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捕鱼注册-> 《邪医狂妻》-> 第724章 大结局(上篇)
第724章 大结局(上篇) 作者:金小财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8-22
  •     本以为日子过得很慢,但事到临头,才发现,原来岁月如瞬。

        一眨眼,又是几月光阴。

        双生灵胎药师们早已诊出,是一男一女,龙凤呈祥。

        春归斋的药师们预算了一遍又一遍,说是凤无邪临盆的日子就在这三四天之内了。

        凤无邪倒是还好,做了那么久心理准备,她无比期待肚子里两个小祸害的到来。

        然而,帝千邪这几日却明显变得紧张了许多。

        他下方是一众女药师,正一项一项地向他解释着生孩子的环节。

        其实在这之前,他们早已经向帝千邪说明过许多许多遍了,可帝千邪反复地问,于是他们也只能反复地说。

        “会有……危险吗?”

        “危险肯定是有的,但教主也不必过分担心,生孩子难免的嘛。”

        “有多危险?会死吗?”

        “教主放心,我们必定会竭尽全力保灵胎平安。”

        “本教主是问夫人会不会……”

        “这……教主,女人生孩子便是去鬼门关走一遭,尤其是我们修炼之人,灵胎在腹中,吸收母体的灵气和魂力,比凡世的妇人要危险几分,所以,难产而亡的情况也比凡世要多见一些,夫人她怀得还是双灵胎,危险难免,但夫人已是荒神之境了,您与夫人的血脉灵胎自然也很厉害,不会那么容易死的啦。”

        帝千邪越听越觉得危险,他回头望着侧躺在榻上小憩的凤无邪,盯着她的肚子瞧了好久,这才闷闷地吐出了四个字:

        “不生了吧。”

        凤无邪最近这些天一直都睡不好,早已习惯了帝千邪对她即将临盆这件事的紧张。

        本也没太在意了,可方才她迷迷糊糊地听着他和药师们的对话,听到帝千邪说什么?不生孩子了?

        凤无邪坐起身来,脸上带着怒容:

        “帝千邪,这两个小祸害当初是谁让我怀的?我辛辛苦苦这么久,你说不生了?”

        帝千邪脸色微白:“我……那时候不知道他们会这么祸害你……”

        这时,同样大着肚子的木蓝沁走上前来,替那为难的药师解了围,让她暂且退下,而后摇了摇头,对帝千邪道:

        “教主,夫人肚子已经这么大了,双灵胎在夫人腹中,已经能得懂你们在说什么了呢。”

        帝千邪一听,脸色更白了:“真能听懂?”

        那他说不要这两个小祸害了,以后若他们出来,会不会记仇?

        木蓝沁点点头:“而且,夫人临盆在即,此时如果强行用丹药将灵胎流掉,夫人才是真的有性命之危。”

        凤无邪瞪着帝千邪:“听见了没?”

        帝千邪的拳头死死攥着,复又松开,呆呆地点了点头:“听见了。”

        这是进退两难,只能硬上了?

        “对了。”凤无邪忽而想起了什么,“之前,你不是说要给两个小祸害起名字?起好了吗?”

        “名字……”帝千邪表情一僵。

        他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

        凤无邪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打个哈欠:

        “好啦,我再眯一会儿,你赶紧去想想这两个小祸害叫什么吧,别净琢磨那些生啊死的。”

        说完,她复又躺下,眯了起来。

        木蓝沁见状,便也退了。

        帝千邪拍着她的背,就像当年在凤家初遇时那样,给她轻声讲以前在古札中读过的趣事,一点一点地把她哄睡了,这才轻手轻脚地离开,去了书房。

        之前墨荣已经派人去给他搜罗了许多说文解字,起名大全之类的书册,帝千邪本着学习的态度,坐下来,顺手拿了一本名为《起名怎么这么难?》的书,翻了一会……

        越

        这书里给的示例都是什么破名字?

        昊阳……好痒?

        尔珑……耳聋?!

        守良……手凉??!

        啪——帝千邪把书狠狠地摔在地上!

        这是在咒他的孩子天生残疾吗?烂书!

        他又拿起另一本名为《取名一点也不难》的书册,重新看了起来:

        丰衣……那他另一个孩子是不是要叫足食??

        思仁……这个更狠,为什么不直接叫“死人”?

        司边……帝千邪好想在后面再补充一个“去”字。

        所以,死人还不够,还得司边去——死边去!

        破书!

        ……

        不知不觉,书房之内,被撕碎的书页已经堆成得满地都是……

        帝千邪放弃了这些误人子弟的“取名秘籍”,索性自己闷头苦想。

        最终,帝千邪用事实证明了什么叫做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

        在取名字这件事上,帝千邪与凤无邪的思路似乎是一样的……

        当帝千邪终于小心翼翼地捧着两张墨迹,去流云苑,请萧紫帮他对名字进行鉴定一番的时候……

        萧紫看着那两个名字,直接愣了:

        “帝之子、帝之女??”

        萧紫抬眸,不可置信地望着帝千邪:“你确定要让自己的儿女叫这种名字??”

        帝千邪言之凿凿:

        “这名字一撂出去,天下人便知是我帝千邪的子女,受我之疼爱庇护,不好吗?”

        萧紫扶额,一阵头疼:

        “前提是,你儿女愿意在世人面前放出自己的大名吗?他们真的不会自卑吗?”

        实在是……太难听了。

        帝千邪不服气,小声逼叨:

        “那也比你们萧家起名字,赤橙黄绿青蓝紫,跟进了大染缸一样好听吧?”

        萧紫皱了皱眉:“什么?”

        他失忆了,对自己那个家族根本没什么印象,帝千邪说他与族内的关系并不亲近,所以他便没再多去了解了,难道……

        他萧氏家族内的子弟们都以颜色命名?

        萧紫在心中反复默念了几遍自己的名字……竟隐隐觉得帝千邪说的怕是真的?

        他叹了口气,着实无奈道:

        “要不……我来给那两个小祸害起名试试?你和无邪若是不喜欢,再改就是。”

        帝千邪想了想,扬唇一笑:

        “也好。”

        他与无邪二人的父母长辈皆已不在人世。

        论血脉,萧紫是他之兄长;论辈分,萧紫是无邪的师尊。

        从前竟是没想到,其实萧紫若是能为他与无邪的孩子取名,竟是再适合不过。

        萧紫便垂眸想了起来。

        而这时,忽而药师过来通报:

        “教主,夫人要生了。”

        霎时间,帝千邪与萧紫皆是腾地站了起来。

        帝千邪化成一阵魂光,立时便消失了。

        想也知道,是去找凤无邪了。

        萧紫本也要急急忙忙地化光而去,却又想起,自己若这般表现,实在极为不妥,便深吸一口气,按下心来,一步一步走。

        帝千邪到的时候,药师们已经忙做一团乱,他频频进门,又频频被药师们给赶了出来,无奈,只得在门外踱步,听着屋内那女人撕心裂肺般辛苦的叫喊声,他止不住地在心里对自己说——

        不生了!以后再也不让她生了!

        直到终于有两个婴儿的啼哭声接连传出,帝千邪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再也按耐不住,冲了进去——

        药师们抱着两个孩子,开开心心地凑到他面前给他看,他只是扫了一眼:“哼,以后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两个小祸害。”

        抱孩子的药师都听懵了。

        帝千邪早就不顾孩子,直接冲到凤无邪的床边,瞧着那满头大汗,脸色惨白的女人,心疼得不行:

        “成了,成了,你也算被他们祸害够了。”

        凤无邪累极,一丝儿力气都不剩了,瞧了两个孩子一眼,又安慰帝千邪:

        “我没事,你吓坏了吧?”

        帝千邪僵着脸,第一次没别扭也没傲娇,反而乖乖地点了点头。

        凤无邪觉得这个男人真是可爱,便扯着嘴角笑了笑,笑着笑着竟睡着了。

        ……

        修炼之人,生子的时刻虽然凶险万分,但生完孩子之后,身体便会迅速恢复。

        所以,凤无邪昏睡了整整三天之久,在睡梦中,体内的灵力与魂力便已经自然而然开始治愈疗伤了,所以待她再醒来时,发现屋中血腥气早已退去,熏香淡淡,而她身上竟是一点也不疼了,甚至还十分神清气爽。

        她隐隐听到了屋外有笑声,便披上衣服,下了床,朝外走去。

        “夫人您醒……”

        凤无邪嘘了一下,示意那侍女禁声。

        她侧耳倾听。

        门外的声音,温暖之极。

        鸟鸣阵阵,斜阳疏影。

        好几个人正围着两个襁褓里的小家伙们逗弄呢。

        墨雅一边笑,一边“云醉”、“云醉”地叫着。

        凤无邪推开门,惊喜道:“已经起好名字了吗?”

        诸人纷纷侧目,望向凤无邪。

        “无邪嫂嫂,你醒啦!药师们都说你灵力强大,很快就会恢复如初了,我还不信来着!”

        帝千邪上前,拉着凤无邪,走到两个小祸害身边:

        “之前你没来得及看清,便睡着了,现在可以好好瞧瞧他们了。”

        凤无邪细致地打量着这两个肉嘟嘟的小家伙,嘴边一直挂着笑意:

        “哪个是云醉?你起的名字吗?”凤无邪问。

        帝千邪扬唇,朝萧紫所在的方向挑了挑下巴:“你师尊起的。”

        萧紫闻言,便扬起一抹慵懒的笑意,解释道:

        “哥哥叫云醉,取自‘应是天仙狂醉,乱把白云揉碎’之意,望他一生洒脱肆意,快哉如仙。”

        凤无邪点点头,心中很是喜欢此名,又问:

        “那妹妹呢?师尊取的何名?”

        萧紫顿了片刻,方又道:

        “妹妹名叫‘长思’,望她日后长思好学,聪慧佳人。”

        凤无邪听罢,便一口一声“长思”,笑嘻嘻地逗起了那个咿咿呀呀的小姑娘。

        萧紫托着腮,欣赏着眼前温馨热闹的一幕,唇边的笑意始终未退。

        却再没多说什么。

        长思长思。

        相思之长,如何丈量。

        身与心俱病,容将力共衰。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