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捕鱼注册-> 《一介画师》-> 第一百章 大结局
第一百章 大结局 作者:不懂事的熄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05
  •     愈画良回去后,在已经被查封的七王爷府门前看了许久,里面有太多的回忆。

        七王爷对他实在太好,好到他觉得烦,他的笑他的烦恼,似乎在无形中都成了他最值得画下的最美风景...

        伴着他每一声轻呼,把愈画良拉回每一个和他再一起又烦恼又记忆犹新的野晚。

        “子良..”

        愈画良听这声呼唤,猛的回头,却发现已不是忆中人。

        敛笙不知道在他身后站了多久,他脸色有些发白,也显得疲惫,估计是这些天都没怎么休息。

        愈画良缓和一下情绪道:“青璃..”

        敛笙愣了一下道:“你取的名字...很难听。”

        愈画良苦笑一声道:“自会有人会喜欢吧。”

        他看着敛笙身后的周易白,当然也明白了什么。

        敛笙权当听不见他什么意思,走到他面前道:“我的名字...连你都嫌弃了吗?”

        愈画良道:“没有...只是我觉得某人会更喜欢而已。”

        “你说的某人是谁?”敛笙质疑,愈画良干脆闭嘴,正想走时忽然头一昏差点摔到地上。

        敛笙皱眉道:“还没好吗?”

        愈画良叹息道:“是啊,药劲有点大。”

        他是被敛笙扶回去的,在周易白眼底下,愈画良觉得背后发凉。

        三日已过,该到了七王爷宣布答应的时候。

        结果则是皇上要赐死七王爷,愈画良忽的一笑,两行清泪随风四散。

        他换上一身白,白衣伴着柳絮随风飘飘,柳絮如雪一般,像是他们的初见时下雪的季节。

        梅下一笑惹人瞩目,是他永生永世都忘不了的光景,七王爷仰头看着那片飘下的白色柳絮。

        他身手将柳絮缓缓攥在手心里,这像雪又不是雪的在他手里暖暖的发热。

        愈画良一身白衣,面带笑意端着毒酒向他走来。

        愈画良知道了皇上要赐死七王爷后,就请命让他亲自送他上路。

        他的盘中端着两杯毒酒,七王爷起身看着他,似乎明白了他的用意。

        愈画良给他一杯,自己一杯,对一笑示意喝交杯酒,七王爷笑了一下,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把打算和他喝交杯酒的愈画良晾在一旁,随后他又抢过愈画良手的酒笑道:“你只是我的棋子...我不爱你。”

        看着他喝下的酒,愈画良眼睛湿热了,说好了要笑着送他走呢....

        七王爷倒是洒脱他将酒杯一丢,突然抱住了愈画良,在他脸上轻轻吻****的脸上泪。

        在他耳畔轻声道:“我不爱你...从来没有。”

        愈画良伸手回抱他道:“我也是...我...恨你。”

        他相拥着直到七王爷渐渐失去力气,愈画良才将他摊抱在自己怀里坐在地上。

        七王爷看着他慢慢闭上眼睛,脑海里念着:“子良...我记住了,来生也不会忘了你容颜。”

        世界安静了,眼前似乎又回到初见时候,他的一动一笑如走马灯般慢慢掠过。

        从落雪到梅花林,再到杏花村的惊蛰落雨,他似乎牵着愈画良的手放下身份放下一切,像两个孩童般奔跑在飘着柳絮的苍白世界。

        只是到最后的时候,他不得不把手松开,愈画良站着原地笑着跟他挥手,而他则独自走向那个开满愈画良画中彼岸花的黄泉路....

        愈画良不知道抱着他的身体哭了多久,躲在屋子里几天后,突然听到大街小巷都开始喧闹。

        皇上抓住了四王爷,正在当众问斩,众人议论纷纷,褒贬不一。

        愈画良可没心情出去看,他指拿起画笔,对着空白的画纸想画些什么,却又什么都画不出来。

        突然余光里出现一抹亮眼的红色,随着耳畔飘来一阵如黄鹂般的声音。

        “愈画师...能否为我画一副?”

        愈画良抬头见面前这红衣女子竟然是芊芊,他忽的一笑没说话。

        公主倒是好奇他为什么不问之前她装死的事。

        “你为什么不惊讶?”

        愈画良想有什么好惊讶的?难道要他说她演技太渣,到一半的时候他就发现她是在演戏了?

        “公主洪福齐天,不会死。”愈画良这么回答,让公主更好奇。

        她笑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能不能告诉我?”

        愈画良将画笔一收道:“倒是堂堂公主,怎么能屈尊来我寒舍?”

        “嘘,不是说好了...没人的时候叫我芊芊。”

        “好,芊芊,春冬怎么样了?”

        公主皱眉道:“下人说,他们两只都是公的...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我想和其中一只赠于你抚养。”

        愈画良愣了下道:“我看不见得,你先养着,我看你应要把它们两个分开还不见得好呢。”

        “此话怎么说?”公主问道。

        愈画良苦笑对着空白的画纸道:“会变得一片空白。”

        公主当然也懂他的难过,拍着他的肩膀道:“过几天就是天下第一画师评赛,皇兄有意让你参加...”

        愈画良叹气道:“那可多谢皇上美意。”

        大赛当天,十分热闹,全城的人都可以观摩,都城像是在过什么节一样,似乎也在庆祝死了两个谋反失败王爷。

        愈画良画艺超凡当然万众瞩目,自然他也有个光彩靓丽的对手,王祭。

        他们是现在最热议的话题,两个王爷的谋反计划,竟然被这两个小小画画终结了。

        所以不管是愈画良和王祭两人之中任何一人夺得第一人都是众望所归。

        皇上坐在龙椅上盯着赛场上的愈画良道:“七王爷的尸身不见了...你说是怎么做到的?”

        孟相也看了一眼愈画良低头品茶道:“这位愈画师...可是个参士,自有参士之才。”

        皇上阴笑道:“看他今天能不能继续聪明下去吧。”

        王祭看着愈画良又胜一人后,坐立难安,他就趁着午时休息的时间去看了看愈画良。

        “想不到...你竟然还活着。”

        这话从何而来,愈画良不知道...他什么都明白,就是不知道王祭为什么对他那么大敌意。

        “青漪你..这是什么意思?”

        “别叫青漪!”王祭对他吼道。

        愈画良皱眉看他,他真的不知道自已什么时候惹过他了,他刚想解释,谁知已经到了下一轮了,司宦叫他上呢。

        “青漪,我不知道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但以后我尽量挽回,那一会儿见。”说完他就匆匆上场去了。

        王祭憋了一肚子火,盯着他的背影恶狠狠道:“没有以后了...愈画良。”

        说着,他从绣里掏出一个青色药瓶,在他的倒了些。

        正当他认为天衣无缝的时候,回身却发现季雨哲在他身后。

        季雨哲只是想来看看王祭,却没想到撞见这样一幕,王祭担心事情败露,竟然上去把季雨哲的嘴捂住了。

        一时呼吸困难,让季雨哲心跳加速,王祭也想不到他这么做竟然诱发了他的心疾。

        看着季雨哲呼吸困难渐渐倒下,他竟然没慌反而在想他有心疾太好了,这样就没人知道人是我杀的了。

        听着司官在前面叫他,王祭顾不上看季雨哲到底死没死,他拿着刚才下毒的茶就是上去了。

        知道在踏出一门的时候,真希望刚刚这么做的不是自己,后悔也来不及了。

        众目睽睽之下,王祭端着茶人模人样的对着愈画良敬茶道:“愈画师,应算青漪的师兄,虽说赛场如战场,还往师兄莫要嫌弃。”

        愈画良看着面前他,又想起刚刚的他,判若两人,于是他断定...这茶肯定是有问题。

        他也笑着接过茶放在了旁边道:“比完再喝也不迟。”

        王祭收起刚刚那副善仁善意的样子,转身拿起了画笔。

        愈画良也拿起画笔,他忽的想起之前上梅花林亭子上的青石阶。

        于是他画了一条青石阶,路边开满了梅花,他凭借着记忆,尽心尽意的勾勒着回忆中的景色。

        而他旁边的王祭竟然画起来整个皇宫的整图,他为了赢愈画良可谓上下了苦工,但他不知道。

        愈画良的的画中传递的感情是他赢不了的。

        远处山色朦胧,墨水调绘出一副雨过山云缠绵皆作愁的远景,青石阶像是往天上走,险的吓人。

        而且也破烂不堪,石阶两旁的梅花,愈画良调了一种极淡的粉白色,这颜色不像梅花,更像杏花。

        虽然有春意盎然之感,可花瓣却随风吹散,落在青石阶上拉长的影子显得孤独落寞。

        最后他在第一阶石阶上画了一对银色酒杯,那正是七王爷喝下毒酒的酒杯。

        那对酒杯一只立着,一只却倒着。

        像是众人笑着....他却哭着。

        皇上是知道那件事的,看到这副画时,心头莫名一凉,相比之下王祭的画的就显得逊色的多。

        敛笙在下面看着那副画皱眉自言自语道道:“你..到底在想什么?”

        周易白在他身边搭话道:“纪念吧...”

        “大师兄!拿出你的真本事啊!”常子浩在下面帮他喊着。

        愈画良看着他一笑,将画笔伸在王祭刚刚敬茶的茶杯里。

        王祭心里像是扎了刺一样,这场景他再熟悉不过。

        常子浩见了大笑,假意挥着拳头要上去揍他。

        愈画良将沾过茶水的笔点过之处,那里就像真的开了花一般,美不胜收。

        王祭知道...他永远也赢不了他这招。

        眼看画成,皇上看着柳相道:“看来他是不够聪明。”

        愈画良突然向着皇上笑了一下,皇上一愣,正猜他打什么鬼主意的时候,愈画良忽的拿起茶杯把茶水直接泼在画上。

        这一泼,毁了这段青石阶,毁了自己的前程路,散了这一路走来的坎坎坷坷的回忆。

        泼出一个惊艳出场,又惊艳离场的愈画良。

        他看着被这杯毒茶水泼的一片发黑的画,他噗的一笑,眼神警告似得看了一眼王祭,把杯子摔到了地上,四分五裂。

        全场震惊之时,季雨云抱着季雨哲出来,似乎想说什么,直到看到愈画良的画后,也惊的什么话没说。

        愈画良洒脱跪在皇上面前道:“草民辜负了皇上的期望,罪该万死,请皇上责罚。”

        皇上笑道:“愈画师...你是个聪明人,那从今日起,剥夺你愈家画师的身份,逐出都城,永不得回来。”

        愈画良笑了笑谢恩道:“谢主隆恩。”

        孟相随皇上起身,看了愈画良一眼后跟着走了。

        王祭在全城人面前成了天下第一画师,但他却高兴不起来...

        被放逐的愈画良看着院子里的那棵玉兰花道:“墨材,这树还有种子吗?”

        “少爷,这树没种子,这是插枝的。”

        愈画良尴尬了一下,他道:“那折上一枝。”

        “这树出了愈家就活不了,劝你还是看看就好了。”敛笙提醒道。

        愈画良诧异的看着他道:“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敛笙也一脸洒脱:“我辞官了,怕你一个人外面丢愈家的脸。”

        “额...话说我已经不是愈家人了。”

        敛笙给他一个眼神道:“我说你是!你就是。”

        愈画良笑了笑,他果然还是喜欢这么霸道的敛笙。

        走之前他们去看望了一下季家兄弟和王大夫。

        “愈兄!”季雨哲经历过之前那次病发似乎是恢复的不错,他们去的时候,他正弹琴呢。

        而且愈画良第一次知道表面上精明能干的王若笙竟然弹琴那么难听,他差点没笑出来。

        王若笙当然看的出来,他道:“你来试试。”

        愈画良觉得以防打脸他还是不弹了,季雨哲道:“愈兄是来告别的吧,来人拿我的好酒来!”

        “兄长不能饮酒。”这个冰山脸依然在他身后提醒着。

        王若笙偏要跟他唱反调道:“谁说不能喝的?”

        说着他拿出一坛酒道:“这是在下自制的药酒,对你的心疾有好处。”

        季雨哲一脸感动:“多谢若笙兄!”

        季雨云一脸不高兴:“兄长,不能饮酒!”

        愈画良哈哈笑过,回头有看了一眼道:“再见。”

        出了门就撞见常子浩,这么久没打架了他这次竟然上来就揪着他的领子道:“你!去到哪了!给我写信!”

        愈画良愣了愣道:“哦..哦..好。”

        随后常子浩才依依不舍的松开他的衣领道:“我过一年后会去挑战你。”

        说到一年后,愈画良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他道:“这样吧...一年后,我徒弟来,你帮着我带着这么样?”

        说到这常子浩这气就不打一处来:“你什么时候有徒弟了!”

        愈画良安抚他道:“意外,意外,他叫齐封...记得奥。”

        “不管!凭什么我要管你徒弟!”

        愈画良转身走后,突然怀里拿出一身金笔,随手像他一抛道:“你的轻重色调不太好,用这只笔好好练练!”

        常子浩拿着笔懵了一下,但接过笔后还是笑容满面。

        离开都城敛笙问他:“去哪?”

        愈画良仰头看着天空道:“去一个依山邻水的地方。”

        “湘州?”墨材搭话。

        愈画良笑道就去哪吧。

        马车刚要走,突然听见后面有人喊青璃。

        愈画良一回头笑道:“青璃,你看是谁!”

        敛笙不耐烦的伸出车窗看了一眼周易白的傻笑的样子,随后一脸无所谓的缩回来后,他竟然噗的笑了。

        愈画良知道...他这师弟,总算动心了。

        他在湘州安了家,他把庭院健在半山腰,想要进庭院就必须走完那一条青石阶。

        墨材在石阶旁栽上一些玉兰花树,过了三年玉兰花已经长的半腰高。

        又到花季,玉兰花开的正盛,可是今天下雨没人来赏。

        愈画良打着一把油纸伞,俯瞰着脚下的山脉江河,看着这一路的玉兰花在雨中尽吐芬芳。

        忽的,青石阶的那头出现一个深蓝的身影。

        他穿着一身飘逸的深蓝色衣衫,打着一把油纸伞,遮住了脸。

        不过愈画良知道...这个人早晚有一天会踏上他的青石阶。

        “我找你三年...又三年,这次你逃不掉了。”

        伞下人如是说。

        愈画良轻叹一口气,看着这副冷俊的容颜轻笑道:“慕子城,你总算来了。”

        没错七王爷没有死,林棠那晚来告诉他,不管七王爷说不说出四王爷的下落,皇上都会除掉他。

        虽然愈画良知道了是他杀的阿柳,而且他真的要谋反,但眼睁睁看着他死,愈画良怎么样都做不到。

        于是他找到了王若笙,希望他能做出一种假死药,王若笙不出所望,是做出来,但第一次做这种药,他没把握。

        时间紧迫,愈画良冒死试药,总算是在闭气一天后自动醒来。

        等七王爷假死运到陵墓下葬时叶浩和季雨云就把他救了出去,并且连夜运出了城。

        所以愈画良知道只要他活着...就一定会踏上他的青石阶。

        慕子城还像以前一样,想把他拥入怀中,谁知换来的却是愈画良无情的一刀。

        愈画良面无表情的看着皱眉的他缓缓把插在他手臂的刀拔出来道:“这是替阿柳还的。”

        慕子城退了几步脸色煞白,但他依然笑道:“是...这是我欠你的。”

        说完竟然昏了过去,愈画良也没想过这个身强体壮的七王爷怎么突然变的这么弱。

        他情不自禁的将他扶起,等他再醒来时,已经是三日后,愈画良端着一碗药道:“怎么回事?”

        慕子城睁开看着他笑道:“我的武功废了。”

        愈画良一愣,原来药喝多了的副作用是这个?

        他冷着脸一勺一勺的给他喂药,慕子城像以前一样静静地盯着他,盯的他发毛。

        愈画良有点不好意思了,把碗一放道:“你自己喝。”

        慕子城忽然把他的手道:“子良...我终于又见到你了,我这次再也不放开了。”

        愈画良把手缩回来道:“我不爱你,等伤好了你就走吧。”

        慕子城一着急一把抓住他的手,剧烈运动他的伤口又开始流血。

        愈画良看着他的伤口皱着眉头道:“你...别那么激动,我不赶你走还不行吗!”

        慕子城听到他服软后笑了笑动作稍微轻了轻道:“子良...你看我现在都动不了...你可以扶我起来吗?”

        “你要干嘛?”愈画良目光警惕。

        “吻你。”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