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捕鱼注册-> 《齐欢》-> 第三百七十五章 我来陪你
第三百七十五章 我来陪你 作者:云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12
  •     沉入江水之中的崔颢,就在靠近河岸的几块石头下,隐约

        那是一个女子,长发飞舞,崔颢心中一阵激荡,伸出手撩开那女子的头发,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孔立即映入眼帘。

        崔颢看到这里身形不稳几乎就要沉在江中,他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伸手想要去拉那女子的尸身。

        女子的腿被压在大石下,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扯拽不出。

        崔颢脑海中浮现出闫四小姐的模样。

        她冲着他微笑,伸出手来抱住他,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被轻贱至此,还能有人如此欢喜他,她好像知道他想要些什么,每次都会这样义无反顾地给他温暖。

        可如果她就这样死了,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身,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会去做什么事。

        崔颢用足了力气去搬那石头,却不知为何,平日里应该轻易就能将石块挪开,可现在那石头在他手臂之下却纹丝不动。

        在江中飘荡的衣裙拂在他脸上,仿佛闫四小姐就在他身边。

        那就是她吧。

        那身形和闫四小姐十分的相似,崔颢紧盯着那张脸仔细地看着,依稀从模糊不清的面容中,分辨出他熟悉的眉眼,他身上所有的血液一瞬间被抽离了,他也和闫四小姐的尸身一样变得冰冷。

        她从闫家逃出来遭遇到了不测,被打死扔进了江水之中,尸体卡在石缝中,也许那时候她还活着,可她无法从这里挣脱出去。

        她该多害怕啊。

        他无论如何也要将她从这里带出去,崔颢再一次用力搬那石头,石头仿佛移动了一些,他立即伸出手去拉那尸身的手臂。

        尸身被拉出一点点,却还是没有完全从石缝中挣脱。

        崔颢握着那苍白的手臂,清楚地在上面看到了伤痕,一道道的伤仿佛打在了他心尖上,彻底击垮了他最后的希望。

        在徐家见到她时,他就已经发现她手臂上的伤痕,心中明白定然是闫家人动手打了她,就是那一刻他下定决心要带着她离开闫家。

        她听到他说的话之后,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也许就是在那时候她下定决心先离开闫家,这样才能不连累他。

        是他害死了她。

        而如今,他连她的尸体都无法从江中带出去,既然这样,他就留下来陪着她吧。

        想到这里,崔颢抱住了那尸身,然后打开了自己的口鼻,将冰冷的江水冲进了他的身体,被淹死的感觉很难受,可这痛苦却让他感觉到了轻松,仿佛心中的伤口被抚平了一些。

        我来陪你了,别害怕。

        崔颢闭上了眼睛。

        ……

        江上响起了万荣的喊叫:“哥啊,快来救大哥。”

        万荣、万盛兄弟两个再一次沉入江中,两个人上前拉扯崔颢,谁知崔颢的手臂却如何也不肯松开,正当他们心中万分焦急时,看到一个人影游过来,去搬旁边那块石头。

        万家兄弟明白过来,立即过去帮忙,终于让那女尸从石头中挣脱,三个人又一起将崔颢和那具女尸推出了水面。

        万家兄弟不停地呼喊着崔颢,崔颢眼睛紧闭,面容苍白,此时此刻看起来已经没有了生机。

        万盛不停地摇晃着崔颢,万荣跪在地上流泪,不知该如何是好。

        “还愣着做什么,快帮我救人。”

        一个声音在耳边炸开,万荣这才回过神。

        雷叔扳开了崔颢的口鼻,伸手去按压崔颢的腹部,可崔颢与那女尸缠在一起,他一时不好下手,见万家兄弟方寸大乱,才急着开口喊叫。

        崔颢模模糊糊中听到耳边有人说话,感觉到胸口似要炸开般,“噗”地一口水从他口鼻中喷出,然后眼前的情景渐渐清晰起来。

        他眼前有几张脸孔,万家兄弟和一个看着面熟却又陌生的中年人。

        崔颢来不及去仔细思量,他立即去看怀中的闫四小姐,却发现怀中空空如也,他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四处查看,终于在不远处的地上,找到了那具尸身。

        那尸身旁站着几个人,其中一个崔颢认识,是徐大小姐。

        崔颢用尽全力站起身来扑了过去,方才他已经确定了那是闫四小姐,现在他要再去看个清楚。

        身边有人劝阻,有人拉扯,崔颢却顾不得那些,睁着双血红的眼睛,如一头疯了的野兽般,扑到尸身旁边,将那尸身又抱了起来。

        见到崔颢这般模样,常娘子叹口气道,“逝者已矣,找到她的死因,抓住害她的凶徒至关重要,你这样随便触碰尸身,会破坏凶徒留下的证据。”

        崔颢却仿佛什么也听不见,只是看着怀中那血肉模糊的脸孔,伸出手想要去触碰尸身脸上的伤痕。

        “住手,”常娘子厉声道,“你这样做是在害她。”

        害她?崔颢茫然地抬起头,对上了常娘子那双平静中带着几分怒气的眼睛。

        “你们要做什么?”

        崔颢的目光落在地上,那里有个打开的青布包袱,包袱中放置着大大小小的刀子、竹签、瓶罐。

        常娘子道:“先进行简单的查验,等到衙门仵作来了之后,再仔细验尸。”

        崔颢自然知道验尸是怎么回事,他们会将她的衣衫和皮肉都翻看一遍,有时候还要用刀子切割,想到这里他热血冲头,上前就要抢夺尸身,任谁都别想再伤害她。

        “也许这个人并不是闫四小姐呢?”

        一个声音传来,仿佛扯动了崔颢的心弦,崔颢看着徐大小姐蹲下身,指着那尸身的手:“你看她右手手指上有老茧,手掌其他地方却十分光洁,这是为什么?按我的经验来说,女子手中这样的茧子是常年调琴才会留下的,她的左手上定能找到长年按压琴弦的痕迹,闫四小姐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练琴、调琴……”

        听到这话,崔颢睁大了眼睛,立即去查看,他记得闫四小姐的手,指尖没有这些茧子。

        “还有许多差别,经过查验才能找出来,”徐清欢道,“你将尸身交给常娘子,让她尽快查验,才能更早地确定这女子的身份。”

        崔颢慢慢地松开了手,虽然他已经知晓这句尸身八成不是闫四小姐,可他还是小心翼翼地将尸身摆在地上,轻手轻脚的模样,就像是怕将熟睡的人惊醒。

        放好了那尸身,崔颢又向江上看去,也许闫四小姐还在江水之中。

        眼见崔颢死死地盯着江面,徐清欢道:“有人故意毁去这具尸身的面容,就是要混淆视听,让我们将她当做闫四小姐。”

        崔颢嗓子一哑,看向徐清欢:“徐大小姐,你是说……她还活着?”他屏住了呼吸等待着徐大小姐的回答。

        徐清欢道:“不如我们去找找她,许多事眼见为实。”

        崔颢整个人仿佛活了过来:“去哪里?我……我跟着徐大小姐一起前往。”

        崔颢话音刚落,就看到眼前人影一晃,雷叔快步向不远处走去,伸手从一块石头后拽出了个仆妇。

        那仆妇满脸惊慌的神情:“你做什么?我只是看到这里死了人,来瞧热闹。”

        雷叔将仆妇拉扯到徐清欢面前。

        “你不是看热闹的,”徐清欢道,“你是闫家人……”

        仆妇不禁攥紧帕子,脸上满是慌张的神情,见已经隐瞒不住,立即看向崔颢:“我……我家大太太……让我来寻崔爷,她有要紧的事要与崔爷说。”

        说完她伸出头向那尸身看去。

        “那应该不是我们家四小姐,”说完这话,仆妇一脸惊恐,“你们不要说出去,否则我家大太太定然会被打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