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4章 东方马场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5-08
  •     “老实点!”敖修竹扬手拍了崔柏文的肩膀,后者吓得立马回过头,乖乖的被押回府内。

        要说洛城,现在可真是恨惨了洛青鸾,没想到她居然背叛自己!亏他还待她那么好!对于洛青鸾,他已经尽力的弥补了,可是她呢?浑然不觉!甚至还帮着其他人?她眼里到底有没有自己这个父亲?

        洛城在想这些的时候,已然已经忘记曾经自己是如何****洛青鸾而偏袒洛青霜的了。说到底,还是他自己自作自受。

        想凭借着一点虚假的情义就能打动洛青鸾?呵,痴人说梦!

        “青鸾,你……”虽然事情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洛城还是想替崔柏文争取一下,不然以后被崔柏文记恨了可就太不划算了。

        洛青鸾冷眼看过去,声线平平道:“父亲,你可知道这其中内幕?”

        “不不不,我不知道!”

        洛城急忙推脱,开玩笑这脏水要是泼到自己身上那还得了?他赶忙住了嘴。

        “崔柏文,我敬您是长辈,所以恭称您为先生!”东方芷蝶双眼一眯,眼底不易察觉的讽刺划过,她衣袂飘飘,红色的流苏裙随风起伏,像极了花中仙子。

        可是她的内心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纯真,东方芷蝶笑了笑,半带威胁的说:“但是这军械一事,还望先生如实告知。”

        说着说着,那眼神更是冷了几分。军械事大,甚至波及了自己的父亲!如果这事被泄露出去,那对父亲的声誉肯定又是一大影响!

        崔柏文心下慌张,可却强装镇定,反正打死他也不会说的!如此想着,他竟闭上了眼睛,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给我打!”东方芷蝶顿时沉不住气了,眉头一挑,脸上划过一抹英气。

        下属有些迟疑,他为难的看着东方芷蝶:“小姐,这……”

        对上东方芷蝶那快要吃人的目光,下属只得命人拿来一块板子,高高的举在空中。

        崔柏文有些骇然的盯着那木板,吞了口口水,神色慌乱。这要是一板子下去,得多疼啊?他有些迟疑了:“我……”可是如果说了的话,他就跟死人没什么区别了。

        权衡再三,崔柏文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打!我就不信了,你有多大能耐,有本事一直别说啊!”东方芷蝶气上加气,没想到他做出这种勾当还如此理直气壮,真是气死人了!

        “好了你也别激动。”洛青鸾及时解围,她拉住东方芷蝶,打残崔柏文事小,现在最重要的是知道隐藏在军械中的奥秘,“不如将人带回马场,然后再做定夺?”

        洛青鸾说的在理,如若崔柏文真的不想说,她就算严刑逼供也是徒劳。不如带回父亲那,当面对质岂不是更好?

        “行了行了,将人带走!连夜出发!”

        “哎,我跟你们一起去!”待人都散了,敖修竹才反应过来。想到父亲敖云霄与未来岳父东方绝的交情,他没办法坐等结果。真相必须尽快水落石出,他不可能坐以待毙的。

        “好。”东方芷蝶没有拒绝,看了眼敖修竹便转身回府了,那眼底透露着的是不加修饰的爱意。

        敖修竹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目光逐渐深沉。即便自己父亲与此事无关,但牵扯到东方芷蝶的,他都不可能放任不管。

        晚上,洛青鸾抱着儿子有些不舍。纳兰夜看出她的焦虑,坐在她身旁搂住她,轻声安慰道:“将孩子丢给奶娘照顾不就好了?”

        “什么叫丢?”洛青鸾有些气鼓鼓的看着纳兰夜,“我们孩子这么不值钱的吗?”

        纳兰夜被逗笑了,没想到她还真是会扣字眼。但是他能怎么办?只得宠着她,“奶娘和梁玉燕会照顾好他的。如若跟我们一起去马场,必定少不了一番奔波,他还小,受不了这种折腾。”况且,也不知道这途中会发生什么意外……

        当然,这些话他都没说出口,不想让洛青鸾过于担心。

        “嗯。”洛青鸾应了一声,低头亲了一下他的额头,眼底满是怜爱。

        午夜,几辆马车奔波在路上。马蹄声四起,尘土飞扬。只是这夜色过于漆黑,所有的事物都是一团黑色。

        深夜过于宁静,洛青鸾坐在马车上总是合不上眼。路程不远不近,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意外。

        “不好了!崔柏文跑了!”

        雄厚而有力的男声划破苍穹,车夫吆喝一声,马车堪堪停下。慌****错的脚步声此起彼伏,不多会再次平息。

        洛青鸾掀开帘子走出马车,隐约看到几个人影走了过来。

        “人呢?跑哪去了?”东方芷蝶听到动静急匆匆的跳下马车,几簇火把骤亮。

        “芷蝶,你别急。”敖修竹走到她身旁,将黑色衣袍披在她身上,生怕她着了凉。

        东方芷蝶往他怀里缩了缩,话却是对下属说的:“找到了吗?”

        崔柏文一定不能丢!不然她怎么查出真相?

        “报告小姐,人抓回来了!”袁兴和永安异口同声道。

        话音刚落,就听得崔柏文往地上啐了口唾沫,“有本事放了我啊!”他现在也是急得要命,眼看着就要到马场了,到时候……

        “没本事!”东方芷蝶冷哼了一声便抬脚跨入马车内,不忘回头提醒袁兴和永安,“你们两个,给我看好他!听到没?要是跑了,拿你们试问!”

        “是!”

        这一闹剧过后,洛青鸾也没能睡着。她透过车帘的缝隙,看那月光飘忽不定。一道黑影窜过,伴着一声惨叫滚落山坡,洛青鸾眼皮一跳,还没起身就发现身旁人早已不见。

        不多会,纳兰夜已经将崔柏文提了回来。

        “你们放我走,我给你们银子!”崔柏文语气激昂,但是声音很小。

        没有一个人发现他刚刚逃跑。

        洛青鸾懒得废话,趁着他说话的时候将早已准备好的药丸丢进他口中。

        “咳咳,你给我吃的是……”

        话还没说完,崔柏文眼睛一闭直接倒在马车上。若不是他们跟着了,恐怕还真让这崔柏文给跑了。看来他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她刚刚丢进崔柏文口中的药丸,好比安眠药,只一瞬便让人睡死过去。恰好时间,明日也该醒了。

        许久……

        “怎么还不睡?”伴随着一道低沉的男声,洛青鸾腰部被人揽住,她叹了口气顺势滑入他的怀中。

        “不困。”

        纳兰夜轻笑,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尖,宠溺道:“不困也得睡觉,不然明天怎么应付?”

        两人相拥而眠……

        翌日,洛青鸾醒来发现马车早已停下。她想起身,发现自己被某人圈了个满怀,不由得吟吟一笑。

        “纳兰夜,我知道你醒了,快放开我。”

        后者装睡,只是嘴角微微扬起的弧度出卖了他。

        “给我松开!”洛青鸾毫不客气的往他腰上拧了一把,成功挣脱开来了。

        迎上某人委屈幽怨的目光,洛青鸾回瞪,“谁叫你抱那么紧?”

        纳兰夜直勾勾的盯着她道:“你谋杀亲夫。”

        切!掐你算是简单的了!

        洛青鸾可不管纳兰夜什么表情,径直走出马车,“芷蝶,怎么在这停下了?”她看到那一抹红色身影,直接走了过去。

        东方芷蝶转过身,眼底复杂,“前面就是马场了。”

        顺眼望去,那绿油油的一片草地上伫立着一栋府邸。这就是东方马场了吗?洛青鸾深吸了一口气,确实不同于西楚,这里不管环境还是空气都是西楚无法比拟的。

        “我在想,如何和父亲坦白。”东方芷蝶面露愁容。

        敖修竹瞧出她的疑虑,眉头皱起却也没说什么,只是紧紧的挨着她,替她分散无形的压力。

        确实,自己父亲做出那样的事,换谁都不容易开口。

        不过东方芷蝶也进步了,以她那个急性子,估计看到东方绝就要冲上去问个清楚。没想到这次居然提前停下,还知道想想办法?

        “等。”洛青鸾只说了一个字。

        “等?等我父亲亲自开口说吗?”

        洛青鸾笑笑,“你还是太急躁了,我们应当不动声色,该怎样就怎样,不然露出破绽岂不是打草惊蛇了?找到证据再问不是更好?”

        东方芷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再次出发,目标即是不远处的东方马场。

        进了城府,洛青鸾发现视野居然更宽阔了。近处,鲜有的摊子摆设着,远处骏马奔腾,少年少女挥着鞭大笑着,坐在马上驰骋着,好不英勇!

        “大小姐!”侍卫看到东方芷蝶眼神一凛,立马行礼。

        “嗯,这些都是我的朋友。”

        看到洛青鸾这一行人,几个侍卫眼睛都瞪直了,谁人不知楚王楚王妃的名号?匆匆行了礼,倒是忘记了他们未来的姑爷敖修竹。

        “楚王楚王妃大驾光临,是鄙人的荣幸啊!”

        “东方场主言重了。”纳兰夜微微行礼,寒暄了几句便进了主府。沿路许多奔腾而过的骏马,训练有素的排成列跑开。这么灵性的吗?洛青鸾眼底带着笑意,毫不修饰的夸赞道:“东方场主这马场还真是名不虚传!”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