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真假千金32 作者:长弓木每鸟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8-08
  •     居然无视自己。

        王恒之叹气,“妹妹,战王此人性情乖戾,无人能看透他,母妃说的是实在话,他不是好姻缘,更何况他如今要娶妻了,难道你要做妾不成?”

        “哥哥定是没这般想要得到过一个人吧?如果你想,你会日日夜夜不得安生,恨不得随他身旁,看他吃饭睡觉都是一种幸福。”

        天朝虽然民风开放,却也不曾如此豪放狂野。

        王恒之被她的言论吓了一跳。

        拉着她就往船舱里去。

        王星落看到上官珺进来,面色微微冷淡,忍不住挑眉好奇,“怎么脸都臭了。”

        “哼。”

        “我刚听外头有声音,还以为来了客人。”她随意说着。

        上官珺近前,挨着她做到对面。

        “遇到了不识好歹的狗东西,不喜欢。”

        “不喜欢你还生气,难道是很重要的人?”

        星落眨巴眨巴眼。

        上官珺失笑,“没有,你会不会下棋?我教你。”

        啥玩意儿……

        谁不会啊!

        刚要脱口而出的话生生憋了回去。

        “不会啊,你教我。”

        上官珺显得很兴奋。

        做着好老师,将棋子的规则见了一遍,然后指导着她下。

        不过一会,外头便有人禀报都面船上的人想过来拜访。

        上官珺刚要拒绝,被王星落打断。

        “让他们进,我要看看,他们想干嘛。”

        这媳妇啥就那么好玩咧。

        上官珺挥挥手,侍从会意,退出去,将板子放下,搭在两船之间。

        对面的人走了过来。

        陈娇拖曳着裙摆,有些怕。

        要真是掉水里,不仅形象全无,还会得不偿失咧。

        古人衣裳华衣盛装的虽然好看,到那时太过繁琐了,行动都十分不便。

        陈娇才上了这船,王恒之正在门口作揖。

        被允许进船舱后,她心里还在想着战王刚刚有没有瞧见自己。

        “恒之,你找我有什么事?”

        王恒之默,出来游春,能有什么事。

        难道他要说自己赶认回的妹子,急巴巴地想认识他吗?

        “今日出门访友,正好见战王爷泛舟湖上,特来拜见。”

        王恒之也是世子爷,还是下任翼王的继承人。

        按照陈娇所想,实在是看不上王恒之这般腆着脸给战王说话的样子。

        完全忘记了,如果不是她要求,王恒之一点也不想凑跟前来。

        星落从屏风后出来,陈娇见她出现,一脸石化。

        “你……”

        见她情绪要糟,王恒之立马伸手拉了一把。

        陈娇回过神,见五官魅惑英挺的男人,用着宠溺的眼神看着王星落。

        王星落怎么会在这?

        她挣脱王恒之锢着自己的手。

        忽的笑出声,看向王星落。

        “星落,你和战王怎么认识的啊?”

        她笑嘻嘻的,似乎刚刚脸色一瞬间扭曲的人不是她。

        王星落径自越过她往上官珺边上坐下。

        “星落,你怎么不说话啊。”

        “聒噪。”上官珺冷声出口。

        陈娇气的火冒三丈,却又不得不憋在心头。

        “恒之,没事,就先回去吧。”

        王恒之脸色红了红,忽的想起王星落的为人,忍不住出声道,“战王,我边上这位是娇儿,她是我刚找回来的亲妹妹。我妹妹以前不小心流落在百花村。”

        “咦,星落,你不也是百花村的。”

        王星落歪着脑袋一笑,“你不是正好在那边认识我的嘛。”

        见两人腻歪的实在辣眼睛,陈娇气的想转身走人,可惜她知道为了防止王恒之听到王星落胡言乱语,她必须紧跟在左右。

        王恒之有些无语,暗道传说中冷冰冰的战王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两人无奈只能离去。

        待两人走后,上官珺才认真扫着对面的人儿。

        脸色平静,没有什么波动。

        看不出来是不是生气。

        “你既然不开心,干嘛要见他们?”

        “我不想有苍蝇盯着我的人,看着烦得很。”

        上官珺失笑,“你放心,我眼里除了你,其他人都是看不见的。而且若不是你,我也不会放他们上来的啊。”

        “我以为你和王家好歹也算亲戚了。”

        “就表面上过得去就行了,不过恒之也还好,他是年轻小辈里还算有礼貌的人,为人不骄傲,不仗势欺人。”

        “哦。”

        “你怎么突然对他感兴趣?”

        上官珺脸色拉了下来。

        “啊,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我是被我叔叔养大的,这个叔叔我一直以为只是陌生人结果现在才知道是亲叔叔。那么你不好奇我父母是哪个吗?”

        “反正总不可能是王家的吧,你刚刚还和我打探他家……”

        见王星落一动不动,眼都不眨的看着自己。

        上官珺懵住。

        “不是吧,那么巧,怪不得皇伯伯说王家找回了女儿的事。”

        上官珺琢磨了句,后知后觉才指了指星落,“所以你是他们家的,那刚刚恒之带的那个人是谁?”

        ……

        陈娇气冲冲会到船上,王恒之追在身后。

        “娇儿,你等等。”

        陈娇深呼吸了一下,这才扬起嘴角,回身看他。

        虽然她竭力隐藏自己的情绪,但是王恒之是谁啊,大宅里头的人,哪个又不懂看人脸色的。

        “娇儿,战王这人只有对自己喜欢的人才会有耐心,刚刚咱们过去,他没冷脸赶已经很好了,这还是看在咱们家的份上。但是咱们毕竟是异姓,要懂分寸,往后别再念着这心思了。”

        陈娇原本下去的火又腾地烧了起来,像燎原的火,热烈滕滕。

        “哥。假如战王娶得人不是普通老百姓,不是王星落,也许我什么都不会妄想。”

        她深深看了一眼王恒之,径自转身撩起了帘子,弯腰进了船舱。

        王中天看着小二给自己送来饭菜,他有些不满的撅了噘嘴。

        “王叔,星落姐今天不在店里,你凑合随便吃一顿?”

        王中天阖眼,随即又偷瞧了眼桌子上摆放的菜。

        啧啧,这么丰盛,还喊随便吃……

        这些家伙是不知道自己还做过乞丐吧!

        哪里会挑食。

        所以王星落回来的时候,王中天正躺在摇椅上消食。

        他听到动静,眼睛也没睁开,只是感觉有人往自己椅子边走来。

        “叔。”

        王中天紧闭双眼,打死不睁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