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奇侠仁妃》-> 第一百九十二章:惊耳骇目难置信
第一百九十二章:惊耳骇目难置信 作者:御龙圣君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13
  •     此刻虽说已然时近五月,然而这山中的气候变化无常,身强体健者尚且难以在这湿气过重的山林间长久停留,更何况是身受重伤之人。

        当晚夜色较为暗沉,风力也在逐渐增强。半个时辰之前,刘若天尚且能够

        原本刘若天还指望这股来势汹汹的风能将浓云吹散,也好使得月亮重现,进而照亮二人前行的道路。

        却不料非但云未曾吹散,反倒快把雨给招来了,真可谓是倒霉之极。

        刘若天见此情形,当即便搀扶着遍体鳞伤的杨若心躲到了一块巨石之下,借以暂避风雨。

        不料就在这时,锲而不舍的复哥竟寻迹而至。不过到此之后,他并没有立刻进前与之进行拼斗,而是出人意料地站在一旁,进而非常不屑地对其说道:“啧啧啧……啧啧啧……真是个八面玲珑的多情郎啊,对自己的仇人都能这般体贴入微,可偏偏对徐紫嫣不咸不淡的,也难怪她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

        值得一提的是,虽说复哥此时已然是天堂谷的主人,然而其依旧没有以真面目示人,以致于时至今日,他还一直都带着个面具,显得极为神秘。

        听闻此话,刘若天当即便冷笑道:“我再不堪,至少还有勇气面对他人。却不似你这般,就像个见不得光的老鼠一样,成天只能躲在黯淡无光的地下,做一些为人所不齿的勾当!”

        而后,刘若天又继续说道:“成天戴着个破面具,装什么装啊,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呢!我今天就要把你的面具摘下来,看看你到底是何等样人!”

        说着,刘若天便飞身一跃,进而毫不畏惧地来到了复哥的面前,定要与之一较高下。

        见此情形,复哥当即便冷笑道:“既然你这么急着找死,那我就免费送你一程!”

        而后,复哥便不慌不忙地捡起了刚刚落于地面之上的一根新鲜的树枝。

        看样子,他是想以此作为兵器,进而向不知天高地厚的刘若天讨教几招。

        刘若天见状,当即便怒火中烧。心想,此人也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必须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想到这,心中只想着如何将其教训一顿的刘若天,便有些草率地与之开始了打斗。

        然而,令刘若天始料未及的是,自己使出的所有武功招式,竟然都被复哥顺利破解。

        此人似乎对他的出招速度及招式构成,都有着超乎常人的了解,就好像特意研究过自己一般。

        刘若天原以为可以乘此机会,好好地教训一下这个不可一世的复哥,借以为其报仇雪恨。不料却因一时失察,而导致自身难保。

        一旁的复哥眼见刘若天有些分神,于是便立刻趁机对其施以致命一击。

        不料就在这时,此前一直倒卧在一旁奄奄一息的杨若心,眼见这般情景,竟立刻不顾一切地替刘若天挡下了这足以使其命赴黄泉的一掌。

        刘若天见此情形,大惊之余也是非常感动。想不到贪生怕死的杨若心,竟然能在如此千钧一发的关头,豁出性命搭救自己。

        少时,已然被眼前的一幕惊得是目瞪口呆的刘若天,当即便迅速蹲下身去,而后便缓缓地抱起了只剩下一口气的杨若心,进而眼含着热泪对其说道:“你这又是何苦呢?须知我从来没有为你做过什么。我曾经甚至还说你是……可你却……你怎么这么傻呀!”

        只听杨若心断断续续地对其说道:“我才是……才是第一个……第一个……死在你怀里的女人!也许我这一路走来,输过很多次。可是……可是在这件事情上……我……我可以……可以很自豪地说……我赢啦,我赢啦!哈哈哈哈哈……”说完,杨若心便气绝身亡。

        见此情形,复哥极度鄙视地对其说道:“刘若天,你这个一事无成的懦夫!伪君子!每次遇险都要靠女人来救!事到如今,我看还有谁能来救你!”

        话音刚落,复哥便怒气冲冲地朝着刘若天冲了过来,大有要将其一招毙命的态势。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危急关头,一个黑影竟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而后便出其不意地给了复哥沉重一击。

        二人定睛一看,当即便大吃一惊,来人竟然是爱千寻,真是让人有些难以置信。

        想不到深藏不露的爱千寻仅一招,就打得复哥口吐鲜血身受重伤。

        只听到爱千寻似有所指地对其说道:“别人不认得,我可认得你!还不快滚,等着挨揍哇!”

        而后,爱千寻便与之一同将杨若心与玉霜的尸骨,进行了简单地安葬。

        而这时,此前一直不见踪影的柳傲东,也终于在天亮之前赶到了此处。

        二人问他去哪了,以致于关键时刻不见人影,柳傲东却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只说自己是乘此机会,前去寻找至今依旧下落不明的梅家兴去了。

        然而,梅家兴却并不在天堂谷之中,想必是被阴险狡诈的复哥事先转移了出去。

        数日之后,刘若天为了答谢爱千寻的救命之恩,便特意买了些酒菜,进而来到爱千寻的暂居之所,想要与之喝个痛快。

        而今敌暗我明强敌环视,徐紫嫣不知所踪,复哥等人虎视眈眈。

        眼看着距离今年中秋佳节到来之期越来越近,此番怕是其与爱千寻最后一次在此喝酒了,所以一定要尽兴。

        酒至半酣,此二人便开始有说有笑谈天说地,好不快活。

        在此期间,刘若天曾不止一次地问过爱千寻,他和颜如意的感情进展得如何,是否已然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岂料爱千寻听闻此话,当即便面色阴沉闷闷不乐,像是有一肚子的苦水无处倾倒,以致于被弄得非常纠结。

        见此情形,刘若天当即便意识到,其非但没有按照自己之前的嘱咐好好地与之相处,反倒极有可能已经和颜如意分道扬镳。

        正因如此,刘若天是气愤不已,以致于借着酒劲,他竟然有一种意欲将其毒打一顿的冲动。

        与其相对而坐的爱千寻,眼见刘若天对颜如意这般关心,竟然默默地感到有些生气,然而他却并没有表现出来。

        又过了一会,爱千寻便向刘若天说,自己的理想伴侣,必须要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似这般,方才算得上是门当户对。

        说白了,他还是想要寻找一个“真爱”。而不是似颜如意这般,动不动就要发火的母老虎。

        一听这话,刘若天当即便不由自主地笑出了声,而后便表情严肃地问道:“你总是对我说自己要寻找真爱,那我倒想问问你,何为真爱?”

        “真爱当然是……”爱千寻欲言又止。

        你还别说,平日里爱千寻总是吵吵嚷嚷地要寻找真爱。可当刘若天问他,究竟什么才是真爱的时候,爱千寻却又说不出个子丑寅卯。

        少时,爱千寻颇感无奈地对其说道:“好吧……其实我也不知道……”

        此话一出,刘若天当即便笑得前仰后合。

        而后,已然笑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刘若天,断断续续地对其说道:“合着……合着你找了这么久,到最后,竟然连你自己……都……都不知道什么是真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莫不是要笑死我吧!”

        见此情形,爱千寻也觉得有些无地自容,而后便有些犹豫地说了一句:“感觉对了,就是真爱吧。”

        已然笑出了眼泪的刘若天,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而后便问道:“什么感觉,才是对的感觉?”

        “不知道……”爱千寻此番,简直成了个一问三不知。

        对此刘若天先是嗤之以鼻,而后便又抑制不住地哈哈大笑起来,以至于竟一度致使其笑得直咳嗽。

        片刻之后,刘若天可能是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于是便立刻停止了大笑,进而语重心长地对其说道:“只要你和颜姑娘能够有情人终成眷属,我就是不幸身死,也能够得到一丝宽慰。”

        在这之前,爱千寻总是不待见刘若天,以致于很多时候都在与之唱反调。

        事到如今,大战在即。眼看着刘若天就要踏上一条生死未卜的艰险之路,爱千寻还真有点舍不得。

        “你……以后还会回来看我们吗?”已然喝得醉醺醺的爱千寻,突然问道。

        “回来?能不能回去都是个未知数,还回来……其实,我也有诸多不舍。奈何,自己并不属于这里。也许,人生来就是自相矛盾的吧……唉……”刘若天泪眼朦胧地对其说道。

        少时,爱千寻又对其说道:“不瞒你说,我是真的不喜欢颜……”

        “你再说一句试试——你呀,就是煮熟的鸭子嘴硬!我来问你,既然你对她满不在乎,甚至是厌恶至极。那为什么你一听说缘县有魔头,就立时变得坐立不安彻夜难眠,以至于要让庞九歌前去暗中保护她?你不是对我说过,像颜如意这样的人死了更好吗?那这又作何解释!”

        “我那是……那是……那是因为……我……”爱千寻听闻此话,当即便变得哑口无言,进而意欲开始胡搅蛮缠,可最终还是难以自圆其说,反倒是越描越黑。

        “我来告诉你为什么,因为你爱她,你在乎她,你舍不得她,你不能没有她。只是你自己不愿意承认而已,此正如你当初说我是贱骨头一样。不过,你可千万不要重蹈我的覆辙。如今,最爱我的人,我最爱的人,都不在了……”说着,刘若天便突然哽咽了起来。

        见此情形,爱千寻当即对其说道:“再过几天就是端午节了,你……”

        不料爱千寻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旁的刘若天却哭得更加撕心裂肺起来。

        少时,自觉已然不能在此过多停留的爱千寻,突然对其说道:“我屋里的水要开了……再见!”说着,他便快步跑进了屋内,并关上了房门。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工夫,爱千寻眼见已然喝得酩酊大醉的刘若天,独自一人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进而缓步朝着门外的方向走去,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而后,躲于门内的爱千寻自言自语道:“兄弟,今后的路该怎么走,就全看你自己的了。”

        当夜四更时分,酒劲尚未完全消散的刘若天,竟然鬼使神差般地走到了梅府的大门之外。

        然而,他却并没有再向前半步,而只是静悄悄地站在距离此处不远的一个角落里,偷偷地往里面看了几眼。

        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刘若天已然无颜面对梅承业和赵晓露,乃至梅府上下的每一个人。

        虽说自己并非是害死梅雨晨的罪魁祸首,然而此事多多少少都与之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可令其感到惊讶的是,梅承业非但没有因此而迁怒于刘若天,反倒是不计前嫌宽宏大量,以至于居然多次暗中帮助于他。

        似这般,刘若天便越发感到无地自容,深深的愧疚与自责便抑制不住地涌上了心头。

        少时,刘若天眼见府中灯火突然大亮,便意欲即刻离去,以免被人发现他的行踪。

        不料正当这时,云轻悠竟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进而怒目圆睁地向其打听起秦梦兰的下落。

        只说是害死夏轻舟还不够,如今秦梦兰竟又不知所踪,因此其一定要找刘若天问个明白。

        刘若天一听这话,是一头雾水。据他所知,秦梦兰应该早就回来了,然而云轻悠却说她至今未归。

        正因如此,云轻悠这才怀疑是否又是刘若天在故弄玄虚,秦梦兰此刻说不定已然遭遇了不测。

        为使云轻悠相信自己并未说谎,刘若天只能先带其前往曦月阁一探究竟。

        于是,甚为担心秦梦兰安危的云轻悠,便权且答应与之同去曦月阁查清事情真相。

        若秦梦兰安然无恙则一切好说,如若不然,云轻悠便要与之拼个你死我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