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偷偷 作者:郁雨竹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5-09
  •     满宝伸出手指捅了捅周四郎的后腰,周四郎往前挪了挪,没动。

        满宝就更用力的捅了捅,周四郎继续往前挪了一步,还是蹲着没动。

        满宝气了,直接伸手推他,周四郎没料到她力气这么大,一下就给趴在地上了。

        正在做家务的周喜等人看过来,满宝就伸出小拳头捶了一下他的后腰,周四郎没办法,只能吭哧吭哧的上前,红着脸道:“三嫂,今天轮到你打扫鸡舍了吧?”

        “是啊,怎么了?”

        “我来打扫吧,”周四郎道:“以后家里的鸡舍都我来打扫,反正我没事做。”

        老四什么时候这么勤奋了?

        何氏怀疑的看向他。

        满宝见他又吭哧吭哧的不说话了,连忙冲上去替他说,“三嫂,四哥说他闲得发慌,嫂子和大姐们却每天都这么忙,所以家里的脏活就交给他好了。”

        何氏就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周喜,自以为了解了,乐道:“好呀,老四都会体贴人了,看来是真的长大了。”

        不仅何氏,就连小钱氏和冯氏都觉得周四郎这样做是为了替周喜分担一点,因为明天就要轮到周喜打扫鸡舍了。

        就连周喜都这样认为,她瞥了老四一眼,心中有点欣慰,不过当着嫂子和弟妹们的面她什么都没说。

        周四郎呼出一口气,立即去拿扫把去打扫鸡舍,见满宝远远的站着,他便扬了扬扫把,冲她瞪了一眼。

        周四郎把鸡舍打扫干净,又往里铺了一层稻草,这边拿着垃圾出去。

        他左右看看,见没人发现,就把从鸡舍里打扫出来的垃圾倒了一半在自家的肥堆里,剩下的则倒在一个脏兮兮的竹筐里,见没人注意就把早就准备好的枯草和烂叶子等塞到筐上面遮住,然后拎起竹筐拔腿就往他的荒地里跑。

        满宝早等着了,周五郎和周六郎带着大头他们从林子里又扫出很多枯叶和烂泥,烂泥直接丢进去,枯叶则放在木板上用刀切几下扔下去。

        三兄弟拿着粗棍子搅了搅,又浇了水,按照满宝要求的用做好的草盖将坑给盖起来,为了保暖还往上放了好多枯草。

        周四郎很怀疑,“这样就行了?”

        “还不行,以后还得每天往里添东西,四哥,你一定要记得每天去打扫鸡舍呀。”

        周四郎垮下肩膀,道:“要是爹知道我偷了家里的鸡粪,他一定会打死我的。”

        “不会的,”满宝安慰他,“爹从不管鸡舍的事,他不会怀疑的,你要是怕,那就从山里挖点土丢进去,这样爹就不会发现了。”

        周四郎觉得这主意不错,他和老五老六对视一眼,开始暗戳戳的搞事情。

        满宝是计划好的,一天就偷一半,又往里填土,老爹应该不会发现的,但谁知道周四郎越来越贪心,在几天后发现家里没人注意,他就偷偷的把打扫出来的垃圾都给倒进自己的肥堆里,而给家里的肥堆留的都是山里挖出来的泥。

        老周头一开始是没发现,但进了二月,周大郎和周三郎把育秧的田给犁出来了,选个好日子他们就要下钟了,所以他去看一下家里的肥,这一看不要紧,发现旁边多出来好大一层土。

        虽然那土看着比河泥还好,但他从没挖过河泥以外的泥啊,这一仔细不得了,他发现今年的肥比去年要少很多呀。

        老周头一下气翻了,在乡下,那是为了一口水,一勺肥能全家上阵打架的呀,他第一直觉是有人偷他家的肥,于是气呼呼的往家里走,要质问三个儿媳,她们都怎么看家的,肥都让人拿走了都不知道。

        等满宝背着小书箱蹦蹦跳跳的跑回家时就见周四郎正跪在地上,院子里安静的很,一个人也没有。

        满宝停了一下脚步,去接满宝大头也探头往里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然后俩孩子蹑手蹑脚的往里走,走到周四郎身边探头往堂屋里看。

        周四郎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道:“别看了,人都不在。”

        满宝就松了一口气,这才有空问他,“四哥,你又做什么坏事了?”

        “也没做什么太坏的事,就是听的话偷了家里的肥而已。”

        满宝瞬间心虚,小声问,“被爹娘发现了?”

        “嗯,爹让我在家里等你,等你回来了,带你去见他。”于是周四郎起身拎着满宝就走。

        满宝有点矮,被他拎了起来,连忙抱住他的手臂叫道:“我要自己走!”

        周家大部分人都在荒地那边的肥坑里,老周头一开始是气得不行,儿子和闺女竟然偷家里的肥,不知道这事关一年的收成吗?

        所以他带着三个大儿子要去把肥给起回来,到了地方,一掀开盖子,一股热气便铺面而来,他们差点给吐了。

        但老周头却很快回过神来,闻了闻空气中散发的味道,有些兴奋起来。

        就是周大郎也有些惊讶。

        他种地也是一把好手,从十九岁后家里的肥就一直是他和老爹一起沤的,当然知道什么样的肥是好的。

        气味是怎么样的,样子又是怎么样的……

        周四郎押着满宝过来时,老周头他们只铲出一铲子,然后把盖子又给盖回去了。

        周四郎和满宝低着脑袋过来,以为迎面就会是一顿骂,结果老周头却是把闺女拉到跟前,和颜悦色的问,“满宝啊,听五郎说,这沤肥是你教的,书上还有写?”

        满宝偷着眼看她爹,觉得他没生气,便精神起来,点了头后把书箱给放下,从里面找出那本书给她爹看。

        老周头手有点脏,没敢接书,他只是让满宝打开让他看了一眼,他不识字,但不影响他敬畏的看着书里面的文字。

        他长叹一声道:“读书可真好啊,没想到书里头连沤肥都会写上,来,你告诉爹,这上面是怎么说的?”

        这里面写的沤肥方法有很多种,但其实都是大同小异,异的便是对材料的要求,已经变化了一些对于温度的要求。

        当然,满宝也不能做到完全复制,因为她没有树上写的棚子,也没有书上写的升温袋,可满宝不傻,知道了沤肥要保持温度,所以便想着用草盖将肥坑给盖起来,她还计划着温度要是不够就放一把火呢。

        嗯,这个书上也是有些的,俗称烧粪,但这个要求太多,满宝自己都还不是非常理解,所以暂时不打算做。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