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捕鱼注册-> 《龙抬头》-> 1513 魏公子,您好 为87500金钻加更
1513 魏公子,您好 为87500金钻加更 作者:抚琴的人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8-05
  •     隐杀组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还是在自己的地盘上,被杀手门欺负成这样子,还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回。

        虽然是因为春少爷的到来,可罗子殇还是觉得自己难辞其咎,本来可以避免的。现在好了,他们成了惊弓之鸟,不仅不敢在浙省呆,甚至其他隐杀组的地盘都不敢去了,生怕又被春少爷追上来。

        思来想去,罗子殇决定去江省,一来江省距离他们最近,几个小时就能到了,二来和龙虎商会的人汇合,两边联合在一起,才能抵抗春少爷。

        堂堂隐杀组,竟然落魄到要去龙虎商会避难,罗子殇想想就觉得丢人极了,但他没有办法,这就叫做虎落平阳。

        现阶段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不面子了,能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罗子殇立刻联系了莫鱼。

        莫鱼当场表示没有问题,欢迎他们过去。

        于是罗子殇等人连夜赶往姑苏,在莫鱼的安排下全部住进医院,他们确实伤太重了,需要好好休养一下。换成别的稍微心黑点的组织,恐怕就要趁着这个机会吞并隐杀组了,不过赵虎、莫鱼都不是这样的人,更何况隐杀组还和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看到罗子殇一众人全部进了手术室,医院走廊里的赵虎、莫鱼、程依依等人也是感慨万千。

        本来三足鼎立的格局,就因为出现了个春少爷,一切都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这就是实力的重要性,一个S级的通缉犯,往往可以扭转整个战局!

        一个S级通缉犯相当于一支军队,这句话一点都不吹牛。

        没有人否认春少爷的实力,可为什么是他先醒?

        老天爷有时候真的太不公了。

        本来大家齐心协力除掉萨姆多好,非出来春少爷这么个搅屎棍子,不仅重伤何红裳,还重伤罗子殇,搞得人心惶惶。

        莫鱼第一时间将这件事汇报给我。

        虽然隐杀组伤亡惨重,但主力们好歹活下来了,这已经是不错的结果,总好过全军覆没吧!我告诉莫鱼,别再和春少爷硬碰硬了,一切以防为主,听我下一步的指示。

        莫鱼说好。

        虽然我不是张龙了,可用魏子贤的这个身份,也一样能远程遥控龙虎商会,也多亏赵虎、莫鱼等人对我的信任了。

        我第一时间将这件事告诉了魏老,这回底气十足,用了充足的证据。

        这么多人和春少爷交过手了!

        隔了一会儿,魏老给我回过来电话,莫名其妙地说:“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春少爷明明还在病房里躺着。”

        什么,春少爷还在病房里面?!

        我真的是吃惊了,这王八蛋连续重伤何红裳、罗子殇,已经那么多人见过他了,竟然还敢假装植物人,还想扮猪吃老虎!

        真当别人是傻子啊!

        我服了,真服了,什么叫厚颜无耻,我算是亲眼见识了。

        我很认真地对魏老说:“您再和我去趟医院,这次要是不能叫醒春少爷,您再把我毙了。”

        魏老看我这么信誓旦旦,便同意了。

        一个小时以后,我和魏老便在医院碰头,一样浩浩荡荡七八个人,进入ICU的病房,来到春少爷的床前。

        春少爷果然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够强,真是够强。

        南王也在一边躺着,两人看上去倒是相得益彰,可惜一个是真的,一个是装的。

        值班医生满面疑惑,实在想不明白这几天是怎么了,大家干嘛翻来覆去地认为春少爷苏醒了呢?

        “春少爷绝对没有醒。”值班医生言之凿凿地说:“我每天看他好几次,他醒没醒,我还是很清楚的。”

        我都没搭理他,直接冲到床前,噼里啪啦地扇了春少爷十几个耳光!

        春少爷也真是能撑得住,口鼻都冒出血,两边脸颊也都肿的老高,愣是一声不吭、一动不动。

        我还要再打,却被魏老给拦住了,魏老看不得我这么泄私愤,沉沉道:“你要是叫不醒他,就别浪费这个时间,还是让他好好歇着。”

        我说:“爷爷,您再给我一点时间。”

        “你不能再打他了。”

        “好。”

        我又转向春少爷,看着满脸肿胀的他,冷冷说道:“春少爷,你别装了,我们都知道你醒了。你这几天做的事情,我们也都清清楚楚,何红裳是你伤的吧?隐杀组总部也是你袭击的吧?昨天晚上我来过病房,你根本就不在床上!”

        我都把话说成这样子了,春少爷还是没什么反应,还真沉得住气。

        我继续说:“你说你身为一个男人,怎么连这点担当都没有?你还S级通缉犯呢,号称华夏第一快剑、华夏最强者之一,竟然敢做不敢当?怪不得红花娘娘看上南王,却看不上你!比起南王的光明磊落,你就是个小人,是阴沟里的老鼠,连他一根毛都比不上!红花娘娘和南王离婚都是十几年了,你却还是入不了红花娘娘的眼,自己就没考虑过原因吗?

        杀手门也算是华夏数一数二的组织了,为什么总是不入流、不遭人待见,人们说起来总是唾弃,你就没有好好反思过吗?红花娘娘每隔一段时间就来看望你俩,但每次都握着南王的手哭个不停,却看都不看你一眼,就因为觉得你恶心!”

        我还算了解春少爷,知道他最在乎什么,南王、杀手门、红花娘娘,三者在他心中不相上下,有的恨、有的爱、有的视若珍宝,我把他说得这么不堪,说杀手门不入流,说他比不上南王的一根毛,说红花娘娘看他一眼都觉得恶心……

        这比扇他几百个耳光都有用。

        可想而知,他心中有多愤怒!

        这番话一说完,心电图果然激烈的跳动起来,甚至春少爷自己的身体都在不停抖动,显然已经难掩自己心中的愤慨和怒火了。

        如果我不是魏老的孙子,恐怕他现在就会跳起来杀了我。

        “爷爷,您看。”我指着春少爷不停抖动的身体。

        魏老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春少爷,起来吧,我知道你醒着。”

        春少爷没办法了,只能坐了起来,低着头不说话,但是身体依然在抖,显然还很愤怒。

        昆仑四剑没有什么反应,值班医生倒是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你……你怎么醒了……”值班医生十分诧异。

        “你给我滚!”春少爷不敢惹我,也不敢惹魏老,只能拿值班医生当出气筒。更何况,扇耳光的风气,不就是值班医生带起来的吗——起码春少爷是这么认为的。

        春少爷怒不可遏,狠狠一脚把值班医生给踹飞了。

        就这还嫌不过瘾,还想再打,但被魏老给喝止了。

        春少爷无话可说,只能重新坐到床上,再次低下了头。

        魏老沉沉地道:“既然你早醒了,为什么还装植物人呢?你知不知道,一年之约马上就要到了,如果你不能杀掉萨姆,到时候就是个死!”

        “知道。”春少爷说:“所以我才想吞并隐杀组和龙虎商会,将大家的力量团结起来,再对付萨姆嘛。”

        “少给我来这一套!”魏老指着春少爷,恶狠狠道:“最后两个月的时间,如果你不能除掉萨姆,就等死吧!”

        春少爷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说:“魏老,您放心吧,我一定会除掉萨姆的。徽省已经被我拿下,我会仔细寻找战斧的踪迹!”

        魏老的眉毛稍挑了挑,他也知道徽省根本没有什么价值,现在关键点就在宁家的佩蒂身上。

        不过,魏老没法明说,只能说道:“你找萨姆可以,别就忙着内斗!萨姆有多厉害,你也不是不知道,单凭你们杀手门也除不掉他。还有,萨姆这事,我孙子也在调查,如果他有什么线索,会通知你。”

        说着,魏老指了指我:“这就是我孙子,魏子贤,刚回国不久。”

        春少爷当然认识我,都被我扇过多少耳光了,到现在还口鼻流血呢。

        春少爷心中愤怒,却又不能表现出来,恭恭敬敬地对我说了声:“魏公子,您好。”

        以前我是张龙,在他面前没有嚣张的底气,无论身份地位还是实力,都处于被他碾压的状态,一直以来都是受气。现在好了,我是魏子贤,按照春少爷一向媚上欺下的态度,绝对不敢惹我。

        于是我便冷冷地道:“春少爷,你可真能耐啊,蒙蔽了我们这么多人!无论何红裳还是罗子殇,还有龙虎商会的一众人,都是将来对付萨姆的主力人员,你再敢袭击他们的话,看我怎么教训你!”

        “是……”春少爷低着头说。

        “杂种,大声点,我听不见!”我冲上去,又狠狠扇了春少爷一个耳光。

        我承认自己是泄私愤,因为我真的是太愤怒了、太愤怒了。南王还在旁边躺着,何红裳、罗子殇等人都受了重伤,全是拜这个家伙所赐,我只是扇他几个耳光,已经够客气、够隐忍了!

        春少爷挨了我一个耳光,双拳一下握紧,但最终还是松开,轻轻说了一声:“是,魏公子。”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