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5章 不知悔改 作者:记忆流觞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14
  •     此时的弄影堂主,心中想到这些,羞愧不已,觉得自己即便是现在立刻马上就死了,也是没脸去见九泉之下的师傅,去见青雀堂的历代纵使的。

        她这都做了些什么呢?

        因为高清音这个和她有着血缘关系的弟子,天赋不错,故而她意在的容忍,如今却是落得一个如此结果。

        终究,终究这件事情,是她错了,是她错的离谱。

        沉默了片刻之后,弄影堂主抬起头来,一脸羞愧的望着百里果儿道:“宫主,属下教导弟子不严,有负宫主所托,请宫主允许属下辞去青雀堂堂主之位,另选贤能者担任。”

        事到如今,还能怎样呢?

        今夜这件事情过后,只怕青雀堂众弟子,对她这个堂主,是不会信服的了。

        一步错,步步错,或许很多事情,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而自己一直以来都在自欺欺人,都在自我麻痹,告诉自己,一切会好,一切会好。

        是自己活在自己所幻想的世界里头,幻想着这个天赋极高的三弟子,只是有些任性,人品并不坏。

        如今,现实硬生生打脸,现实告诉自己,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荒唐可笑!

        罢了罢了,与其到时候被人从青雀堂堂主的位子上赶下来,脸面无存,还不如自己此番主动请辞,如此也算是略微的保全了自己的一分体面,在宫主的眼里头也能留下个好印象......

        弄影堂主心中这般想着,面上越发的真诚要辞去青雀堂堂主之位。

        她没脸继续做青雀堂堂主,丢脸都丢到家了!

        “师傅.......”高清音猛然一听自个儿师傅,此番既然要辞去青雀堂堂主之位,浑然忘记了如今自个儿的处境,一脸急切的开口。

        师傅若是现在就辞去了青雀堂堂主的位子,那她想要接替师傅,成为下一任青雀堂堂主,岂不是彻底没希望了!

        眼下,自己刚刚犯了错,正被宫主不喜,这个节骨眼上,师傅辞去青雀堂堂主之位,青雀堂堂主之位只怕要给师叔师伯们中的一人接任的,她便是此次侥幸逃过一劫,免于一死,只怕日后也是不可能做青雀堂堂主的。

        若是堂主之位,不是她们成国公府高家的女子坐上,只怕日后成国公府高家的女子,想要进神女宫门下,是没有从前那般容易了!

        师傅为什么要辞去青雀堂堂主之位,难道就因为自己一时糊涂,生了歹意,便要连累师傅吗?

        不,一人做事一人当,自己犯了错,没道理还要连累师傅啊!

        高清音心中千言万语,想开口说出来,但是对上弄影堂主此时铁青的脸色,只得讪讪的咽了下去,心中暗道,终究是走错一步,不不错啊!

        如今的情形,师傅这般高傲之人,只怕是心意已决,已经决定辞去堂主之位了。

        师傅辞去了青雀堂的堂主之位,那她所做的一切,岂不都是成了笑话!

        弄影堂主

        “师傅,弟子知道错了,弟子真的知道错了,师傅你别不管弟子啊!”

        高清音慌了,一脸急切的开口,心中后悔不已。

        早知道会这样,她就应该听师傅的话,好生的闭门思过,修身养性,千不该万不该私自跑出去,跑去承恩伯府,对承恩伯府心生恶毒之意。

        如今,不仅她在劫难逃,便是一向对她疼爱有加的师傅,也是因此受了牵连,丢了青雀堂堂主之位。

        一切的一切,都是她的错,一人做事一人当,为何宫主要牵连师傅呢?

        高清音心中有些魔怔了,此时抬起头来,环顾青雀堂众人一眼,感觉这些从前对她恭恭敬敬的师姐师妹们,此时一个个的仿佛都在看她的笑话,看她师傅的笑话.......

        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如今她得罪了宫主,连累师傅主动请辞辞去青雀堂堂主之位,师叔师伯们,只怕心中是欢喜的,师姐妹们只怕是恨不得踩自己和师傅一脚呢?

        这就是人性,赤裸裸的人性!

        真真的是可悲,可叹,可笑啊!

        冷哼一声,高清音猩红了眼,一脸无所谓的,直勾勾的望着百里果儿这个神女宫宫主开口道:“宫主说弟子杀人放火,说弟子视人命如草芥,说弟子心性歹毒,请问宫主大人,弟子可有真的杀人放火,可有真的让承恩伯府化为灰机,可有让承恩伯府之人烧死烧伤?”

        呵,事已至此,她卑躬屈膝的又能怎样呢?

        宫主不会饶过她的,不会容忍她继续留在青雀堂的,与其卑躬屈膝的,将自己的尊严放到地上,任人践踏,还不如挺直脊梁骨,骄傲的离开呢。

        天大地大,总会有她高清音的立足之地的,她还就不信了,她天赋卓绝,还能找不到愿意收下她的门派.......

        青雀堂又如何,神女宫又如何?

        青雀堂躲在她成国公府的府邸之下多年,偷偷摸摸的,不见天日,她早就受够了这种“阴暗”的日子了,她离了神女宫青雀堂,另外投到其他修真门派,光明正大的立足于世间之上,何乐而不为呢?

        “放肆,这是你该说的话吗?”弄影堂主,如今已经是前任青雀堂堂主,目眦尽裂的望着高清音,厉声呵斥。

        原来真真的是她看走了眼,她这个弟子,那里只是性子骄傲了些,这分明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此番明明是自己做错了,却是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不对,反而觉得没有做成坏事,便没有错。

        什么叫没有真的杀人放火,没有让宫主的本家承恩伯府化为灰烬,没有烧死人,烧伤人呢?

        心中所想,自然才会付诸行动,而没有做成过,便可以否认曾经想过要害人的心思吗?

        狡辩,纯属狡辩!

        世上之人,若每一个都这般的想,都觉得做坏事没有成功,那便不算是坏事,如此一来,天底下的坏人岂不是少之又少,近乎绝种了呢?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