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捕鱼注册-> 《龙抬头》-> 921 朝不保夕、命不久矣
921 朝不保夕、命不久矣 作者:抚琴的人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1-31
  •     对于汪家所发生的一切,我当然是不知道的。

        我已经被抓到公安局了,手机和饮血刀也都被收走,所以赵义他们给我打电话,我也接不到。在公安局,杨平川亲自审我,问我为什么要大闹爆炸酒吧,还打伤了老鱼那么多人。

        我则老老实实交代,说我看到老鱼欺负清洁工,实在看不过去,才想出手教训他的。

        杨平川问:“什么清洁工?”

        “就是祁六虎。”

        我给杨平川讲着这件事的始末,杨平川当然知道祁六虎和老鱼之间的那点破事,今天祁六虎夺得比武招亲的冠军,当众洗刷了自己勾结义嫂的冤屈,杨平川也知道的清清楚楚。

        杨平川得知我救的人是祁六虎,心中不免咯噔一下,毕竟他也知道,祁六虎已经是汪四通的女婿了,地位和往日不可同日而语,知道我被抓了,一定会来救我。

        相比老鱼、雷厉,肯定更加得罪不起祁六虎。

        ——实际上,我故意把祁六虎搬出来,就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

        杨平川笑着说道:“看不出来你还是个侠客!”

        我说:“对啊,我是见义勇为,你怎么还能抓我呢。”

        杨平川想了想说:“这事还要再审一审,我先把你关进拘留所吧,如果没什么事,我就把你放了。”

        我知道,杨平川这是等祁六虎来救我,这样既不得罪雷厉,也不得罪祁六虎。

        也好,我也等祁六虎吧。

        戴威让我拿下徐州,并只给我七天时间,现在一晃还有三天,不仅没有任何成就,反而落进拘留所了。可以说,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在祁六虎身上了,但愿这小子能靠点谱。

        我刚走没多久,杨平川就叫进来一位手下,对他说道:“找人把张龙被抓的消息通知给祁六虎!”

        杨平川生怕祁六虎不知道这件事。

        手下说道:“不用通知,他已经来啦!”

        杨平川“嚯”了一声:“这么快啊,消息还挺灵通,快请!”

        “请不了,他是被押来的。”

        “啊?”

        “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汪家那边传来的命令,说把祁六虎给关起来,没有汪爷的命令不许放人!”

        此时此刻,杨平川还不知道新郎官已经换成王仁了,以为汪四通是要给祁六虎个下马威——毕竟贞操裤那事确实挺搞笑的,也让汪四通的颜面扫地。杨平川摆摆手,说:“那就照办吧,将祁六虎送到号里去吧!哦对了,把他和张龙关在一起吧。”

        完了还喃喃地说:“也就关一关吧,还能怎样,不让女儿嫁了还是咋地?”

        杨平川并不知道,汪四通还真不打算让女儿嫁给祁六虎了。

        所以,我和祁六虎算是前后脚给关进拘留所的。

        我先进去的,我还想着杨平川肯定会想办法通知给祁六虎的,所以我什么都不用做,安心等着祁六虎来救我就行了。我在号里躺着头铺,正和其他几个号友吹牛,说我在这连夜都不用过,马上就会有人来救我的。

        “大哥,一会儿谁来救你啊?”几个号友蹲在床边、围成一圈,很好奇地看着我。

        他们普遍鼻青脸肿、口歪眼斜,有的还流着哈喇子。

        要不这样的话,我怎么睡头铺啊?

        “祁六虎知道不?就是他来救我。”

        “知道啊,那可曾经是徐州城地下世界的二号人物……放到以前,他肯定能救你出去,可他不是勾结义嫂,已经被干掉了吗?”

        “你们知道个屁!”我呸了一口,继续说道:“你们都是井底之蛙!每天在这地方,外面的事一点也不知道!我告诉你们吧,那是老鱼冤枉他的,其实他没勾结义嫂,现在祁六虎可了不得了,成汪四通的女婿了……”

        “哇,那可真是一步登天了啊……大哥还是你啊,竟然认识那么厉害的人物。”

        “是的,一会儿他就来救我了。”

        我正吹着牛呢,铁门哗啦啦地开了,几个工作人员推着一个青年走了进来。看到这个青年,我的眼泪差点都流下来了,走上去握着他的手说:“六虎,你也真是,救我就救我吧,干嘛自己打扮成囚犯的样子,你看你穿得这衣服,还有手上这手铐,一点都不帅气了啊……我靠,你他妈怎么也被关进来了!”

        祁六虎欲哭无泪地说:“张龙……这事说来话长啊!”

        再长的话,也有说完的时候。

        祁六虎将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讲给我听,我都傻了!

        我是怎么都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个地步,本来准备离开徐州的王仁最终没有离开,反而成了汪四通的女婿,本该迎娶汪梨花的祁六虎,却沦为了和我一样的阶下囚!

        这也太……狗血了点!

        我发了会儿呆,慢慢消化、接受这件事情之后,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祁六虎不解地说:“我都惨成这样了,你怎么还笑得出来?”

        我说:“这就叫做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别看你和汪梨花认识的早,最终还是人家王仁的老婆!我跟你说,王仁暗恋汪梨花不是一天两天,为这一天也不知准备了多久,老天爷一眼一眼看得清清楚楚!你啊,也别不满意了,踏踏实实接受这命运吧,反正你一向都博爱,再喜欢一个不就行了?”

        祁六虎着急地说:“我哪里博爱啦,我这么专一的一个人!我和梨花是真心相爱的,我需要她,她也需要我,我们是不可能分开的……张龙,你那兄弟不能真的娶梨花吧,他明知道我俩是一对的!”

        我想了想,摇摇头说:“不一定,我估摸他会答应的。”

        “为什么?”

        我正准备说,突然反应过来身边还有一群杂鱼,我让他们统统跪到厕所那边去背监规,才和祁六虎在这边咬起耳朵来了。

        自从来到徐州,我就一直想跟祁六虎好好谈谈,好让他能帮我一起拿下这里。就算他已经无权无势、跌落凡尘,但他有个好处就是对徐州城极其了解,还是可以帮到我好多的,可惜这家伙一天到晚净作妖了,根本没法和他好好谈。

        今天总算有机会了。

        我将我过去的一些经历,还有赵虎他们的一些情况,以及来徐州城的目的,竹筒倒豆子一般讲给祁六虎听。

        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好在长夜漫漫,足够我细细讲了。

        讲完以后,祁六虎当然无比吃惊:“原……原来你就是隐杀组的!”

        我说:“对啊。”

        祁六虎沉默一阵,又惭愧地说:“之前我还给你打电话,在你们几个面前装犊子,现在想想真是太丢人了!虽然当时我还是老鱼手下的二号人物,可比起你们的成就来仍旧是差远了!完蛋,以后见了他们,肯定要被他们挤兑死了。”

        “你知道就好,所以你从现在开始要努力啊,你说你成就没成就,武功也没什么变化,一天天也不知道嘚瑟什么!”

        祁六虎羞愧地低下了头。

        我也不说话,就坐在一边抽着烟——对,号里可以抽烟,有钱能使鬼推磨么。一晚上呢,足够祁六虎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了。

        祁六虎低着头,过了一会儿叹着气说:“张龙,梨花不能嫁王仁啊……”

        “我让你反省什么,你怎么又提这件事了?”

        “可我这会儿就关心这个事啊!”祁六虎哭丧着脸说道:“我一想到梨花要嫁给别人了,我这心里就跟刀剐似的,真的太难受了!”

        祁六虎真是无药可救了,我也不想搭理他了。

        “张龙,龙哥,你想想办法啊……”祁六虎拉着我的胳膊,泪光闪闪地说:“你这么牛逼的人,一整个省都快让你打下来了,你想想办法呗?王仁听你的话,你想办法给他打个电话,让他逃婚……”

        “我做不到,我没那么大本事。”

        “他就算娶了梨花,也不会幸福的啊,梨花根本不喜欢他……”

        “嘿嘿,这就不用你担心了,我保证他俩结婚以后,梨花会慢慢爱上他的。”我对王仁还真有这个自信。

        “算了,什么狗屁兄弟,还是我自己想办法吧!”祁六虎终于意识到我是不可能管他的,恼火地将我的手甩开,快步走到铁门下面,蹲下身子研究起来。

        搞笑,他以为他是小三子啊,这种门锁复杂、精密的很,他能搞开才有鬼了。

        夜已经很深了,已经接近凌晨,我翻了个身准备睡觉。就在这时,祁六虎突然“哎呦”一声,整个人往后坐了个屁股蹲,面色还无比惊恐地说:“妈呀,什么鬼啊!”

        我顺着他的目光一抬头,发现铁门上方的窗口处出现了三个人,竟然是赵义、周礼和郑智!

        “你们怎么来这里了?”我吃惊地问着,难怪祁六虎会吓瘫了,大半夜的看见这仨脑袋确实渗人。

        “我们买通工作人员,进来和你说几句话!”

        “我们说不了太久,一会儿就得走啊。”

        “龙哥,大事不好,我们大哥被汪四通抓去做女婿了!”

        这事我刚才听祁六虎说了,我笑着道:“这不是好事吗,随了你们大哥的心愿啊。”

        “如果只是和汪梨花结婚那当然好,我们还打算去吃他的喜糖,可他现在朝不保夕、命不久矣,马上就快死了!”赵义哭丧着脸说道。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