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捕鱼注册-> 《我的纨绔相公》-> 第四百二十章 不作妖
第四百二十章 不作妖 作者:林家三妹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12
  •     “你什么意思,咒本候对你有什么好处?”

        侯夫人不紧不慢道:“侯爷此言差矣,此话只是托词,怎么能说是咒?”顿了顿,瞟了眼目中无自己的二人,面上多了几分冷意,“还不是侯爷您念叨孙子,我这才用这法子。”

        “什么法子不好,非咒本候,非得骗人?”赵侯爷吹胡子瞪眼,想孙子是想孙子,可本候让你咒本候了吗?本候还想长命百岁好伐?

        侯夫人:“……”你个贪生怕死的老男人!但对于母亲唯一的靠山,她可不能得罪,只得好言劝道:“侯爷莫恼,是妾身思虑不周,可侯爷……您这不是见上承宇了吗?”说着就要伸手抱赵承宇。

        好容易到手的大孙子,自己没抱够,还来一抢的,没门!

        与此同时,赵恒之起身,面目表情道:“若是无事,我与羽然便回洛城了,洛城事多,耽误不得。”说着便要抱回自家仔。

        嘿,又来一个,赵侯爷吹胡子瞪眼,果断再侧身,不悦道:“你急什么?赶来就走,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爹?不成,这回住两日再回去。”自个好歹是个侯爷,找人疏通两日还是可以的。

        侯夫人趁机道:“侯爷,其实恒之说得对,洛城的事务耽误不得,他要回去便让他回去。”见赵侯爷面露不悦,忙补充:“您别着急,妾身这不是还没说完嘛,恒之可以走,让孙子留下便是……”

        “不可能!”一直没说话的姚羽然斩钉截铁道,她冷眼

        赵侯爷与侯夫人:“……”他们倒是想自己生,可是有心无力哇。不是,自己生的和孙子能一样吗?隔代亲隔代亲,自己生的都是棒槌,糟心还来不及。

        “承宇是我儿子,老子在哪,儿子在哪,别的免谈。”赵承宇起身,不由分说将自家儿子抱走,面无表情地看向侯夫人,“不要再在我们身上打主意,否则莫怪我狠心。”

        “你个逆子!”侯夫人咬牙切齿。

        姚羽然冷笑道:“侯夫人,银子花得可还爽?”妈哒,几次三番的,都拿了赵恒之多少钱了,还想纠缠不清,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

        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的侯夫人:“……”

        怼完人,二人自认没有留下来的理由,转身便要走,可急坏赵侯爷,顿时健步如飞地走到二人跟前,眼巴巴地看着赵承宇道:“哎哎哎,话都是她说的,和我没关系,我不求你将大孙子留下,只要住两日,住两日成不成?”

        赵恒之和姚羽然一时没有说话,爷爷想跟孙子相处,他们总不能太残忍吧?

        “哦对了,老三老念

        叨你们,你们好容易回来一回,要不见见他,下回指不定怎么埋怨你们呢。”赵侯爷急中生智打亲情牌。

        说曹操曹操到,三少爷匍一知道消息便飞奔而来,老远就喊道:“二哥,二嫂,大侄子!”

        赵恒之看向姚羽然,姚羽然思索片刻道:“留下来也不是不可以,但侯爷要答应我,承宇不能出我院子一步,而她不能进我院子一步。”她自然指的侯夫人。

        “你!”

        “好!”

        赵侯爷不假思索地应道,完全无视暴跳如雷的侯夫人,讲真,不是他不给她面子,实在是她太让人寒心,否则何至于此?嗯,反正暂时有大孙子抱,那都不是事儿。

        三少爷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但用膝盖想也知道肯定是侯夫人又做出什么糟心事,看了她一眼,暗自咽了口气便随赵恒之等人回院子。

        星羽竹青早将院子打扫干净,让阿大阿二守在院门,几人便往院内去。

        一进院子,赵侯爷稀罕地抱着大孙子一旁逗趣去,而赵恒之则抱着别人家的闺女嘿嘿傻笑,不断比划着,暗想自家闺女会是啥样。

        姚羽然闲着吗?不,三少爷跟屁虫似的黏住姚羽然,三句不离“听说你们归去来有许多好吃的啊。”

        “你个小家伙,想吃不直说,还弯弯绕绕的,长心眼了?”姚羽然笑着弹他脑门,满足他的心愿道:“等着吧,我给你做去,让你吃个过瘾。”

        三少爷欢呼,“二嫂最好了!”

        这厢和乐融融,那厢侯夫人越想越气,这叫怎么回事,都是一家人,凭什么防贼似的防着她,她的要求过分吗?不就是想将自家孙子养在膝下培养感情,将来赵恒之要真不管她,不还有个大孙子吗?这么点心愿都不满足她,真真白眼狼!

        不成,我必须要个说啊去。

        显见的,侯夫人就是典型的花样作死而不自知,诶,摊上这么个娘,这么个婆婆,真是赵恒之二人的不幸。

        阿大阿二虽然挡在院门口,可侯夫人权当没看见,两个低贱的下人而已,难不成还敢对她动手?

        别说,还真敢,也不看看是谁带出来的人。

        但确切地说,也不是动手,二人只是挺身而出将院门堵住,目不斜视的,眼里仿佛没这么个人。

        阿大阿二是从侯府出去的人,对侯夫人,从前他们是尊敬的,那时还不知道侯夫人想毒害世子爷那茬。可一路走来,侯夫人的凉薄,自私自利,他们看着都寒心,何况他们家主子?偏生不管自家主子怎么恩断义绝,她总能跟没脸没皮得狗皮膏药地黏上来,真是糟心透顶。

        “滚开,你们是什么东西,也敢当本夫人的路?”

        阿大阿二动也不动,面不改色道:“我们不是东西。”

        侯

        夫人愣了愣,回过神来继续骂道:“知道就好,那还不赶快滚开?”传说中的狠起来连自己都骂?

        “我们是有血有肉的人,所以知道什么时候该让,什么时候不该让,夫人请回吧。”阿大不卑不亢道。

        知道阿二是在讽刺自己,侯夫人面色一僵,却是愈发恼火,抬手就要打人,恶狠狠道:“你个下贱的狗……”

        啪——一块石子打在侯夫人想要作恶的手上。

        “啊,是谁,哪个混账东西,给本夫人滚出来!”侯夫人捂着手,目露凶光地望向院内,“来人,快来人啊,有刺客!”

        然鹅,并没有理她,毕竟一院子都是姚羽然的人。

        姚羽然慢悠悠地从屋内晃出来,望向侯夫人的眼神似嘲非嘲,随手拂去指头的灰尘,漫不经心道:“我的人不劳外人教训,我这也不欢迎外人,所以,您请?”

        “你个下贱东西,竟敢出手打本夫人,目无尊长,就该乱棍打死!”侯夫人只能仗着一股怒气大放厥词。

        姚羽然也不恼,狗咬了自己总不能要回去吧?只是似笑非笑地看向她道:“你算哪门子的尊长?嗯?狗东西还差不多。可醒醒吧,都9102,还做什么一手遮天的主母梦呢?劝你识相点,别有事没事整幺蛾子,我的耐心有限,知道吧?”

        “你竟敢这么跟本夫人说话!”侯夫人抬手就想挠姚羽然的脸,可惜身前两道无法跨越的人墙,只能狠狠地咬牙切齿。

        姚羽然不屑地抱臂道:“骂都骂了,还问什么敢不敢?脑子瓦塔了就走远点,别来这边吠好吗,我怕吓着我家儿子。嘿,说真的,给自己留点面子,否则我保证明儿你的光荣事迹就会传遍京城,高高在上的贵妇人?没有的事。”

        闻言,侯夫人咬牙切齿,正要说什么,忽见赵侯爷和赵恒之出屋,眼睛一亮,忙委屈道:“侯爷,这小贱人的话您都听见了吧?这可不仅是目无尊长,简直无法无天,侯爷您可要为妾身做主啊!”

        赵恒之冷声道:“侯夫人,请你嘴里放干净点。”话落,再不看她,对赵侯爷道:“侯爷,您要是处理不好这事,什么也别说,这会我们便回洛城,省得你二媳妇在这受苦,她不委屈我都替她委屈。”

        赵侯爷:“……”讲真,刚才的交锋,你媳妇半点委屈没受,还将人气得半死,儿砸,你这双标有点厉害吧?想着,低头瞅眼大孙子,哎呦呦,这笑的,老夫的心都化了,什么是双标?根本是天经地义的嘛。

        正想着,怀里一空,赵侯爷急了,抬眼才见姚羽然将人抱走,还道:“承宇在这不安全,待您处理好再来吧。”话落,一家三口无事一身轻地回屋去。

        赵侯爷:“……”委屈急了,大孙子没得报,

        还要处理自个媳妇,虽说这媳妇该,但到底是自己媳妇。

        “你都看见了吧?那就不用我多说,回去吧,日后莫要再闹。”

        侯夫人怎么甘心,声嘶力竭道:“侯爷,您也帮着那贱人?您,您是不是糊涂了!那贱人今日能这般对妾身,怎知他日不会这般待您?侯爷,万不可骄纵这毒妇啊!”攻心为上,她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赵侯爷:“……本候又不作妖。”

        “???”

        (本章完)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