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捕鱼注册-> 《花颜策》-> 第一百二十章(大结局八)
第一百二十章(大结局八) 作者:西子情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7-10
  •     苏子折、岭南王已死,叛军已收编,叛乱已平,天下大定。

        云迟在花颜出云山禁地的第一日,便在临安发布了安民告示,同时昭告天下小殿下云辰的出生,普天同庆。

        同时,云迟发布了《社稷论策》,这一篇《社稷论策》尘封了四百年,终于在云迟的手中面世,他简略地修改了《社稷论策》中不符合当下南楚国情的条列,告之百姓,《社稷论策》出自四百年前后梁怀玉帝之手,如今他依照《社稷论策》治国于南楚。

        《社稷论策》针对士农工商、民生百态、兵赋减税、安民利民,水利工程等无数方面,多管齐下。

        《社稷论策》一出,哗然天下,当世大儒纷纷称赞怀玉帝才华,颂扬太子殿下心胸。

        花颜也有点儿惊讶,依照云迟的才华本事,完全可以制定自己的治国论策,却没想到,他稍加修改用了怀玉帝的治国论策。

        她因追踪制止南疆王用叶香茗生人血祭动用了灵力,受了重伤,所以,从禁地出来后,一直在喝天不绝给她开的药方子。如今一边捧着药碗喝药,一边一个劲儿地瞅坐在桌前批阅奏折的云迟。

        锦袍玉带的年轻男人,此时脸上没了她刚踏出云山禁地时

        她越看越是欢喜,忍不住弯起眉眼嘴角,心中被幸福溢满。

        云迟抬头瞅了她一眼,“一直看我做什么?”

        花颜一口气将药喝光,趴在桌子上,支着下巴对他笑,“云迟,你怎么想着用了《社稷论策》?”

        云迟挑眉,“你心底不是一直遗憾《社稷论策》没有面世的机会吗?如今,我给它一个面世的机会。”

        花颜轻笑,“多谢太子殿下。”

        云迟弯了弯嘴角。

        《社稷论策》一出,云迟便忙了起来,他坐镇临安,掌控天下,最先做的便是裁减兵员,减轻赋税。庞大的军队在短短时日内,减兵三分之一务农,军员减轻后,庞大的军队开支便一下子减轻了负担,接下来,云迟又改了兵制,重设东南西北四地驻军。

        这般忙了一个半月,云山禁地终于传来了触动禁制的消息。

        花颜彼时已不用喝药,正在逗弄小云辰玩,感应到禁地禁制触动后,腾地站起身,对云迟说,“禁地触动了,子折和小狐狸一定是出来了。”

        云迟扔下笔,站起身,“走,我陪你去看看。”

        花颜点头。

        二人抱着云辰匆匆出了花家,骑快马乘快船去了云山禁地。

        到达云雾山时,禁地入口处不见苏子折和小狐狸的身影,十三星魂也已不在,唯花离看着赶来的二人道,“太子殿下,十七姐姐,子斩哥哥和小狐狸已经走了。”

        “走了?去了哪里?”花颜问。

        花离摇头,“子斩哥哥留话,说他不想被太子殿下抓住做苦力,他先出去走走,说你说的对,天下之大,他有太多的地方没去过,风景没赏过,都去看看。等小殿下会说话走路时,他再回京去看小殿下,让你好好教导小殿下,下次见了小狐狸,不准揪它的尾巴了,免得小狐狸都不想再看到小殿下了。”

        花颜气笑,“他急什么?要走也也得等等说两句话再走啊!谁还能拦得住他?”

        “本宫拦得住。”云迟接过话,“他算是了解本宫脾性,溜的快。”

        花颜又气又笑又是无语,看着云迟,“你认真的?”

        云迟点头,挑眉,“如今百废待兴,江山社稷正是用人之际,你以为若是见了他,我会放过他?”

        花颜彻底没了话,对云迟吐吐舌头,“好吧,幸亏他溜的快。”

        云迟斜睨她,“花颜,你向着谁?”

        花颜没脾气,笑着伸手挽住他的胳膊,软声软语道,“我的好太子殿下,我自然向着您,走吧,我回去帮你批阅奏折。”

        云迟点点头,她的太子妃身体好了,他自然要不遗余力地用起来,至于怎么用,哪里是批阅奏折这么简单?定要为难为难她。

        几日后,夏缘生产,诞下一子,花遇水而生,花灼为其取名花泽。

        花家久没有小孩子出生,一下子乐坏了花家人,尤其是太祖母,抱着曾曾曾孙不撒手,祖父、祖母在一旁瞅着干着急。

        而花灼瞅了两眼儿子后,便俯身抱着夏缘刚生产完虚弱的夏缘,久久没抬头。

        初为人父的人,大抵都是如此。

        云辰看着小小的刚出生的皱皱巴巴的花泽,好奇的乌溜溜的大眼睛露出了嫌弃的神色。

        花颜在一旁瞅着直乐,想着云辰不愧是云迟的儿子,这嫌弃的模样跟他爹当初嫌弃他丑时一般无二。

        半个月后,云迟和花颜离开临安,启程回京。

        离开临安的当日,花颜见了十三姐姐,她带着孩子,笑着握着她的手说,“隐门已解散,我已与你十三姐夫和离,孩子归我。”

        花颜点点头,看着十三姐姐和半大高的孩子,伸手摸摸孩子的头,想着十三姐姐是唯一一个不幸福的花家人了。她低声一叹,“各为其主,十三姐夫也不算做错,太子殿下和哥哥既然不曾追究,十三姐姐多为自己着想吧,不必顾忌别人看法,你还这么年轻。”

        “对啊,你也说了,我还这么年轻,岂能在他一棵树上吊死?”十三姐姐笑容轻松,“好妹妹,不必担心我,以后再遇到投缘的,我就嫁了,天下年轻才俊不是多的是吗?”

        花颜失笑,握了握她的手,“那握帮十三姐姐看着点儿,有好的青年才俊,先紧着自家姐妹。”

        “嗯。”十三姐姐笑着答应。

        花家人从来就心怀大度,无论男子还是女子,十三姐姐看的开,是真的看的开。花颜瞧着她脸上的笑,不再担心。

        两个人的夫妻缘,有长有短,长则一生,短则几年,有的人修够了,有的人没修够,都要看缘分。

        又半个月后,回到京城,皇帝亲迎到城门外,看着齐全的云迟、花颜、云辰一家三口,喜色溢于言表。

        天下安定,皇帝也了了一桩忧心事儿,整个人看起来神清气爽,似乎孱弱的身子骨都康健了。

        三日后,宫中大摆筵席,五品以上的文武百官携家眷参加。

        皇帝于宫宴上宣布,十日后退位,由太子云迟接任帝位,文武百官举杯相贺。

        宫宴上,陆之凌看着七公主,琢磨了再琢磨,满堂女儿家看来看去,似乎还就那个安静的小丫头看的最顺眼,于是,他离席而起,跪在大殿上,请求皇帝赐婚。

        他此举一出,不止皇帝愣了,文武百官也愣了,七公主更是愣住了。

        皇帝看着陆之凌,又看向发愣的七公主,最终,询问地看向云迟。

        陆之凌与七公主,这是多少年的孽缘了!

        七公主是云迟最疼爱的一个妹妹,皇室一众公主,唯她的性子最讨喜,别人都怕云迟,她不太怕,三天两头往东宫跑,那些年,求着云迟帮他追陆之凌。

        云迟撂下茶盏,温声道,“七妹自己决定吧。”

        七公主张了张嘴,很想有骨气地对陆之凌说你早干嘛去了?如今看着他跪在大殿上,年轻俊逸的脸上一脸的认真,一双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等着她的答复,七公主比陆之凌自己更了解陆之凌,她想着她若是摇头,他一准洒脱地一笑,随手指一个女子,再让父皇赐婚,陆之凌就是这么混蛋。

        七公主咬了咬牙,对陆之凌说,“你别今日赐婚,明日又后悔?”

        陆之凌笑着摇头,“不会!”

        七公主不再说话。

        皇帝很是满意陆之凌,如今见陆之凌没以前混了,想要成家了,自然成全。笑着赐了婚。

        宫宴两件大喜事儿,文武百官推杯换盏,恭贺着喝了个尽兴。

        安阳王妃伸手捅捅安书离,“你呢?”

        安书离头疼地说,“娘,您急什么?陆之凌能抓一个现成的,儿子去哪里抓?”

        安阳王妃没了话,等吧,她希望她白了头时,能等到儿子给她找个儿媳妇儿。

        十日后,云迟登基,登基当日,立花颜为后,封云辰为太子,大赦天下。

        自这一日起,南楚揭开了崭新的篇章,拉开了盛世帷幕。

        【全文完】

        ------题外话------

        这是八更,到这一章,《花颜策》就完结了。

        千言万语,万千舍不得,还是要打上完结二字。

        云迟花颜再见,亲爱的花颜粉们,下本新书再见。

        我用键盘种了一片情花,你踏月而来,我们共赏。新文8月31日,不见不散~

        暑假快乐~

        爱你们,群么么~

        新浪微博:西子情-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