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8章 死! 作者:四喜乾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2-18
  •     “阴魂不散的家伙!”铃木远洋

        我两眼散发着寒光,尤其是看到自己兄弟尸体时,我眼中的锋芒更利,心中对铃木远洋生出了浓浓的杀心。

        杀我兄弟者,死!

        铃木远洋爆吼一声,爆发出体内所有的力量,他知道现在已经处于绝境,如果不能杀了王枫,那就是他死!

        在这种情况下,铃木远洋决定拼死一战!

        啾!

        好像是从很远地天边传来了仙鹤地长啸!铃木远洋脖子一竖,头一昂!两手微微张开,右腿一抬,右腿一垫。整个人好似凌空飞起,一掠过来。在扑过来的瞬间,两手拳头瞬间啄成鹤嘴,手臂内缠,螺旋劲风鼓荡,扑面而至!

        他好像一只巨大地仙鹤抢身正面扑击,一手鹤啄缩在我的喉咙处,引而不发,既是防御,又是伺机。另一手鹤啄发劲,直****的右眼眼珠。

        咏春拳,白鹤形。

        铃木远洋一发劲,全身震荡,胸腔肺部活动,吐气喷声,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仙鹤的引颈长啸。

        他也已经把咏春百鹤拳练到了“声随手出”的层次。

        身为一个东洋人,能把华夏功夫练到这个地步,实在是厉害!

        吼!

        我踏步后退,身体前弓,背部隆起,用身体勃发出形象的虎吼,同时举起手臂,大斧开山,沿着自己身体的右眼侧线撇甩出去,正好砍在铃木远洋的鹤啄拳头嘴上。

        虎形劈劲,吼声震荡。

        虎形对鹤形!

        铃木远洋招式并不使到老,还留有余劲,在我虎掌劈拳砍上来的同时,化啄为拳,五指猛然捏紧!骨节啪啪做响。

        借着这股五指捏拳的爆炸劲,铃木远洋的拳头一瞬间变得坚如钢铁,和我的劈拳猛的碰撞在一起。

        肌肉拍击,骨节脆响,连成一片。

        整个坚固的舱板剧烈摇晃起来。

        白鹤啄只是虚势,真正的杀招是五指爆捏,化啄为拳的时势能!铃木远洋的拳术运劲,已经到纤细入微的地步。

        我们两人对击了一拳后,我一连退后了三步,下力贯腿,气沉到底,一步比一步沉重,到了第三步,咔嚓一响,脚下的厚实的舱板竟然被踩裂。

        铃木远洋脚步连移,无声无息,微微张开双臂,身体就好像在舱板上后滑,仙鹤一样轻灵,瞬间就退到舱板边,单脚猛烈一踩,同样震破了一块舱板,借着这一蹬之力。他的身体又扑了过来。

        我们两人硬拼一拳,都感觉到对方的拳头一个好像大斧头,一个好似大铁钻。千斤大力对撞,手臂骨骼肌肉都疼痛损伤,双双都没有占到便宜。

        借势后退,各自暗暗活动恢复了一下拳头手臂,铃木远洋首先以鹤形蹬腿又扑击过来。

        我突然转换身形,两条手臂藏在腰间,随后扭腰一甩,吧嗒!手臂随腰力甩出,内缠兜裹,如两条出动的毒蛇骤然窜起,咬向铃木远洋的拳头。

        “蛇手洞中藏,神仙也难防。”

        两腰就如两个洞,我在把手臂曲在其中,以腰力爆发,辅助甩手,整体发劲,阴狠毒辣,又凶又烈,这正是蛇形打法的精髓。

        再加上我钓蝉劲的爆发,真正的打出了蛇形中无与伦比的威势!

        面对我化虎为蛇,铃木远洋心中一凛,双拳自然上下抖动,手臂肘关节骨头发出尖锐的摩擦声,好像仙鹤急促鸣叫。

        肘关节的抖动,带动了拳头手腕的颤抖。他的拳头捏成一股,一顿乱击,如狂风暴雨,就好像啄木鸟在使劲的啄树。

        我的拳头如蛇头,晃动扑咬,带动身体摇晃,步法连踏,腰扭成了无数个圆圈。

        我们两人的拳头一啄一咬,身体翻滚对击,十秒不到,已经对撞了三四十下。

        劲力传到各自腿部,每一次踩踏,地下的舱板都咔嚓破裂。

        十多秒过后,整个舱板在剧烈的摇晃和破裂中,轰然垮塌!

        啪啪啪啪!一连串的声音响起,地面许多破木板被踢得飞了起来,到处乱弹,海水开始灌入。

        我和铃木远洋厮杀开始到现在,时间才过去短短的几十秒钟,就差不多对拼了数十拳,脚底下的劲力也把舱板踏破,垮塌在甲板下。

        这样凶猛的打法和对拼,在我与人对战中很是罕见,因为对方不但是凤毛麟角的武道高手,更是拼了命!

        毫无疑问,这是生死一战,不同于任何切磋较量,一开始对打,就全身心的投入之中,把所有潜力和体能的极限都用拳术表现出来。

        无论铃木远洋,还是我,拳术都已经到了神形兼备,声随手出的境界。一拳一脚,均有千斤大力,在生死格斗的压迫下,更展现出了武术大师应有的风范,双方的发挥都超出自己平时的水准。

        呼呼,呼呼!舱板被踏裂之后,铃木远洋和我一下退步分开,相隔七八米,都手脚缓慢下来,剧烈的呼吸着,同时调整呼吸,暗暗运劲轻颤,疏通手臂拳头硬碰造成的麻木和淤塞的血脉。

        我们的拳头虽然比普通人坚硬许多倍,但到底不是真正的精钢,经过多次凶猛碰撞,自然有些损伤和不适。

        剧烈搏杀几分钟,踏裂舱板,这对于体力耗损也是非常剧烈,不得不借机缓和调整。

        在分开来的后退中,我们的脚步都是擦着地面后踢而行,地面上散落的木块都被插得四散飞起,瞬间又空出了几条通道。

        因为这舱板里面用了巨大钢钉,现在被踩散,很多钢钉散落在木板中,锋锐的钉头冒了出来,在星光和火光下闪烁晶亮的光芒。

        一分开退步,铃木远洋剧烈地呼吸了三口,脸上的皮肤泛起血红色,胸膛一鼓,一手兜在胯下,一手弯曲,两腿猛蹬,箭也似的掠了过来。

        铃木远洋这一动,我只觉得眼睛一花,对方已经掠到了自己面前,桥手出拳擂向我的胸膛。

        好快!我来不及多想,遇敌自然勃发,两臂向胸前一个大交叉,正好架住了铃木远洋刚猛的一拳。

        一架住铃木远洋拳头后,我发力旋绞。

        铃木远洋大吼一声,兜在自己胯下的另外一条手臂贴着臀部尾椎沿背部中线猛烈的一提,好像马竖尾巴。

        顿时,他的膝盖下蹲,两只手臂的肩关节向前一错,肩膀骨头好像从肩窝中弹冲了出来,拳头力量冲劲陡然增加!

        马步扎拳,竖尾前冲!咏春钳阳马!

        我一绞,铃木远洋大吼发劲,同时碰撞。我只感觉到绞力非常困难,对方的拳头猛压冲击,好像一辆火车撞击。

        脚步顿时有些虚浮,身体似乎都要被这一拳冲得凌空飞起。

        好大的拳劲!碰撞之后,肩窝马步出劲,前压力量不可思议。我没有时间发劲硬接,抵挡不住,心神一动,筋骨松柔,左脚后错,身体小退一寸,以柔劲泄力。

        哪里知道,铃木远洋陡然之间,又出狠招。

        在我两臂敏感的皮肤下,铃木远洋发劲的一丝丝动作都清晰的展现到了我的脑海中。

        这不是用眼睛去看,而是真正用毛孔去听。

        在脑海中闪射的一瞬间,我只见到铃木远洋手掌拇指紧扣掌心。另外四指在出拳的同时弹起,向前爆伸,就好像四根被弯曲的竹子骤然解除了束缚向外猛弹。

        四指关节在弹动的瞬间,发出炸蚕豆的响声,哔剥剥剥!威势惊人。

        这一拳配合指功,铃木远洋的整条手臂和拳头又好像增长了很多,一下穿透了我的手臂格挡,四指并拢如刀尖,直奔戳向我的胸口!

        铁指寸劲!

        这是咏春功夫中的巅峰境界,以小巧指关节的屈伸。爆发出无与伦比地力量!

        铃木远洋这一击瞬间出拳头碰撞,随后肩关节发力冲击,又以铁指寸劲穿破防线,直击要害。

        他一连三波短劲,刚烈不可思议,堪称咏春中经典的经典。就算李小龙重生,也未必能够超越这铁指寸劲一击的力量。

        铃木远洋这四指一戳,已经等于是用尖锐铁棍猛烈戳击,铁指铁指,当真是指如钢铁。

        这一下如果是戳实了,我立刻就得命毙当场!

        在这千钧一发的危机关头,我已经再没有后退的时间!

        “结束吧,让你见识一下我真正的实力!燕收羽翼,钓蝉劲,龙剑气!”

        一瞬间,我施展出了三大压箱底绝学,以燕收羽翼蓄力,以钓蝉劲爆发,施展出龙剑气!

        噗嗤噗嗤~

        一道道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响起,犀利无双的龙剑气犹如漫天的箭雨一般将铃木远洋淹没。他的身上瞬间多了几十道血洞,甚至整个身体都被贯穿。

        “死!”

        我低喝一声,毫不留情,捡起旁边的蚩尤天月剑,一剑将铃木远洋枭首!

        一颗好大的人头飞起,溅出的血液拉出一条妖艳的抛物线,扑通一声落在了海水里。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