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捕鱼注册-> 《北唐风云》-> 第324章 惊天(12)
第324章 惊天(12) 作者:浮华缥缈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14
  •     他有仇恨管清和的理由,但是管清和有杀光他全家的理由。

        所以现在他要杀了管阔复仇,管阔也要杀了他,斩草除根。

        两个站在时代当口的年轻人处在了对立面上。

        秦杀抬起,锋芒毕露,湛湛之光耀眼,管阔全身的衣袖都在飘舞,气息伸张。

        霹雳一次又一次地闪烁,天地之间越来越暗,却因为闪电的作用瞬间亮到极致。

        青年的整个人都处在阴影之间,随着天色的阴沉,他全身都涌现出一种难以言喻的黑暗来。

        他们两个人所浩荡出来的气势都很慑人,周围战斗的人不敢随意接近,一片场域似乎都化为了禁区。

        北唐铁骑和那名青年并不熟络,甚至还隐隐畏惧,如果是李择南本人的话,可能即使是战斗的两个人再怎么危险,也有人会舍命前去相救,然而面对那名诡异的青年,却几乎所有人都放弃了这一想法。

        “你堕入魔道,我便送你去见魔鬼,省得再出来害人。”管阔将秦杀劈向一侧,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

        “道貌岸然,在这个世界上,所谓的‘正义’与‘邪恶’的区分是如此可笑。不过我唯一知道的是:管清和那个老畜生已经死了,只要再把你杀了,你们管家断子绝孙。”

        管阔的眼中闪烁起杀意来:“你又何尝不是如此?”

        高空处,一滴水终于禁不住大地怀抱的诱惑,坠落下来,在秦杀的刀身上溅散四方。

        下雨了,秋雨凉,只是这秋日里面的雷雨,比较少见,却是增添了几分诡异。

        周围所有地方都在爆发大战,铁山无在镇定地指挥军队进行反扑,鉴于之前无数场战斗铁山无能力的表现,所有人都放弃了顾虑,表示了服从,效果可观。

        而远处,金安和李择南正在生死大战,危机重重。

        更远的地方,因为天色还有雨帘的缘故,林雕与江吞水到底孰强孰弱已经

        阴风惨惨,伴随着湿润的虚空,青年率先发动了动作。

        灭族之仇,不共戴天,他们家族苦心钻研了几十年的魔道锻体之术也毁于一旦,所有的心血,所有的仇恨,全部都化为了今天这关键一战。

        他掠过半空,张开双臂,像是一只大鸟,而阴暗的气息,朝着管阔笼罩过去。

        管阔体外的气息变得更加狂暴,荡开雨帘,而体内,气息在全身各处迅速流转,将状态抬高到了最最巅峰。

        青年的匕首挟着冷风自空中下刺。

        管阔抬手一刀,朝天空斜斜地向上,似乎是要遥指苍穹。

        刀身微微一沉,匕首在刀身上一点而过,闪出的火花却是幽绿色的。

        管阔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只是对于刚才那绚丽的一刹那,感觉很不舒服。

        那一名人不人鬼不鬼的青年如同一只在观察猎物寻找最好进攻机会的凶禽,围绕着他疯狂打转。

        管阔立在了无迹背上,暴吼一声:“滚开!”

        他一刀斩开,仿佛要开天辟地,周围的一大片范围都被刀势所笼罩,无数雨珠被斩碎,随后蒸发在空气之中,袅袅兮如烟。

        “叮!”

        青年在半空中双手抱臂,摆出一副防卫的模样,同时匕首与刀锋猛然一撞,他的身体向后弹开。

        管阔的刀势很盛,这个家伙正处在最最可怕的状态之下,他无法轻易接近。

        青年自然不会愿意就这么轻易放弃,他不断在管阔的周围徘徊,寻找机会靠近,但是管阔却不轻易出刀,每次出刀便精准无误,将青年震开。

        看起来战斗并不激烈,但是却是危机重重。

        在先前,青年轻易地突破了古霜月及其副将的防御,近身并且将他们全部杀害,相比之下,管阔的出刀却像是胜似闲庭信步了,这令人震惊异常。

        铁山无部署军队和北唐战平。

        现在很明显,最最关键的便是管阔能不能够杀死青年,瓦解北唐人的信心。

        但是战斗已经僵持,青年难以接近管阔的身,管阔也无法轻易杀伤对方。

        突然,青年彻底远离,停在了半空中。

        这一景象让管阔都惊讶无比。

        他知道凭借一些秘法可以在空中飞舞,但是终究还是要借势借力,需要着力点让身体往上飘,而似青年这般静止不动,实在是太过骇人听闻了,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就在他脑中闪过这些想法的时候,青年的整个人都变成了黑色。

        并且,那种黑色透过雨帘,往四面八方蔓延。

        那是一种非常奇特的场景以及感受,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安静了下来,永恒的黑暗吞噬了一切,雨滴的下落也已经停止,悬在了半空中。

        管阔的心中蓦地升腾起一丝恐惧来,那种恐惧是源于人性的最最本源,无法抗拒、不容抗拒。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看见了一片黑色场域,而管阔和青年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所有人都懵了,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恐惧源于未知,但是还有一种恐惧,隐藏在人性深处,只是一种最最根源的情绪。

        青年所带来的那一片黑暗,便给予了管阔如此的情绪。

        自然而然的恐惧。

        他迷失在那里面,不能够逃脱出来,也失去了所有的方向。

        终于,有声音打破了那种仿佛来自亘古的沉寂。

        那是青年的声音。

        原本仿佛毫无生机的死物一般的声音,却终于带上了几分情绪来。

        声音从四面八方而来,又往四面八方而去。

        “是不是很绝望,很黑暗?”青年的声音带上了一丝得意、一丝悲愤。

        “在长孙家覆灭之后,我非常痛苦,我每一天都在承受着这样的绝望与黑暗,看不到任何的未来。”

        “我无时不刻不在想象,想象我让管清和承受着这样的绝望,他这个老畜生会如何欢乐?”

        “哈哈哈!”

        他的大笑声如此刺激人的耳膜、如此尖锐难听。

        但是却戛然而止。

        他停止了笑声,问道:“怎么样,管阔,被满门抄斩之后的感觉,爽不爽?”

        一片沉默。。

        ……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