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朱颜祸妃》-> 第三百二十九章 洞中前行
第三百二十九章 洞中前行 作者:绾绾流年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16
  •     “你方才没听到吗,皇上不准我们轻举妄动,更不准随便进入南苑。”

        “皇上不让阿翊进南苑,却没有明说不让我进南苑。”苏彦哪里肯顾司空少杨的阻拦,推开他的手便向后走去。

        “阿彦!我告诉你不过是想让你心中有数,而不是让你这般冲动行事!”司空少杨从南苑出来的一路都在犹豫究竟要不要告诉苏彦。若那两名刺客,一个是死而复生的大皇子,另一个是西穹的安和公主,那么这一次的事情就更加复杂了。

        莫说司空少杨已有七八分确定那就是慕云漪,哪怕只有一两分可能,苏彦一旦知晓,必会义无反顾的冲去南苑。若他真的去了,万一皇上得知,大皇子和安和公主的身份暴露,那局面才是真的无法控制了。

        可若是没有告诉他,司空少杨又实在难过心里这道坎,毕竟安和公主自始至终都是苏彦最珍视的人,所以思虑再三,终究还是告诉了他。

        “少杨,当初我没有护她周全,如今知道她身处险境却无动于衷,我做不到。”苏彦

        “可是阿彦,退一步想,安和公主和大皇子在一起,既然太子有意帮大皇子脱身,那么安和公主必然亦会平安无虞,你又何必进到南苑去趟这浑水。”

        “我……我只想亲眼看看她好不好。”

        苏彦眼中的黯然,司空少杨又如何不懂,曾几何时,他也只能这样,远远地看着苏婥,甚至连守护的立场和名义都无从找寻。

        如今,苏彦与安和公主亦是如此,他们之间,永远只能保持着点到即止的距离。

        “罢了,你去吧,皇上和太子那边有我呢。”

        苏彦心中感激,却知道与少杨之间实在无需口头多言,于是转身上马,即刻返回南苑……

        最终,苏彦如愿见到了那枚身影——真的是她,慕云漪。

        “你平安便好。”

        苏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随后释然了一般,转身离去,不再回望。

        慕云漪和莫衍顺着小路进了山洞,洞中的逼仄难行则不多赘述,但越是如此,他们眼下便越安全。

        走在氤氲潮湿的山洞之内,起初慕云漪并无什么不适之感,可洞中道路一转,眼前的景象忽然一换,一种难以名状的窒息感悄无声息地漫上心头。

        她骤然停下了脚步,惊愕地看着四周,分明从未来过这里的,那么这股似曾相识……慕云漪的潜意识里抗拒着那几乎浮出水面的答案,一手支撑着洞壁,不住地颤抖。

        莫衍停下,轻轻扶着她的肩膀,没有说话,目光关切却又含着一丝复杂地看着她。

        这一次慕云漪竟是没有抵触来自于他的接触,只是十分艰难地呼着气,片刻后才有所缓解。

        “好些了吗?”

        慕云漪咬着嘴唇点了点头,“嗯,走吧。”

        “不急,这里应当是安全的,休息一会再走不迟。”

        “不必了,我们尽快离开。”

        慕云漪执意要走,莫衍也不再多言,只是护在她身边,有意引导她放缓了速度。

        “不好奇吗,我方才的样子。”许是太过安静,又许是刻意转移思绪,慕云漪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公主的性子,岂会因我好奇便告诉我?”

        黑暗中,慕云漪低笑:“这话倒是没错。”

        “公主方才呼吸困难,无法自已,应非身子不适,而是心中不适。”

        “方才才说不问的?”慕云漪言语中不无嘲谑。

        “问不问在我,而答不答在公主,况且,我这并非疑问,而是断言。”

        慕云漪默不作声,只暗自地加快了脚步。

        是的,她身子并无任何异样,而那丝真真切切地痛,来自于心里。

        周身的场景:潮湿发霉的空气和粘腻湿滑的石壁,猝不及防地让她回想起被困在慕凌皇陵地宫的那一日,彻底失去慕修的那一日。

        这么久了,她一直试图去淡化,甚至在除掉奚氏****之后,她以为自己终于可以稍稍释然了,却终究是自欺欺人罢了。

        “是因为一个人吗?”果然,原形毕露的莫衍没有那么容易安静下来。

        面对莫衍的不依不饶,慕云漪停下了脚步,狠狠地瞪着他:“大皇子耳聪目明,既然知道,便不要再聒噪了。”

        尽管周遭昏暗无光,莫衍都能感受到来自慕云漪目光里的压迫和杀意,只是这愤怒此刻在莫衍看来,竟有些可爱,就像是……像一只虚张声势的小野猫。

        走了小半个时辰,前头终于显露出些许光亮,二人终于摸出这个山洞,走出外面时已近黄昏。

        而另一边,皇家围场的南苑之中,亦发现了“刺客”的踪影。只是这二人是被抬到皇上面前的——被发现时,这二人刚刚断气不过半柱香的时间。

        宣来太医和仵作查看过后,这两个黑衣人均是服毒自尽,身上没有任何可以表露身份的证据和端倪,皇上纵然盛怒却也没法,只得让司空少杨把尸体带下去进一步查验,看看还能否查到些许蛛丝马迹。

        这一切自然都是太子所为,用两具不会说话的尸体冒充刺客,而让东昭的士兵放松警惕,谁又能想到真正的黑衣人此刻早已不在巴莫围场的境内,出了崇临山。

        司空少杨领命时,面对皇上多少还是有些心虚的,这是多年来,自己头一回欺君,可是他别无选择,只能这么做。

        “大皇子,你我既已脱身,就此别过。”落日之下,慕云漪逆着光,声音干脆利落。

        “公主这便要走了?”

        “是,有事在身,大皇子保重。”慕云漪转身离去,可没走几步又转过身来,发现莫衍依旧站在原地看着她,眉眼含笑。

        慕云漪一时间不知如何招架这笑意,连忙移开了视线,“喂,多嘴一句。”

        “公主之言字字金玉,又何来“多嘴”一说。”

        慕云漪已经习惯性无视莫衍的嬉皮笑脸,严肃道:“如今大皇子的行动已经惊动了东昭皇帝,尽管他未曾识破大皇子的身份,但大皇子也不要贸然动手,待风声过了再好生筹谋为好。”

        “公主是在紧张我?”莫衍两眼发光,向慕云漪凑进了一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