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5章 跟着苏澜玩套路 作者:安若夏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8-13
  •     白夜白把玩着手里的高脚杯,精致的唇角挂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他半眯着眼,笑

        就这么目不转睛的看着苏澜,好半晌后,才笑着开口同苏澜说:“何来误会?你不是在举报我父亲的当天晚上就给我发了邮件,嚣张得意的告诉我,这事就是你做的,还叫我冤有头债有主,有本事就直接来找你算账,不要去找别人的麻烦吗?”

        “我去。”

        如同听了个灵异故事,苏澜将白眼翻出天际,身子又朝前倾了几分,锐利的视线直接悬在白夜白的脸上开涮。

        “我说,你是不是傻?”

        “我苏澜这人做事虽然一向光明磊落且嚣张,但这种主动送信上门并求着别人来杀我的蠢事,也还不至于吧?”

        白夜白挑眉问道:“向帝京投递揭秘信,举报被人,把人从高位上拉下马的事,你苏澜又不是没做过,凭什么让我相信你?”

        苏澜语调冷沉说:“是我做的,我不会否认,不是我做的,也休想我会认,我苏澜还没蠢到要给别人背黑锅的地步。”

        “呵……”白夜白笑了声,“你的确不蠢,蠢的是我们白家,居然会相信厉老先生的鬼话,以为有了他的承诺,你们厉家就不会对我们白家痛下杀手。”

        “哦,对了,瞧我这记性,你是苏,不姓厉,这件事由你来做,也算不得厉家言而不行。”

        “……”

        “其实苏澜,我觉得你可以做的更加高明一些的,只要你稍微低调一点点,不发那封邮件给我,我或许不会那么快就怀疑到你头上。

        毕竟你这段时间都在筹备婚礼,婚礼刚一结束就要出来度蜜月,忙着和厉珒过二人世界,每天都很忙,应当没那么闲功夫搞我们白家才是。”

        苏澜牵唇一笑,手落在座椅上,往前一拽,人便坐了下来,隔着餐桌同白夜白气场不相上下地说:“你没有说错。

        我这段时间的确忙的无暇分身,是真的没时间也没心思搞你们白家,常人道,不看僧面看佛面,我就算不看爷爷的面子,看在我一笙姐夫的面上,我也不会贸然动他爹。

        夜白兄,你这次真的怪错人了。”

        怪错人了吗?

        白夜白抿唇一笑,晃了晃杯中的红的似血的酒,问苏澜:“有证据吗?如果你有证据证明这件事是别人做的,不是你,我就相信你。”

        苏澜拿起刀叉切牛排:“这件事我已经在命人查了,相信过不了多久,证据就会摆在夜白兄的桌上,在这之前。

        我希望夜白兄暂时和我休战,不要再派人沿途追杀我,如果我拿不出证据,等待那时,你再派人暗杀我也不迟。

        毕竟我姐夫是你同父异母的亲兄弟,我们最好还是不要伤的和气,省的我在你属下的手中受了伤,我那亲姐夫会和你不死不休。”

        苏澜牛排切下,还没放进嘴里,便见白夜白一脑门雾水似的拧起了眉:“我派人暗杀你?何时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苏澜慢悠悠的咀嚼牛排肉,带着审视目光落在白夜白脸上,始终不曾挪开,直到牛排吞咽下去后,优雅的擦了擦嘴才开口道。

        “白兄,我不晓得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晓得,真相无非两种,一,暗杀我的人是你派来的,你怕落下把柄,死不承认。

        二,你的确不知情,那些人也不是你们白家派来的,而是有些人想借助你们白家的手除掉我这个眼中钉肉中刺。”

        苏澜说这话时,她的眼睛,连余光都没有往柯安杰的方位飘过一下,柯安杰却因为她这话,吓得当即就惨白了脸。

        “有人利用我们白家?”白夜白眉头紧皱了起来,然后又舒展开,笑道,“谁敢这么做?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前副总统梁力夫退任多年,即便儿子女婿女儿相继入了监狱,他的势力依旧没有被彻底击垮。

        何况我父亲如今只是接受调查的阶段,我们白家没有完,各界势力均还在,除了你,谁敢招惹我们白家,活得不耐烦了?”

        说这话时,白夜白眼睛里噙着笑却让人瘆得慌,尤其是柯安杰,当即就怂了,立马招呼柯安晏强行进入他苏澜白夜白二人的聊天群。

        “安晏,还傻站着做什么?来来来,赶紧坐下陪白先生喝一杯,今天这饭局,是二哥我特地为了你精心准备的。

        老是让苏小姐和白先生争论不休,我们一句话都不说,这太不像样子了。”

        柯安晏知道柯安杰此举是为了岔开话题,好让苏澜和白夜白结束‘到底是谁举报了白良平’以及到底是‘谁’派人追杀苏澜的讨论。

        他偏不让柯安杰如愿以偿,顿时一加入聊天群,便亲自给白夜白倒了一杯酒,并替苏澜说话道:“白先生,请你相信澜姐。

        也请你再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一定会找到证据,证明白老先生被人举报一事和我们家澜姐无关。”

        “一点时间?”

        白夜白身子后仰,双手环胸,没有端起柯安晏为他倒的那杯酒,他开始和苏澜柯安晏谈条件,问道:“一点时间是多久?

        你们总得给我个期限吧?

        总不能你们说不是你们做的,我就相信你们,然后放任你们去找证据吧?如果你们要花一辈子的时间去找证据,那我这个仇,还报不报了?”

        “这个……?”

        期限的事情,柯安晏做不了主,他侧头用眼神请示苏澜,苏澜却当着大伙的面,直接问他:“小柯,这件事,你有几分把握?最短,需要多久?”

        “一个礼拜。”柯安晏说,“已经有些眉目,所以最多一个礼拜,我们就能把那个以你的名义给白先生发邮件的人逮出来。”

        “那就……三天。”

        “什么?!”

        “什么?!”

        “什么?!”

        众人听了苏澜的话,均不淡定的尖叫了起来。

        “三……三天?!”

        第一个崩溃的人是柯安晏,“澜姐,你没开玩笑吧?我说的是抓到那人最短时间需要用一个礼拜,不是最久需要一个礼拜!!!”

        苏澜不理柯安晏,直视着白夜白的双目问:“白兄,你觉得怎样,三天,可以吗?”

        白夜白点了点头:“很好,从理论上说,这是一件根本就不可能完成的事,除非出现奇迹,刚好我这个人,又喜欢能够创造奇迹的人。”

        “多谢。”

        苏澜举起酒杯,白夜白这才将酒杯举起同她碰了一下。

        柯安晏:“……”

        柯安杰:“……”

        董文化:“……”

        “澜姐,我的姑奶奶,你是疯了吗?这种大话,连我都不敢说,你怎么就敢……?!”柯安晏急的在苏澜耳畔碎碎念。

        苏澜看着在她对面坐立难安的柯安杰,同柯安晏说,“不怎么做,对方怎么慌?只有让那些人知道我手里已经掌握了实质性的证据,他们才会来找我们毁灭证据,从而露出马脚。”

        “!!!”

        柯安晏这才明白苏澜的用意,随即他下意识的看向了柯安杰,柯安杰频频擦汗,被苏澜白夜白这两个心狠手辣的人吓得够呛。

        小柯露出愉悦的笑,二哥啊二哥,没想到你也有今天,随即又在柯安杰等人看不到的角度,竖起大拇指给苏澜点了个赞。

        澜姐,还是你厉害,这还是我第一次见我二哥这么慌。

        苏澜回小柯一抹笑,小意思拉,你澜姐厉害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在厉珒身边待了这么久,苏澜渐渐的,也变成了一个会玩弄战术套路别人的人。

        这不,原本是柯安杰为苏澜还有柯安杰精心准备的鸿门宴,结果整场饭吃下来,最胆战心惊的人就是他。

        “二哥,接下来什么安排?”

        酒足饭饱,柯安晏摸着肚子笑问他。

        “赌场。”

        柯安杰仿佛等这个环节等了很久了,脱口便说:“在咱们D城,最具有代表性的娱乐场所,便是皇家赌场,不比拉斯维加斯的赌场差,皇家在国际上都很有名的,从外地来D城的人,如果不去皇家赌场玩一场,一定会遗憾终生的。”

        “这么好玩?”

        “真的,特别好玩。”柯安杰拼命点头。

        苏澜笑了笑:“可是,我不怎么会玩牌欸,凡是和赌这个字沾边的,我运气都很差,好像我毕生的好运气都用在嫁给厉珒的这件事上了。”

        白夜白听得翻白眼:“苏澜,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时候秀恩爱,很惹人嫌,尤其是我,当初好歹追过你,你不接受我的追求,嫁给了厉珒,我已经很伤心了。

        如今你又在我的伤口上撒盐,就不怕会激怒我,然后拿你身边这位小朋友撒气吗?”

        柯安晏立即做出吓的要死的表情,躲到苏澜身后。

        苏澜甚是无奈,对白夜白点了点头:“行,就按照你说的办,不秀恩爱,陪你们去皇家赌场转一圈,但丑话我可说在前头。

        我赌技不好,到了那里,你们不可以联起手来坑我,在赌博这件事上,我是个输不起的人,输多了,我会发脾气的。”

        “放心吧苏小姐,我们谁跟谁啊,别的不说,就看在你这些年对柯安晏照顾有加的份上,我柯安杰也不会出老千坑你呀。”

        白夜白笑看着苏澜,他早已看穿了一切,顺着柯安杰的话接了句:“白某别无他求,只求苏小姐一会儿到了赌场,对白某高抬贵手,不要把这些年攒的气,全都撒在我身上即可。”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