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生病 作者:郁雨竹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09
  •     满宝耷拉着小脑袋跪在周六郎的身边,老周头气得在四人面前来回走动,老周家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在院子里围观。

        这是满宝第一次被老周头罚跪,以前她犯错误都是钱氏罚她,老周头负责求情的。

        但这次老周头气得不轻,都不等钱氏动手,自己先把满宝给罚了。

        当然,钱氏是不会替他们求情的,此时她就搬了一张椅子坐在门口,沉着脸看他们四个。

        四人沮丧得不行,但他们心虚理亏,并不敢反驳,所以老爹喷什么他们都得跪着听,老老实实的挨训。

        生活总是充满了意外,满宝觉得科科说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比如昨天他们以为已经瞒天过海逃过一劫,没想到今天就会东窗事发。

        说起来这事全怪六哥。

        周六郎也知道是自己的问题,所以他的头比其他三个更低,腰也更弯。

        但老周头显然不这么想,他主要骂周四郎,“你弟弟妹妹们小,你还小吗?都是要成亲的人了,你竟然能把你妹妹丢在山里,得亏老天爷保佑,你妹妹没事,她要是在山里迷了路找不回来了,或是被狼给叼去……”

        老周头只是想一想就觉得心口生疼,几乎呼吸不上来,他气得冲周四郎踹了一脚,直接把人踹出去,喘着气问,“你让我怎么去见你……”

        “好了,”钱氏截断他的话,沉着脸道:“四个人,全都打十棍,老四,你最大,今天晚上不准你吃饭,就在这儿跪着!”

        周四郎低垂着头不敢反驳。

        满宝吓得不轻,没想到爹娘这么生气。

        周二郎找了根竹条出来,周大郎悻悻,抽满宝的时候是打在屁股上,动作很轻,只让她感觉到疼,但抽另外三个时,周大郎却不这么惜力,直接抽出印子来。

        显然,他也很生气。

        满宝吓得哭起来,爬上去和老周头求情,“爹,我知道错了,你别打哥哥们了。”

        老周头冲她哼了一声,道:“满宝,你年纪也不小了,过了年都七岁了,也该长大了,这山里是有狼的,能乱跑吗?”

        老周头道:“你要是被狼叼去了,就再也见不着爹娘兄弟了,它还会把你的手脚都咬掉,啃吧啃吧吃了,到时候你手没了,脚没了,连头都没了……”

        老周头是怎么恐怖怎么说,满宝吓得一愣一愣的,一时都忘了给三个哥哥求情。

        老周头直接伸手把她拉起来,道:“今天晚上他们三个都不许吃饭。”

        满宝心有戚戚,第一次吃饭都不香了。

        因为是冬天,老周头想着他们生病了还得花钱买药,因此并没有让他们跪很久,天一黑就把他们赶起来回去睡觉了。

        兄弟三个饿着肚子,只能去厨房里找了点水喝,勒紧裤腰带回房睡觉。

        满宝一直被老周头盯着,想要偷偷给他们塞两颗糖都不行,最后她是抽泣着迷迷糊糊的睡了。

        她睡了,老周头却没睡,他沉着脸去找三个儿子。

        周四郎就领着两个弟弟站在床前继续挨训。

        “你们小叔就只有这一滴血脉,”老周头压低了声音道:“打小,为了让她活下来家里费了多少心力?我从小就跟你们说,要护着她,护着她,不许去危险的地方,你们倒好,直接把她丢山里了,你们是想要了我和你娘的命是不是?”

        周四郎抹了抹眼泪,低着头不说话,周五郎和周六郎也不敢动。

        老周头看见了,胸中的那口气总算是散了不少。

        想到昨天老四回来哭成那样,估计也是怕得不行了。

        这么一想,最后那点怒气总算是散了,他抽了抽烟,沉默半响后道:“以后不许再犯这样的事,行了,自己去厨房烧点开水吧。”

        周四郎没想到老爹最后会来这么一句,诧异的抬头。

        老周头就瞪他道:“明天你就给我去坟上拔草请罪。”

        周四郎便低头应了一声。

        等老爹一走,兄弟三人就溜到厨房里寻摸,周六郎在灶台的最里侧翻出了三个黑馍馍,便知道这是大嫂给他们留的,三人热了热,便一起蹲在厨房里吃了。

        本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结果下半夜满宝却发起热来。

        钱氏最先发现,因为满宝做梦哭了,她便起身去安慰,结果一摸发现她额头滚烫,她吓了一跳,连忙把老周头摇醒。

        钱氏摸着她的额头,连忙让老周头去烧开水,她忍不住抱怨,“孩子本来没事,你非说话吓唬她干什么?”

        老周头也有些后悔,“她胆子一向大,我怎么知道就吓住了?”

        然后就忍不住怪周六郎,“都怪老六这个兔崽子,事情都瞒住了,结果还露出来让我知道。”

        周六郎:……瞒也错,现在不瞒也是错的了?

        周家孩子多,发烧是常有的事,他们不仅会常规的降温方法,比如多喝热水,盖被子发汗等,还备用退烧的药材。

        在发现灌水没用,满宝出不了汗,身上还是滚烫的以后,钱氏就让小钱氏把药拿去熬了。

        结果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满宝还是一滴汗都没处,温度自然也没降下去。

        钱氏忍不住落泪,高烧可是会死人的,尤其是满宝这样的年纪,六岁多,还危险得很。

        她对周大郎道:“去请大夫吧,如果太阳出来还降不下去,就把人送到县城去。”

        周大郎连忙应了一声,拔腿就往大梨村跑去。

        满宝也就这两年吃的药才少了下来,以前基本上是跟药为伍的,大梨村的大夫对她熟得很,一见周大郎急成这样,他便也不计较天没亮就被叫醒了。

        连忙收拾了药箱跟他走。

        到了周家,他一看,孩子烧得脸都发红了,钱氏正不断的用温毛巾给她擦额头和手心。

        大夫一看,问道:“越来越热?”

        钱氏点头,眼眶发红道:“前头还没那么烫,我听您的一直给她喝温水,但温度一直在上升,我也没敢敷冷毛巾,便用温水一直给她擦拭。”

        大夫点头,给满宝检查了一下眼睛和舌根,再一把脉,忍不住蹙眉,“这是风邪入体,又受了惊悸所致。”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