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捕鱼注册-> 《贤妻威武》-> 第三百二十五章 议价
第三百二十五章 议价 作者:雅兰轻音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15
  •     闲聊一阵,李白是真心想与之交好,至少这书呆子比旁人好哄,指不定将来还能结个善缘。虽说他现在还没有官职,万一过两天就有了呢,倒时候人家可是真正的官老爷,那时候再攀交情,晚啦!

        听他的意思想要八千两,赶紧从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脚,打圆场:“老五你就莫再逗他了,都是兄弟,你就收个本钱,也算全了咱们与罗小弟缘分。”

        横竖他不会吃亏,又不花银子,只有跟着沾光的,卖他一个人情也无娘碍。

        梁五一时没转过弯,想着姜太公钩鱼愿者上勾,且还是条大鱼,有银子干嘛不赚!

        于是硬着脖子:“李哥你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我上有老下有小,你上下嘴皮子一动,知道砍了多少银子?你让我全家跟着吹西北风去呀!”

        李白两眼瞪着他:“你急个逑儿,若不想卖就算了,谁又没逼你。我这就带罗小弟去寻张伢子,另寻地段,我就不信,若大个京城一二千两还能买不到一座宅子。”

        说完,侧着头对着罗思诚,强笑道:“罗小弟莫跟他见识,今日有人给他还价太低,才刺他说那宅子是鬼宅,他这是心里有气。”

        这话说得漂亮,即解释了“鬼宅”的由来,无意中摆明了那宅子的身价。

        梁五本以为他是真要扯台,可听他这么一说,心里舒服了许多,可真依他的意思只收本钱,那可不行!可真要任由他俩去寻张伢子,三进的宅子只怕一千都能买到,只不过位置有些偏罢了。

        李白没想到他竟这般愚蠢,又不通人情,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即把宅子脱手,又攀上位官爷,这是何等划算的买卖!

        梁五犹豫间,李白掏出手绢擦了擦嘴,见他依旧坚持,腹忖:这般有眼无珠,可该上那马三的当。

        目光似笑非笑的

        罗思诚疑惑:“这么好的宅院他怎么舍得出割爱?!可是后来出了什么事?”

        寻常百姓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卖房卖地,按说那姓甑的他是齐太傅的得意门生,官位应该不低才对。怎会沦落到这般败家!

        “唉,你是有所不知。齐太傅一出事,那姓甑的情急之下连着上了三道折子替太傅一家求情,结果断送自己的前程。之前听说甑家搬走前家里曾遭过贼,听说丢了好多值钱的东西。没几年这宅子便到了马三手上,也不知当年甑家丢了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反正也没见甑家人回来找。”

        梁五愣怔了,只觉得后背发凉,忍不住打了个冷噤,狐疑:“莫非丢得东西里便有这所宅子的房契?”

        李白看着他摇头道:“这我哪儿知道,不过是酒桌上听来闲话。”

        这宅子看来有什么的“惊喜”等着自己去揭晓呢!罗思诚心里偷着乐,这乐趣,绝非言语可以表达。

        “小弟这心里被两位哥哥说的毛骨悚然,这又是鬼宅,又是来历不明……万一将来甑家人回来报官寻找,只怕将来牵扯不清楚。我看还是另寻宅子吧!”

        罗思诚的这招以退为进,用得倒颇有效果。

        梁五倒是确确实实吓住了,瞪大眼睛,当时从马三手上过手时,就总觉得不对劲,旁人他不去寻,偏找到自己头上,还当天下掉的馅饼被自己的狗屎运给粘上了。如今看来自己竟成了冤大头……

        “小弟莫怕,这宅子不可能来历不明,我可是花了真金白银买来的,在官府过了户,房契还在我手上呢。你要真想买,五千,你给我五千两,这宅子便转让给你了。”

        ……

        巷子外,阿大约莫觉得时辰到了,探头向巷子里看了看,又侧耳听了听,还真来了!

        一个鲤鱼跃龙门跳进了旁边的大宅院里。

        阿大纳闷极了,少爷让他当着人青天白日装神弄鬼到底为那般?

        这时候,三人外加一个梁五请来的风水先生,四人已经站在正门口。

        梁五敲了敲门,等着看守的院子的老仆开门。

        “这院子太大,我花钱子顾了一个老仆负责看守打扫,黄老头为人老实,你若是觉得他不错,不妨继续顾他。”

        刚一进门,梁五便开始介绍起来:“…瞧见那边院墙里的竹林了吗,也是咱们这个宅院里养的……”

        罗思诚昨晚深夜探访,发现这宅子虽不在百坊巷,可离刘家就隔一条街,地段确实不错。虽不知为何落到梁五手上,可完全符合自己预想的标准,至于所谓的“鬼宅”,罗思诚连祖坟都敢进,还怕这子莫须有的名头?

        更何况,罗思诚这些年吃的苦比十年寒窗要多的多,总得为将来打算。

        四人在外院转了一圈,梁五十分得意,拈须微笑:“小老弟,咋样?这宅子不错吧!”

        也不知风水先生是收了梁五的银子,还是真有本事,反正一手拿着八卦盘,一手拿着鲁班尺。神叨叨的测算一通,最后批了八字:“财旺、富贵、迎福、大吉”。

        罗思诚没笑板着脸,当他是傻子吗?

        买东西不挑剔一番,岂不等着挨宰!

        “梁哥,这宅子也太大了,你瞧那梁上的漆脱落的厉害;院里的花花草草长久没人打理,都快成荒野之地了;你再瞧瞧屋里的家具,好些房间都是空的……这些若是要重新修整,还得花费不少银子。我怎么瞅着不值五千两银子!”

        “哎哟我的小老弟呀……你不能光看这些表象啊!你瞧瞧那房梁,那可是真真的檀木,你再去内院瞧瞧,里面的床和家具,那可是最好的樟木。家具虽少,可胜在东西是货真价实啊。”梁五辩驳道。

        罗思诚踌躇,指着屋檐下房梁,对着李白询问道:“李哥,那真是檀木?”

        李白没想到他会当面向自己询问,语气中还带着亲密,顿时内心激动荡漾,可当着梁五的面,不能太过,笑道:“檀木倒是真的,不过少说也有七八十个年头了。”

        梁五听了有些不太高兴,当即想辩解,可罗思诚根本不给他机会,摇头说道:“七八十年啊,那还真有些年头了,也不知道还能用上多少年?前几年北方雪灾,我们家老宅还被积雪压坏了不少房屋,得亏没出人命。”

        梁五闷哼了两声,不再言语。

        此时,从内院那边传出断断续续的哭声。

        几人仔细一听,声音似男似女,鬼哭狼嚎,哭得撕心裂肺!

        罗思诚吓得一把抓着梁五的肩膀,指骨泛白,躲在其后,哆嗦道:“梁哥,是不是鬼……鬼……”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