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写结局 作者:吕凤伦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30
  •     话说天地变色,世界已经进入末日涅槃,准备重生了!

        六界中爱好和平的人士此时此刻却跳出来,纷纷谴责玉帝心魔不该生灵涂炭。然而这些口诛笔伐,不痛不痒的,对大魔头来说似乎并不管用。他照旧我行我素,毁天灭地,杀人不误。

        笑话!能随随便便被劝服的,他就不是玉帝的心魔了。

        人之初,性本善,在魔眼里,它就是一个屁!

        只有伤了,痛了,大伙儿才明白,面对灭顶之灾,口舌根本不能和武力相提并论。只有拥有比敌人还强大的武力,才能妥妥的保得自己安好,保得世界和平!

        当武力都打不过人家的时候,多费口舌都是于事无补,干脆投降算了。现在这样既不投降魔,又打不赢人家,各界大脑骑虎难下的滋味真不好过。

        舒奇顾不得他们如何各怀鬼胎了,一马当先,迅速布置除魔血阵。大阵需要六畜生血,再用人皇鲜血做引,费时费力,还费精神。“快来帮忙啊!”

        上官云曦看着一个个的大人物,在这节骨眼上,居然各自计算起得失来,心中鄙夷不已,但是眼下六界危急,舒奇危急,她不敢现在就得了罪人,把他们逼得投靠玉帝心魔,让人皇孤身奋战,就得不偿失了,只得恨恨的吆喝一嗓子道:“你们如果不想被奴隶,就与我们众志成城,反抗那个恶魔啊!”就算最后斗魔失败,要死了,也得拉些个陪葬的!

        苏习武道:“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计算得失!都给我收起那点小心思来,一起除魔卫道!”

        为什么要让舒奇打头阵?因为舒奇傻!

        不是。因为他们都很清楚,战争不到最后,结局难料!如能有机会捡个胜利的果实,何乐不为!谁管死多少人啊!死别家人无所谓,不死自己家的人就行!

        自私可以原谅!除了人界以外,因为他们都不是人!是些神、仙、妖。

        六界也不乏正义之士,眼见舒奇为了大家拼力的卖命,都不好意思再当缩头乌龟,立刻积极为舒奇提供法术支持,终于激活了血阵,挡住了王志鸿联合魔、鬼的进攻人界的步伐!

        见结界强大,易守难攻,心魔无可奈何,只好裹挟魔、鬼回头跑天庭去,怎知道天庭已经做好了准备。几十万天兵天将层层叠叠的压来,蚂蚁似的围着王志鸿这个巨无霸,烧杀砍无所不用其极。

        然而王志鸿一抖身躯,但见那些小人儿如弹丸一样,远走高飞十万八千里。里面就有十二星宿、蜀山长老及天下仙门的大能。

        马良、天机算、铁琴先生、长白眉几个老人只管群殴魔、鬼,打得一个个的肠子都悔青了。

        霞光里,彩云中,战争场面很宏伟,战斗情况很惨烈!

        伤员犹如流水似的送到苏童芳那里救治。所以苏童芳忙得很!

        刀光剑影里,王志鸿的玉帝心魔与六界人士斗得异常惨烈,实打实的受伤,却没有人为他救治。他虽然实力惊人,也不怕伤害,但是伤害多了,也会元气泄露,对身体不利!

        谁愿意救他啊?在这个生死存亡的节骨眼上,除非那人脑子秀逗了!

        他是想抓苏童芳这个女人为自己治伤,然而结界犹如铜墙铁壁,坚不可摧!他怎么都打过不去。

        狐族姥姥受了流火所伤,伤了内丹,苏童芳赶紧给她喂了培元固丹的药水。不出意外,还是离恨之地带来的洗命池的泉水做的药引。姥姥满血复活,大叫一声,又精神抖擞的加入战斗!

        孙悟空是金刚不坏之身,然而在玉帝心魔变——态的攻击之下,时间久了也会疲惫。孙悟空怕火!尤其是阴火。玉帝心魔就专门利用这点,把他烧得四处逃窜。

        苏童芳用洗命池的泉水做了眼药,孙悟空用才好过一点。“小姑娘,俺老孙谢了!”

        女娲娘娘道:“想不到我当年无心之举,反而拯救了六界的厄运!”

        孙悟空抓耳挠腮道:“女娲娘娘,你不——厚道。”

        “这个泼猴,我怎么又不——厚道了?”

        “玉帝是你指定的神主,是也不是?”

        “是!”

        “他有了心魔,你早该知道,早该阻止。”

        “哦?”

        “你却放纵他膨胀!搞得现在不可收拾了,你说怎么办吧?”

        女娲娘娘道:“这是一个必然大劫!不仅仅是玉帝的心劫,也是六界的心劫!”她一挥手,“是每一个人的贪婪、自私、仇恨、虚伪等造就了这个心魔。并非我放纵不管,而是芸芸众生放任自己的心魔膨胀,才导致玉帝心魔的膨胀,造成了今日大劫。泼猴,这里面也有你的功劳。当年你任性妄为的大闹天宫,留下了妄念在玉帝那里。”

        孙悟空抬头看看王志鸿的玉帝心魔,果然有自己当年的影子!自己错了!

        “有因才有果!”

        在战斗中,李薇受了伤,很严重的,纯真抱着她,斩钉切铁的说:“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李薇虚弱道:“我残疾了,你还会喜欢我吗?”

        “喜欢!”纯真道:“你怎么样我都喜欢!你不必担心这点!”

        李薇道:“你是天上玉帝的太子,今后会有很多的仙女喜欢你!我不过是凡间一个修仙的小丫头,我如果死了,你就忘了我吧!”

        纯真道:“别胡说!我不会喜欢她们的,我也已经忘不了你了!你是我的唯一!”

        李薇的思绪有些混乱,开始胡言乱语了。

        纯真看她这样子,心中大痛。神界太子怎么了?神籍只是他的另一个身份而已。他在凡间长大,没有机会学到上神的铁石心肠,绝情弃爱。爱上了,就心痛了!

        苏童芳过来道:“她怎么样?”

        “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一直胡言乱语,想来心中有了挂碍!”

        “她知道你的身份后,在担心自己配不上你?”

        “的确是这样。”纯真道:“小姐,我怎么办?”

        “解铃还须系铃人!”苏童芳道:“好好的解开她的心结吧!”

        “她的身体受伤了,不会影响走路吧?”

        苏童芳看着李薇的腿道:“你现在是神,她是凡人,神力应该能让她恢复健康!试试?”

        纯真闻言,心中一喜,即刻握着李薇的大腿,运动洪荒神力,果然肉眼可见的生机焕然,一条伤痕累累的大腿消失了,换来的是洁白无暇的美腿。顿时欢喜不已!

        苏童芳道:“你如果真爱她,想与她永远的在一起,就去摘一颗蟠桃给她服用,让她起死回生,与你一样延年益寿,获得神眷认证!”

        纯真即刻起身道:“我这就去。小姐,李薇托付你照看了!”

        苏童芳道:“快去快回,时间不等人。”

        “知道!”纯真变化而去。

        王母娘娘的蟠桃园,不是谁都可以进的,尤其是现在这个敏感的特殊时期。

        “来者何人?”

        “眼睛瞎了?”纯真道:“本太子都不认识了?”

        “特殊时刻,需要谨慎对待!请太子出示王母娘娘的令牌,避免奸细混入。”

        由于连日来的匆匆忙忙,一件事一件事的没有消停,纯真还真没有来得及向王母娘娘要过通行令牌。但是现在去要令牌也来不及了,他可以等,李薇等的身体不了。“让开,一切后果本太子承担!”

        这个守卫不懂得变通,王母娘娘说什么,他就执行什么,“太子,不行!请出示令牌。”

        纯真气得怒了,“让开——”一巴掌打去。

        守卫也有些神力,挨了一巴掌居然没有倒,“太子,你杀了我也不能进去。”

        “以为我不敢杀你吗?”纯真作势要下杀手,但是他正义心阻止了他,“让开!”一脚便踢飞了守卫,摘了蟠桃就走,顾不得好歹了。

        “来人啊!太子抢劫蟠桃了。”

        他叫得惊天动地,却没有人帮他追太子。

        “你蠢啊!现在天庭是太子最大,有些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了,何必较真去得罪他啊?得罪太子,你的后果会很惨的。”

        那守卫跺脚道:“不得罪太子爷,就会失信王母娘娘。我现在真是两头都不讨好了。”

        “没办法,谁让我们只是小神,终身受人差遣呢。”

        纯真到了李薇身边,赶紧让她服下蟠桃。

        苏童芳见她无事,就去帮一个败下的神治伤了。

        李薇悠悠醒来,第一句话居然是:“蟠桃是个什么味儿?”颇有遗憾!

        纯真为了让她活命,就用神法喂她囫囵吞枣一颗蟠桃,见她无恙,就激动的欢喜道:“下回让你好好品尝。”

        “有下回吗?”

        “有!”纯真笑道:“你做了我这上神的太子妃,王母娘娘的蟠桃就有了你的定例,不愁吃不着。”

        “太子妃!”李薇先惊喜,后失落道:“可是我是凡人,怎么上天做太子妃?”

        苏童芳道:“你因祸得福!我让纯真给你吃了蟠桃,蟠桃不但能起死回生,还有延年益寿,认证神籍的功用。你现在想不做太子妃都不行了。”

        “延年益寿?”李薇惊喜道:“是长生不老吗?”

        纯真道:“对于凡人来说,你吃了蟠桃,已经长生不老了,但是对于神人来说,几百年后也是会死的,还得吃蟠桃延年益寿。蟠桃认证神眷,你做我的太子妃,没有问题了。感谢小姐,她提醒了我,促成了我们永远在一起了!”

        李薇好感动!

        苏童芳忙得很,道:“我只是多了一句嘴,没什么值得感谢,主要还是纯真真是爱你!你好好爱他就行了。别婆婆妈妈的!李薇伤好了,就过来搭把手,救治伤患。纯真该干嘛干嘛去。今后有的时间谈情说爱,也不必争在今日一时。”

        纯真抓抓头,对李薇依依不舍,“我去帮忙了啊!”

        李薇笑道:“去吧!”然后跑到苏童芳身边,低着头害羞,帮忙搬药箱,递绷带。

        纯真果然不再儿女情长,放下心中包袱,王者归来,为胶着的战争添加一生力军。

        舒奇在激烈的战斗中,时不时回头观望苏童芳,见纯真到来,“没什么事儿吧?”

        纯真心思通透,闻言笑道:“师兄担心小姐!她很好!”

        舒奇道:“她们救死扶伤的,我知道是最累的差事了,我们现下除了拼死拼活保护好苍穹,不让邪恶有机会入侵外,帮不了她们的忙了。”

        “男人,就该在前边与邪恶作斗争。保护好后方安全是我们的责任!”

        王志鸿的玉帝心魔,被各种各样的神器伤害,得不到有效的救治,现在的形状是这样的:骷髅身上挂着一柳柳的肉丝,黑气袅袅,依旧和六界负隅顽抗!

        我们每一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一点邪念、痴心妄想,邪念、痴心妄想是养心魔的能量。

        心魔现在居然不打了,反而吸收起众神人的妄念、邪恶之气息来了!酒、色、财、气……凡是负面的情绪,都被他吸收去了,搞得他整个人又大了一倍,众神仙人吓得眼珠子都凸了,太恐怖了吧!要不要活了?

        要打败魔,等于是战胜自己心中的邪恶。

        至纯至性的人,才不惧怕心魔纠缠!

        魔、鬼眼见形势不对,这时也反水了,对王志鸿没头没脑攻击,无情无义。

        当然,我们也别指望魔鬼有情有义,在残酷的六界斗争里,为了自家利益,他们一直是这样干的。

        六界人士各执法宝上天,与王志鸿这玉帝心魔相斗,与自己的执念相斗,渐渐呈现白热化状态,有了拉锯战的趋势。玉帝心魔挟持王志鸿和巫行云,成了永远都打不死的小强!对于六界安危来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

        万分危急的时候!舒奇想到了一个解决末日危机的办法:“亲情无敌!亲情一定无敌!”

        高空里,云头中,风太大了,加上大家在用法术与魔斗得自顾不暇,呼呼呼的影响听力,上官云曦大声问他:“你在说什么?我没有听见。”真搞笑!

        舒奇急忙与上官云曦道:“我说,亲情无敌!现在我们都没办法战败王志鸿这个玉帝心魔。也许良无心对我们有帮助!我把他叫上天来!”

        上官云曦大声道:“先不管亲情无敌不无敌。我怕他来了会捣乱。万一与恶魔……”

        知道巫行云与良无心的关系,这个办法或许是唯一的能拯救六界的办法。王志鸿的玉帝心魔吞噬了巫行云,就是想利用她的魔力为祸世界,但是他做梦都想不到,他们会利用这一点来反制他。

        王志鸿的玉帝心魔的心思万分的通透,他根本不会给他们反败为胜的机会,所以正在无情的,邪恶的炼化巫行云残魂。哈哈哈……我要破灭你们最后的希望!

        巫行云虽然很痛苦,很仇恨这个恶魔,然而力量不行,一时半会儿也无法做到有效的反噬。

        “我相信他不会!”舒奇与上官云曦说,回头向东海孤岛喊起了嗓子:“良无心!良无心!你赶紧上天来一趟!我有事找你帮忙!”

        “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你催什么魂啊?舒奇,你好好玩儿不行啊?”良无心着急忙慌的跑出家门。只见他穿着牛头裤,打着赤膊,光着脚丫子踩在沙滩上,形象真是特立独行。

        又是一个来搞乐子的!

        舒奇道:“你上天来一趟!”

        没事叫人上天?你有病啊!然而在舒奇这里,他就知道他肯定有事了,而且还是大事!否则不会急得他在天空鬼哭狼嚎!

        当他看到天地浑暗的世界,即刻吓傻了!“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他原来是心里早没有芥蒂了,早就万事大吉了!居然在家里蒙头大睡,真是什么都不管了。

        舒奇道:“现在是世界末日了!要命了!你赶快的上天来!上来帮帮忙!”

        良无心抓耳挠腮,一咬牙上了天,在舒奇等人背后,道:“你们玩这么大?”回头看见玉帝面相,惊吓着了,“你们真跟玉帝在造反了?”

        孙悟空一个筋斗翻过来,“看清楚,他已经不是玉帝了,是魔了,是六界公敌了!”

        “啊!”良无心一时半会跟不上时代变化,“他是魔,与我有什么关系?叫我来能做什么?”

        上官云曦道:“我长话短说:玉帝心魔吞噬了魔巫师巫行云,所以才拥有这么强大的魔力。巫行云在千年前是你的母亲,我们叫你来,是想让你唤醒你的母亲,让她帮我们打败玉帝心魔!就是这样!我们的希望,现在就看你的了!”

        世人都知道,无论过去了多少年,什么情都会淡去,唯有血脉亲情不会淡去,永远不会。

        魔也一样有血脉亲情!

        良无心的到来,给压力山大的六界首脑们,立刻带来了一线生的希望!

        他们一个个的受伤惨重,早现疲乏之态,但就是为了那一点的不甘心,毅然咬紧牙关,用支离破碎的身躯,苦苦支撑着结界不破,任由玉帝心魔的暴虐。

        在这场六界抗魔大战中,生死存亡之际,一个个大脑都祭出了恐怖的实力!也不得不全力而为!

        在他们面前一站,良无心的本事简直弱爆了,根本就无法插手帮忙。他以前瞧不起的舒奇,现在也有着让人刮目相看的力量。真庆幸自己下棋的时候,决定不与他作对,是多么的正确的选择!

        神门破碎,天河倒悬!凌霄宝殿早已失去了昔日的威严!

        在这场惨绝人寰的末日盛宴中,战场虽然开在了神界,但是其他五界的守将们却都不敢掉以轻心,因为时不时会有流火飞来,殃及无辜民众!

        战争无情,伤亡无法避免!

        苏童芳忙得不可开交,因为守在边界的大将需要她们的神药提供源源不断力量;而在前线缔造结界的大脑们,更是需要她们调配的神药续神保命!

        天地变色,混沌至极,末日也不过如此!

        良无心在结界里,虽然担惊受怕,却被舒奇保护得很好!

        “你在我们背后老老实实的,不要乱走就很安全!”舒奇道:“你听我说。你应该觉醒了,应该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你是汉朝时期,西凉国大巫师,巫行云的儿子。你母亲当年违反天条,被上神剥夺肉身,残魂囚禁于锁妖塔,历时千年!我要说的重点是,就是那个玉帝,玉帝的心魔,已经吞噬了你的母亲。你感应一下,你母亲是否还在?”

        “还在!怎么了?”

        “你的主要目的,就是要用血脉亲情唤醒她,唤醒她帮我们,快!快!否则晚了,我们都得死,六界就完了。”

        上官云曦道:“也不知道巫行云认不认血脉亲情。”

        舒奇道:“管不了了,死马当活马医,认不认都得尝试。万一她认了呢!大家就都齐活了。”

        巫行云的确能感觉到儿子来了,她在兴奋,在激动,在欢喜!母爱世界之伟大,大于任何世界的界限。

        良无心走出来,对王志鸿的玉帝心魔喊了一句:“娘,你受苦了!”

        “儿子!真是你?”

        “是我!我这一辈子都被这老儿利用,做了很多的坏事,却并不开心!最近被人皇醍醐灌顶,脱胎换骨了,真的好开心!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娘,这玉帝老儿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不能助纣为虐啊!”良无心道:“母亲,帮帮儿子。如果恶魔强大了,打败了这些人,儿子就得死。他们这些人对儿子还是很好的!就是这恶魔不行,利用了儿子百年,现在又在残害众生。母亲,要不然,我来帮你!我们一起打败恶魔,当个救世的英雄!让这些人看看,我们****的伟大!”

        “愚蠢!”巫行云突然道:“你那点本事打得过谁啊?给我老老实实的待着,不要轻举妄动,看你母亲怎样斗这邪恶!千多年了,居然不知道玉帝是大反派,真是讽刺!正义居然奉他为尊!到头来,我这人人眼中的恶魔,现在却要返回来做救世英雄!更是讥讽啊!”

        玉帝心魔惊恐道:“你——”

        纯真突然把剑架在良无心的脖子上,“巫行云,快杀了他,否则我就杀了你儿子,大家都不好过!”

        巫行云大叫:“你,无耻!”

        舒奇连忙拉住纯真:“师弟,别乱来啊!”保护良无心在身后。

        良无心在舒奇背后伸头道:“娘!帮帮我们吧!”

        “看到我的孩儿过得很好!娘就无遗憾了!我知道怎么做了。”巫行云笑道:“人皇,请善待我儿!”

        王志鸿感觉不对劲,即刻吓得大惊失色,“你——”

        “你什么你?你是疯子,他们都是疯子,我也不差。要疯大家一起疯狂,要毁灭,大家一起魂灭!哈哈哈……”巫行云一答应帮忙,就立即反噬玉帝心魔,真是爱你没商量!

        舒奇的乾坤袋里忽然飞出一只大老鼠,向王志鸿狠命的撕咬。戏剧性的一幕,原来是舒安义在关键时刻做出来的。

        “爷爷!”舒奇惊喜道:“你醒了啊!”

        舒安义的虚影道:“守好阵脚,别分心管我。”

        现在除了守好阵脚,战斗这一快,除了能给舒安义提供正能量外,已经没有大佬们什么事儿了。

        当王志鸿的玉帝心魔遭到巫行云反噬后,他就迅速缩水了,小到形貌犹如侏儒。孙悟空上前一金箍棒打下,顿时粉碎了他的元神,消失在天外天,永远没机会轮回了。

        孙悟空!你怎么老爱抢主角光环啊!

        舒奇好不容易盼得爷爷苏醒,结果一场恶斗下来,老人却魂飞魄散了。命运给舒奇开了一个玩笑。

        终于打败了王志鸿的玉帝心魔,六界顿时沸腾了,好多人激动得痛哭流涕。

        然而在这普天同庆的日子里,六界发生了两件大事:一件事、玉帝宣布传位纯真;二件事、慕容追月怀了三年的娃娃终于要生了。

        玉帝让位只是形势所迫,不得不顺应罢了。他知道纯真众望所归,自己大势已去!此时传位太子,不但保住了自己的名声,还能落得一个善终。

        哎!就这样吧!玉帝心里怀着一个面目姣好的女人,这样想。

        然而,我们一定要明白,玉帝的心上人并非是王母娘娘。

        两件大事,我们只关心慕容追月,下一代毕竟是未来的希望啊!

        慕容追月一辈子都是大大咧咧的,只看过别人生娃娃,自己没有经历过生娃娃,事到临头反而一改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很紧张,很担心!“怎么办?怎么办?小鬼头早不来迟不来,偏偏这时候来给老娘捣乱。真是我的债主啊!”

        “别担心!有我在!”苏七八初为人父,也没什么经验。

        慕容成龙一把拉开女婿道:“小子,你让开,老夫看看女儿!”给女儿搭脉,沉吟一会儿,“动了胎气,早产了。”

        三年算早产?神、仙怀个孕还真是奇葩!

        上官老太君、狐族姥姥、莲花大士连忙上来,把个慕容老头推开,“生孩子我们有经验,你们大男人出去准备准备。”

        慕容成龙看看莲花大士,“你有生娃娃的经验?我怎么就不相信呢?”

        莲花大士突然恼羞成怒,一挥拂尘,“滚!”

        慕容成龙哪壶不开提哪壶,自讨没趣!惭惭的走了出去。“疯道人,你这贱人,居然喜欢这样的凶女人,真是重口味啊!”

        莲花大士道:“老东西,你在背后嘀嘀咕咕什么?”

        慕容成龙被抓了现形,大惊失色道:“啊!没什么,没什么。”立即逃之夭夭。天啊!这女人不怒而威,太可怕了!

        怀孕三年后才生小孩,危险系数高了不止一点半点。

        妙慧师太以枯木逢春的神功保护慕容追月的心脉,狐族姥姥准备毛巾水盆,上官老太君在一边安慰道:“别紧张,做母亲生孩子很伟大的,你一定要为此努力!”

        有了这几位重量级的高人相助,慕容追月不再害怕,努力的生下来一个女娃娃。

        跟想象不一样,以为像哪吒那样三年才生的,定会是个血球,是个怪物,然而她这里并不是血球。还好!还好!长得粉嫩粉嫩的,很可爱!慕容追月见了也是好生喜欢!

        在场的老老小小都为苏七八一家人开心,贺喜不断!

        火凤凰平常实在是太懒了,有着厨神一样的本领,却难得下厨做一回美食。现下世界太平,慕容追月又生了娃娃,她一高兴做了许多,让在场的人吃得皆大欢喜,赞不绝口。

        苏七八与慕容追月说道:“这丫头,她不做则已,要做的必定是佳肴。”

        火凤凰身边,厨神忙得不亦乐乎,帮她打下手都是心甘情愿的!

        “好可爱的小孩儿啊!”素问抱起慕容追月的儿子,问她,“叫什么名字?”

        苏七八道:“苏志鸿!”

        “什么?”有人很吃惊!

        一切处理好后,舒奇率人界部众回了蜀山,悬壶济世,炼药证道了。

        本来就想过过平平淡淡的山居闲日子,可是那些凡胎匹夫,居然野心勃勃,唆使朝廷侵占天下仙门。舒奇忍无可忍,只好带领弟子疼痛的反击,打得他们孙子似的服帖了才收手。

        经此一役,朱元璋才知道自己惹不起这些仙人了,真是害怕了,连忙焚书递表,三跪九叩的拜入人皇门下,此事才算圆满的告一段落!

        小和尚当年历经千辛万苦造出的一柄剑,叫做辟邪,流落世间若干年,如今也被有心人找到送来蜀山。然而现下世界和平,神器已无用武之地,舒奇便收归神器库房。

        现在神器库房里很热闹,听六月雪与神器们夜话心思,别有一番意境。.

        万一道:我爱胡丽!

        六月雪道:你表白了么?

        爱一个人原来需要表白啊?

        屁话,你不表白,谁知道你爱她啊?

        某日舒奇交代了苏习武人间之事,便携手苏童芳,引领六月雪、苏童芳、苏七八、慕容追月、莲花大士、上官老太君、铁和尚、六仙女等人去了荒诞山无稽崖下怀旧。

        故地重游出生之地,舒奇感慨万千!

        六月雪指着悬崖峭壁之巅,有位写书的俊彦,“那是谁?”

        众人抬头看去,皆不认识。

        那人风度翩翩,俊秀绝伦,听得身后动静,回头露脸笑道:“你们回来了!”

        众人皆是意想不到!

        舒奇大吃一惊,“你!你是苏好奇?”

        原来是纯真代表神界放了苏好奇。

        “是呀是呀!”那人笑道:“你去人间历练了一遭,一定深有体会吧?”

        舒奇道:“我去了人间历练,九死一生,你却悠闲自得的在此写书。”

        “我是苏好奇,也是舒奇,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们命运相连,福祸同体,本不分轩轾!但是我还是要感谢你,向你道一声:你辛苦了!”

        “好了!好了!”六月雪道:“你们不要婆婆妈妈,赶紧的归位吧!”

        苏好奇笑道:“小丫头还是一如既往的急性子!”

        舒奇笑道:“现在我创作欲——望高涨,文思泉涌!我们一起把书写完吧!”

        苏好奇道:“正合我意!”

        苏童芳拉着二人的手放在一起,相视而笑!苏童芳的眼泪滴在他们的手心,不多久,但见五彩霞光冉冉,包裹他们契合一体,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情——人泪是治愈伤痛的良药!也只有情——人泪,才能给结局画上完美的句号!

        荒诞山,无稽崖,一个故事,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写完了,就此人间证道!

        没事的时候,纯真会与舒奇在天上打牌,挣得面红耳赤,根本不像个上神应有的姿态。

        追根溯源,人与神、仙、魔、妖、鬼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要想撇清真的很难!

        既然如此,舒奇便改变一下策略,让神界、仙界设在人界的庙宇香坛变为办事处,并且要求他们不能白受人间的香火,必须跑断了腿的为人民服务!

        有求必应,合作互惠!

        既然是师兄的好意,纯真一句话准了,“其实早就该这样办!”

        某些神、仙尸位素餐,声名狼藉,纯真早就打算纠正了,这个契机正好。

        完!

        二○一九年四月七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