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父皇必须死》-> 第二百九十三章 大结局
第二百九十三章 大结局 作者:天际舟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30
  •     但许三春已经拿定了主意,她不愿将所有的压力,都让花暮辰一个人去承担。

        一切就绪,嵩烈帝咧开一个巨大的笑容。几百年来的筹谋,总算要成了真!这让他如何不高兴?

        今日之后,他就不用再戴那个该死的紫金面具,不用缩在踏月楼里,不用点那个他早已经闻腻味了的熏香!

        他要堂堂正正的,行走在阳光之下。

        站在阵法中央,他右手一挥,蔡紫妍脚下的阵法陡然燃起紫焰。紫焰之中,蔡紫妍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下去,头发迅速变成没有一丝光亮的白色,如纸一般。

        从她的眉心处,紫色法力如水流一般汩汩而出,沿着阵法被嵩烈帝所汲取。许三春看见,蔡紫妍瘫倒在地上,不知死活。

        嵩烈帝站在原地深深吸了一口气,将蔡紫妍的法力一丝不剩的全部吸取。再次睁开眼睛时,许三春看见他皮肤仿佛要饱满了一些。

        难道,他除了用逆神阵来转生,还用这个邪恶阵法来维持肉体不易腐朽?

        另外两个阵法的女子看见这一幕,已经麻木的心也变得惊惶起来,互相推搡着。但是,就这么狭窄的铁笼,她们又能逃到哪里去?

        嵩烈帝左手缓缓抬起,通往禁锢着许三春阵法的线条亮了起来。许三春只觉遍体生寒,一股彻骨的凉意从脚下升起。

        “乖乖,准备了!”

        乖乖大力点头,两人严阵以待。

        站在阵法中央的嵩烈帝动作陡然停止,就好像一具木偶,没了灵魂只剩下身躯。

        这不是错觉,这是一个事实。

        他邪恶而冰冷的灵魂,已经在眨眼之间,通过阵法线条入侵到许三春的眉心间。

        在他的灵魂触及皮肤的刹那,许三春凝神以待,将蓄力已久的法力光球,朝着嵩烈帝的灵魂孤注一掷。

        这是她唯一能想出来的抵抗方法。

        若是能赢,就算失去所有的法力又如何?

        “这不可能!”

        这场较量悄无声息,但许三春听见了嵩烈帝灵魂惨叫的声音。他显然没有想到,她竟然有反击之力。

        这和他预料的手到擒来相差太远,眼前的并非一只柔弱待宰的小白兔。

        要不是转生必须在两人意识清醒的情况下进行,他怎会让她清醒着!但他有着足够的自信,他的灵魂比任何人都要强大。他也不是第一次转生,从来就能轻轻松松消灭原有的灵魂。

        但是,让他更吃惊的事情还在后面。

        他回到原有的躯体后,愤然发动了另外两个法阵,将提前准备好的燃料汲取一空,再次向许三春发动了冲击。

        这一次,她不可能再逃掉。

        确实,许三春再没了反抗的手段。

        但是在她面前,却出现了一人,正是原本应该在生辰宴上喝酒的花暮辰。

        嵩烈帝冷哼一声,这个驸马果然不简单!但只要他转生成功,一切都不在话下。

        但是,他却惊恐地发现,他的灵魂竟然不受控制地一分为二,一部分朝着许三春,另一部分朝着花暮辰而去。

        这不可能!

        只有同样的血脉,才能吸引他的灵魂。

        下一瞬,他这两半灵魂,生生再被割去一半,法阵中出现了第三个人。

        这个人,竟然是殷昶!

        这,这怎么可能?!

        殷昶,不是已经死去了吗?他怀疑过此事的真假,但是,经过反复查验,连殷昶的尸骨他都亲自看过,明明就是他。

        但如今,殷昶活生生的站在这里,面色冷肃。

        在三股血脉力量的拉扯下,嵩烈帝的灵魂不知该何去何从。再加上之前被许三春奋力一击,他的灵魂出现了一丝裂痕,而当下这条裂痕竟然有扩大的趋势。

        “啊!”

        嵩烈帝的灵魂发出惨叫。

        许三春、花暮辰、殷昶三人同时感受到了这声惨叫,于此同时,是扑面而来的反击。

        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岂是这般简单就会被他们击败的?

        纵然意外一个接着一个,纵然他失去了躯壳,但躯壳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个容器。没有躯壳的嵩烈帝,更获得了无限的自由。

        嵩烈帝猛然一击之后,三人的面色陡然如纸一般雪白,身躯不受自己的控制,开始瑟瑟发抖。他们咬紧牙关,抵抗着灵魂的入侵。

        三个人。

        嵩烈帝选中了目标,毅然舍了许三春和花暮辰两人。他不知道花暮辰身上为何会有与他同样的血脉,但他们显然早有准备。

        而殷昶,原本就是他选中的目标,血脉更加完整。

        殷昶压力陡增,眼看快抵挡不住。这时,从黑暗之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哑娘焦灼的面容出现在众人跟前。

        她的身后,冉耿扶着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紧接着出现,而在老者的手中抱着一个形似陶罐的容器。

        眼看情况紧急,几人也顾不得招呼。

        冉耿快步向阵法中央的嵩烈帝躯壳走去,一个手刀将嵩烈帝砍倒,拖出法阵之外。

        这具躯壳对嵩烈帝的灵魂来说已经没有了意义,但所处的位置对他来说仍然十分关键。失去了这具肉身作为枢纽,嵩烈帝的灵魂就再无退路。

        见势不妙,嵩烈帝不再有所保留。整个身形变得肉眼可见,激发了所有的法力,如一团灰黑色的影子,猛然扑向殷昶。

        “快!”

        随着冉耿的声音,那名老者将手中的容器放在阵法中央,原本嵩烈帝肉身所在的位置上。双掌扶住容器,紫色的光华容器中升腾而出,丝丝缕缕地沿着阵法线条扑向嵩烈帝的灵魂。

        “啊!”这是嵩烈帝不甘的怒吼。

        怎么可能?

        一群凡夫俗子!竟然敢与他相斗!更令他感到恐惧的是,他竟然身不由己的,被线条所捆绑住,吸入了那个容器之中。

        足足过了两刻钟功夫,阵中之人才颓然倒地。

        他们能明显感觉到,嵩烈帝的灵魂已经被全部吸入了容器之中,再不存在于这世间,灰飞烟灭。

        众人尽皆脱力。

        他们不敢相信,这一役,竟然取得了全胜。

        “哑娘,您怎么来了?”许三春问哑娘。

        “你怎么来了?”花暮辰问殷昶。

        他们两人的出现,才奠定了胜局。

        按花暮辰原本的计划,他将嵩烈帝的灵魂全部引入体内,然后再他还能控制自己的瞬间自杀,同时击杀嵩烈帝。

        殷昶坐在地上,笑得劫后余生,“你救了我的命,我妹妹又在这里,我怎么能不来?你别怪孤烟,是我要来的。”

        冉耿对许三春解释道:“当年,姬皇后不仅设法送走你们兄妹,还找出了对付嵩烈帝的法子,着人送回了荆南国。”

        这个法子,就是放在阵法中央的那个容器。

        这些年,他们一直在制作阵法与容器,同时也在寻找着许三春的下落。通过方胜联络到许三春之后,他们就让许三春将方胜缝制在衣角随身携带。

        今日,正是凭借这个方胜,他们找到了许三春的位置,寻到了逆神阵的所在。

        哑娘拿出回复精力的阵法图分发给众人,略作歇息后,众人出了大阵。这里,正是踏月楼的地底最深处。

        外面的毒鳞军,已经被花暮辰的人全部清除干净。维持阵法的朱妗,被捉拿就范。

        苗劭见此情形,识相的立刻倒戈。

        当殷昶出现在生辰宴时,惊呆了群臣。

        “父皇被朱妗控制,中了邪蛊之术,我在花少主的帮助下假死逃脱。”殷昶面色沉痛道:“今日,朱妗要对父皇下毒手,可惜我仍然是晚了一步,父皇驾崩。”

        这是对天下最好的交代。

        身为太子,他怎么能告诉朝野,统治他们的君主,是一名历经几次转生的老怪物?

        这些消息,一个比一个让人震惊。

        但好在有殷昶在,在座的个个都是历练出来的老狐狸,就算有内情,又与他们何干?总之皇帝驾崩,太子活生生的站在这里,总比皇太女继位更能让人接受。

        已经有反应得快的人跪下谏言:“太子殿下,罪人当诛,万死不能辞其罪!但国不可一日无君,还请太子立刻登基,主持大局。”

        “请太子登基!”

        众人纷纷跪下请命。

        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殷昶。

        许三春和花暮辰相视而笑,看懂了对方眼里的想法,携手走了出去。

        眼前双月生辉,漫天繁星,身侧清风徐徐。脚下的洛邑城,是鲜活的万家灯火。

        属于嵩烈帝的恐怖统治已经结束,笼罩在洛邑城上空的几百年阴霾终于烟消云散。而属于他们的美好未来,这才刚刚要揭开帷幕。

        夜太美,余生更美。

        ——————————————————————

        后记:

        嵩烈帝驾崩后,殷昶登基,改国号为元瑞,是为元瑞帝。

        兄妹两人替已逝的姬皇后做了一场盛大的法事,在她的灵前携手,诚心替她祈祷。姬皇后所想要做到的一切,他们已经做到,两人平安无事,嵩烈帝再不存在于这世间。

        随后,许三春改姓姬,辞了旭日公主的封号、封地。元瑞帝改封她为永乐公主,在她自己的要求下,将潭安县作为她的封地。

        元瑞三年,许三春诞下一对龙凤胎,男孩姓姬,是为荆南国王子。

        永乐公主一生,与花暮辰琴瑟和鸣,两人足迹遍布大商名山大川。她不仅是一名合格的花家主母,还致力于创造推广民用阵法,赢得百姓交口称赞,成为史书里的一段传奇。

        (全书完)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