑后。

        离开东宛。

        终于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洛青鸾暗自舒了一口气。她身后的纳兰夜似有察觉,安抚的按了按她的左肩,是一个让人安心的力道。洛青鸾回握了他的手。

        一行人策马飞驰,烟尘消散在官道上,浓郁的夜色遮挡下,几人的身影变的无影无踪。

        东宛此国国土面积不大不小,但是洛青鸾几人还是策马行了一天一夜,才来到东宛和西楚接壤的一处都城,和西楚的大军汇合,就地休息安营扎寨。

        东宛的沐小鱼胡斌成等人,也早就在纳兰夜的安排下,被护送到了西楚境内。

        洛青鸾在东宛皇宫内的一段时间里,没能和儿子好好亲近,这时看到了隐隐长了些许个子的纳兰长逸,心中也是一阵欣喜。

        一家三口晚上一起用饭,其他人极为有颜色的不来打扰。

        “长逸要吃什么?母妃帮你夹。”洛青鸾笑吟吟的看着短胳膊短腿的纳兰长逸,母爱泛滥。

        “长逸想吃鱼丸子。”纳兰长逸伸出筷子,点一点一个放的有些远的碟子,里面是十几个看上去润滑可口的丸子。

        碟子就在纳兰夜身前,不及洛青鸾伸出筷子,纳兰夜已经把丸子放到了自家儿子的小碗里。

        然后……果不其然,不出他意料的被洛青鸾瞪了一下,纳兰夜好笑的摇摇头。

        洛青鸾摸摸纳兰长逸的头,满眼温柔的笑意,纳兰夜佯装吃醋道:“青鸾怎么不问问我?本王今日事情颇多,也是累了许久呢。”

        洛青鸾还是在看着纳兰长逸,根本不抬头看他一眼。

        “别管他了,他自己会吃饭。”纳兰夜残忍的道破自家儿子只是在装蠢扮可怜的现实,试图转移洛青鸾的注意力,“如今我们已经离开了东宛,对于今后的计划,阿鸾有什么想法?”

        纳兰夜还是了解洛青鸾的性格的,洛青鸾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视线也从纳兰长逸的身上收了回来,没有注意到小不点不满的撇撇嘴,纳兰夜当然看到了儿子的小表情,他只是装没有看到罢了。

        “你今日和西楚兵将们不就是在商议此事?”洛青鸾问他,“难道还没有定论么?”

        纳兰夜给她夹了一筷子洛青鸾最爱的鲍菇,笑道:“其实计划的差不多了,不过本王想知道阿鸾的想法。”

        “依我看,”洛青鸾也没有矫情,痛快道,“当下,东宛国内的情势大乱,官不官,民不民,人人自危,这对我们而言是个极好的机会,所以,直接开战就可以了。胜算应该有……八成。”

        纳兰夜笑了,洛青鸾的想法和他不谋而合。西楚和东宛直接开战,他有九成的信心让东宛……灭国。

        “青鸾果然懂我,和本王的想法如出一辙。”纳兰夜收了笑,“如此,就即日开战吧。本王也是谋划了许久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