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缠上真君 作者:风之灵韵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7-17
  •     看董方程怨怪的眼神看他,忙又道:“我不是故意抛下你的,我亲眼看见敖三公子把你带走,有他在比跟着我安全。这不,你活蹦乱跳的挺好吗?”

        董方程轻哼一声,真不想跟他啰嗦这事。本来就是,她又不是他,就算把她扔下了,似乎也怨不着人家。

        当务之急,还是先回家的好。

        她把今天偷听慕蟾宫和小琴的话说了,问道:“你说咱们怎么办啊?”

        聂小倩沉吟了一会儿道:“这样,上回我让你收好的那块鱼皮还在吗?”

        “在呢。”

        董方程从怀里把那块鱼皮掏出来,那鱼皮虽然很大,但是很薄,叠起来也没多大面积。所以她一直贴身带着的。

        聂小倩找了把剪子,把鱼皮上剪下一块来,随后问道:“那块手帕什么样子?”

        “就是普通的手帕,纯白色,没有绣花那种。”

        聂小倩手一抖,那块鱼皮就变成了白色手绢。

        他道:“这样,等深夜之后你把这块手绢和慕蟾宫那一块换回来,就算他找到了真君,不是白秋练的皮,写了‘免’字,也赦免不了她的。”

        董方程道:“咱们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太缺德了?白秋练好好的姑娘,让她嫁给二公子那样的人,岂不是太惨了?”

        聂小倩道:“这没事,回头咱们再救她就是了。昨夜大公子和二公子私自开战,造孽深重,以致民不聊生,这回真君下凡就是为了查这事的。一旦罪名坐实了,就会被带回天庭受罚,他就是想娶白秋练也娶不了了。”

        董方程道:“那你怎么不去偷手绢呢?”

        聂小倩叹息,“不是已经说了,我是这里的人,不宜对这里的事干涉过多。”

        董方程哼哼,总觉得自己是被他给忽悠了,可就算被忽悠又如何?她打又打不过,还得靠着人家回家去呢,要想早点脱离苦海,还是乖乖听话的好啊。

        入夜之后,她悄悄翻进了慕蟾宫的房间,上一次没经验,不小心跑进敖雷的房间,这一回却是再三确认过,慕蟾宫就是住这里,才小心的撬了门走进去。

        屋里很黑,她包里有一个手电筒,那是临上时空车的时候拿过来的。此时轻轻打开了,把光线调到最暗,然后蹑手蹑脚往床的方向走。

        在古代,一边都喜欢往床边放一个屏风,脱下来的衣物搭在屏风上。董方程在衣服架子上摸了半天,并没找到类似手绢的东西。

        难道慕蟾宫贴身放着了?

        她小心翼翼走到床边,慕蟾宫的睡姿很搞笑,整个人成大字躺着,手脚都摊的很开。

        董方程把手伸到他怀里,刚摸到胸口,他突然咯咯笑了起来。

        吓得董方程一缩,差点没钻床底下去。

        还好慕蟾宫并没有醒,而是翻了个身又沉沉睡去。

        这下换了个姿势,想要拿手帕得翻到床里面去了。董方程咬了咬牙,真想把人给敲晕了,到时候就任她为所欲为了。

        举着凳子对着他后脑勺比划了半天,到底没敢直接敲上去。心里暗暗鄙视自己,连个柔弱书生都对付不了,以后还怎么混啊?

        她找了件衣服遮住自己的脸,随后拿了根腰带,把慕蟾宫两只手给绑到床头上。

        这么一动,慕蟾宫也醒了,睁着一双眼睛,惊叫,“你,你要干什么?”

        刚一张口,嘴里就被塞了一条臭袜子,他呜呜叫着,满脸惊恐之色。

        董方程对着他脸上拍了一下,故意换了个嘶哑声音恶狠狠道:“别动,再动宰了你。”

        慕蟾宫果然不敢再动,董方程在他怀里摸了一会儿,果然摸到一块类似鱼皮的手绢,很软,比她拿的那一块还要软。

        本来还想偷偷摸摸的把手绢给换了,现在把人弄醒了,也没别的办法,只能拿着鱼皮先走了。

        她跳下床,从窗户里翻出去,估计慕蟾宫一时半会儿也挣脱不开,只能先找聂小倩想办法了。

        聂小倩今天晚上宿在她房里,本来这是老管家给她开的客房,不过聂小倩一来,就把她的床给霸占了,还说什么反正她今晚也睡不了觉,让给他正好。

        聂小倩并没睡着,听到房门响,从床上坐了起来,“办砸了吧。”

        董方程点点头,“把慕蟾宫给弄醒了,后来干脆就把人绑了,现在白秋练的鱼皮在我手里。”

        聂小倩摇头叹口气,“你这么生猛,看来去见真君的事就得你自己走一趟了。”

        董方程眨眼,“为什么是我?”

        聂小倩摆了个兰花指在脸上一拖,一脸媚态道:“难道是我?”

        后来果然如聂小倩所说的,她这一夜根本没睡觉,天没亮她就逼着从客栈里出来,和那只刺猬精一起奔洞庭湖边去了。

        张槐赶车很慢,天亮之时正好到了洞庭湖。

        今日的洞庭湖水面极为平静,到处都静悄悄的,湖面上一条渔船也没有。

        也不知是不是前日水战的缘故,周围连个人影都无。

        在湖边坐了一会儿,在日出中天之时,果然有个道士一瘸一拐的走过来了。

        董方程小步跑着过去,跪地便拜,“小子见过真君。”

        道士扫了她一眼,瘸着腿跳开了,董方程也不说话,只在后面紧紧跟着。

        道士把拐棍扔到水里,跳了上去。董方程也不顾一切的跟了上去,跳到拐棍上。上去一看才发现拐棍变成了一条船。

        他们顺流而上,那船快得不行,好像带着风一样。

        道士被她缠得不行了,便问:“你求我什么事?”

        董方程拿出手绢,请他写字。

        道士打开手绢看了一看,问道:“这是龙皮啊,你从哪里得到的?”

        董方程心里发怔,她一直以为这是鱼皮,怎么会是龙皮呢?

        真君问她从何而来,这会儿也不敢隐瞒,只能把在宅子里鲤鱼精送了她床被子的事给说了。

        道士道:“那你求我什么事?”

        董方程只好把白秋练被龙王二公子拘押,强逼着成亲的事说了,还说自己爱慕白秋练,愿为她肝脑涂地。又道:“想是我匆忙之时,拿错了鱼皮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