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真假千金37 作者:长弓木每鸟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8-08
  •     举殿哗然。

        暗道这王恒之莫不是突然就疯魔了,行为如此可怕!

        “哥,你在干什么!”

        “你小时候丢失的时候,手臂上有伤,伤疤呢!”

        “你弄疼我了,哥”

        不顾陈娇的挣扎,王恒之颓然松开,踉跄后退了两步,忽然看向对面从刚刚开始到现在,表情一如往日一般冷淡的女子。

        他忽的失声笑了起来。

        他居然曾与亲妹妹面对面,也无法认出。

        真是该死。

        明明就是他的问题,才把妹妹丢失的,如果不是她没看好妹妹,妹妹也不会被人划了一刀,挑着飞了出去。

        是他的错。

        当年被贼人追杀,父亲母亲为了自保,且战且退,到后面击退黑衣人,才敢回去找,结果妹妹却不见了。

        如果不是他大意,妹妹怎么会在外头流落吃苦这么多年。

        她明明都亲自送证物到跟前了,他却连问都不问。

        就打发人走。

        再后来会面时,更是因为错信陈娇的挑拨,对她冷眼以待。

        但是她呢,她一点都没觉得难过吗?

        因为心是冷的吧。

        被人背叛,被人丢弃,和唯一可靠的王叔相依为命。

        王恒之觉得整个天地都在旋转。

        翼王告罪了一声,让小女儿硬拉着她哥出去了。

        “无妨,既然她没有伤疤,那说明你一定是有了。”

        王星落垂首,“民女的确有疤。”

        “所以既然你是真的,就必然有个人是假的。大理寺卿何在?”

        “臣在。”人群里有个看起来十分严肃的人,站了出来。

        “朕勒令你立即查清此事来龙去脉。”

        陈娇这才有些慌乱,她看向翼王妃,“母妃,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清楚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我这几天对你就跟亲娘一样样的,如果是假的我怎么会这般对吧?”

        她紧紧拉着对方的手,翼王妃手被抓的有些疼,她有些无奈,又有些彷徨。

        “娇儿你抓疼母妃了。”

        翼王脸色有些生气。

        他十分心疼地看着自己的王妃,忍不住道,“娇儿,即便如此我们也不会过多枉测你的事。你若是我们误认回来的女儿。几遍此事是真的,按照这段时间的相处,你母妃也不会对你做出什么。”

        他几乎痛心疾首,带着浓烈的失望。

        陈娇下意识的松开手,看了眼眼前的白皙手腕,已经红肿一圈,

        上头还有自己掐过的指甲印。

        她努了努嘴,想辩解自己不是故意的,但是话到了嘴边就好似被人生生扼住了喉咙口。

        “启禀皇上,我们叔侄两个有幸靠的一门手艺在上京扎根,所以百花村的好些伙伴都追随而来,混口饭吃,便是传话让他们前来当殿对峙,他们也义不容辞。”

        皇上见王中天信誓旦旦,一脸坚定,又往边上瞧去。

        “你呢怎么说?还要坚持说你是翼王的亲生女儿吗?你要知道,倘若事情查个水落石出,要是你真的顶替了她人身份,冒认皇室宗亲,那可就不单单是欺君之罪了,更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陈娇身子战战兢兢,闻言抖了抖,双腿忍不住发颤,看着龙座上的皇帝,目光带着寒冽,她下意识跪倒在地,匍匐着磕头求饶。“皇上,民女也不知道啊,民女也不明白只是去典当了东西,就被人拉着说是翼王的女儿。还有滴血认亲更是王恒之弄的,不是我要求的。我从头到尾都是不清楚的啊。”

        她一字一句将自己撇的干干净净。

        甚至还把翼王的儿子拉下水。

        众人只觉得这翼王府是认回了一只白眼狼了。

        无不摇头暗道这是被坑了。

        “噢,既然如此,便交由大理寺卿着手审查。”

        翼王妃皱着眉,看向陈娇,见她垂首,看都没看自己,心里的失望不免加深。

        她怔怔抬眸看向对面又回到上官珺边上的女子。

        那个和祖父长得一模一样的的女子,清贵无双的倩影,清冷无比的眸子,都令人觉得想要过去拥抱。

        这是她的孩儿?

        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自己一直以来的寻找不仅没有帮助她什么,反而还给她招来了麻烦。

        甚至朋友反目,还被人诬陷。

        散宴时,陈娇一个人,只能不远不近跟着翼王府的人走。

        有仆人对她嗤之以鼻,虽然没随侍殿里,但是皇宫最不缺传播者,且速度一流。

        陈娇见连个下人都对自己横眉冷对,忍不住忘记自己平常在府里保持的人人平等人设,一时气不过,怒上心头,高举手一巴掌就挥了过去。

        “当今圣上圣明,连大理寺卿都还未查明真相,给我定罪,轮得到你们这些人对我如此!”

        她冷声哼了下,随即冷笑,“你给我记着,我现在还是你们的主子,你们就只是我的奴才,只要我不死,你们就得给我做牛做马!”

        她踩着墩子上了马车。

        后头意外瞧见的王恒之,心下愈发憋屈了,以往还可以为她的不适当行为找借口,可如今成了现在的局面,已然都是他一人的错。

        王中天让星落上马车,声音虽然小,却还是不出意料的落在王恒之耳里。

        从散酒宴后,就一直跟着星落出来的翼王夫妇,表情一言难尽,想说些什么,表情里满是复杂。只能呆呆站立在原处,看着她的马车离去。

        “父亲,母亲,都是孩儿的错。”

        王恒之懊丧着头,心里想的是,星落明明都瞧见他们了,却一点也不想和他们说话,甚至连看一眼都是奢侈。

        是他的错,他连查证都没有做到,就相信别人嘴巴里的她。

        她一定是恼火了吧。

        “恒之,不是你的错。这只是上天对咱们一家人的考验,也许这件事发生了,会让咱们一家更加珍惜彼此。”

        王恒之觉得父亲太乐观了,他简直要哭了。

        摇摇头,“不是的,父亲,是在上京这段时间,我和星落接触过。当时孩儿以为是她故意要撷取娇儿的身份,孩儿对她态度十分不好。”

        翼王听完,忍不住霍得瞪大眼,刚想摇头说话,忽的听边上侍女大声惊呼起来。

        “王妃晕倒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