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捕鱼注册-> 《我和老公是情敌》-> 第262章 大结局:谁让权赫赢了?
第262章 大结局:谁让权赫赢了? 作者:楚楚兮兮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7-30
  •     片刻的沉默后,权赫才开口冷冷问道:

        “说!那笔钱去哪了?”

        “没错,是我挪用了,怎么着吧?!”我头一偏,激愤的嘴犟道,尽管抑制不住泪流成河。

        “用在哪里了?给我个交代!”权赫咬牙切齿,压抑着愤恨,一字一句阴冷道。

        “老子买期权了!给你权赫买期权!老子没脸没皮的擅作主张了!怎样?你赫皇要是不满意,杀了我啊!”我越说越激愤,满腹委屈。

        从昨天一开始,我的心就是向着他的,可为什么还要被权郁和姜澈利用?

        大不了……大不了一切结束后,我向外公借钱,还给权赫便是。

        米飒只有这条路可走,昨天的一切幻想瞬间成为泡沫……

        本以为权赫会勃然大怒,可谁知,他却很惊诧问道:

        “是不是港股期权?买涨还是买跌?”

        他语气中似乎没有愤怒,这让我惊诧,只得结结巴巴的回答:

        “就……就是港股期权,买……买了跌!”

        “全买了?什么时候?”

        “昨天收盘前,用惋淇的账户,全……全买了!”

        “为什么?你怎么就料定会跌?”权赫走近我,质疑道,目光很犀利,但似乎已没有仇恨。

        “是……是姜澈说会……会跌,我……我想赌一把!”我弱弱说道,声音小得像蚊子,还不敢抬头看他。

        权赫没有怀疑,只是低头沉思。

        片刻后,他抬头欣慰看着我,搂紧我的双肩,激动道:

        “宝贝,你这次做对了!你……你可真是我的福星!”

        我长大嘴巴回不过神……

        完全搞不懂这都是神、马、情、况!

        权赫说着,脸上也羞惭起来,叹口气后轻轻将我搂入怀,温柔道:

        “飒飒,请原谅刚才权赫的多疑和自私……我错怪你了,不该那样去怀疑你和姜澈。你们都没错,你们对权赫好,我到现在才知道。”

        “什……什么?”我抬眼看着他,仍旧很懵逼。

        “今天恒生指数一定会跌!我其实昨天就有预感,但不敢确定,毕竟不经常在股市上混。可如果姜澈也有同样的感觉,就一定没错!说不定……”

        权赫说着放开我,转身用目光扫了在场所有工作人员一圈,突然大声宣布道,

        “大家听着,今天恒生指数很可能是暴跌收盘,保守估计至少一千点。如果更凶的话,很可能崩盘,那今天就是股灾日!”

        话刚落音,全场一片哗然,吓得目瞪口呆……

        “权总,你不是开玩笑吧?”

        “权总,这种事可不能说笑啊!”

        权赫很严肃的看着大家,厉声道:“你们何时见过我开玩笑?还愣着干嘛?个人手上有货的赶紧出啊!趁现在赶紧挽回损失!”

        顿时众人慌了,纷纷失措,手忙脚乱回到电脑前查看曲线。

        片刻后,就听见各种声音传来……

        “权总,下滑了!”

        “跌了!跌了!”

        “怎么会?一早还是好好的,怎么突然狂跌?”

        “天哪,我好几个股都没出手啊!”

        “我操!又被套牢了?尼玛,这次完蛋了!”

        “别跌了!求你了,我不想跳楼,不想破产!”

        ……

        众工作人员已经无心工作了,纷纷开始迫不及待沽货,尽量挽回一些损失。

        可权赫却在众人的慌乱中,情难自禁抱起我拥吻。

        “老婆,刚才委屈你了,原谅小赫好吗?”片刻的拥吻后,权赫深情款款看着我,温柔说道。

        “其实我……我也不懂,而且前几天权郁去找姜澈,的确给我打了电话,是……是我介绍他俩一起谈的。”

        “你没错,飒飒你就是太善良了,才对权郁没防备。但好在,姜澈不糊涂,也不是那种是非不分的人。这次他接手潘氏,我突然还有点高兴了。”权赫笑笑道。

        “这话怎讲?他不是帮着权郁在……在打你吗?”我依旧没搞懂。

        “他指导权郁抢夺权氏,不是帮他,也不是要害我。否则他也不会让你去买港股期权,还一定要你买跌!”权赫解释道。

        “我还是不懂,就算今天恒生大跌收盘,那仅仅只是让你在期权上赚了一笔,公司不还是丢了吗?”我问道。

        “丢就丢了!如果今天是股灾日,明天还会继续跌,丢了公司就是发财,明白吗?所以,这次要感谢我的好老婆了!”权赫宠溺的神秘一笑,说道,“若不是你刚才那个乌龙,权赫的八十万股怎么会一下子到了权郁手里?本来我只是有预感今天可能大盘暴跌,因为太多股票被炒得不正常了!”

        说着,权赫将我拉到电脑旁,指着一个个其他股票继续说道,

        “你看这几只股,实际价格只有八毛钱,可昨天被炒到六块七块,今天一早更有十几块的,这就是泡沫!只要背后炒高股价的大庄家大量沽货全面撤走,股价立马暴跌,必将祸及大盘。如果我算不错,这次股灾应该是人为的,几个大户约定好同一时间撤走,所以大盘直线下降。呵呵,没准这几个大户中,就有姜澈!”

        “可他手里的潘氏没撤啊,这货还捏着呢!”

        “这就说明他要潘氏,不是为了圈钱,而是真正想做实业,想搞好潘氏。如此甚好啊,可以弥补我权赫的短处。”权赫欣慰道。

        呵,这时才正视自己的不足啊,权赫你是不是虚伪了点?

        但,念在你总算坦白了,老子原谅你啦!

        “可若真发生股灾,你们手中的股票不也贬值了吗?”我问道。

        “潘氏的发展现在急需股市上的资金支持吗?不用!潘氏有很好的基石,所以股灾对潘氏影响不大,但对权氏嘛……哼,就不好说了!”

        权赫说到最后一句时,眯起眼睛仇恨起来。

        我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要干什么?

        “幸亏刚才嫌麻烦只打了八十万的数字,所以老子还留了几万股,现在正好派上用场!”权赫说着,信心百倍的坐在电脑前,调整好状态似乎是准备战斗。

        我一脸疑惑,搞不懂他要干嘛。

        “宝贝,去帮老公冲杯咖啡,现在我要全力以赴报仇!”权赫道。

        我狠狠一惊!!

        报仇?对谁报仇?

        似乎只有权郁……

        我忐忑不安的帮他冲了杯咖啡,想着怎么劝说他罢手,恩怨相报何时了?

        但碍于老子是个股市白痴,还没搞懂他要如何报仇,所以一时间不知怎么开口。

        弱弱走到他桌边,将咖啡递给他,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小赫,你要做什么?是不是想把权氏的股票趁低价买回来?”

        “用不着!手里几万股足够了,就用这一点货打压权氏的股价,亏死他权郁!哼,权氏老子不要了,但可以趁机将股价压到一毛钱!有天意助我,正值股灾日,老子就在今天让他权郁破产!!”权赫恶狠狠说道。

        我大惊……

        “不不!你不能这么做!!”我慌乱挡住电脑屏幕,阻止他这种疯狂的报复行为。

        “……”权赫愤恨的盯着我,不语。

        “小赫,不能把人往绝路上逼啊!更何况他……他还是权郁!”

        “你心里还有他,对不对?!”权赫激愤质问。

        “不是!”

        我立马否认,此时也管不了是不是违心,总之不能让权赫这么疯狂。

        “小赫,我希望你冷静下来,想想看,就算没有米飒,就算我保持中立的态度随你们斗,单就你个人来说,你真忍心把权郁逼到绝路吗?”

        “这是他咎由自取!!”

        权赫唰一下愤怒从椅子上站起来,怒吼道,

        “他权郁是怎么对我的?又怎么对你的?我不该报仇吗?!啊?!”

        又一次权赫的暴走震慑全场,众人目瞪口呆,继而是低头躲避不敢出声。

        “都给老子出去!下班!今天放假!”

        权赫对众人怒吼,手一挥清了场。

        ……

        片刻后,办公室只剩我和他两人。

        “权郁害你生不了孩子,又几次三番栽赃陷害我,最后还想夺我的公司?难道我不该反击吗?哼,有仇必报,权赫生来如此!”

        “报仇了,然后呢?”我也激愤起来,“从此你兄弟俩结下解不开的梁子?然后一辈子冤冤相报何时了?”

        “哼,这次只要我狠心,他权郁就永无翻身之日!”

        “好!就算是这样,他绝望了,然后自杀,一死了之?你权赫这辈子能释怀吗?能心安吗?!”我也怒吼道,不自觉眼眶湿润了。

        权赫惊呆,似乎现在才真正意识到后果可能很严重,刚才自己的确是太疯狂、太仇恨的状态了。

        见他情绪似乎有些缓和,我趁机继续劝道:

        “听我一次好吗?都罢手,别斗了!权氏丢就丢了,咱不心疼,咱还有潘氏的一点股份不是?只要人还在,我们……我们还可以再创一个权氏,或者赫氏也行啊!”

        权赫没说话,却是情绪缓和了一些,回避我的目光他低头沉思了好一会,最后抬头看向我,无奈一丝苦笑后说道,

        “别介了,什么权氏、赫氏的?”

        见他似乎是动摇了,我连忙加紧劝道:

        “小赫,我知道权氏是你六年的心血,就像自己养的孩子,可难道孩子认了别人做父母,我们就要杀死他、灭掉他吗?不是这样的逻辑!”

        “我懂你的意思,可……可特么就是不甘心!我的心血凭什么给权郁抢走?今天这仗是我权赫此生最大的败笔!”权赫仍旧愤愤然。

        我知道让他刚才疯狂的原因不是权郁抢走权氏,而是弟弟用如此阴险的毒计,还跟他权赫此生最大的对手姜澈合作,这让他输得不甘心,无疑是刺痛了赫皇心里那颗好胜的皇者之心。

        “可就算你现在要毁了权氏,让权郁一无所有,但有没有想过,那公司他是用别人的身份证办的,没准还会连累萧夏。”我劝道。

        “哼,萧夏和权郁一定有关系,否则不会这样帮他!”权赫眯起眼缝忿忿道。

        “不管他俩有啥关系,跟我们无关对不?虽说这场仗你输了,但不是也没亏钱吗?今天如果恒生指数崩盘,你期权不是就赚翻了?”

        “可这毕竟是姜澈帮忙的,而且……”权赫嘟起嘴吧委屈道,“说得不好听点,在股灾日发财,和发国难财有啥区别?”。

        他这样子又让我觉得好笑,和刚才听说我给他买了港股期权后的兴奋劲,形成鲜明对比……

        呵呵,也许权赫的性格中也有孩子的一面吧,尤其是今天经历了大喜大悲,一时喜怒哀乐形于色难免啊!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