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白莲花退散,本妃不好惹》-> 第五百七十六章 终章(8)
第五百七十六章 终章(8) 作者:兔一双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8-23
  •     时非笃骑在高头大马上,意气风发地

        一切都进展得太过顺利了,顺利到他一度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好在今晚的凛凛寒风,一直在提醒他所经历的一切,都是真实,并非虚构。

        如今的时非笃,简直能够看见自己取得全面胜利后,登上那金銮殿九龙宝座后,将要面对的风景了。

        高处不胜寒,但那种将一切踩在脚下,凌驾众生之上的视野,实在太开阔,太美妙了!

        时非笃捏着拳头,高喊道:“给本王,接着喊,用力喊!”

        “是!”

        簇拥在他身边的狄家军兵士朗声应是,然后就扯着嗓子高喊道:“燕王殿下,吴王有事求见!燕王殿下,吴王有事求见……”

        在这一浪盖过一浪的喊声之中,燕王府的大门,终于拉开了一道门缝,时非正从中走出,冷笑道:“三弟,现在三更半夜的,你怎么突然登门造访了。愚兄着实有些受宠若惊啊。”

        说着,时非正环顾左右,看见狄家军的队列,一直深入到夜色之中,看不到尽头,想来人数不少,更有可能,时非笃已经命狄家军,已经彻底将整个燕王府,都包围起来了。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时非正一上来就落了下风,处境十分不妙。

        “三弟,你来登门造访也就罢了,怎么还把狄家军拉过来了?怎么,你是将狄家军,当做自己的私兵用了?”

        这话说得带着机锋,时非正是在暗指时非笃擅自调动兵马,属于居心叵测之举。

        时非笃根本没有理会时非正这种言语上的出招,现在局面掌握在他的手里,他要将时非正搓圆就搓圆,按扁就按扁,还管他什么机锋!

        “大哥,愚弟为什么而来,你难道心里没有数么?”

        时非笃笑得张狂。

        时非正回得镇定:“咦?愚兄着实不知道做了什么事情,竟然惹得三弟如此劳师动众。不如,三弟跟愚兄明言,免得愚兄胡乱猜测?这也能节省你我的宝贵光阴。这个时候,愚兄通常已经在床上,做着美梦了。”

        “哈哈哈哈!大哥,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能如此冥顽不灵,愚弟佩服,佩服!”

        时非笃夸张地朝时非正抱了抱手,冷笑道:“看来大哥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好,那愚弟就满足大哥这个心愿,告诉大哥,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愚弟如此劳师动众。”

        说着,时非笃一指时非正,喝道:“大哥,逆犯顾盼兮,眼下正在你的府中藏匿,对不对?”

        时非正咬牙切齿一阵,暗叹果然,表面还是不做声色地笑笑,说道:“三弟,你在胡说什么?五弟妹怎么会在愚兄府上,她又是何时成了逆犯的?对此,愚兄实在是一概不知啊。”

        时非笃嘿嘿笑着,回头朝身后打个眼色,徐志杰就骑着马,拨开了人群,来到时非笃右手边,跟他并肩而立。

        看见徐志杰出现,而且跟时非笃表现如此亲密,时非正就知道,自己今晚彻底上当了,而且恐怕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才能够扭转乾坤。

        想到这里,时非正就止不住浑身战栗。

        “徐总兵,就由你来告诉大哥

        ,为什么顾盼兮在他府上的事情,还有为什么顾盼兮已经成了逆犯的事情,本王是怎么知道的吧。”

        徐志杰点了点头,说道:“是。燕王殿下,下官之所以知道乐山公夫人已经成了逆犯,是因为乐山公夫人亲口告诉下官,希望下官作为狄老将军的门生,能够看在老将军跟她的交情上,助她造反。而下官之所以知道,乐山公夫人正在燕王陛下您的府上,自然也是乐山公夫人亲口所述了。燕王陛下,您,正是乐山公夫人的共犯!”

        如果可以,时非正会立刻拔剑,将徐志杰当场斩杀,即便如此,也难以解开他的心头之恨。

        “徐总兵可知道,自己的一言一句,都非同小可,是要担上责任的?”

        时非正想着,如今自己能做的,就是尽可能拖延时间。同时,他就朝身后人,暗暗打了个手势,要他们赶紧处理掉顾盼兮。

        只要能够处理掉顾盼兮,时非笃和徐志杰两人空口无凭,就没办法坐实他时非正共犯的罪名。这场风波,就算化解了。

        时非笃和徐志杰两人都不傻,当然看得出来,时非正是想拖延时间。

        时非笃当即进逼,喝道:“大哥,你不要浪费时间了!徐总兵敢如此指证你,自然是有所依仗的。如果大哥确实是无辜的,现在大大方方地打开府邸大门,让我们进去一探究竟,不就全都一清二楚了吗?”

        时非正两手一摊,说道:“三弟,你这话就未免有些非分了。本王行得正站得正,身正不怕影子斜,为何要向你证明自己的无辜?本王更加没有任何理由,放你和狄家军进入本王的府邸,胡乱搜掠!倘若三弟执迷不悟,一定要做这件事情,就先去奏明父皇,从父皇那里取得了首肯,再回来吧!”

        时非笃一甩手,怒道:“哼!等本王奏明了父皇,你将顾盼兮大卸八块埋在地下三尺都绰绰有余了。本王岂会看不穿你调虎离山、拖延时机的心思?时非正,本王最后警告你一次,立刻让开,让本王带军进去搜捕逆犯顾盼兮!如果你再顾左右而言他,拖延时间,本王可就要来硬的了!”

        “你敢?!”

        时非正和时非笃两人隔空对峙着,此时燕王府中的府兵也集结完毕了。双方俨然是一触即发,血战即将打响。

        这个时候,一阵整齐有力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时非正和时非笃两人,都为之警觉。

        “来者何人?!”

        时非笃率先问了出口。

        前来的人,领头的一个,立刻高声回应道:“燕王殿下,下官乃是乐安府城防卫兵统领郑则仕!下官是听见此处发生了动静,担心王爷的安危,才特地领兵赶来的!”

        时非笃早知道,自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会引起城防卫兵的注意了,不过对此,他丝毫不担心。因为这个郑则仕,是他生母郑皇贵妃的娘家人。

        时非笃策马走近郑则仕,大声问了一句:“郑统领,你再仔细看看,本王是谁!”

        郑则仕这才看清,朝自己喊话的,原来是时非笃,不是时非正。此王非彼王,他是险些拍错马屁了,忙道:“哎呀,吴王殿下!下官眼拙,竟然将两位王爷认错。”

        说着,郑则仕就抬起头来,问道:

        “吴王殿下,不知道眼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殿下竟然如此劳师动众?下官肩负乐安府城防治安要务,如果不能弄清楚事况,只怕,只怕难以交差啊……”

        时非笃摆了摆手,不耐烦道:“本王跟长皇兄的事情,还需要你来干涉?速速带兵离开!否则别怪本王不客气。”

        被时非笃这么一吓,郑则仕当真有些心虚,他正要躬身应是,却被时非正喊住了。

        “郑统领,你来得正好!吴王诬陷本王,说本王窝藏逆犯,想强行破门进入本王府邸搜查。你身为乐安府城防卫兵统领,岂能就此离开?你必须留下,保护本王!”

        “这……”

        郑则仕简直要晕过去了。他怎么都没料到,原来眼下所发生的,竟然是时非正和时非笃两王之间的争斗。这岂是他一个小小芝麻绿豆官能够涉足的事情?他恨只恨自己积极过头了,竟然一听到风吹草动,就带兵过来查看,本意是想拍拍时非正马屁,没想到这马屁一拍,直接拍到了坑里。

        可是现在郑则仕想要懊悔,也来不及了。时非正喊住他的理由,合情合理,他没办法拒绝。

        但时非笃,也断然不是他郑则仕能够得罪得起的。

        所以郑则仕思来想去,很快,就做出了一个他自认为最为恰当的决定。

        “吴王殿下,如果您执意要搜查燕王殿下的府邸,不若……让下官代劳?”

        时非笃眯了眯双眼,斟酌了一阵,觉得这也并非坏主意。反正在他带兵监视之下,时非正很难做什么手脚,郑则仕也没有胆量歪曲事实。

        “好,本王准了。”

        说着,时非笃就转身,用命令的口吻,通知时非正:“大哥,你不让愚弟带兵进去搜查,那这件事情,本王就让郑则仕统领代劳。郑则仕统领,去吧,不要浪费我们宝贵的光阴!”

        郑则仕唯唯诺诺地带着自己那队城防卫兵,走到了燕王府门前,他看着时非正,战战兢兢地低声说道:“王爷,下官,得罪了,得罪了。”

        时非正知道,如果他将郑则仕也拦下,坚决不准时非笃搜查自己府邸,只会让矛盾瞬间激化。到时候,情况会对他更加不利。

        无可奈何之下,时非正唯有挪开了身子,让郑则仕能够带人进入燕王府。

        郑则仕一打手势,立刻带着自己手下城防卫兵进到了燕王府中,同时不忘口喊一句“小心搜查,不要破坏王府的一草一木”,向时非正示好。

        时非正和时非笃,就这样在门外对峙着。双方都陷入了沉默。

        时非笃已经做好了打算,无论时非正是否及时处理了顾盼兮,他都会干脆地将时非正拿下。反正事已至此,他再也没有回头路可走了,与其畏首畏尾,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

        时非正在想的事情,跟时非笃相近。他决定好,只要时非笃敢动手,他就抢先出手,在狄家军和徐志杰猝不及防之下,来一手擒贼先擒王,将时非笃制住。

        这对兄弟,在这个千钧一发之际,展示出了真正能印证他们乃血脉相连骨肉同胞的默契。他们两人都默默握紧了腰间剑柄,做好了暴起发难的准备。

        生死,将会在一瞬之间,尘埃落定。

        (本章完)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