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纠缠 作者:一曲凌波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8-15
  •     因为宋美心裙子湿了,罗顽顽包揽了上楼拿书包的任务,她小小的个子背着两个人装着新书的书包,还真有点重。

        等她气喘吁吁地下楼,发现宋美心在跟一个女老师说话,走近了宋美心也发现她下来了,就跟女老师告别,往她这边来了。

        “很重吧?快给我吧,我怕再压一会儿,你就真的不长个儿了。”

        宋美心接过自己的书包,和罗顽顽并肩往外走,还不忘调侃一番。

        “刚才跟你说话的是谁啊?”

        出了校门,罗顽顽跟宋美心一道走,打算先把她送回武家,然后自己再回家。

        “好像是学校老师,她说她认识我小姨,问我裙子怎么弄的。”

        宋美心不甚在意,想快点回家把脏了的裙子换掉。

        “你都照实说啦?”

        今天这一出,实在是闹剧。她都没想到民风淳朴的神木镇,小学生里居然还有这样的。

        “啊,这又没什么好隐瞒的。顽顽你也去我家嘛?”

        宋美心方向感很好,到了俩人本该分道扬镳的路口,却发现罗顽顽没往另一头走,反而还跟着自己。

        “我送你回家,你裙子弄成这样,我不放心。”

        罗顽顽抓着自己的书包带,陪宋美心往武家的方向走。

        “其实没事儿,我姥爷姥姥他们不会说我的,就是我妈妈可能会念几句。”

        宋美心以为罗顽顽是怕她回家挨说,还安抚罗顽顽。

        “阿姨身体养得怎么样?还是少让她操心比较好。”

        承骁哥妈妈这病,虽然不要命,但是好像一直拖拖拉拉的不见好。罗顽顽琢磨着,是不是还是心情的原因,毕竟一直在担心着家人。

        提起妈妈,宋美心脸色有点苦闷。

        妈妈缠绵病榻,本来今天开学应该妈妈来送她的,可是早春风凉,姥姥怕妈妈刚好点吹了风又反复,所以让小姨来送她上学。

        “好些了,就是得仔细养着,总是好不利索似的。”

        毕竟是小女孩儿,宋美心对于妈妈生病这件事实际上是非常紧张的。即便大人告诉她没什么问题,但是妈妈一天不痊愈,她就一天提着个心。

        “别担心,病去如抽丝嘛。阿姨慢慢会好的,咱们神木镇山清水秀的,空气也好,阿姨在这里养病很合适。”

        罗顽顽拍了拍宋美心的胳膊,安慰着她。心里盘算着回去问问爸爸有没有什么食补的方子,给阿姨补补身。

        顺利把宋美心送回家,婉拒了宋美心邀请她留下玩的提议,罗顽顽赶着回家

        她开学了,谢轻就自己在家,也不知道闷不闷。

        她弟虽然也因为腿伤没好利索,暂时不能上学,但是也别指望他能陪谢轻。因为被谢轻吓唬过一次,罗家宝从来不往谢轻跟前儿凑。

        急着回家,罗顽顽走起路来飞快,目不斜视的。

        所以胡姐姐在后面喊了她好几声,罗顽顽才反应过来。

        停下脚步回身去看,穿着一件水绿色长袄子的胡姐姐从后头赶了上来。

        “你这丫头走路可真快,我追了你半条街。”

        胡姐姐站定在罗顽顽面前,嗔怪了一句,伸手抚了抚自己心口,顺顺气儿。

        “您有事啊?”

        从奶奶那儿听过胡姐姐的事儿,罗顽顽对她多了一层警惕。

        原本只以为胡姐姐是个江湖骗子,忽悠人骗钱的那种。

        但是听过她充满神秘色彩的事迹,罗顽顽可再不敢小瞧了人家。

        “哟,看样子,小姑娘你是打听过我啦?”

        胡姐姐精得跟个狐狸似的,一看罗顽顽的反应就知道小姑娘怕是知道了些她的事儿。

        不过她的事儿也不是什么秘密,年轻的时候谁还没个张狂劲儿?

        “您到底有什么事儿?我还赶着回家呢。”

        罗顽顽不理会胡姐姐东拉西扯的,这种人惯会使手段,先说些无关紧要的话,然后趁你不防备的时候再进入主题,难缠得很。

        “小姑娘脾气还挺冲。我能有什么事儿,上次当着你那姐姐的面儿我没好意思说的事儿呗。”

        胡姐姐眼波流转,看人三分笑,说话也是含娇带嗔的。要不是罗顽顽知道她没比白太太小几岁,还真以为她是个三十来岁是少妇呢。

        “那你现在好意思说了?”

        这个人实在很会吊人胃口,什么叫当着小姐姐的面儿没好意思说的?合着是背人的话?

        被罗顽顽刺了一下,胡姐姐神情丝毫不变,好声好气地接着说道:“可以私下和你说。你就真的不想让你那姐姐站起来?你俩虽然只是表姐妹,但到底是有血缘关系的嘛,看得出你俩感情很好的。”

        笑吟吟的胡姐姐,说出的话倒是让罗顽顽心里一惊!

        她和谢轻是表姐妹的事儿,按说没有知道啊,就连她老爸老罗应该也不知道呢。

        可这个胡姐姐是怎么知道的?并不是试探而是言之凿凿。

        好在罗顽顽心里惊诧,但面儿上却没表现出来。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到底有事儿没事儿?”

        自然不能承认,天知道这胡姐姐会不会拿这个要挟她。

        “哈哈,小丫头还挺警觉。放心,我不会拿这个事儿作文章的。我只是让你知道一下我的本事嘛,不然你怎么会相信我呢?”

        胡姐姐掩着嘴笑,显然罗顽顽自以为不动声色的掩饰,其实全被她看穿了。

        被看穿的狼狈,让罗顽顽有些恼了,她想知道胡姐姐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所以强忍着扭头走人的冲动,留在原地。

        “我真的有办法让你那姐姐重新站起来,跟正常人一样。只不过我需要两样东西才能办成。”

        胡姐姐看罗顽顽耐着性子等待下文,就知道小姑娘是起了好奇心了。好奇就好办,好奇她就有机会。

        果不其然,就说胡姐姐不可能白做工,她画了那么馋人的一个大饼,目的其实是她说的东西吧?

        “什么东西?”

        罗顽顽顺着胡姐姐的话问,她倒要看看,胡姐姐想让她干啥。

        她这么上道,胡姐姐眼里的笑意都快兜不住了,语气轻快地说道:“你身上的一样东西,还有白太太手里我的法器!”

        提到自己的法器,胡姐姐的语气显得势在必得。

        不过她的话,却是让罗顽顽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

        实在是胡姐姐说这话的时候的神情,勾起了罗顽顽特别不好的回忆。

        她身上的一样东西?曾几何时,她就被人不问自取了一样啊!

        书客居阅读网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