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结局倒计时3 作者:云想月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7-24
  •     出发前,一帮大老爷们儿也兴奋地各种摆拍,连霍凌霄这种高冷倨傲的性子,今天都跟小孩似的随着大家起哄热闹。

        笑闹完毕,他抬腕

        收起一脸笑意,霍凌霄看向伴郎们:“闹够了没?该出发了!”

        大家立刻调侃:“急什么啊!霍太太又跑不了!”

        “就是就是!还这么早!”

        “算了,别为难新郎了,一颗心早就飞了!”

        是,霍凌霄承认,一颗心的确早就飞了,昨一夜几乎都没睡着,心跳平复不下来,太激动的缘故。

        由清一色白色宾利豪车组成的豪华迎亲队伍,在霍公馆外面的大马路上一字排开。

        为了这场婚礼,霍家早已经跟交警部门打过招呼了,要求限时段进行交通管制,以便引发交通堵塞或事故。

        此时,除了媒体采访车之外,大马路上的确已经没了其它车辆通行。

        所有司机全都是清一色西装革履的打扮,戴着白手套。

        见迎亲队伍从大厦出来,司机们训练有素地上车,准备出发。

        徐伟对着耳麦在联系前方交通状况,确定无误之后,一个手势宣布车队出发。

        主婚车前面,一辆敞篷越野上架着摄像机,摄影师正一丝不苟地工作着。

        霍凌霄几度深呼吸才稍稍平复心情,拿出手机时,手指都有些颤抖。

        “准备好了没?我们出发了,大约三十分钟到。”发了微信出去,男人压着唇角有点紧张地笑了笑,又徐徐吐出一口气。

        路上实施了交通管制,不会堵车耽误,三十分钟足够了。

        手机叮咚响起,方若宁一惊,转身去枕头下摸过来。

        “他们出发了,三十分钟到。”看了霍凌霄的消息,方若宁越发紧张激动。

        “三十分钟,还好还好,我们还能继续准备,快快快!”冯雪静招呼着姐妹们,忙得热火朝天。

        虽然娘家无人,可霍家早已经把这个儿媳当成了自己人,因此派来不少“卧底”充当新娘娘家人。再加上,霍凌霄一向都是不苟言笑的性子,霍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这么多堂姐妹表姐妹平日里谁敢跟他开半句玩笑?今天好不容易抓到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自然要好好“玩一玩”。

        所以,这场迎亲戏码,闹到最后其实就是“窝里斗”,霍家的男丁们跟霍家的女眷们——窝里斗!

        方若宁坐在婚床上,看着她们把一条条红丝带从门外延伸到门里,有的拴在沙发上,有的栓在斗柜上,有的拴在床腿上,有的栓在鞋子上……

        最后一根,终于拴在方若宁的手腕上。

        “喂,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啊!”方若宁一头雾水,看着给自己系丝带的霍家表妹,哭笑不得地问。

        表妹羞涩地一眨眼,“嫂子,你别急,等我哥来你就知道了!”

        搞好了这些红丝带在门口放着,冯雪静又取出干净的纸巾,搜集在场女孩子的唇印,当然也包括新娘的。

        这个方若宁一看就明白了,自信笃定地道:“霍凌霄肯定一下子猜中!”

        有姐妹吃惊又怀疑:“我哥这么厉害?”

        冯雪静打趣:“人家这意思是,天天亲还能认不出来么?”

        “哈哈哈——”

        “冯雪静,你少说几句!”

        九点整,楼下突然沸腾起来。

        冯雪静拨开窗帘朝外看了看,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我的天啊,这也太夸张了!”

        朝着别墅而来的私家公路上,蜿蜿蜒蜒的车队像一条长龙,整齐的白色宾利被鲜花气球打扮,仿佛一条流动的花河。

        打头的摄影越野车已经到了别墅门前,而车队尾巴还在看不到边的地方。

        “霍太太,你家霍先生的迎亲阵容到底有多强大,你知道吗?”她收回视线,惊叹着问方若宁。

        “很夸张?”

        冯雪静干脆过来拉她,“快快快,你看看吧!”

        她提着裙摆赶紧奔到窗前,拨开凤冠上的流苏,朝窗外看去,顿时嘴巴也张成了鸡蛋形状。

        这也太高调了!霍氏刚刚从危机中挽救过来,一场婚礼办的这般高调,会不会有什么不良影响?

        主婚车已经到了别墅门前,徐伟立刻从副驾下来,拉开后车门,霍凌霄理了下中式婚服,优雅下车。

        不知是不是心有灵犀,霍凌霄还没站定便抬眸看向别墅主卧方向,吓得方若宁忙一下撇开窗帘躲起来。

        男人唇角优雅地勾着笑,眸底笑意闪烁,显然,迫不及待的不止他一人。

        躲在窗帘后偷看他的新娘子,凤冠霞帔,国色天香,虽只是惊鸿一瞥,却也让他心神荡漾。

        而方若宁又何尝不是!

        一手捂在胸口,好似心脏都要停摆,她恍恍惚惚地转身走回床边,脑海里依然浮现出霍凌霄英俊尊贵的影像。

        身穿中式婚服的霍凌霄,与平时西装革履的样子差别很大,但唯一不变的是英俊帅气。

        这般皮相,若是生在古代,衣袂飘飘,丰神俊朗,还不知得是怎样的芝兰玉树。

        “来了来了,迎亲队伍已经进别墅了,新娘准备好啊!”门外的知客敲门提醒,惊得房间里又是一阵动荡。

        春末夏初的金黄朝阳铺满大地,山中雾霭层层叠叠,如同仙境。阳光打着圈从树叶间落下,影影绰绰,如虚如幻。

        站在车边意气风发的英俊男人,连发迹鬓角都修饰的完美无瑕,阳光落在他深邃英俊的五官上,满身成熟的男性魅力越发迷乱人眼。

        一身红色中式婚服,样式考究,走动间衣角轻轻翻飞,流露在外的每一丝细节都透着精致与考究。

        五官俊逸,眉眼深邃,黑发一丝不乱,鬓角清晰明朗,镜头下,霍凌霄刚毅有型的侧脸俊雅的无可挑剔,将尊贵与禁欲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红毯上走过,两边的宾客全都叫好起哄,他看似高冷,实则压不住微扬的唇角,眼尾不太明显的性感纹路都荡漾着幸福与美满。

        峻黑的眼眸直直盯着别墅门口,迈进去,里面就是他的妻。

        多年以后,当方若宁再次拿出婚礼录像看到这一幕时,犹克制不住的心潮澎湃,如同热恋,还打趣霍先生那一日的容光焕发比明星出席国际奖项走红毯还要帅气有型。

        新郎携伴郎团走过红毯,一众的英俊帅气,一众的挺拔修长,各个都是精英贵胄,各个都是靓丽的风景。

        新房门后贴着一群美女,听到众人上楼梯的声音,还有礼花筒炸开的砰砰响,顿时全都激动地原地蹦跳起来。

        “来了来了!怎么办怎么办!门锁好没?!快点快点啊!”

        “不要慌不要慌!都是文明人,不会拆门的!”

        “赶紧赶紧,准备好啊!”

        大床上,方若宁顿时紧张的浑身一抖。氤氲大眼流动着盈盈水光,一双手攥紧又松开,松开又攥紧,而后深呼吸,吐纳,暗示自己平静下来。

        “咚咚咚!”不客气的砸门声伴随着一片欢声笑语,把方若宁吓得猛然一震看向门口,也把门板后躲着的伴娘团吓得躁动不已。

        “开门!新郎来接亲啦!”吆喝的人是纪少爷。

        霍家那几个小丫头都没主见,立刻把冯雪静推到最前面担当重任。

        冯大小姐不负所托,清了清嗓子朝外喊道:“哪有那么容易接走新娘子的,得拿出诚意来打动我们才行!”

        纪南尘不是头一回当伴郎,显然经验十足,闻言也爽快:“那要怎么才能证明诚意?”

        “放心,不会太为难你们的!”

        不会太为难?这话听着有点危险。

        纪南尘回头看了眼手拿捧花的新郎,得到眼神示意后,便振臂一呼:“尽管放马过来吧!”

        房间里一阵兴奋欢呼。

        “先来简单的,唱首歌吧!”

        “什么歌?”

        冯雪静笑着道:“大花轿!”

        《大花轿》?!

        众人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一脸络腮胡的火风老师,一个个表情各异。

        倒不是说歌不好,歌当然是经典,只是要让这一群商界精英当众唱如此接地气的流行歌曲,多少还是显得违和。

        “唱不唱?还是不会唱?我帮你们放音乐行吧?”冯雪静递了个眼色,一个伴娘立刻用手机放出音乐,还用蓝牙连接了一个小音箱——这准备可谓是很充分了!

        顿时,热情奔放又喜气祥和的《大花轿》旋律在别墅响起,众人一听,全都感染了气氛,点着头打着拍子。

        霍凌霄无奈又尴尬地摸了摸鼻梁,嘴角抽搐了下:“我不会……”

        “新郎不会就让伴郎团跟兄弟团帮唱!”

        纪南尘左右看了看,见好几人已经拿出手机在音乐APP里面搜索到这首歌,顿时有了信心,“那就一起唱吧!”

        太阳出来我爬山坡

        爬到了山顶我想唱歌

        歌声飘给我妹妹听啊

        听到我歌声她笑呵呵

        春天里那个百花鲜

        我和那妹妹呀把手牵

        又到那山顶我走一遍啊

        看到了满山的红杜鹃

        我嘴里头笑的是

        呦嗬呦嗬呦

        我心里头美的是

        啷个里个啷

        妹妹她不说话

        只看着我来笑啊

        我知道她等我的大花轿

        我嘴里头笑的是

        呦嗬呦嗬呦

        我心里头美的是

        啷个里个啷

        妹妹她不说话

        只看着我来笑啊

        ……

        房门悄悄打开一条缝隙,冯雪静把手机探出去,开着录像,大家都挤在门缝里,看着手机屏幕里喜庆祥和又热闹逗趣的一面,全都笑弯了腰!

        “这群家伙真够放得开的!唱这么嗨,还配合火风老师经典的动作!当是开演唱会呢!”

        “就是就是!这个考核对他们来说太简单了!”

        “一帮老孔雀!居然唱的那么陶醉那么欢乐!”

        外面的确很欢乐,那么多男男女女自发地在走廊排开,有的一只手握着手机看歌词,满脸笑意,放声高歌,另一手做着动作。有的就跟着节奏乱唱,也不管有没有唱对,双手展开一副潇洒陶醉开演唱会的架势,别提多嗨!

        霍凌霄回头看着身后好友们的卖力表演,脸色那叫诡异抽搐,想笑觉得不地道,不笑可又憋不住,忍得都要抽筋了。

        抱一抱

        那个抱一抱

        抱得那个月亮它笑弯了腰

        抱一抱

        那个抱一抱

        抱着我那妹妹呀上花——

        唱完最后一句,大家还意犹未尽地和着旋律:“嘿——嘿嘿——嘿——嘿嘿嘿——”

        等到一曲终于落幕,纪南尘对着百度百科上查到的词条解释,声情并茂地高声朗诵道:“这首歌,曲调简单,词句通俗,万般柔情地展现了新郎对妻子深沉浓烈的爱恋!所以,你们选的特别好,特别应景!我相信也符合此时新郎新娘激动澎湃的心情!”

        大家全都呐喊吆喝起来,屋里的伴娘们也笑作一团。

        原本这是要为难新郎的游戏,想不到他们反倒是一顿夸,这倒叫姐妹们心里不服气了。

        “怎么样?还有什么招,尽管使出来!”外面还挑衅起来了!

        简直太过分了!

        “哼!刚才看得又唱又跳很欢乐嘛!现在来点动脑筋的!”冯雪静手里握着事先准备好的小卡片,扬声讲出规则,“听好了啊!第二个游戏叫成语串烧,要求新郎说出从一到十的成语,必须是数字开头,而且要意义积极,跟婚礼喜庆相关!”

        啊?

        外面顿时安静,众人看向霍凌霄,“你这好歹也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难不倒你吧?”

        霍凌霄又扣鼻梁,“这个……试试吧。”

        “一心一意。”他很快就说一个,接着又道,“两情相悦。”

        “三……”他微微愁眉,脑海里快速搜索词条,想着三开头的成语还要求跟婚礼有关的。

        后面的伴郎团跟兄弟团也都绞尽脑汁开始琢磨,还有人拿出手机开始查找。

        “三生三世?”

        “三从四德?”

        “三宫六院?”

        “三妻四妾?”

        “这都什么跟什么!你们能靠谱点吗?小心乱说话挨揍啊!”

        大家乱七八糟地给意见,惹得哄堂大笑。

        霍凌霄突然一点太阳**,扬声:“三媒六聘!”

        里面惊讶地瞪眼,转身对着方若宁竖大拇指,意思是新郎厉害啊!

        “四呢?”

        这个有难度,霍凌霄踌躇着,好一会儿没给出答案。

        后面的“智囊团”又开始乱献计:“一年四季!”

        “四四方方!”

        “四面楚歌!”

        “四大皆空!”

        “四海一家!”

        每当有人报出一个成语,立刻就会找来一群吐槽甚至喊打喊骂,把屋里一众人等笑得肚子都疼了。

        “四这个实在想不到,我能想到意向最好的也就是四海升平。”霍凌霄也没辙了,不得不好声好气地解释。

        冯雪静也爽快:“想让我们网开一面,那就发红包吧!”

        霍凌霄转身,看向弟弟:“凌渊,红包。”

        霍凌渊从西装口袋里摸出厚厚一把红包,兄弟俩上前,等着门板敞开一些之后,刚递过去,就被钻出来的一只手全都拽跑了。

        里面一阵兴奋狂舞,立刻把一沓红包瓜分了。

        “好了,继续!五!”

        霍凌霄懵了下,“还要继续?不是给红包吗?”

        “给红包是绕过四。”

        “……”霍总裁无语地抿唇,只好认命。

        可是,与五有关的成语,他搜刮半天也只想到五颜六色,五体投地,虽说意向不错,可跟婚礼不沾边。

        于是,又洒了一轮红包。

        “六呢?继续,说六的成语!”

        “六亲不认!”人群里不知谁扯着嗓子喊了句,立刻招来一顿暴打。

        纪南尘给支招:“六六大顺!意向多好!”

        “你当打麻将呢!”屋里听到,立刻吐槽。

        霍凌霄沉着脸,示意弟弟继续发红包。

        霍凌渊无奈地摇着头,上前又给了一沓红包。

        “除了能想到十全十美,七八九都用红包代替吧!”新郎官财大气粗,为了早点见到新娘,直接简单粗暴地解决。

        房间里的姐妹们这会儿各个手里都捏着三四个红包了,一个个喜笑颜开。

        原以为这个游戏结束,就应该可以开门了,谁知,冯雪静清清嗓子,又开始下一关:“第三个游戏,叫爱的表白。”

        “还有?”

        外面,霍凌霄的脸色也是有点生无可恋的样子了。

        娶个老婆怎么那么麻烦啊?

        “放心啦,这一关对新郎来说不算太难!请新郎用十种语言对新娘说出我爱你。”

        “十种?”方若宁坐在床上也不免吃惊地瞪眼,“这还说不难?”

        “你别急!这才第三关呢,你就心疼起人了?”冯雪静回头示意她矜持点。

        “不能信口胡诌啊,我们这里面可是有高手的,别想骗我们!”之所以想到这一招,是因为伴娘团里霍家的几个女孩子,各个都是才女,一人掌握两三门语言,那都是豪门才女必备。

        霍凌霄沉思片刻,便脱口而出:“我爱你,ILoveYou(英语),kimioaishiterusukiyo(日)。”

        冯雪静回头看向伴娘们,见她们点头,于是挑眉,“不错嘛!”

        “ichlieedich.”当霍凌霄深情的嗓音念出一串让人觉得饶舌的词句时,大家立刻蒙了。

        “这是哪个国家的?”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