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豪门总裁-> 《人在江湖,婚不由己》-> 第三百三十二章 双生子(完结)
第三百三十二章 双生子(完结) 作者:咬咬熊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7-23
  •     宁上陌却沉声说道:“是真的,此事干系到明春身家清白,你若是不纳她为妾,让她一个女儿家以后怎么活?抓住拓跋燕灵,你跟明春继续拜堂。”

        说完,她扬声对冷卿容说道:“冷大元帅,拓跋燕灵就交给你了。”

        说完,她伸手抓下拓跋燕灵脸上那张是明春模样的人皮面具,果然露出拓跋燕灵的脸。

        众人再次发出一阵惊呼,想不到拓跋燕灵竟然有胆子再次来大凌皇城作案,简直就是不想活了。

        拓跋燕灵冷笑道:“宁上陌,你又赢了。”

        说完,她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想杀就杀吧,我才不要你的恩典,回到北蒙。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分明就是想让父皇杀了我,造成父女相残的悲剧。”

        宁上陌却笑道:“你想死,偏不让你死。只要不嫌烦,我愿意奉陪到底。但是你永远不会得逞的。”

        说完,她对冷卿容说道:“将她关押几日就放了。”

        “这……”冷卿容不解的望着她。

        她朝他微笑着点点头,表示自己主意已定。

        冷卿容又望向皇上,皇上亦是点点头:“上陌长公主做主即可,朕对她有信心。”

        冷卿容闻听只得点头应道:“好吧。”

        说完,他伸手抓住拓跋燕灵,点了她的**道。

        如此,拓跋燕灵能说话,就是不能动。

        宁上陌点点头笑道:“今儿就让你看着轻言娶妾,却也与你无关。”

        说完,她对皇上奏请,重新给明轻言跟明春举行纳妾仪式。

        皇上点头笑道:“准奏。”

        明轻言纵是不愿意,却也无法拒绝。毕竟皇命不可违,再者也不好伤了明春的心。毕竟一直伺候他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纳妾仪式完毕,宴席继续进行。

        而冷卿容则将拓跋燕灵再次关入大牢。

        三天后,皇宫选秀大典。

        果然是云贵妃亲自主持,她第一次主持如此大典,自然是兢兢业业,不敢有半点马虎。毕竟是为皇上选择妃嫔,人品相貌那都是要最好的。否则配不上皇家的威仪。

        几日忙碌后,她终于为皇上选定一批秀女,自己也累坏了。

        她的辛劳,她的用心,太后都看在眼里,自然也甚是高兴。亲口对皇上说,如今的云贵妃做了母亲,有了主母风范,可以考虑将她扶为皇后。

        燕南昊闻听自然很高兴,便让洪公公告诉司礼监,让他们尽快择定一个良辰吉日,举行封后大典。

        得知自己即将被封为皇后,宁云霓倒是没有特别的高兴。反而感觉自己身上的担子更重了。

        后宫主母,母仪天下,从此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缠着皇上,随意嬉戏了。

        她要为后宫做表率,更要让后宫姐妹们雨露均沾。

        换句话说,她要主动把自己的男人跟后宫众女子分享,还要很高兴的为她们打点一切事宜。

        宁上陌进宫后感觉到她的不快,经过追问得知缘由,自然对她进行一番劝说,最后宁云霓很是淡然的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和使命。

        她爱皇宫里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男人,就要接受他带给她的任何生活。毕竟她已经得到了他最高的宠爱,成为皇后,与他做皇家夫妻,死后与他一起接受后世香火。

        这是她的宿命,她只能安然受之。

        在封后大典之前,燕南昊给冷卿容和云以舒赐婚,并亲自主持他们的婚礼。

        婚后,云以舒依然在衙门里当差。

        明轻言将明春收为妾室,起先不愿与她****。

        宁上陌劝他,若是不与明春****,便辜负了她给他纳妾的好意,不能为明相香火再开一脉。再者,让明春顶着名分守活寡,也非君子之为。

        明轻言只得听从她的建议,跟明春圆房。

        他们****那一夜,宁上陌在卧房里点灯到深夜。

        竹叶很是担心的劝道:“小姐,您是不是心里不舒服?既然如此趁着他们还没有……”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宁上陌制止了:“我主动为他纳妾,明春又是体己的人,怎么会心里不舒服?只是难免有些感慨罢了,你不要胡思乱想。”

        此时,竹叶已经与明雨成亲,而竹青也已经与明清成亲。

        不过成亲后,她们依然在宁上陌的身边伺候。

        只是晚上有其他的小丫头侍候而已,她们各自回家,跟丈夫团聚。

        只是这几日正好明雨出去办事,没有在皇城,竹叶便索性留在宁上陌的身边没有回家,反正回去也是一个人。

        因此,她能理解宁上陌的心情,也不再说什么,只是给她身上披了一件外衣。

        第二天,明春一脸羞涩的来给宁上陌敬茶请安。

        宁上陌一脸真诚的问道:“昨夜跟夫君相处可好?”

        明春羞涩的点点头:“很好。”

        宁上陌微笑着回道:“如此,我就放心了。”

        说着,她伸手想要去端茶水,却发现里面的茶水已经没有了,正要喊小丫头们来续茶。

        明春笑道:“夫人,我来倒茶就好。”

        说着,她拿起茶壶走出去,很快又回来了,给宁上陌倒上一杯热茶。

        宁上陌很是感激的笑道:“以后,你也是姨娘了 ,身边也有了小丫头,就不要再做这些事情了。”

        明春却一脸认真地说道:“能伺候相爷和夫人,明春很开心。虽然我如今是相爷的房中人,但是依然是相爷跟夫人身边那个明春。”

        宁上陌点头笑道:“难为你了。”

        明轻言正好准备进门,听她们如此说,脸上不禁露出欣慰的表情。

        虽然他不愿意纳妾可是如今终还是纳妾了,但这一妻一妾相处甚是融洽也算是一大幸事吧。明春他很满意,毕竟是从小酒伺候他的,知根知底,凡事都为他想在前头。

        心情好,人难免就会想说一些笑话什么的,来表达自己喜悦的心情。

        他走进去,笑道:“夫人,明春,你们聊什么这么开心?”

        宁上陌笑道:“正说你呢。”

        明轻言出声问道:“说我什么?”

        “我们俩在商量,以后你只需守着我们两个,好好疼爱我们两个,不许再想三想四的,别指望我们会同意你纳第二房妾室。”宁上陌一本正经的警告他。

        明轻言闻听连忙表态:“放心吧,我不会再娶的。”

        宁上陌这才笑着对明春说道:“你可也好好听着,日后他若是胆敢懂什么歪心思,咱们不轻饶她。”

        明春只是笑,并不表态。

        宁上陌正想说什么,却不想竹叶进来说道:“相爷,夫人,二夫人,冷大元帅跟云小姐来了。”

        明春闻听立刻摆手说道:“不敢当二夫人,直接唤我明春就好。我只是在相爷跟前伺候的。”

        宁上陌却笑道:“有什么不敢当的,横竖就咱们两个,一二也好分的清楚,免得混了。若非你想做大夫人。”

        明春更是惶恐,继续摆手笑道:“不敢不敢。”

        宁上陌笑道:“那就应了二夫人这个称呼。既然我们姐妹俩共同服侍相公,就应该平起平坐。”

        明春还想再说什么,冷卿容和云以舒已经进来了,她只能打住话题,起身给他们行见面礼。

        冷卿容跟云以舒回礼。

        宁上陌笑道:“你们俩怎么有空来?”

        云以舒脸上带着新娘子特有的幸福表情,就如同此时明春脸上的红晕一般,故作委屈的说道:“陌儿说这话,我们怎么就没有空来了?是不是不欢迎我们啊。”

        “你们新婚燕尔的,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串门?”宁上陌捂嘴笑道。

        云以舒笑道:“我都已经到衙门里做事了。”

        宁上陌不禁叹道:“你就这么急着做事?不在家跟你的夫君好好缠绵几天?”

        云以舒嗔道:“陌儿,你越来越坏了,竟然学会这些浑话。你可别闹,今儿我们来有正经事。”

        宁上陌出声问道:“说吧,什么正经事?”

        云以舒问道:“拓跋燕灵,你打算怎么处置?皇上说交给你全权处理,一切你说了算。”

        宁上陌想了想出声说道:“这样吧,等封后大典结束后,就将她给放了。”

        “放了?”云以舒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宁上陌点点头应道:“放了。”

        云以舒点点头,不再反对。

        大凌国的封后大典自然甚是隆重,各国都派使者来祝贺。当然包括北蒙和西凉。

        北蒙使者依然是拓跋宏宇跟博格,他们此行来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来接拓跋燕灵的。他们去西凉找拓跋燕灵,却无功而返。便猜到可能在大凌皇城,正准备动身的时候,接到北蒙皇帝的口谕,命他们二人去大凌参加封后大典,并带回再次被抓到的拓跋燕灵。

        而西凉使者则是太子夫妇,他们来是看大皇妹夫妇西凉长公主夫妇,还有来祝贺。

        楚越被带回西凉后,西凉皇帝将他囚禁在皇子府思过,他表现的倒是很平静,并没有再折腾什么事情。

        封后大典足足举行了三天,大凌皇城君臣同乐,成为欢乐的海洋。

        大典后,宁云霓成为大凌皇后,统领后宫。

        而各国使者也陆续回国,北蒙使者拓跋宏宇跟博格却宴请西凉使者太子夫妇,以及宁上陌夫妇等人,商量拓跋燕灵的安置。

        拓跋宏宇提出要将拓跋燕灵许配给楚越,但愿他们能从此安心生活,不再走邪路。

        西凉太子夫妇觉得此事可行,很是爽快的答应了,表示回去会劝说父皇接受这个提议。

        拓跋宏宇和博格很是高兴,他们已经劝说拓跋燕灵同意嫁给楚越了。

        经过反反复复的折腾,拓跋燕灵对明轻言也死心了。

        所以,她在最后的一搏中,并没有伤及人命,也算是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

        宁上陌等人见西凉和北蒙达成协议,拓跋燕灵跟楚越也有了妥善的安置,自然很是高兴,并将此事禀告给燕南昊。

        燕南昊自然也甚是满意,只要楚越跟拓跋燕灵成为夫妻后,安心生活,那么他们便不会再像幽灵不散一样缠着宁上陌和明轻言,给大凌皇城带来一次次意想不到的灾难。

        因此,他向西凉北蒙使者承诺,等楚越跟拓跋燕灵成亲后,大凌会送上一份厚礼。

        几天后,北蒙使者拓跋宏宇博格带着拓跋燕灵跟西凉使者太子夫妇一起向大凌皇帝辞行,各自回国,安排拓跋燕灵和楚越成亲事宜。

        总算真正的天下太平。

        六个月后,宁上陌为明轻言生下双生子,打破八代单传的局面。

        而明春也身怀六甲,明府洋溢在一派喜气之中,有了婴儿的啼哭声,这是明府开枝散叶最好的证明。

        双生子百日宴上,拓跋燕灵跟楚越竟然结伴来祝贺,他们已经成亲,对自己往日的行为也甚是后悔。

        往事已矣,一切都像是过眼云烟,触手不及。

        宁上陌和明轻言热情接待了他们,对于他们每个人,都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