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新书啦 作者:有点方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8-13
  •     新书《都市无上仙王》都市修仙类类型。

        简介:处在人生最低谷的陆铮,意外获得了先祖传承。从此,人生开始逆袭……

        求大家支持哇。拜谢。

        下面是第一章内容。

        第一章祖传玉佩

        “陈主任,求您再宽限几天,我一定会把费用凑齐的。”

        病房外,陆铮对一名穿白大褂的中年医生恳求道。

        “这话,你自己信吗?”中年医生嗤笑了一声,说起话来毫不客气,“连住院费都交不起,你还想让医院给你妈做手术,做梦呢?!就今天!再交不上住院费,就给我滚出医院!”

        说完,中年医生冷哼一声,撞开了挡路的陆铮,根本不给陆铮多言的机会。

        陆铮望着中年医生离开的背影,脸上满是苦涩。片刻后,转头小心地看向病房,见到熟睡的母亲并没有被刚才的交谈吵醒,这才松了口气。

        等见到母亲那苍白的几乎没有血色的脸庞,以及哪怕睡着时,仍因为疼痛而下意识皱起的眉头时,陆铮的心又提了起来。

        陆铮母亲得的是白血病,而且还是最难治的急性髓细胞白血病,十分危险。只有做骨髓移植手术,才有治愈的可能!

        可高达三十万手术费,对如今的陆铮来说,简直就是一笔天文数字!

        别说三十万了,现在的他,连三百块都拿不出来!

        母亲的病却不能拖!

        “只能试试这个办法了!”

        陆铮一咬牙,眼中露出坚定之色,没有回病房,而是朝着住院部外走去。

        出了医院,陆铮直奔大学城旁边的古玩街。看了一段时间后,最终选择了一家玉器店走了进去。

        如今陆铮手中唯一值钱的东西,就只有兜里的一块玉佩了,是他十八岁生日时,父亲送他的生日礼物。

        玉佩比硬币要大一些,像是羊脂玉却又不是,上面没有任何花纹和雕饰,看起来很是古朴。

        当时父亲十分郑重的提醒他,玉佩是陆家祖传之物,价值不可估量。无论什么时候,处境如何艰难,都不得将玉佩示人,否则,会招来杀身之祸!

        如果父亲还在,陆铮自然不至于沦落到要卖祖传玉佩的境地。

        但现实却是祸不单行。

        自从父亲车祸去世后,一连串的打击也是接踵而来。先是家里公司破产,欠下巨额债务,而后又是母亲被查出白血病。

        如今陆铮不但没钱,还有上亿的债务等着他偿还。

        对陆铮来说,此时最重要的就是治好母亲的病。玉佩再贵重,也是身外之物,比不上母亲分毫!

        ……

        “老板,收玉吗?”陆铮进入店中,见店里只有一个身穿唐装的中年男子正坐着喝茶,直接问道。

        店老板打量了陆铮一眼,摊手道:“拿来瞧瞧。”

        陆铮小心的将玉佩取出,没有递到中年老板手里,而是小心地放到了店老板面前的托盘上。

        店老板又是诧异地看了陆铮一眼,没想到陆铮连这规矩都懂。

        当目光落在玉佩上时,店老板眼中顿时露出一抹喜色,脸上却装出一副随意的样子道:“你这是劣质羊脂玉,价值不大。要是愿意卖的话,我给你五万。”

        “什么?才五万?”陆铮忍不住惊呼一声。

        这个价格,和他的预期相差太大了。

        要知道,这块玉可是他们陆家的传家宝。能让身家近十亿的父亲如此郑重叮嘱他的宝物,又岂会是廉价之物?

        “老板,你要不再看看,这块玉可是……”陆铮着急地说道。

        “爱卖不卖!”

        中年老板挥手打断陆铮的话,将玉放回桌子上,再次端起茶杯,摆出一副送客的架势。

        陆铮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五万块,连他母亲的手术费都不够!

        “陆铮,你怎么在这里?”

        就在陆铮犹豫着要不要换家店问问时,一道声音突然从陆铮身后响起,就见一对青年男女,走进了店中。

        女的打扮时尚,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身上则穿着香奈儿套装,一副都市丽人的打扮。

        男的也是一身的纪梵希,左手袖口挽起,露着手腕上那块镶满碎钻的腕表。

        说话的,正是那名年轻女子。

        “哎呀,徐少,您怎么来了?真是有失远迎啊!”店老板一改之前的散漫态度,屁股下仿佛装了弹簧一下子弹了起来,谄笑道。

        “今天没课,来给露露选块玉玩玩儿。”青年徐少笑呵呵道。

        陆铮见到了这对青年男女,则是变得脸色难看起来。

        这两人都是他的同学。不止如此,这位都市丽人打扮的女子,正是他的前女友张露露,一个月前还是他的女朋友!

        在陆家出事后,张露露第一时间踹了陆铮,投入了这位“徐少”的怀抱!

        “陆铮,我在跟你说话,你听到没有?!”张露露见陆铮没有理会自己,感觉受到了轻视,顿时皱起眉头喝问道。

        “张小姐,这小子是来卖玉的。您们认识他?”店老板连忙说道。

        “嘿嘿,当然认识!”徐力嘿嘿一笑,接过话茬玩味道,“老赵,你还不知道吧,这位陆少可是我同学。他老子是渝城的富豪,身家超十亿呢!”

        “什么?”

        店老板闻言不由吃了一惊,诧异地看了陆铮一眼。

        徐力说完,又装作懊恼地拍了拍头,戏谑道:“瞧我这记性,差点忘了,这都是老黄历啦。一个多月前他老子就被车撞死了,就连他家的公司现在也成别人的了!如今的他,不过是条丧家之犬!我说的对不对啊,陆少?”

        “徐力,你不要太过分!”陆铮强压着怒火,咬牙道。

        张露露看了眼陆铮,脸上满是鄙夷之色,仿佛认识陆铮对她来说是一件羞耻的事情:“陆铮,我记得你家的财产都卖掉还债了。你身上还有值钱的东西?不会是偷来的吧?”

        “这似乎跟你没关系吧?”陆铮冷冷道。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从高中便开始倒追他,一直跟到蓉城大学,摆出一副“这一世非君不嫁”姿态的女人,在陆家出事后,会第一时间和他撇清关系。

        而后更是狠狠踩了他一脚,将陆家的事在学校宣扬的人尽皆知,让陆铮成了蓉城大学的“名人”,无论走到哪都被人指指点点。

        现在回想起来,陆铮只想说一句日了狗了!

        张露露察觉到陆铮目光中的讥讽,当即恼羞成怒,尖叫道:“陆铮,你现在就是个臭吊丝!你有什么资格看不起我?!”

        当目光落到桌上的玉时,张露露眼睛顿时一亮。

        “这是你要卖的玉?”张露露一把将玉抓在手中,眼中露出掩饰不住的喜爱,“陆铮,怎么说我也跟你在一起了几个月,现在分手了,你不该补偿我吗?

        这块玉必须给我,就当是我这几个月的青春损失费了!”

        “做梦!还给我!”

        陆铮怒吼一声,连忙要抢回玉佩。

        张露露似乎猜到了陆铮会这么做,向后躲闪,躲过了陆铮的手,一不留神之下,脚下的高跟鞋一崴,当即尖叫了起来。

        “啊!陆铮,你竟然敢打我?!徐少,陆铮他打我!”张露露捂着脚踝,一脸一脸怨毒的尖叫道。那张还算漂亮的脸蛋,此时显得扭曲而狰狞。

        “草,你他妈敢打老子的女人?!”徐力大骂一声,不给陆铮说话机会,一拳便朝陆铮面门砸了过去。

        陆铮本能地抬起手臂格挡!

        咔嚓!

        一道骨骼脆响传来。

        陆铮怎么也没想到徐力的力气竟然这么大,给他的感觉,不像是被拳头击中,反而像是被一头愤怒的公牛撞中。

        剧痛之后,整条右臂便失去了知觉。

        “你他妈还敢还手?!”

        见到陆铮格挡,徐力不但没有停手,反而感觉受到了挑衅,越发怒不可遏,又是一拳砸出。

        这一拳,砸在了陆铮的肚子上。

        “唔~”

        陆铮痛呼一声,倒吸了口冷气,立时倒在了地上佝偻成了大虾,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痛!

        不止是肚子痛,而是浑身都在痛!

        见到陆铮被徐力两拳打倒在地,张露露也不惨叫了,而是站直身体,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陆铮,鄙夷道:“忘了告诉你,徐少可是蓉城武道社的成员!就你这废物,也敢跟徐少动手?不知死活!”

        陆铮躺在地上,怒视着两人,一双眼睛几乎喷出火来。

        不是他不想站起来!

        如今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就更别提站起来了。只能用眼睛表达自己的愤怒。

        “怎么,不服气?要不本少再帮你松松骨?”徐力嘿嘿冷笑,摩拳擦掌就要再次动手,不过却被张露露拉住了。

        她自然不是好心帮陆铮,而是担心闹出人命来!

        “陆铮,你真以为我稀罕你这破玉佩?”张露露手中把玩着玉佩,俯视着陆铮,脸上带着快意笑容,“我听说你妈得了白血病,若是我没猜错,你卖玉,是要给你那死鬼老妈筹手术费吧?

        我偏不让你如愿!”

        话落的同时,张露露的手倏然张开。玉佩在重力的作用下自由下坠,“叮”的一声砸在了地上。

        不过,却并没有摔碎。

        还不等陆铮松口气,张露露陡然抬起右脚,用那细长的高跟,狠狠朝着玉佩踩去。

        “不要!”

        陆铮顿时猜到了张露露的意图,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竟喊出了声来,说话的同时连忙抬手阻拦,想要用手护住玉佩。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

        嘭~!

        玉佩四分五裂!

        “啊……!”

        陆铮望着被踩成碎渣的玉佩,彻底癫狂了,双目血红,口中发出愤怒的咆哮,仿佛要吃人一般。

        玉佩,是他陆家的祖传之物,是他父亲郑重交代一定要妥善保存的宝贝,更是救他母亲的唯一希望!

        如今,却被张露露给毁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自问从没有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陆铮怒声咆哮道,怒视着张露露,面容扭曲,目眦欲裂。

        “因为,好玩儿啊!”张露露蹲下身直视着陆铮,淡淡道,“记住了!这就是你刚才看不起我的代价!”

        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掌握生杀大权的女王,心中畅快到了极点。

        “张露露!你该死!”

        陆铮怒吼,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气炸了。他从没有像现在这般恨一个人,恨不得将张露露生撕了,碎尸万段!

        “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这臭吊丝,真是扫兴!徐少,我们去逛街吧,改天再来这里挑块玉。”张露露却没有再理会陆铮,而是站起来挽住徐力的胳膊嗲声道。

        “真他妈晦气!”徐力低骂了一声,挽着张露露的细腰,向着店外走去。

        “喂,这是你们的事,跟我可没关系啊!”店老板望着形如雕塑般的陆铮,连忙大声撇清关系。

        陆铮仿佛没有听到,手掌轻轻触摸着不知道碎成多少片的玉佩碎片,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玉碎了。

        救母亲的唯一希望,没了!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就在陆铮摸到玉佩碎片的刹那,一道金光陡然自玉佩碎片中飞出,如闪电般没入到了陆铮眉心。

        陆铮身体一震,脑海中出现了一名高冠大服、衣袂飘飘的老者,像是古代大儒,又像是掌控诸天的众神之王,目光霸道而威严,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天地为炉造化工,人世一念生灭中。仙道无涯皆兴叹,唯吾欲渡做扁舟……”

        老者幽幽一叹。

        苍老而威严的声音,响彻陆铮脑海,如雷霆,似洪钟大吕,振聋发聩。

        “吾之后裔,汝今日继承本座衣钵,自此超凡脱俗……”

        话落,老者再次化为一道金光,继而便是海量的记忆出现在陆铮脑海。医道问卜、风水玄术、炼丹炼器,连同老者一生的修行经验,尽数印刻在陆铮记忆深处。

        铃铃~!

        还不等陆铮将这些记忆都看一遍,一道刺耳的手机铃声,将陆铮拉回了现实。

        陆铮猛然惊醒,这才察觉身上的疼痛已经消失,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不由微微一惊。打来电话的,正是人民医院的实习医生萧玉若。

        手机刚一接通,里面便响起了萧玉若焦急的声音。

        “陆铮,快来医院!陈主任带人去病房了,他要把你妈赶出医院!”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