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豪门总裁-> 《侯府娇宠》-> 第741章 就你最厉害
第741章 就你最厉害 作者:朵彦彦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12
  •     既然得了舒儿认可,作为她的夫君,自然要关心自家人。

        张迁哪里想到这么多,越问越详细,定北侯怎了,揪着他不放了!

        可能真被知道,夫纲是他写了给嫣然,让她交给秦大小姐。

        然而,他还在想措辞,就听

        “他是张府的小公子,没兄弟,全是姐姐,家业大,到时间张员外肯定逮他回去,他不会在京城久留。”

        秦嫣然替他回了,说的头头是道,十分在理。

        即便定北侯在,张迁也忍不住驳斥,“我自己的路,何时需别人管?”

        话落,他

        “不必多礼,在京城置办宅子,有个去处,也好。”

        说着,他看向秦嫣然,“岳麓书院,只有你一名女学生,到底不方便。”

        话里话外,都在帮张迁,明眼人都瞧的出来。

        秦云舒眸眼弯弯,旁侧挪了几步,迅速拽了把萧瑾言。

        “是吧,侯爷您也这么认为。”

        张迁腰杆子直了,定北侯帮他说话了!凭这点,都能炫耀好一阵子!

        秦嫣然不敢反驳,瞥了他一眼,立刻转移视线。

        “行了,他也是为你好,改天,我去瞧瞧宅子如何?”

        秦云舒笑道,她不知宅院就是从自个儿夫君那买的。

        而此刻,萧瑾言不动声色的看了她一眼,也不戳穿,附和道,“也好。”

        两人随意的决定,却令张迁头皮麻了,侯夫人要来,依定北侯的性子,只要有空,势必跟随!

        三进三出,对他来说,不错了,但和侯府比,压根不值一提。

        小庙罢了,何时能容得了大佛?

        “恰巧相遇,也是有缘,不若随我们去侯府用膳?”

        说着,秦云舒扬手挽住秦嫣然,“上次她们逛街,你没去,损失不少。”

        “舒姐姐,我……”

        “张公子一同前往。”

        沉稳有力的男子声立刻打断,紧接着,秦云舒的手被拽住,萧瑾言微微用力,就将她扯了过来。

        不一会,他挽住她直往马车走。

        只有一辆马车,一同前往,便是四人一辆马车,包括张迁。

        秦嫣然本想拒绝,已经被张迁拉着一整天,她想回去利用晚上研究史书。

        谁曾想,定北侯直接下了命令,她怎敢拒绝?

        比起秦嫣然,张迁的心境如同海浪,翻起浪涌。

        定北侯邀请他进侯府用膳,刚才他还夸马车特别精致,没想到这么快,他就能坐了。

        关键不在此,而是,和定北侯一辆马车,这威压,吃得消吗?

        肯定知道那事,针对他了!

        他完全是帮嫣然!

        “愣着作甚,还不跟上?”

        秦嫣然睨了他一眼,等张迁回神时,她已经走远。

        马车内

        看热闹不嫌事大,秦云舒的眸子滴溜溜转着,驶过一条街,张迁的头仍低着,仿佛做了天大的错事。

        当然,他没有错,只因对面坐了萧瑾言,浑身泛着肃穆,气韵非同一般,不敢随意攀谈。

        “张公子。”

        寂静的车厢突然响起一声,吓的张迁身子一抖,片刻后才回神。

        “侯夫人,您有何吩咐?”

        “你并非奴仆,不必紧张。何况,府中奴仆也没你这么紧张。”

        侯府仆人很少,大部分原因萧瑾言的家人不喜欢,他们在村里生活惯了,自个儿做事,没有吩咐旁人做的习惯。

        士兵倒是多,定北侯府不仅是侯府,更是将军府。

        张迁连连应是,但一不小心瞥到萧瑾言时,他还是毫无防备的紧张了。

        渐渐的,侯府到了。

        萧瑾言利索下车,在张迁眼里,一跃而下潇洒至极。

        他也想这么潇洒,可最终,他还是拽住车沿缓缓而下。

        马车距离地面位置高,这样才不容易刮擦。没有习武的人,直接跳下,会脚崴。

        秦云舒刚掀起帘子,长臂就已伸来,将她一抱而下,粉裙翩飞,双脚稳稳落地。

        张迁看的目瞪口呆,同时暗暗记下,学到一招。

        于是,他立即上前,“嫣然,来。”

        秦云舒莞儿一笑,拽着萧瑾言走入侯府,也不许士兵过去。

        没多久,只听急切的惊呼,随后砰

        秦云舒扭头看去,当即眸色微变。

        挺惨的,想学这一招,没学到,反倒连人都栽了,倒是秦嫣然,拽住车沿没有摔倒。

        “若这么快就被学去,我多年的历练,岂不白来?”

        男人最明白男人,张迁此举,萧瑾言当然知道。

        看似简单,实际讲究的很多,重心必须稳,无论处于哪个状态,飞跨踢腿,重心都在时时变化。

        其次,腱子肉,没有力量支撑,找准重心也无用。

        “就你最厉害。”

        秦云舒低声一句,弯眸瞧了他一眼,而后转身朝秦嫣然走去。

        萧瑾言唇角勾起,他当然厉害。

        “嫣然,没事吧?”

        “没有,他可能有事。”

        话音落下,张迁已经起身,脸上擦破皮了,渗了丝丝血。

        好惨一男的,表现不成。

        “府里有膏药,一擦就好,进去吧。”

        说罢,秦云舒挽住秦嫣然,两人一同进去。

        张迁在门外站了会,脑子里全是定北侯扶夫人下来的画面。

        依葫芦画瓢,他没搞错,怎就突然摔了?

        思来想去,还是力量不够,等回了书院,他要加紧干重活。

        他这膀子,和定北侯没法比,想学人家,还得练练。

        张迁总算摸到一丝半点,小心翼翼进了侯府大门。

        此刻,街道转角处,一名身穿青衣的女子目睹一切,当看到秦云舒主动挽住秦嫣然时,她的手紧紧握住。

        都是姐妹,为何待遇天差地别?

        她今日也遇到舒姐姐,怎对她冷着一张脸,说话也很平淡,针对她?

        倘若私下对谁都这样,她还能心绪平静,如今……

        双眼渐渐眯起,这侯府大门,秦嫣然可以进去,她为何不能?

        不过,突然出现的陌生男子,怎和秦嫣然如此亲近?还扶她下马车。

        到底是谁?在京城四个月,就对上人了?

        这事,舒姐姐更知道。

        哪门子教养?没有成婚,也未定亲,秦嫣然不规矩,齐京长大的大小姐,也不懂?

        非但不阻止,任由眼皮底下,还将两人请进侯府。

        定北侯也是,股肱大臣,出入金銮殿的一品大员,舒姐姐疏忽,他也任她去。

        不知道管管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