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捕鱼注册-> 《一品酒娘盛世后》-> 第七百零一章 无稽之谈
第七百零一章 无稽之谈 作者:慵十一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16
  •     我们的客户端上线了,请您前往各大商店搜索“快眼

        当秦澜雪又一次突然吐血时,血白和肉骨都发现了不对劲,按理说若是主子伤的重不可能一会儿好一会儿坏的,而且似乎两次突然吐血都是在女主子受伤的情况下。25shu

        难道是因为太过担心女主子,一时急切?

        血白和肉骨虽然觉得自己的猜测有些不可思议,不过想想秦澜雪对季君月那种恨不能合二为一的病态情感,也不是不可能的。

        倒是离得较近的龙宿眉头微凝,若有所思的打量着秦澜雪,最后将视线落在了远处茫茫成灰中一抹紫影上。

        为何季君月受伤秦澜雪也会跟着吐血?这不正常……

        季君月坐起身,擦去嘴角的血渍,服下一枚一品固元丹,剧痛的五脏六腑慢慢被抚平,全身凝固的血液也一点一点被疏通,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但也恢复了一半,不至于影响接下来的战斗。

        雷蛇见季君月似乎吃了什么东西,眼波微动,也顾不得许多,将好不容易得到的九保天丹服了下去,原本重伤的连凝聚玄力都疼得要命的丹田,瞬间被一股沁人心脾的清流抚平,受伤的五脏六腑也慢慢恢复了过来。

        季君月和雷蛇谁都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的预兆,几乎是同时飞身而起朝着对方攻击而去。

        看着新一轮的大战又一次展开,云侨司、殇诱和林裘望三人是满心的畏惧和羡慕。

        雷蛇尊者有能立即恢复的灵丹也就算了,季君月这个小女娃居然也有,而且实力也非常强,实在叫人嫉妒的同时,更加好奇她的来历了。

        同样好奇季君月来历的还有碧颜天和月音回,月音回对着身边的虚傀问道:“看得出她是什么来历吗?”

        月音回虽然去过上古天尽,可是呆的时间并不长,上古天尽可比九幽大陆打太多,四面八荒盘根错节,有着太多的小大陆,因此有他不知道的势力存在也是正常。

        虚傀却摇了摇头:“她的功法太过神诡,上古天尽上并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力量。”

        这女子的实力初步看起来确实是玄力,可是随着她和雷蛇的打斗,时间长了就会发现那根本不是玄力,而是一种和玄力有些相似却不尽相同的神诡力量。

        除此之外,她所展现的一个个玄技也比各大势力收藏的仙级玄技厉害多了,只怕只有传闻中的神级玄力才能与之比拟。

        闻言,月音回和碧颜天越发觉得季君月的来历深不可测,碧颜天还好,本着井水不犯河水的心理,季君月是什么人与他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而月音回却不同,他是个有野心的人,更是个不喜欢意外和突然的人,季君月越是神秘就越让他警惕,更像彻底除掉,因为越是神秘难以掌控就越让人忌惮,他怎么也不容许任何不定因素存在。

        随着季君月和雷蛇难舍难分的打斗,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太阳西下迎来昼夜,阵阵山崩地裂的炸响久久回荡,不见消散。

        好在这方入口距离唯一的城镇有三十多里远,尽管两人的动作太大,引起的震动让附近的小镇也感觉到了,但或许是因为天岭大森林太过出名,加上小镇里的人本就住在离危险最近的地方,早已习惯那方时不时的发出一些诡异的声响,除了一瞬间的担惊受怕外并没有太过慌乱。

        不过因为震动感持续了一天一夜,治理小镇的官员还是有些不放心的派了人前往天岭大森林入口去查探一番。

        只是当一群衙役在两天后赶到的时候,这还没能靠近天岭大森林入口,在距离入口约莫十里的地方就被一堵无形的力量给阻拦的无法前进。

        远远只能看到远方稀疏的林子中沙尘滚滚,漫天卷起,飞沙走石的画面壮观而可怕,眼见那些漫天灰尘冲天而来,一群衙役吓得屁滚尿流的转头就跑了。

        待跑出一段距离后实在累得慌,这才停了下来往后看去,才发现那些灰尘已经停下来了,或许是因为距离远,并没有追到他们所在的位置,一群人这才四肢发软的松了一口气。

        想着反正靠近不了,而且似乎也没什么危险的生物,那些不知为何卷起的风沙和震动也蔓延不到小镇,一群人就放心的返回去了。

        一连三天两夜,天岭大森林入口都处于一种极致震荡之地,就在众人以为这场动荡还会持续的时候,天空一道冷喝。

        “九苍泣血!”

        紫黑森寒的长刺直指上空,由上而下朝着雷蛇竖劈而下时,天空惊雷炸响,乌云滚滚,原本艳阳高照的蓝天突然天昏地暗,雾霭阴霾重云如盖。

        电闪雷鸣间云海翻涌,毁天灭地的天地之力聚集九凰墨渊剑上,伴随着强大可怕的紫色源力横扫开来。

        “黑龙长啸!”

        面对这吞天噬地的力量,雷蛇神色巨变的大吼一声,全身玄力暴涨化为一条狰狞威猛的黑龙长啸九天,朝着季君月吞噬而去。

        是生是死,就看这一击。

        旁观了三天的碧颜天和月音回几人在两人全力一击的刹那神色一肃,还没等两股力量碰撞就飞身而起迅速的向外逃离。

        两人这是毫无保留倾尽全力的一击,这力量可比之前所有的招数还要强大数倍,站在这里已经不安全,只怕这两股力量碰撞开来后,方圆二十里都会被夷为平地。

        秦澜雪带着血白和肉骨迅速的飞离,若是他被这股力量震伤只会让阿君伤上加伤。

        龙宿也快速飞离,两只狮鹫早就腾飞朝天离去。

        就在众人快速逃离后,紫色的源力同样在空中化为紫色长龙,长啸九天,与黑龙在半空碰撞缠斗在一起,随着两股力量的激烈碰撞,以二人为中心的地面寸寸断裂爆炸,四周一切景物皆被震碎,龙吟声声中,这方天地风起云涌黑云滚滚。

        季君月和雷速的脸色也在这份僵持下越来越白,血色退尽间,殷红的血液顺着两人的唇角流淌而出,一滴滴晕染了衣裳。

        下一刻,雷蛇面色骤然青紫,瞳孔猛然放大,血色遍布时,半空黑龙黑紫龙长啸一声直接吞噬而尽,紫龙长身遨游,猛然朝着雷蛇飞去,直接穿过他的身躯消散在了空气中。

        方圆数十里天崩地裂,炸响声声,雷蛇整个人轰然爆裂成了一片血肉四散而下,半空中的季君月也因为能源耗尽再无力气支撑身躯悬空,坠落而下,落在了遍地狼藉之中。

        跌落在地后,季君月有一瞬间只觉身躯似是被撕裂一般,五脏六腑几乎疼得麻木,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可是她还没有忘记,虽然解决了雷蛇,可还有一个神王,而且这个人似乎跟月音回关系匪浅,若是这个时候她倒下,只怕月音回会趁此机会除掉她。

        想到这里,季君月凭着一股强大的意念撑起身躯拿出了两枚固元丹服下,虽说现在这固元丹没办法让她恢复耗尽的源力,却能修复她受损的身躯和内伤,只要表面上让旁人看不出来就好。

        与季君月有着同样想法的还有秦澜雪,他早就考虑到月音回和虚傀等人,所以飞离的时候是与月音回几人相反的方向。

        如今隔了数十里,他们根本看不到他吐血倒下的身影,这样也就不会引起怀疑,而他相信季君月必定会想办法让他们看不出什么。

        “主子!”

        血白和肉骨连忙扶住倒下的秦澜雪,看着他煞白的脸色心中一片惊慌,这到底怎么回事?!

        肉骨是会一些医术的,连忙搭上秦澜雪的脉搏,发现他内息紊乱五脏六腑受损,明显就是重伤。

        “主子,你还有没有固元丹,快服下一枚。”肉骨连忙道。

        秦澜雪感受到剧痛的内腑似被注入了一股沁人心脾的清凉,慢慢的抚平疼痛,半响才道:“不用。”

        应该是阿君服用了固元丹,他与阿君虽是两个人,却也可以说同位一体,本来他就是因为阿君受伤才受伤,只要阿君那边吃了固元丹恢复身躯,他也会慢慢好起来,没必要浪费丹药。

        龙宿站在不远处看着秦澜雪奄奄一息的模样,眼底几不可见的掠过一抹担忧,看向远处哪怕看不到那道紫影,只能看到满天的退散的黑云和尘土,心中的怀疑越发加重了几分。

        若说之前是意外,那么现在他们是一同逃离战斗圈的,他和那两个影卫都没事,没理由秦澜雪会有事,可他偏偏就吐了血,而且似乎受伤极重,这完全没有道理,除非是因为季君月。

        可为何秦澜雪会因为季君月受伤?

        他可不相信什么情到深处对方受一点伤都能疼得要死要活的,就算真的心疼那也是心疼,而不是身体受到重创……

        等等!

        龙宿瞳孔微缩,猛然看向了秦澜雪,眼底有着点点惊疑不定和不可思议,难道秦澜雪和季君月竟然是生命同体?!

        这怎么可能!

        他长这么大以来只听说过传言有圣兽和人类同命相连的,可秦澜雪确实真真实实的人类,而且还是这片大陆土生土长的人,季君月就更不可能是神兽了……

        一时之间,龙宿也不敢确定这到底怎么回事,可是心中的怀疑就好似发了芽生了根一般去除不掉。

        秦澜雪感觉到一道视线停留在自己身上久久没有移开,澄澈的眸子抬起,看向不远处的龙宿,那双冷傲沉冷的眼眸中闪烁的惊疑不定让秦澜雪微微眯起了眼睛。

        唔……这东西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要不要灭口?

        龙宿只觉一股阴凉之气笼罩而来,突然之间遍体生寒,那双望着自己的眼眸虽然很美很澄澈,可他就是有一种被恶鬼魔魅盯上的悚然感,而且他清楚的那道那片澄澈的明湖中根本没有他的倒映,简直诡异的让人毛骨悚然。

        下意识的,龙宿移开了视线,只觉与秦澜雪对视不仅需要勇气,还需要不怕死的心态。

        因为那双眼睛不仅诡异,还很可怕,就算看过之后没有被那种诡异吓死,也会被那极致的澄澈引诱出心中潜藏最深处不自知的罪恶,从此万劫不复。

        待黑云散去蓝天白云阳光笼罩,浓厚的漫天尘沙变得稀薄,月音回等人才朝着季君月所在的地方而去。

        秦澜雪也在感觉到内伤修复了些许之后站起身赶了过去,龙宿几人尾随而后。

        季君月感觉到空气中的波动后睁开了眼睛,看向已经站在十多米之处的碧颜天一行人,勾唇一笑:“几位这场戏似乎看得很过瘾。”

        月音回不动声色的将眼前盘膝而坐的女子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发现她除了面色有些苍白外,衣服沾染了点点斑斓血迹和灰尘,并没有什么大碍。

        可饶是如此他还是不相信她真的无事,要知道同样是至尊神王的实力,雷蛇可是已经尸骨无存了,她怎么可能一点事都没有,除非是装的!

        想到这里,月音回如烟雨般氤氲的眸子越发迷雾朦胧起来,唇边蔓延出一道若有似无的弧度。

        “季姑娘好修为,居然能在杀了一个与自己同实力的高手之后安然无恙,实在叫人佩服。”

        站在月音回身边的虚傀下意识的就用神识探寻季君月身上的玄力,可等探寻一圈什么也探寻不到时才猛然想起来这女子并非修行者,之前他就没能在她身上探查到丝毫的玄力,现在探不到也正常,只是如此一来,他也无法确定季君月到底是真的无事还是在掩饰。

        碧颜天站在一旁没说话,视线只在季君月身上停留了一瞬就移开了,一副完全置身事外的模样,将旁观者的模样诠释的淋漓尽致。

        季君月因为多少能够猜到一些碧颜天的脾性,倒是没有太过在意他,反正横竖她和碧颜天若不出意外的话,会是一种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

        视线在月音回和虚傀身上扫视了一圈,季君月唇角的弧度多了一抹嘲弄,慢条斯理的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

        那随意的举止无不透着一种让人震动仰望的矜贵优雅,哪怕身处狼藉之地,她的存在,她的一举一动仍旧带着浑然天成的耀眼光芒,就好像高不可攀的神祗,他们都不过是凡人。

        那种清贵雍容的风华实在太盛,就是月音回和碧颜天这样天人之姿的人物也都不得不甘拜下风。

        因为那种自骨子里透出来的与生俱来的贵气优雅比他们身上的都要浓郁,都要深刻,是任何人都模仿不来,拥有不了的。

        “现在这位神使打算如何?”

        季君月负手而立,纤细的身姿竟给人一种傲视苍穹俯瞰苍生的威仪霸气,含笑的脸虽然平凡,可在那双奇特幽妄的紫眸衬托下,却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却让人觉得很是深刻的美。

        一时之间,月音回等人突然不敢确定了。

        若之前还觉得季君月是在掩饰伪装,那么这一刻看着她泰然自若的站起身含笑的看着他们,看着她虽然面色苍白却毫无大碍的模样,月音回不敢赌,哪怕知道有半数以上赌赢的胜算,可是难保季君月还有再战的可能。

        到时候若是不能杀了她,只会让结果变得极其糟糕,与其两败俱伤不得善终,不如就此打住静待时机。

        想到这里,月音回不动声色的扫了虚傀一眼,虚傀会意的淡声道:“老夫此次来只是想看看阁下是何人而已,并非要取其性命。”

        如此算是表明了立场,旁边殇诱几人闻言在心中暗骂了一句老狐狸,让他们各方的神使当马前卒送死,自己则在旁边看戏,简直黑心肠!

        不过尽管如此想,在季君月的视线扫向他们的时候,三人还是立马赔笑的说道。

        “我们也只是给神使们带路而已,并非要与神使一起对付尊者,还请尊者看在我们并没有参与打斗的份上放我等一马。”

        ------题外话------

        二更十点半见喔~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