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抓住 作者:郁雨竹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16
  •     白善宝兴奋得眼睛都发光了,“大吉原来这么厉害!”

        满宝道:“我要和大吉学飞屋顶和打架。”

        “不行,你不能学,我才能学。”满宝打架本来就野,再给她学,那他以后还能打得过她吗?

        满宝还要争取,科科就道:“宿主,趁着大家不注意,你去把电击棒收回来吧?”

        “不要,我也会被电的。”

        “不会的,”科科道:“用一根棍子去把人的手扒开,你握住开关的那一头就可以,如果你还害怕,宿主可以考虑买一双绝缘手套。”

        不那么危急了,满宝的抠门属性又回来了,摇头道:“不要了,我要省着点花积分。”

        她丢下白善宝,自己挤回厨房,找了一根棍子后就去扒拉倒在地上的。

        房顶上的打斗精彩绝伦,所有人的目光都定在上面,尤其是老周头还时不时的喊一声,“哎呦,我的瓦片呀,下来打吧,在下头打,别在房顶上打了……”

        大家的注意力就更集中了。

        满宝蹲在地上,用棍子扒拉开他的手,也没伸手去拿电击棒,而是用棍子把它拨出来,这才伸手去拿。

        她把开关关上,又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俩人,好奇的问科科,“为什么这个棒子能把人打晕?”

        “不是打晕,是电晕,知道闪电吗?’

        满宝狠狠地点头,“知道呀。”

        “电击棒里的电和闪电一样都是电能,劈在人身上会把人电晕。”

        满宝颤了一下,“可是闪电会把人劈死。”

        “电击棒不会,至少百科馆内的这款电击棒不会,它设置有安全系统,虽然功率很大,但只会把人电晕。”

        满宝就松了一口气,正想和科科讨论一下怎么把屋顶上的那人也给电晕时,她就看到地上的人眼皮颤了颤,似乎就要睁开眼睛了。

        她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按了开关,然后按在他的手上。

        地上的俩人抖了两下,头一软,又彻底晕过去了。

        满宝惊喜不已,“真的好好用啊。”

        科科:……

        屋顶上的那人正巧看大这一幕,忍不住啊啊啊的大叫两声,差点疯了,他挥舞着剑,剑剑往大吉身上的要害招呼,此时此刻他恨不得把整个村的村民都杀了。

        他身上实在是太难受了,直接和村民对抗时被击打的伤,被烫水泼的伤。

        尤其是小钱氏的那桶滚烫的热水,现在他的脸上,手上都起了水泡,这种难受几乎要把他逼疯。

        也是因此,大吉才能勉强招呼住他。

        刘氏也看出大吉打不过人家,握住嬷嬷的手道:“你再回去一趟,多叫一些家丁来,一定要把人留下。”

        嬷嬷很不解,“老夫人,这样得罪人……”

        刘氏厉声道:“快去!”

        嬷嬷只能躬身退下。

        满宝拿了电击棒,跑回白善宝的身边看热闹,顺便想着怎么把电击棒扔在他身上。

        不过人家现在是移动的,又远在房顶之上,满宝显然没这么本事,所以只能抬头看着。

        白家的家丁很快跑来,他们没有大吉的本事,自然不能也飞到屋顶上跟人打架,但他们比起村民来更有组织和纪律,也会些拳脚功夫。

        看了眼屋顶上的情况,为首的一人就抓住村长问,“有竹竿吗?”

        “有,周二家里啥都看缺,就是不可能缺竹竿。”都不用老周家人带路,村长直接带他们摸到杂物房里,里面都是竹竿,又长又短,有干有生,任君选择。

        家丁们就呼啦啦的一人选了一根,拖出去,分队站好,直接在下面抽着空给那人一竹竿。

        他躲避不及,被一根竹竿抽到了小腿,脚下不稳,大吉抽着空就伸脚将他踢下屋顶。

        被踢中的胸口大痛,他砰的一下砸在了地上,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就被拿着棍子的村民们围住,这次他们聪明了,直接把棍子压在他身上,让他起不来。

        而一个家丁将他手上的剑踢掉,也压住他。

        大吉跳下来,找了一根绳子将他很结识的绑了起来。

        把三个人仍做一堆,然后大家看是看着三人沉默。

        刚才光顾着打架和激动,忘了想了,把人抓住后该怎么处理呢?

        连村长都有些发慌,“他们真是假的?”

        万一是真的,那……

        老周头心里也发虚,他觉得是假的,但当年来查案子的也的确是官爷……

        庄先生却很笃定,走到唯一清醒的那人面前,道:“就算他们真是官吏,来此的目的也不纯,我从未听说过哪个地方能够照着人头给补助的,不然,你先告诉我,你在何处任职?”

        那人啐了一口,眼神阴毒的盯着众人,冷笑道:“你们等着吧,敢拿我们,朝廷必定会判你等为盗匪,到时候整个七里村全被夷平,你们一个人也逃不掉。”

        村民们闻言慌乱起来,庄先生却笑道:“听到你说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看来你来此的确另有目的。”

        村长便悄悄凑上去问庄先生,“庄先生,如果他们真是官,我们抓了他们没事吧?”

        庄先生安抚他们道:“没事,他们连身份都不敢亮出来,就是去了衙门我们也有足够的理由的。”

        村长就松了一口气,然后看着三人发愁,“那这怎么处理啊,送到衙门里去?”

        庄先生就看了一眼天色,道:“今日晚了,要送也是明天再送,得先把人扣押下来。”

        “那这……”村长看向老周头,显然是问他的意思,人是在他这里抓的,也是因为老周家的人才抓的。

        老周头倒也不为难,他正心疼被拆坏的瓦片呢,见村长看过来,就点头,正要应下,一道声音突然响起,“诸位若是放心,不如先押在我家吧。”

        大家惊讶的看去,就见刘氏不知何时走了上来,她正低头看着绑在一起的三人。

        其中有两个依然晕着,一个却还清醒,他看着刘氏,似乎预料到了什么,张嘴就要喊,被大吉眼疾手快的往里塞了一块抹布。

        他恶心的几乎要吐出来,却让抹布更深了一层,他眼中难得的出现恐惧,挣扎起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