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捕鱼注册-> 《被弟控的少年》-> 119 第一百一十九章 (完结)
119 第一百一十九章 (完结) 作者:赫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7-11
  •     场面一度诡异的平静。:乐:文: 3.

        众人以一种看外星人震惊的眼神直直盯着伊泽, 同时又小心翼翼观察着随时会火山爆发的草摩慊人。

        就连一向冷静自持的草摩波鸟都不知道要怎么应对接下来的情况。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伊泽会如此的“出人意料”。

        奈何当事人一点没有捅娄子的自觉, 还笑咪咪地看着草摩慊人,不怕死地凑前面:“怎么样?我特意挑了一个又大又甜的, 是不是很好吃?”

        这个时候,另一个当事人半天才反应过来, 他静静地凝视伊泽几秒后,居然诡异地笑了, 笑声越来越大“有趣,真是有趣极了。就是这种手段愚弄那几个白痴的吗?哈哈哈哈,简直要人笑掉大牙!”

        他转脸讥讽地扫过众人惊惶无措的脸,还要再说些什么,但还没开口,便被眼前的少女打断了。

        清脆的声音没有一丝因惶恐而夹带的颤抖, 反倒有种看笑话不嫌事大的促狭感:“大叔是不是脑补太多了,人和人的相处本来就很简单啊, 干嘛要顾虑那么多让自己心情不好的事情。”

        说着, 伊泽指了指盘子里的草莓,又指了指草摩谦人嘴角的果汁,笑眯眯地说:“就像我请你吃了甜甜的草莓,作为回应, 这个时候应该说点什么,而不是猜测我的目的单不单纯吧。”

        被少女惊得说不出来话的众人屏气凝神,生怕草摩谦人一个激动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

        最先反应过来的草摩紫吴有些僵硬地牵起嘴角“小透可能是起得太早了,脑子有些混乱吧, 要不要去休息一下,这里我们来收拾就行了。”

        不过,伊泽显然不想就此罢休,他假装听不懂草摩紫吴递过来的借口,坚持地看向草摩谦人,眼底光亮在闪动。“可是,我第一次看见谦人先生啊,以前只是听大家说起,今天好不容易遇到了,总是有很多话想要说。”

        “你想要我说什么?”草摩谦人冷笑着,似乎对本田透这个人很感兴趣的样子。

        之前听本家的一些人说起这个小姑娘的时候,都是乖巧懂事,为何他看到的会是这样有趣的一面。是故意伪装还是有预谋而为,他都不是很在乎。只不过,那群蠢货若是看清真相,会很痛苦吧。

        草摩谦人眸色渐冷。

        伊泽似无所感,他一脸认真地说道:“草莓很甜吧?由希照料的很细心的,不光是浇水除草,还会除草喷药。说不定以后这里会变成一大片草莓园呢。”

        草摩谦人冷漠地等待下文。

        “所以,是不是该跟由希说一声谢谢啊。”

        谢谢他们这么多年不离弃你的陪伴,也谢谢包容了所有的心情。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忍受你的坏脾气啊哥哥。

        然而草摩谦人并没有接受意识吐槽的功能,他扫了眼旁边沉默不语的草摩由希,“你居然还会种草莓,看来离开本家后也没学会什么正经的东西,草摩家把你养大是为了以后培养出一代菜农吗?”

        草摩由希抿起嘴唇,并没有打算作任何反驳。

        “由希只是种着玩啦,反正院子那么大,空空的也不好看啊。”草摩红叶试图在中间缓和着气氛,装乖道:“请来的园丁大叔有时候反而更加麻烦,自己动手习惯了,弄些有意思的东西也不错嘛。谦人不是常说,不要拘泥于眼前嘛,我想由希也是想尝试一下而已。”

        然而,只换来草摩谦人一声冷哼。

        伊泽像是看不到草摩红叶的眼色一样,继续说:“所以你是在埋怨由希只顾种草莓没有陪你么?还是觉得无论由希做什么对你都没有任何意义?”

        气氛一下子再次变得僵化,草摩紫吴试图缓解气氛,假装自然地开口:“小透要不要去弄点上次做的果茶?正好可以一边吃点心,一边喝点茶水。”

        若是按照正牌本田透的性格,这时候哪怕听不懂草摩紫吴的画外音,也会乖乖地照做。

        可惜,伊泽并不是会听人劝的单纯少女。

        草摩慊人也不是可以被轻易糊弄过去的温柔青年。

        “你不是想……”伊泽刚想要张嘴的时候,突然身影一晃,慌乱中扶住眼前的草摩慊人,不顾对方浑身不情愿想要挣脱的行为,另一只手捂住眼睛。

        “小透!”

        “小透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波鸟!快看看小透是怎么了!”

        一帮人哪还顾得上草摩慊人会不会发火,伊泽突然间的虚弱令众人纷纷围上来,紧张地问东问西。

        明明之前还好好的,为什么会忽然出现意外状况。这种无由来的慌张自每个人的心里漫出来,根本无暇顾及其他,似乎是种五感之外的感触。

        很不着边际的紧张,但就是无法消除,解释不出原因。

        仿佛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东西,在一点点改变。

        伊泽飞速适应着刚才晕眩的感觉。眼前的黑雾渐渐驱散,视野中的景象一一归位,似乎方才的不适都是幻觉。他只是想要透露出自己的身份,哪曾想这个世界似乎禁止信息外流。只不过刚冒话头,自己便会有种灵魂被撕扯的感觉。

        心头闪过各种猜测,等缓过神来才有精力注意到身边围着的小动物各种担心。察觉到手里还攥着之前乱拉到的衣袖,顺着看到一脸冷漠的草摩慊人,伊泽笑笑,无力地放开了手。

        作为医师的草摩波鸟第一时间作了简单的身体检查,没有看出什么问题后,又问了伊泽几句。

        “要不要去医院检查检查?毕竟波鸟只能物理浅表检测,不能看得太详细呀。”草摩红叶抓着伊泽的胳膊,大大的眼睛里都是担忧。

        草摩夹被草摩由希指使着倒了杯温水过来,语气很冲,别扭地说着:“女人就是麻烦,有什么不舒服干嘛不说出来,你不说我们难道会猜出来吗?如果真的晕倒了,还要本大爷被你去医院才开心吗?”

        草摩紫吴从后面不留情面地糊了草摩夹一巴掌,冲伊泽笑道:“别听阿夹瞎说,大家很担心你的身体。这样吧,一会预约一下门诊,由希开车送你去看看。没什么问题也能让大家安心。”

        伊泽安抚地冲他们笑笑,碰巧和草摩慊人的视线对上,后者毫不留情地冷笑道:“这副博同情的样子真是让人恶心。”

        像是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博同情,伊泽低头开始咳嗽,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居然从捂着嘴巴的手指缝隙间流出一抹殷红。

        “该死的。”

        伊泽低声咒骂着,他从来没想过要以这样的局面结束这个世界。抬头看着众人惊恐的表情,他伸手擦掉嘴角的血丝,满不在意地笑着:“没事,小透不用去医院。”

        “都这样了还说不去医院!”草摩由希从衣架上取了外套披在伊泽身上,不由分说要带他出门。

        “等一下,说完再走。”伊泽抬眸看向漠然的草摩慊人,眼光晃动,最终只是轻轻说道“草莓好吃么?”

        草摩慊人皱眉看他,似乎不知道为什么要重复这种没有意义的话。他盯着伊泽指尖的血,半晌才开口:“波鸟,我们回去。”

        “小透,我们也一起吧?”红叶拉着伊泽的衣袖,另一只手里还拿着线帽。

        伊泽身上披着由希拿过来的棉外套,光从左手边的窗户侧面照过来,阴影将表情湮没。

        “没事的,不用去医院。”

        草摩夹不由分说地架起少女的胳膊,打算强制她出门。

        伊泽向侧面一转,被抓的胳膊高高举起,另一只手用了巧劲借力托起,瞬间从草摩夹手中挣脱开来。他迎上众人惊呆的表情,竟然笑出声:“你们真的还是那么有趣啊。”

        话音未落,又是一口鲜红溢出。

        “你不是小透。”草摩紫吴紧紧皱起眉头,神色间已带出戒备的肃然。

        听到这话的草摩众人动作都是一顿,他们方才的确是关心则乱,没有细细分辨少女与往日的不同。如今被草摩紫吴一提醒,全都有种醍醐灌顶的了然。

        没错,倘若真的是小透,怎么会这样大胆而不顾他人感受。从早饭起到现在,有太多漏洞可寻。到底是什么让他们晃了心神,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

        “呵,”伊泽笑意盎然地歪头看向草摩紫吴“真不亏是警觉第一的狗狗啊,还是那么敏锐。”

        “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你似乎比以前心软了呢。”

        闻言,草摩紫吴瞳仁猛地紧缩。

        这种熟悉的语气……

        “你……”草摩慊人上前一步,被草摩波鸟拉住“一会太阳下山温度也会下降得厉害,体温刚刚退下来,还是先回去吧。”

        “谦人身体不好嘛?是不是平时穿的太少啦?”红叶的注意力转向谦人,大大眼睛里满是紧张。

        其他人也都看向草摩慊人,脸上都是遮掩不住的担忧。

        “工作又不能一天做完,那么着急身体一定吃不消,要适当休息啊。”

        “要我说不要总是呆在大宅子里,也要出来走走,呼吸新鲜空气不光心情好,对身体也很好。”

        “所以谦人一定要听波鸟的话,这家伙虽然脾气臭臭的,不过做事还是很靠谱的。”

        看着小动物们围着草摩慊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话,伊泽愣了愣,心里不解的一些地方终于拨开云见了光。

        这个世界早已不需要他的存在,也不会留有他的位置。

        草摩慊人和其他族人可以一起生活,即使他们依然会有矛盾,但那种埋入血液里的羁绊是不会流逝消亡的。

        想着,伊泽靠墙坐下,冲回头看自己的众人笑笑:“小透没事,你们不用担心。”

        “你……”

        “本来很担心你们,也很好奇这十年大家都会有什么变化。不过,看来是我多虑了啊。”伊泽忍不住笑起来,眼里的景象越来越模糊。“这样,真好。”

        草摩慊人心慌地看着少女半靠在窗边,不禁上前两步,声音微哑:“你,到底是谁?”

        熟悉地撕裂感越来越强烈,在被排斥出身体之前,伊泽勉强撑住一口气,轻轻地说:“你,不是都猜得到么?”

        话音刚落,少女蓦然低下头。

        十天后。

        草摩本家大宅里,草摩慊人在一份文件上签好字,想了想装作不在意地问道:“那个女人到了吗?”

        “由希刚打来电话,说已经进大门了。”草摩波鸟跪坐在茶桌边,喝了一口茶,眼带笑意“谦人既然喜欢小透过来,就笑一笑吧,那个女孩问过紫吴很多次,是不是谦人不喜欢她想要消除她的记忆。再这样下去,恐怕下次都不敢来做客了。”

        “哼,脑子本来就不好,一天到晚担心的倒不少。”草摩慊人别过头,故作冷漠地看向窗外。

        草摩波鸟没有拆穿草摩慊人的别扭,他顺着窗外看向天空中漂浮的云朵,眼里满是温柔的光。

        既然那人能回来一次,也可以回来第二次吧。

        谦人可能也很希望再见到他。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言成沫的一颗雷~舒云的一颗雷

        由于某璃的家里最近洪水和地震一起捣乱,说好的月初更新一直拖到能上网的今天。

        十分抱歉,让妹纸们等久了,这章码的有些匆忙,先给大家过过眼瘾。

        挨个摸摸头,再次鞠躬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