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放灯祈福 作者:一帘忧伤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16
  •     午后,一小宫女因洗坏了琴妃的衣裳被押进嫣然宫内。

        “跪下!”

        小太监呵斥一声,那宫女才老老实实跪下,刚跪下的小宫女便开始磕头求饶,“娘娘饶命,娘娘饶命!”

        纳兰嫣琴挥手示意屋子里的人退下,只留下眉青一人。

        “本宫好端端的衣裳,就这么被你洗坏了,你说...是砍了你的手呢,还是砍了你的脑袋?”

        不温不火的声音听得小宫女浑身颤抖,她低伏在地,“娘娘,奴婢没有,那衣裳奴婢检查过,送来的时候没有一丝损坏啊!”

        纳兰嫣琴冷笑,“你的意思是本宫自己弄坏的了?”

        “奴婢不敢!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奴婢只是...”

        纳兰嫣琴打断她的话,“在这里,本宫说是你就是你,是不是啊香烛?”

        香烛原本是凤贵妃身边的人,因凤贵妃畏罪自尽,她身为贴身侍女自然落不得好,于是被打发到浣衣局替人洗衣。

        香烛忍不住一抬头,随后又突然垂下脑袋,“娘娘,您是要奴婢为您做什么吗?”

        纳兰嫣琴微微勾唇,“不愧是凤贵妃身边的人,果然聪明!”

        香烛心里的大石头落下,只要纳兰嫣琴不杀她,一切都好办,“娘娘有事尽管吩咐,奴婢一定竭尽所能,为娘娘办事!”

        傍晚时分,南乔去老地方见了岑溪。

        岑溪似乎在调制香料,整间屋子都飘散着各种香味掺杂后的浓烈气息。

        “宇文棠呢?”岑溪停下手中的动作温柔的抬头

        “姬无煜戒备森严,暂时还没得手!”她说。

        “他对你有过戒备?”岑溪明显是不信的。

        “以前没有,但现在有了。”南乔望着他,眼中看不出一点心虚之意,“因为我突然回去,任谁也没办法相信我一点目的都没有!”

        “这件事不怪乔乔。”岑溪说了这句后又开始低着头配置香料了,“乔乔心里恨我,不肯全心全意去做这件事,罢了,回到我身边也好!”

        南乔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他了,岑溪居然就这么轻描淡写,也不逼她,倒是有些反常。

        “我先走了。”

        正当南乔准备转身时,岑溪悠悠开口道,“那一次你跟姬无煜去桐临做什么?”

        南乔眸光微抬,瞳孔眯了下,“不做什么,就是去游山玩水。”

        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毕竟事情都过去了这么久,他以前不提,今日提出来似乎有些突兀。

        “游山玩水?”他笑了一声,“倒是不错,之前我一直没时间带你出去走走,过两天闲下来,我们也一起去外面游山玩水!”

        南乔以为他又有什么计谋,“不必了,跟你,我没那个心情!”

        说完这句,南乔大步的离开了。

        岑溪嗅了嗅金勺中珍贵的香料,勾起唇角,“我的乔乔,也只有你,才有权利在我面前放肆!”

        出了宅子,南乔回过头去看了一眼,心里估算了下暗中守卫的高手,她虽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可对于岑溪这个人她始终看不透,也猜不透,不知道他有多大的本事,更不知道他究竟是谁。

        那么大个桃花居她说烧就烧了,可岑溪一点反应都没有,由此可见,他手里拥有的东西远远不止桃花居这一个地方,或许,桃花居在他眼里根本就是九牛一毛,不算什么。

        如今岑溪暂时藏身在这个地方,若她能摸清这周围的机关和布置的人,或许还可以趁此机会让诀一起想办法把这里一锅端了,然后拿下岑溪。

        可是这样一来,江陵王府的人便处于危险之中。

        南乔沉思片刻后便转身离去了。

        刚走几步,南乔又停了下来,注意周围的一切,疑心生暗鬼,岑溪就这么让她出来?

        或许现在不宜再去王府,于是南乔去了城内,找了个离平定王府最近的客栈住下。

        她刚住下,就有人去向岑溪禀报,“主子,姑娘住客栈了!”

        看着香料旁边的小盒子,岑溪眼神带着温暖的笑意,“看来这东西暂时不需要了。”

        这日,清宜县主进宫,被一名小宫女撞到。

        “县主饶命,奴婢不是故意的!”小宫女连忙跪下道歉。

        “你怎么回事,毛手毛脚的!”

        “求县主开恩,奴婢不是故意的!”小宫女一直低着头。

        清宜不悦道,“算了,下去吧!”

        “多谢县主不杀之恩!”小宫女伏着头弓着身子便离开了。

        清宜根本就没注意到此时身上多了一枚珠子,带着丫鬟便离开了。

        正要走到宫门口的时候,看到不远处的柳妃烟在那处等她,两人还未打上招呼,清宜就被人围下,莫名其妙的被抓了。

        事后,清宜被带到了御书房,被人从身上搜出碧沉珠。

        自从那件事后,清宜便没有再出过宫,见过她最后一面的柳妃烟想尽了办法,最后从旁人口中得知清宜被囚禁了,原因是跟皇上之前被刺杀一事有关。

        这个罪名就大了,就连肃亲王都没办法保下清宜,柳妃烟多次找自己父亲想办法,可丞相根本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尤其还是皇上被刺之事,他恨不得避得远远地。

        一开始丞相还敷衍下柳妃烟,到后来他也烦了,甚至怕女儿惹出事来,于是将柳妃烟关了起来。

        直到柳妃烟突然患病,丞相才让人请大夫前来,可谁能想到,柳妃烟趁着治病的功夫逃出了丞相府,想了一圈的人,最后都只想到南乔。

        只是如今南乔的下落谁也不知道,于是就去东郡王府找了慕白灼。

        “王爷,你一定知道南乔在哪里的对吗?”

        慕白灼的药铺早已不开了,如今他是东郡王,对于宫里的风向还是知道一二的,也知道柳妃烟找南乔是为了什么事,只是他不愿让南乔参与到这件事来,毕竟南乔并不是大邺的郡主,她在这里生存本就很难,更别说参与这件事了。

        “不知道,本王也很久没看到她了!”慕白灼直接了当的拒绝。

        “不!王爷,您一定知道的对吗?”从刚刚慕白灼的犹豫,柳妃烟就看出了什么。

        慕白灼微微垂眸,看着她认真说道,“她的处境不比清宜好,你找她其实也帮不上什么忙,还是别费时间了,如今证据确凿,只有找到新的证据,才能真正帮清宜!”

        柳妃烟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伸手拉住慕白灼的袖子,“那王爷一定会有办法找到证据的对不对?”

        慕白灼见她纠缠不休,这才说道,

        “如今皇上单单只是囚禁清宜县主,并未下任何命令处决,证明皇上也是有疑惑的,这个时候,真正的凶手不是比你更急吗?所以,皇上此举定是在等凶手自动落网。”

        柳妃烟像是被点醒了那般,突然明白过来,“所以现在只要暗中派人保护好清宜就行了!”

        慕白灼并未说话,对于别人,他现在是一句话都懒得多说。

        “对啊,我怎么之前就没想到呢,东郡王,真是太感谢你了!”柳妃烟自言自语道。

        “不用谢!”慕白灼微微勾唇,却不曾想柳妃烟将自己贴身的平安符取了下来,塞在他手里,“这个平安符送给王爷,希望它能一直保护王爷平平安安!”

        慕白灼愣了下,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柳妃烟已经跑远了。

        他无奈的看着手中的平安符,“想不到还有这么单纯的丫头,要是乔儿,定能一眼看清这其中的关窍,清宜县主已经有了洗不掉的嫌疑,皇上又怎么会放过,只是利用清宜引出她身后之人罢了。”

        若是以前,他或许会热心帮人一把,但是现在,他不想将精力放在这些无关的事上面。

        天刚黑,慕白灼便约了南乔一起去为逝去的人放灯祈福。

        满城的花灯,随着河流缓缓流向他处,慕白灼看着南乔双掌合十祈福,他亦如她一般合上双手,闭着眼睛祈福,希望能早日报仇回到现代。

        片刻后,慕白灼先睁开眼睛,看着南乔的侧颜,他微微勾唇一笑,不知怎的,就想起了白天来找他的柳妃烟。

        慕白灼内心有些不安,将目光从南乔脸上移开,快速的看向那缓缓流动的河灯。

        南乔睁开眼来,正想说什么,却见慕白灼有些心不在焉,

        “你怎么了?”

        “没事。”他微微一笑,遮住了原本的那一丝的不安,“乔儿,刚刚那几盏灯是为你父王和师父放的吗?”

        南乔微微点头,有些沉重,“嗯,但愿他们也能像我一样,在另一个世界生活下去!”

        慕白灼笑了下,“肯定会的,说不定他们也像我们一样,在放灯为我们祈福呢!”

        “小白,你查出岑溪真正的身份了吗?”她目光凌厉,还是问到这个问题,这也是此行,她与慕白灼相见最重要的事。

        慕白灼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眸光也变得微寒,他冷笑一声,

        “如果你说的那个故事是真的,那么有个人能为我们解惑!”

        南乔转过头来,两人几乎心有灵犀那般的对视一眼,“宇文跋?”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