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捕鱼注册-> 《七十年代喜当娘》-> 第三百七十六章 清新脱俗
第三百七十六章 清新脱俗 作者:温泉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11
  •     二月二,老历上都说这天龙抬头。

        实际上那都是春耕啊,农事要开始的意思。

        沈玲龙把家里的孩子全部送去学校以后,她也往汽车站去了。

        本来这回任若楠不太放心,也要跟着去的,但沈玲龙拒绝了她。

        “我回去一趟而已,等回来的时候,指不定就把无涯一起带着过来了,你与其当心我,还不如好好想想你自个。”沈玲龙被任若楠送到汽车站。

        汽车还有十来分钟发车,沈玲龙

        沈玲龙叹了口气道:“算了,你好好把手腿养好,不然到时候做事儿你都搞不来。”

        她原本是想说最近一直有人给任若楠传话,让她回去一趟的事儿,但推着任若楠轮椅的婶婶是刘建业的远房亲戚,是刘建业请来的保姆。

        虽然这婶婶向来说的少,干的多,但沈玲龙还是怕说多了,这婶婶同刘建业说去。

        所以干脆是没多说,想着以后找机会再说。

        任若楠也知道沈玲龙究竟想要说什么,毕竟她做出选择后,遇上的一些事儿,这隔壁左右的,沈玲龙哪儿可能不知道?

        见沈玲龙没说,任若楠余光瞥了余婶婶一眼,心里松了口气:“我知道的,我会照顾好自己,尽快养好伤了,到时候咱们才能继续做事儿。”

        说着她深深的看了一眼沈玲龙,又道:“那你也是,也要照顾好自己,可不能随便让人给欺负了,就像之前你才回去没几天,就给躺在床上了,那回我差点吓死了。”

        沈玲龙听着笑了起来:“我知道的,你别担心。”

        她们决口没提关于古家的事儿,即便她们都防备着古家。

        沈玲龙上了车,打开车窗同任若楠挥手道别,且说:“你回去吧,最近似乎倒春寒,你别冻着了。”

        说完没多久,车就启动了。

        颠簸的做了四个小时的车,终于是到了镇上,沈玲龙下车的时候还打着瞌睡,一下车被冷风一吹,什么瞌睡都清醒了过来。

        她拎着自己的布袋子,缩了缩肩膀就往酱料厂去。

        经过国营饭店的时候,进去吃了一碗热腾腾的面,加了现在特有的辣椒油,还算挺好吃的,看见周遭其他人见怪不怪的样子,想来这已经成为了一种特产。

        曾经姜德将酱料生意开起来,如今潘正立让它传播的更远,更加深入人心,叫别个一提起酱料,想到的就是他们夹竹镇。

        在声名鹊起这一方面,潘正立比姜德做的更好。曾经姜德只是向外出售酱料,对于镇上其他人,反倒是用不上,用不起。

        潘正立反其道而为之,让酱料在他们镇上成为一种家家户户都愿意用且缺一不可的东西。

        沈玲龙在国营饭店里,和几个在镇上做活的年纪不大也不小的女人谈了几嘴,大概明白这些日子以来,潘正立做了哪些比较好的决定。

        日子不长,做的确挺多的。

        看来这个镇长,潘正立做的很好,在沈玲龙这里甚至比姜德更好一些,这并不是因为沈玲龙是那种帮亲不帮理的人,而是从民生角度来看。

        最起码镇上的这些人对潘正立的看法,那都是不错的,最起码大多数人都认识潘正立,可不就证明潘正立不是纸上谈兵的人。

        沈玲龙这一回回来不是为了了解潘正立做事的情况,而是来找徐志远,所以有个大致了解后就没再深入研究了。

        吃过饭后,她直奔酱料厂。

        酱料厂门卫处那位小哥还是曾经沈玲龙认得的,那位小哥精神气貌特别好。

        听说年前结了婚,看见沈玲龙还得发了喜糖。

        因为前头不知道,也就没有准备回礼,沈玲龙准备等会出来的时候,给这小伙子包个红包,算是祝贺他们新婚。

        不过现在,沈玲龙只是感谢了这位门卫小哥,笑着进了厂。

        这一回她没有去找吴佩雅,而是直奔徐志远那。

        之前听杨汉说,过年前,他们两口子去医院看过了的,徐志远的腿恢复的很好,现在就是慢慢自己学着站起来,学着走路,学会了就差不多了。

        沈玲龙估摸着他是在宿舍门口练习走路,事实上她没有猜错,徐志远确实站在一棵树下,他们之前聊天乘凉的那棵树,只不过,不止他一个人,还有才两三天未见的古家人。

        沈玲龙眉头跳了跳,有些头疼。

        说实话,她真的不愿意与古家人再多有接触,不管是古思兰的母亲谢凤娇还是方凝和古衍他们。

        一个是过于担心自己的女儿,被以往那些年的马屁精哄的忘了孰对孰错。另外两口子是心有大爱,忠义可见的铁血军人。

        如果换作平时,没有之前的冲突,沈玲龙还是愿意和军人多相处,这样她可以更加了解陈池的曾经。

        可如今确实不可能了。

        沈玲龙看到有人在,以后也没有过去,反而转身往吴佩雅的办公室去。

        但还没有走到办公室,就迎面撞上了脚步匆匆的吴佩雅,她看起来有些忧心,大概是知道古家人找她的丈夫去了吧?

        遇见沈玲龙,吴佩雅颇为诧异:“小沈,你怎么在这?什么时候回来的?是找我吗?还是找远哥。”

        沈玲龙笑着说:“自然是两个都来看的。只不过看见徐哥那边有客人在,我就没有过去。”

        说到这儿,吴佩雅重重的叹了口气:“是古家,也不知道这个时候他们来做什么?曾经的事都已经过去了,他们难道还不够吗?”

        沈玲龙眉头一挑,这有故事。

        她犹豫了一下,斟酌片刻说:“他们以前做过什么?难不成就是让你们被迫离开市区,回到镇上的缘故。”

        吴佩雅摇了摇头,苦笑一声说:“不能说完全有关,也不能说完全没关系。”

        “现在也不太好跟你说,我得过去看一看,我怕远哥被古家人欺负。”

        说完转身就走,步履匆匆,走远了十来米才想起来没有安置沈玲龙的去处,她又停了下来,转身同沈玲龙说:“小沈啊,要不然你先去办公室等我一下,或者你可以去看看你姐姐沈青豆。”

        这一回讲完他她就是真的走了。

        独留沈玲龙一个人在原地,不知道该跟过去,还是按照吴佩雅说的去办公室。

        情感上来说,她是不愿意过去的,然而,理智上来说,她是应该过去的。

        毕竟古家人会过来,是她引过去的。

        沈玲龙叹了口气,硬着头皮跟着过去了,这才慢了一两步,她竟然听见吴佩雅跟谢凤娇吵起来了。

        吴佩雅大骂谢凤娇:“你女儿是人,我男人就不是人了吗?”

        沈玲龙看着方凝和古衍两个人,在旁边跟个门神似的,一句话也没说,也没参与谢凤娇和吴佩雅的争论。

        正如同当初在她家里一样,谢凤娇一脸无辜,还有点儿不可思议。

        她深吸几口气,像一个做好事的善人说:“小吴啊,我知道你是对我们古家有气,但是那时候的事儿,我们真的不知道啊,没想到我娘家人会仗势欺人,这还是头一回听说有这么一回事儿,你放心,等我回去了,一定还你们一个公道。”

        吴佩雅冷笑:“用不着,我们现在过的挺好,以前的事儿也不在乎了,至于你们所求的事儿,我们也不会答应,各自安好不成吗?非得过来仗势欺人?”

        “不是不是。”谢凤娇摆手否认,她就一副和善老好人的脸,卖起悲苦来,那叫一个精准,不去唱戏都是浪费了。

        谢凤娇苦口婆心:“我们真的没有仗势欺人的意思,主要是听着我家闺女说小徐有往那边发展的意思,所以想过来问问,如果有那个意思的话,能不能够早点儿过去,有什么要求,我们古家一力承担。”

        “如果没有仗势欺人的话,你身后两位气势逼人的同志,是什么?”沈玲龙走过去,人未到,讥讽的言语就先到了,“你过来求人办事儿,却带着家里最能打,气势最强,怎么?难道不是仗势欺人?我一个旁人看着,都要以为他们不答应,你们就直接动手打人呢!”

        古家的几个人听见如此熟悉的声音,那是整个人都惊了一下,转过身,看了过来。

        古衍看见沈玲龙,那是本能的眉头一皱,对沈玲龙很是不喜。

        对此,沈玲龙见怪不怪,她都懒得搭理。

        她慢吞吞的走到吴佩雅身边,摁着她的肩膀,半拉半拽的让人坐了下来,悠闲自在的给吴佩雅,也给自己倒了杯茶。

        也不知道徐志远打哪儿弄来的茶,带着一股清香,还挺好喝的。

        她喝了好几口,才抬头看向方凝。

        沈玲龙咧嘴一笑,别有深意道:“我今天才知道,得亏我男人对你们有恩,不然我还会跟徐哥与吴姐一样,被你们强迫着去颠省,给你们家小辈冲锋陷阵。”

        说着沈玲龙啧的一声,讥诮道:“哦,还是那种我拿小头,你家拿大头的冲锋陷阵。你们古家,还真是厉害啊!把仗势欺人都说的这么清新脱俗,说的那么无辜无奈。”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