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8章 十万两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16
  •     一秒记住【乐文】,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

        头有些晕,纳兰长逸费力的坐了起来,摸摸头,打量着周围,顿觉不对劲。

        刚才发生的事,他一下子想起来了。

        两个陌生人带他去吃东西,才吃了几口,喝了一点汤,他就睡过去了……不用说,肯定遇到坏人了。虽然纳兰长逸才五岁,但娘亲从小就给他说各种事,外加话本子看了不少,他懂的比一般的同龄人绝对要多的多。

        这是哪里?纳兰长逸看着周围,破破烂烂的茅屋,墙上还有洞,屋顶上的缝隙里透过去,还看得见天空的星星。

        外面还有些窸窸窣窣的声音,他非但没有慌张,反而偷偷下了床,走到门口,想要听清楚。

        从小到现在,纳兰长逸调皮捣蛋长大,家里的谁没有被他整过?什么东西没有被他实验过?也只有娘亲洛青鸾能够制得住他了,不然只怕更要翻天。

        即便是一个人,现在纳兰长逸也是好不害怕,反而觉得有趣。

        顺着帘子缝看出去,昏暗的屋子里,一点油灯光影晃动,几个男女坐在一起,低声谈论着,还有压低了声音的笑声,充满了贪婪和激动。

        一个苍老的女声响起:“临邑城的贺老三上次不是让我们给他找几个娃子吗?还指明要两三岁的,这种哪里好找啊。今天这个我看不错了,他要看了肯定中意!”

        纳兰长逸一看,这个老妇人不正是之前游说他吃饭的吗?

        “可不是吗?别的娃子可没今天这个俊的,虽说大了点,但样子在这儿啊,只要买家看了,保管喜欢。”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搓着手道:“若不是想着银子,老子都想带他回去做儿子了。”

        “哈哈哈哈,去你的!”旁边几人大笑起来:“刘二狗,就你这样子,养得起这样的娃子不?人家吃的穿的用的,别被你养的面黄肌瘦,还使唤去砍柴,那可是糟蹋了。”

        “糟蹋?怎么,跟着我就叫糟蹋?”

        叫黄二狗的男子反指着自己,不服气道:“老子让人活命就算不错了,还想什么?给老子当儿子,就得伺候老子。每天端茶倒水,做饭洗衣,这些都要做的规规矩矩,伺候的舒舒服服,这才是儿子孝顺老子嘛!”

        “去你的,你这不是买儿子,是买奴才!”

        “老子的儿子就是这么用的,怎样!难道就你花豹心善,要买个儿子回来当祖宗供着?有那钱,那我不如去春香园找姑娘乐呵了。”

        旁边有人撞撞黄二狗的肩头,笑的一脸龌龊:“不如将这小子买去快活楼,等过两年养大了,保证是第一名角儿,嘿嘿……”

        “啊哈哈哈哈,这主意好……”

        顿时,一群人大笑起来,脸上充满了不怀好意的神色。

        “够了,小声点。”忽然,刘二娘脸色一沉,站了起来,“若是引人注意就麻烦了!还有那小子,睡了这么久,药效应该差不多了,可别偷醒跑了!”

        一边说,她就一边朝里屋走,纳兰长逸一看,赶紧跑回床上坐着,露出一副茫然的神色。

        当刘二娘进来,一看见纳兰长逸竟然醒

        了,心头一跳,却看他不哭不闹,也没跑,只瞪着一双大眼睛东看西看,又松了一口气。

        还好来得快,人没跑就行!

        她走过去,笑眯眯的试探道:“小弟弟,醒啦?”

        “这里是哪里?”纳兰长逸皱着眉,神情带着些好奇。

        “这里……”

        刘二娘眼珠子一转,放柔了声音,坐在纳兰长逸旁边:“这里是婶婶的家啊!小弟弟,你还说呢,之前带你在酒楼吃饭,才吃一点你就瞌睡了,怎么都叫不醒。婶婶又不知道你家在哪里,又不能丢你在酒楼里,所以,只能带你回婶婶家了。”

        “哦,原来是婶婶家啊。”

        纳兰长逸点点头,哪里不明白眼前这老妇人满口胡说八道。

        娘亲说过,一个人有没有说话,有没有心虚,看对方眼睛和一些小动作就知道。这老妇人眼珠子乱转,手也不自觉的搓着,绝对是谎话!

        非但没有觉得害怕,纳兰长逸反而觉得好玩了。

        遇到坏人,还掳走了他,如果他不好好玩玩,那怎么对得起这个机会?平时在家里,娘亲虽然笑呵呵的样子,但严厉起来他可不敢捣蛋,今天这个,就趁机逗逗他们咯。

        想到这里,纳兰长逸小嘴一撇,眼圈一红,有些害怕的样子道:“婶婶,我不要在这里,我要回家,你送我回去好不好?”

        刘二娘自然不会答应,闻言道:“放心,小弟弟,你先告诉婶婶,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家里都有什么人,婶婶才好找人去通知你家里人来啊。”

        点点头,纳兰长逸乖巧的道:“我叫长逸,家在甜水井胡同,我娘亲……呃……娘亲的名字不知道哎,爹爹……也不知道哎……怎么办啊,婶婶……”

        说着,他几乎就要哭出来了。

        知道了这些,刘二娘第一个反应,就是尽快让人去甜水井胡同打听一下,是不是有家人走丢了孩子。以及对方家世,有没有派人寻找、报官等等。

        安慰了纳兰长逸几句,刘二娘说没事,她明天派人去甜水井胡同看看就行了,然后催纳兰长逸睡觉,明天爹娘就来接他了。

        他会乖乖睡觉吗?

        纳兰长逸冲着刘二娘点头,眼角似乎还挂着一滴泪:“嗯,我会乖乖睡觉的,不过,明天娘亲一定会来吗?”

        “会的,放心吧,长逸睡醒了,明天娘亲就来了。”

        “真的吗?不骗我?”纳兰长逸直勾勾盯着孙二娘。

        “不骗你。”

        “骗我是小狗!”

        刘二娘已经不耐烦了,这小子怎么这么难哄?

        “我让你睡觉就睡觉,问这么多干嘛?”她声音陡然抬高起来,脸色一沉。

        “哇——”纳兰长逸顿时大哭起来:“你凶我!你凶我!娘亲从来不凶我的,哇——”

        哭声划破黑暗,顷刻间传的老远,外面几个人闻声也进来了,顿时焦头烂额:“二娘,怎么搞得,这孩子怎么哭起来了?”“别哭啊,当心被人听见了!”

        纳兰长逸才不管

        ,哇哇大哭,刘二娘也慌了。

        这小子怎么忽然就哭了,还哭的这么大声,被人听见了就糟了。她赶忙去哄,可纳兰长逸就是故意哭的,怎么会听话?反而越哭越大声了。

        “哎呀,我的小祖宗啊,别哭了好不好?婶婶没有凶你,婶婶是让你赶快睡觉而已。不然精神不好,明天你娘亲来接你了,你还在睡觉,那怎么办?”刘二娘使劲的哄着,满头大汗。

        “呜呜呜……我要娘亲!”

        虽然声音小了点,但纳兰长逸依旧哭个不停:“娘亲最好了,娘亲给我小金珠,让我打弹子玩,我要小金珠!我的小金珠呢!”

        小金珠?

        刘二娘等众人听得眼睛发直。

        这孩子,竟然是用小金珠做玩具的?家里这么有钱?

        眼中顿时热切起来,满满的亮光,众人对视一眼,似乎想到了新的主意。有人拉了拉刘二娘,朝她使了个眼色。刘二娘同时也有了个莫名的念头,一心想赶紧去和他们确认一下。

        “好好,婶婶给你好玩的,长逸你别哭了啊。”

        说着,刘二娘从怀里摸出了半天,才从荷包里摸出块散碎银子,一皱眉,却只好凑合道:“来,长逸,这个给你,银光闪闪的,好看吧?”

        这个屁孩子,这么小就知道要值钱的了,长大了还得了?!

        纳兰长逸看都不看,直接一把抢过她手里的银子,依旧大哭:“不够,才一个,还要,还要!哇哇……”

        “还不快拿出来?愣着干什么?”刘二娘转头狠狠的瞪了一眼其他人。

        “这……”

        没办法,眼看着这孩子一个劲的哭,为了止住哭声,杨小白等人只能将身上摸了个底朝天,将所有碎银子都送到了纳兰长逸面前。

        抓起一块银子,纳兰长逸丢到门口,然后勉强一笑:“嘿嘿。”

        刘二娘一愣,刚要骂人,就听纳兰长逸脆生生的道:“好玩,娘亲在家的时候,都、都让我……用金珠子打鱼的。这个是银的,没这么好看。”

        有就不错,还嫌弃?

        心中腹诽,但孙刘二娘嘴上却只能赞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让纳兰长逸不哭了。

        这才松了一口气,刘二娘留下一人盯着纳兰长逸,自己则和其余几人出去了。

        到了正屋,孙二娘贼兮兮的看了众人一眼,挑挑下巴道:“哎,你们说,这孩子说的真的假的?甜水井胡同有什么有钱人吗,居然用金珠子给孩子玩,家里肯定是个有钱的。”

        杨小白嘿嘿一声,压低了声音道:“大家说说,如果那小孩家里很有钱,我们将他卖了赚钱,还是将他送回去赚钱?嗯~~?”

        最后的尾音拖的长长的,但所有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孙二娘看了一眼里屋的帘子,满脸热切,一字一句道:“如果他家里人在找他,我们这会派人去通知他爹娘,为了感谢我们,他们是不是应该给我们一些酬劳啊?”

        “必须的!最少也要十万两银子!”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