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捕鱼游戏-> 《君子为玉》-> 第18章 梦醒时分(四)
第18章 梦醒时分(四) 作者:团团花儿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30
  •     “是狐狸吗?”白墨巧并没有太过诧异,“刚刚华胜里的影像苒情/夫人身后是八狐尾。这么说来你也是狐狸?”

        诶,我是狐狸嘛?一只都没有人告诉我啊!摔!

        白墨仙撩了撩前额头发掩饰尴尬,干笑着:“呵,呵呵,是啊。我是半妖,我爹是人类。”

        “来,变个耳朵尾巴给我

        ???

        没有角色崩坏吗?!巧巧你真的没有崩坏吗?!!

        “能变就变,不能变也吱个声啊,杵那儿做什么呢?”白墨巧语气有了一点不耐烦,却很是理所当然。

        “……吱。”

        白墨巧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一手扶额作无奈状:“哎,好吧,我就不该对你这个菜鸡抱有希望。”

        还没等白墨仙眉头皱起来,白墨巧便迅速转过身去,僵硬地向屋内走,边走边说:“这两天破解白府、灵玉髓出世肯定会起乱子,不太平。你,你修为虽然回来了,但还只是七岁的水平,真要打起来肯定不够看。出了事,你就,你就可劲儿跑,我,我还是可以护你一下的。”

        白墨仙听到后面嘴角便忍不住上翘,应着:“好的!到时候多谢白墨巧大人庇护啦~”

        “少得意忘形啦!就一下!一下!!”白墨巧推开/房门背对着白墨仙头也不回,“只是,只是看在了苒情/夫人华胜的面子上!你不要自作多情!”

        说完逃也似的进屋、关门。

        “哈哈哈哈哈”白墨仙终于笑了出来,“巧巧我好喜欢你啊!”

        “滚开!”

        白墨仙讨了骂在,神清气爽地出了水仓苑,边小声嘟囔着:“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下一个开始,白易虹走起!”

        ————————————————

        不得不说没有主角的场景剧情进展的很慢,白墨仙折回泽兰苑时在白易虹和白瞿礼倆活人的大惊小怪下众人才惊觉人少了一半。

        “仙儿,你们都去哪儿了?”白瞿礼只是有些惊诧地问道。

        顶着俩人(和一群非人)的目光,白墨仙绕是平日跳的不行也是冷汗直下。正当白墨仙表情纠结得五官要消失时,婉桃跑来救场了。

        “哒哒”跑进来,婉桃“哗啦”一声干净利落地一掀衣袍,单膝跪下行礼,声音严肃道:“家主,宗门传来急讯,请家主和各位长老移步前厅议事。”

        婉桃该是老戏骨了,估计是一路跑过来的,凌乱的发丝、额头的汗珠该有的一个不少,说完后便低着头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表情。只是,白墨仙分明透过她发丝间的缝隙看见了婉桃嘴角嗫着的笑意。

        仗着我离你最近还不会揭穿你你就为所欲为了是吗?!

        白易虹倒是继承了白家人的优良传统,对外绝对一致,扯着父亲的衣袖道:“爹,快去吧,耽误了宗门的事务就糟糕了。”

        “家主,似乎有人跟着山门弟子混进白梵宗了,尚不知有没有跟进白府,请各位夫人回同去,保证安全。”

        婉桃又不动声色地接插了一句。

        白瞿礼眉头皱了起来,一言不发的走出院子,其余长辈乱了一下还是跟着鱼贯而出,易清秋走在最后还不忘回头狠狠瞪一眼白墨仙。

        “对,虹儿妹妹留一下,我,我有些话一定要和你说。”

        白易虹转过头来,一脸戒备,正想开口拒绝却被白墨仙堵住:“你不会连跟我独处的胆量都没有吧?”

        “谁说的!我又没有做……我又没有你那么弱,我怕什么?!”白易虹一咬牙真的应了下来,明明知道她是激将,却偏是不想在白墨仙面前示弱。

        “婉桃。”

        一声令下,婉桃下了个隔离结界把自己也关在外面。

        白易虹面色一紧,扭头冲白墨仙咆哮:“白墨仙!你什么意思!我警告你,你别乱来,我要是出事了父亲不会袒护你的!”

        白墨仙背着光,看不清脸上的神情,一字一顿地说到:“白易虹啊,我们之间的过去,总要有个了解的,对吧?”

        可恶,来寻仇了吗?那我,先下手为强!

        “咻――”

        刹那间,白易虹的霓虹软鞭就甩出十来米,就在堪堪击中白墨仙的时候,白墨仙动了!

        “虹儿对不起!我给你赔不是了!”白墨仙边说边90度大鞠躬,软鞭擦着白墨仙飞起的发梢抽中她背后的院墙,一下子砖瓦齐飞。

        几块碎瓦裂砖好巧不巧打中白墨仙后背,灵力还未运用熟练的白墨仙当即被掀飞在地。一身浅色衣裙一下子扑了一身灰。

        “你……你自己不躲!可不是我/干的!”白易虹一下子也慌了神,吓得手一抖鞭子收回来时差点没打到自己。

        “咳,咳……”白墨仙赶忙爬起来,“不关你的事,这都是我应得的。我知道这点程度完全不够你原谅我,但我会努力的!”

        “你个疯子在说什么啊?!少乘着没人撒泼好吗?!”白易虹一时拿猜不透白墨仙的主意,紧握着鞭子死死盯着对面。

        白墨仙苦笑一下,向前走了两步,看到白易虹随之而动的戒备后停了下来,还是选择了原地跪坐下来。

        “白易虹你听好了,接下来我和你说的都是正事,不要拿你的小人之心来揣度我。

        我现在正式请求你的原谅,当然原不原谅我是你的事。我首先我娘苒情不是墨家人,我也不是白家人,借用你的名誉逃脱追杀真的很对不起……”

        “滚!你给我滚!你以为一句对不起就可以抹消一切嘛?我的名誉、我娘的名誉、我娘的命!你倒是统统还来啊!去死啊你!凭什么你们的命就比别人金贵?你们多了不起啊!”白易虹一听就崩溃了,整个人哭得声嘶力竭,仿佛多年来的不甘与苦痛决了堤。

        “滚啊!你个祸害!滚出白家!”

        “砰!砰!”霓虹软鞭狂舞起来,在白墨仙周围砸出一个个凹坑,飞起的石砾几次都撞到白墨仙身上。

        但那条鞭子再没靠近白墨仙哪怕一点。

        发生了悲剧誰不难过呢?

        但是这不是去制造另一个悲剧的理由啊。

        毕竟是白家人,再生气也不可以失去理智。

        真正应该受到怨怼的是魔教那伙同流合污的畜牲!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