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捕鱼注册-> 《叶落花开》-> 最终章 四月,花开
最终章 四月,花开 作者:表先生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8-18
  •     “

        赵奶奶一边扶着我从门诊床上慢慢地坐了起来,一边说道。

        其实,早在寒假结束之前,我的伤口就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本身就不是什么要了命的大伤,再加上这段时间来一直陪伴在我身边的大家对我如此悉心地关照,我的身体很快就恢复了原先的状态。

        二月初的时候,院方终于通知我可以出院了。说实话,呆在医院的病房里可太无聊了,躺在病床上,每天要做的事情只有吃饭、看手机、看书、和家人或者来访的同学聊天、无聊地收听着抽屉里的那只旧广播、站起来活动活动,再然后就只有有睡觉了,如此循环往复,让我每天都在想着“这样的日子何时才是个尽头”。

        我早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到学校,想要每天放学和依蕊同学一起继续共同学习。所以,新学期伊始,我就回到学校里和同学们一起正常地上学了。

        不过,依蕊同学自然还是有些不放心,所以建议我每周都要找医务室的赵奶奶再看一看伤口的愈合情况。

        医务室的赵奶奶建议我这段时间不要参加晨练和体育课,不能参加剧烈运动。所以,我就请了假,这两个月都没和班里的同学一起去参加体育课。当然啦,我可不会闲着,不上体育课,不和他们一起参加训练内容,就不代表不能去操场啊!每次体育课一上课,我就偷偷地溜去室内篮球馆,和班上其他从体育课上溜掉的男同学们一起打篮球。

        说起来我自己都难以相信,居然会有男同学和我一起打篮球。

        从我回到学校里上课以后,同学们对我的态度似乎都变了。之前,我一个人坐在教室的角落,是绝对不会有同学有闲心朝我这里多瞟一眼的;但是现在,不知道他们都突然怎么了,下课的时候隔三差五地就会有同学跑到我身边来和我打个招呼,关心我一下什么的,特别是班上那些和依蕊同学一样受人欢迎的女孩子——当然,最关心我的,当然还是和我同一个学习小组的依蕊同学。

        不过,我并没有感觉是我自己改变了,我相信,绝对是有什么事情让班上的同学们都改变了,开始愿意接受我这个“自闭少年”了。

        总的来说,这个学期,高中的最后一个学期,从一开始就让我感觉像是活在梦里一样的,搞得我反倒是有些不适应,都开始怀疑在医院里医生是不是给我偷偷地整过容了。

        在我待在病房里的这一段时间,这个世界还是在不断地自己运转着的,只是我一直等到自己出院了才发现这一点:

        在圳东同学的协助下,二月份的生物竞赛中,我们学校再一次取得了优异的成绩,隔壁班又有一位男生成功夺得了金牌,提前获得了名牌大学的录取;二月十三日的《环城视点》报道了“自然环境现象研究院”已经被警方查处取缔的消息,同时,有关部门已经证明了“自然环境现象研究院”确实为违法组织,组织团伙涉嫌多种违法犯罪,其成员将要各自面临着严厉的刑罚;还有,这两个月里,那些由我们三个亲手栽下的花苗们成功地度过了冬天,开始向着我们期待的方向发展了起来。

        当然,今天已经是四月二十五日了,上上周的周五,我和圳东在依蕊同学的家里一起度过了我十八岁的生日,也就是说,今天是我身为一个成年人的第十六天了。

        这个月的月初,同学们成功地度过了第二次选考。因身体原因荒废了两个月,我本来也没有对这次考试能够提高自己的分数抱有太高的期望。不过,还是多亏了依蕊同学从我回到学校以后一直以来的帮助吧,我居然在物理和生物这两个科目上拿到了满分。

        虽然依蕊同学第一次选考后就能够抛掉这三门学科了,但是为了辅导我让我抓紧冲刺,她这个学期还是坚持留在课堂上听课,然后在家里辅导我。当然,作为回报,我要教她做更多的数学题目,因为对她来说,目前最重要的,就是两个月以后的高考了。

        “哇,你看到了吗!”

        “啊哈,学校里的花居然开得这么漂亮啊!”

        “嗯,据说是高三年级的陈依蕊同学她们种的呢!”

        不知不觉地,我已经来到了花园里。

        原本冷清的花园,现在挤满了从食堂回来路过这里的同学们。这些同学里,不乏有从我们偏远的高三教学区特地跑过来的高三同学们的身影。各个年级的同学不约而同地来到这里,因为——

        花园里的花,都开了。

        “真的吗?依蕊同学,是那个很厉害的学姐吗?”

        “嗯,听说还有她那个见义勇为的男朋友和那个高一一结束就被提前保送重点大学的学霸张圳东同学的帮忙哦!”

        “见义勇为的男朋友?”

        “嗯,你没听说吗?”

        噗——

        什么见义勇为的男朋友啊!这些事情都是什么时候传出去的啊?还有,怎么传着传着都传歪了啊!现在的这帮高二的女孩子,怎么都这么八卦的啊!

        正当我听着这些“流言蜚语”准备走上前去制止她们来给我和依蕊同学“正个名”的时候,突然有人从后面拍了拍我的肩膀。

        “嘿呀,你小子,愣在这儿干嘛呢!”

        “圳东?”我回过头去,有些愤怒地对他说,“拜托,很痛诶!”

        “怎么,听到她们在说依蕊同学和你的关系,害羞得脸红了?”他用手戳了戳我微微发烫的脸颊,有些邪恶地笑着说道。

        “哎,你可拉倒吧……”

        “依蕊同学在里面哦,”他指了指花园深处,说道,“你快点进去找她吧,你兄弟我就先失赔了!”

        “喂,等等,你给我站住!”

        还没等我说完,这个家伙就头也不回地朝着高三教学区跑去了。

        “对了,和你的女朋友好好地相处哦!”

        “闭嘴!”

        哎,口口声声说着自己是我的好兄弟,说起话来倒是毫不口下留情。

        还有没责任心、临阵脱逃,反正就是个表面兄弟!

        “啊,煜杰!”

        我正低着头暗暗地埋怨着圳东同学,前方一个熟悉的女孩子的声音呼唤着我。

        “去过医务室了吗?”

        我抬头看着眼前的依蕊同学,不知道为什么,心跳突然加速了起来。

        “我……去过了,赵奶奶说……已经痊愈了。”

        “你怎么了啊!扭扭捏捏的……”她看着我,有些嫌弃地说道。

        不行,不行,我和她又没有真的像他们所说的那样在交往什么的,就是普通朋友,普通朋友而已,没事的,放平常就行了。

        “没事,”我抬起头来,看了看她,“没事情。”

        “怎么看着你总觉得怪怪的,”她说道,“你现在有空吗?”

        “有空。”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平时,在正常情况下,这个时间点,我难道不一直都是要去和她一起到花园的亭子里休息的吗?

        “那就好,跟我来吧!”

        ***

        “诶——”我大喊起来,走廊里立刻回荡起了我的声音,“等等!我们来这里要做什么啊?”

        我跟着依蕊同学在一个办公室前停下了脚步,在我们面前的,正是我上高中以来都还从来没有踏进过的,校长室。

        “嘘——”她竖起食指示意道,“小声点。”

        “为什么要来这里啊!”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依蕊同学推开了校长室的大门。

        “您好。”

        “你们好,”一个中等身材的中年男子应声从位子上站起身来,“是陈依蕊同学啊,还有这位男生,进来吧!”

        校长室还真大啊——除了教室需要的办公桌以外,宽敞的房屋里还有一个圆形的大会议桌,周围一圈摆放着十多个雕刻着精致花纹的木椅,看上去是和学校其他领导日常开会的地方;办公桌的后方有几排高大的木质书架,上面摆着许多厚厚的书籍还有各种学校荣誉奖章、奖牌什么的;校长室的四面墙上都挂着巨幅的草书书法,分别写着“道”“天道酬勤”“慎独”和“海纳百川”,让这个办公室增添了一份典雅,又让这里显得有些气派。

        “你们坐吧。”校长让我们俩在办公桌的对面坐下。

        “校长先生,这位就是赵煜杰同学。”

        “好的,”他向我点了点头,然后在我们的对面的办公椅上坐了下来,“关于学校花园的事情……”

        花园,难道他叫我们过来是要说花园会不会被拆除的事情?

        “我们上面已经讨论过了。”

        “那,最后怎么说呢?”依蕊同学身体前倾,急切地问道。

        “之前你们在保护花园的过程中,赵煜杰同学受到了不法组织的伤害,”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们也了解到了,你们,还有张圳东同学,还有园艺师傅,都想让这片花园留下来,不被改建成教学楼。”

        “嗯,是这个意思。”

        他拿起了玻璃茶杯,小抿了一口茶,继续说道:“之前你们寄上来的建议信,我们都看过了。吴师傅和张圳东同学也多次向我们这里反映这件事情。所以,前段时间,我们就就这件事情仔细讨论了一下。”

        “嗯……”依蕊同学的嘴唇紧闭着,看上去有些紧张。

        “我想,我赞成你们这么做的初衷,将学校的花园留下来,给同学们留下一个在课余时间能够放松身心的户外场所,同时也给学校增添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嗯。”

        “但是……”

        天呐,为什么还有“但是”?

        “啊?”依蕊同学有些疑惑地将脑袋外歪了一旁。

        “但是,我觉得,能不能把花园留下来,我们还要看这片花园究竟对学生们有没有这样的作用,究竟会不会被学生们作为课余时间放松身心的场所。”

        “所以呢?”

        依蕊同学,别在校长面前突然用这样不满的语气啊。

        “所以,花园还是不能留下来是吗?”她不解地继续说道。

        “等等……”校长看了依蕊同学的表情,笑了起来,“别急嘛!听我把话说完。所以,我们上周让各个年级的学生会年级部在各个年级进行了采访调查,听取了一下同学们的意见。”

        “采访调查……”

        就是指前几天学校里时不时能看见的年级部学生在课间随机采访在走廊上活动的同学们的那个采访调查吗?原来是和花园未来的命运有关的调查啊!早知道是这种调查,我应该让依蕊同学多去拜托拜托同学们接受采访的时候多说些好话才对。

        “对,根据随机抽查的各个年级的同学们的反映情况来看,同学们大多数认为现在的花园很漂亮、很迷人,说是现在花园里的很多花都开了,没事情就会去逛一逛,放松放松自己什么的,总之,看样子同学们的反响都还不错……”

        “啊,”依蕊同学的语气缓和了下来,“真的吗?”

        “嗯,还有我们化学组的一些教师,还拍照片上来给我看。”他说着就兴奋地打开手机把同事发给他的照片展示给我们看。

        这都是我们自己种的花啊!

        “他们都说,不知道是谁种的这么多花,去年的花园还比较单调,没想到今年花园里的花开得这么漂亮。”

        “太好了……”依蕊同学看着这些花,感叹道。

        “所以,我们最后的决定是,听从你们的意见,废止将花园改造成教学楼的计划。”他放下了茶杯,说道。

        “啊,”依蕊同学站了起来,“是真的吗?”

        “怎么了,我说的,还能有假?”校长也站了起来,笑着说道。

        “就是说,花园不会被拆了?”

        “对!”

        “太好了——”依蕊同学冲过来一把抱住了我。

        “等等,”我用力地推开了她,对她说,“这里是校长室……注意一点自己的形象好不好嘛……”

        “哈哈哈,”校长看了依蕊同学高兴地样子,也憨笑了起来,说道,“而且据我了解,这些花是你们几个种的吧?”

        “嗯。”我回答道。

        依蕊同学高兴得蹦蹦跳跳的,说道:“谢谢校长,谢谢校长!”

        “没事,善于听取学生们的意见,也是我们学校的一大特色嘛!”他走到依蕊同学面前,说道,“还有,感谢你们几个这段时间来对学校建设做出来的贡献。”

        “嗯。”

        “你们为了保护花园,还真是能想办法啊,”他叹了口气,感叹道,“居然还能想出这种办法,实在是让我没想到啊……”

        “嘿嘿,嘿嘿……”我不好意思地笑着。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赶紧回去吧!”

        “嗯,谢谢校长!”依蕊同学深深地鞠了个躬。

        ***

        “太好了……”

        她走在前面,轻声地说道。

        依蕊同学好长时间才从刚才的兴奋之中平静下来,终于又变回了正常的样子。安静下来的她,倒还是和个小天使一样,安静得那么美丽动人。

        “对了,”她转过身来,从胸前的衣袋上掏出一个金色的小物什,“这个还给你,你的金叶子。”

        她用双手将它轻轻地递到了我的面前。

        差点都忘记了我还有金叶子这回事情,从那天把它交给了依蕊同学之后,我几乎就快忘记了这片能够给我带来强大的超自然能力的金叶子。

        “这段时间,我一直帮你保管的好好的,一点也没弄皱哦!”她把手臂往前伸了伸,示意我将金叶子拿回去。

        小笨蛋,这片金叶子本来就不是实体存在的啊,因为不会和周围的其他物体发生实际碰撞,就算随便仍在裤袋里,也不会弄皱的啊。

        “嗯。”我小心翼翼地接过了这片金叶子。

        “谢谢你……”

        我看了看她,笑了笑,说道:“咱们俩什么关系,说这些干什么!”

        “嘻嘻。”她拉起我的手,朝着向着花园深处走去。

        “这片金叶子在你手上的这段时间里,你有用它做过其他的事情吗?”我问道。

        “没有哦,”她轻轻地说道,“虽然,这片金叶子可以让花自如地盛开,但是,我更希望看到我们的努力得到大自然的验证,更想看到我们大家种的花自然地生长起来。”

        “嗯……”

        “事实证明,我们做到了,对吧!”

        她在一片花海面前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对我说道。

        这便是我们自己的努力。

        春天的暖风,缓缓地拂过姹紫嫣红的大地,吹动着慢慢涌动着的花海,也吹动着她飘柔的长发。

        缕缕的清香扑鼻而来,霎时间,这片花海的周围,氤氲起了摄人心魂的迷人芳香。

        我们确实做到了,现在,在我们眼前的,那流动着的芬芳,那飘荡着的绚烂,都是我们亲手打造出来的啊……

        在一边的她,渐渐地把身体倚靠了过来。

        “依蕊,你这是要干……”我转头想去看她。

        还没等我说完,她已经扑到了我的身上,将自己清甜的双唇覆了上来。

        “唔唔——”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我被吓得说不出话来,浑身都开始不知所措地颤抖了起来。

        她轻轻地闭着双眼,脸上泛着红晕。这是第一次,她离我如此的近,以至于我能清清楚楚地闻到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清香,清清楚楚地看到她面部的微微颤抖。

        时间变得格外漫长。

        芬芳的暖风拂过,掀起她的头发,微微地拍打在我的肩膀上。

        她紧紧地拥抱着我,抱得我全身发麻,四肢发软,脑中变得一片空白。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慢慢地放开了我,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啊——”我愣住了,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她笑了,是那熟悉的甜甜的微笑。

        “你,你这是干什么啊……”等我反应过来,我的面部迅速沸腾了起来,变得滚烫滚烫,不停地颤抖着。

        “干什么嘛。”她低着头,小声地说道,“我们都是成年人了,接个吻而已,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嘛……”

        “唔?”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都是成年人了?”

        “嗯!再说了,我想亲一下自己的男朋友,又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她将双手背在腰后,噘着嘴问道。

        “等等,”我回过了神来,惊慌失措地说道,“你下个月才过十八岁生日吧,你哪有成年啊!喂——”

        “啊呀,你这人的关注点怎么这么奇怪啊!真讨厌……。”

        她又一次轻轻地拉起我的手,嫌弃地说道。

        “啊——”我低着头,用另一只手捂着我滚烫的脸颊,“你都对我做了些什么啊——”

        “你以前不是和我说,有些事情要留着和我的男朋友做吗?”她停下了自己的脚步,说道,“那现在,我和我的男朋友一起做这些事,你又有什么意见呢?”

        她俏皮地眨了眨眼,然后扭过头去继续向前走了起来。

        “你是不是刚才兴奋坏了,还是发烧了?”说着,我就伸手想去摸一摸她的额头。

        “啊呀,你这人好笨啊!”她甩开了我的手,一个人向前跑了起来,“怎么会有你这样笨的家伙啊!等你自己想清楚了,再来找我!”

        “诶,”我愣了一下,立马追了上去,“等等我!”

        四月,花开。

        暖人的春风依旧温柔地拂过我的面庞,送来缕缕的清香。

        徜徉在花的海洋里,奔跑在花间的小路上,追逐着轻盈跃动的她,我的内心再一次莫名其妙地悸动了起来……

        (全书完)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