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捕鱼注册-> 《凤涅殃》-> 第一百一十八章 双生花
第一百一十八章 双生花 作者:蒲结酒邀歌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10-09
  •     同一时间,五人结伴到了西宅。

        小二月稍微考验后在心下叹了一口气。这五人中只有一人尚有一些学问,他名叫王大,是王家最大的孩子,今年已经十九近二十岁了。随他同来的还有两个王家的小儿子,分别十岁和八岁。听说他们家一共八个儿女,剩下五个都是女娃儿。

        小二月细问后得知,王大小时候家中还算有些富余,父母曾将他送入学堂。后来王家的孩子渐多,就再没了余钱。王大不得已辍学帮助家里操持生计。如今他已经错过了学习最好的年纪,再想从头学起不免有些晚了。主要是他们家供不起他再寒窗苦读十载。

        这王大此来并没有报着不切实际的幻想,看着小二月眼色,主动提出,“蒙小姐不嫌,我自知年纪不适合再读书,但两个弟弟吵着进学堂。听向佐提起,小姐愿召门客。我只想在小姐这谋份工作,若是小姐垂怜,可以供养两个弟弟念书。”

        小二月略微点了点头,但先没有应王大,而是问另外那两个李家和同姓王家的孩子道:“你们也已年近十五,大字尚不识几个,可是家中也有年幼弟妹意欲供养?”

        王家的孩子——王珏(音读绝)抢先答道,“我家中只有两个妹妹,都无意念书的,听闻小姐善心,只求着小姐接济些银两,可以暂不愁生计到姜老师门下学堂念书。若是学而不成,一年后便打算重拾生计,不劳小姐再多加费心,也不怕辜负了小姐。”

        听王珏如此直言,小二月也爽快,当即掏出了十两银子来,告诉王珏,“你先拿着这十两回家,该是足够你家一年油米钱。待日后姜老师善堂开设,若有书本等物不足,可再来找我,我另给你钱购买。”

        “多谢小姐。”王珏领取了十两银子后便自告辞离去。

        李家的孩子——李刚这才说道:“我为家中独子,父五十、母三十好几才好不容易生下了我。现父母都已年老体弱,本想辛苦工作换得父母老年安生足矣。我大字都不识几个,只凭力气干活却赚不得几个钱。头年父亲大病了一场,险些都凑不足医药费。听闻姜老师不日开设善堂,我同父母商议,哪怕只是习得认字也是好的,都可找见些更体面的工作。如若小姐不嫌,家中老母年轻时曾在柳老爷家中帮厨,如今身体还做得几人饭菜,可到小姐家中帮厨。或者……或者……”李刚支吾着,也想效法王珏,但不好意思开口。毕竟在旁人看来,王珏的做法同乞讨无异。无丝毫给予,只凭着小二月心善,平白讨要了银两去。

        小二月看破了李刚心思,但不道破,笑道:“你家母亲既然曾在柳家帮厨,可是烧了一手好饭菜?如今向吕氏已在我家帮厨,只懂做几样家常便饭,常吃也是生腻。家中若是来了客人,更没有拿得出手的菜色可以招待。明日开始,便叫你母亲到我府中帮厨吧,只要负责教导向吕氏精进些厨艺。我跟姜老师招呼一声,你也可跟着向佐先至姜老师家中学习识字。日后看你识字如何,只做工二三月,身体该是无碍。若是日后姜老师道你合适念书,你家中尚缺守夜门房。若你不适合继续念书,但凡识字够用,我缬彩坊也可聘了你做兼顾算账的小二。”实际上,那兼顾算账的小二就是小掌柜的了。而前者,小二月可是透露出愿意也召李刚为门客。

        小二月说得隐晦,也是要考一考这个李刚,若他是心思细腻善通人事之人,必能懂得她话中含义。

        李刚虽是反应慢了一些,但无旁人提醒,自个儿也是明白了过来,忙对着小二月千恩万谢。

        李刚去后,小二月才回过头来回答王大道:“你家中子女数多,父母年事也高,若是只凭你一人做事,在我这儿做工得来的银钱全部用来供养两个弟弟念书,家中生计,父母可应付得过来?”

        王大道:“家中长妹妹、二妹和三妹时常接些缝补的活计补贴家用,应付得来。”

        “你这三个妹妹都及笄了吧?怎的还都未出嫁?”小二月不由追问。

        王大落寞一笑,道:“我尚未成家,家中父母不许妹妹先嫁。而且妹妹懂事,也放心不下家里。”

        小二月支使王大道:“你回家中叫五个妹妹过来。”

        王大一愣,但很快应道:“是。”

        在王大回去叫人的工夫,小二月从两个小弟弟口中探听得知。

        王家大女儿王翠花年已双九,只小了王大一岁,早年便同邻家一位同样年纪的公子交好到了谈论论嫁的情分。但两家都穷,王翠花嫁过去还要帮着那家扶持生计。那位公子也不是个不体贴的,同意王翠花先顾好了家里。再等个两年吧,二人到了双十年纪,总不能再等。怕是到时候王大还不娶妻,王家父母不同意女儿先嫁,那位公子也再等不得。

        王家的二女儿王莲花和三女儿王荷花是一对双胞胎,都是年前及笄。这对姐妹花人长得标致,年前刚及笄,媒婆便是踏破了门板,有不少好人家的公子都亲自上门说项。不过好人家的公子多已娶妻,是想讨了这对姐妹花给自己做偏房。他们倒是大方,答应给这对姐妹花好多的彩礼,一人三百两银子,两人都答应就给一千两银子。这样一笔钱,对王家来说可是如同天上掉下了金馅饼一样。

        “公子是说,想把我们姐妹俩都一并讨了去?”姐妹俩站在一起,常常叫人分辨不得哪个是哪个,其中一人笑容有些古怪地问道。

        被问话的公子全凭着刚刚相互介绍时,留意到姐姐莲花头上戴着一朵红色的小花做饰、妹妹荷花是戴着一朵粉色的小花,此时分辨出是头上戴着红花的姐姐王荷花在问话,答道:“小生听闻两位小姐打小感情就格外亲昵,许是到了嫁人年纪也难舍难分。不想,荷花小姐可是介意?”

        “不介意,不过……”荷花话说到一半,突然和妹妹一同转过身去,“请公子先闭上眼睛,不许偷看。”

        “是,是。”公子虽然不懂为何,但这么小小一个要求,立即答应照做。

        片刻后,闭着眼睛从声音上也难辨的姐妹花齐声唤道:“情公子开眼吧。”若不是那声音略微有先后差异,听起来都像是只有一个人在说话。

        公子睁开眼后,姐妹花二人又齐声问道:“公子可辨我们哪个是姐姐哪个是妹妹?”

        公子知看了二人头饰一眼,立即笑道:“你是姐姐,你是妹妹。”

        “公子再猜。”姐妹俩同时笑道。

        公子一愣,这才想到,刚刚二人背过身去,又叫他闭上眼睛,可是交换了头饰,并换了站位,忙改变了说辞,指着代戴红花的道,“你是妹妹?”指着戴粉花的道,“你是姐姐?”

        那位公子答得犹疑,一想到两人说不准究竟是换没换过头饰和站位,便是完全凌乱,全然不敢确定了。

        姐妹花双双摘下了头饰,又是一齐笑道:“公子怎么老盯着我们的头饰看,看我们的脸不好分辨吗?”

        “嗨呀!”公子哭笑不得,但也顺着姐妹二人的话仔细打量了她们的脸面一番。这一看之下,公子哥儿才是留意到,姊妹二人一个是左眼眼角下头有一颗痣,另一人是右眼眼角下头有一颗痣。可惜,这不同的泪痣,先头他还没留意到,这会儿能够借着分辨了,也不敢猜哪个是姐姐,哪个又是妹妹。

        姐妹花忽然自己公布了答案,道,“我是姐姐。”“我是妹妹。”

        “哦!”公子自信十足地指道,“这样我以后就都能分辨出来了,姐姐莲花是左眼有颗泪痣,荷花是右眼有颗泪……”

        然而,公子话音未落,姐妹花忽然双双抬手,在眼角下擦拭片刻。待两只手落下来,哪里还见那泪痣。原来是画上去的。

        这下子公子哥儿傻了眼,认输叹道:“小姐姊妹二人生得一模一样,没了参照物,小生实在分辨不出。”

        姐妹花笑容不改,齐声道:“如此,公子便请回吧。我们姊妹二人不介意同嫁一人,但介意自己的相公分辨不出我是哪个。”

        “哈哈!”小二月听这兄弟俩绘声绘色地描述了姐妹花劝退那些位贪心公子哥儿的方法后脱口大笑道,“你们这两个姐姐也太刁钻了。”

        “刁钻吗?”兄弟二人对看一眼,先后说道,“我就认得出来,哪个是二姐,哪个是三姐。”

        “嗯。”小二月并不怀疑,道,“姐妹二人虽是同胞,长相上叫人迷糊难舍难分,性子必也略有些诧异。你们是一家人,该是能分辨得出来。”

        “嗯!”小弟弟王七大声道,“二姐更温柔一些,三姐活泼,平日里三姐更爱笑。”

        “非也。”王五补充道,“二姐也爱笑,不过是笑得比三姐含蓄一些,笑不露齿。只有三姐笑起来没个样子,爹娘怎么说都改不了,一笑牙龈子都露了出来。啧啧!”王五说着叹息摇头,好一副人小鬼大老神在在的模样。

        小二月瞧着这兄弟二人模样也觉得好笑。心里也细致划分了出来,王家一共八个孩子,大哥王大、二姐王翠花、三姐王莲花、四姐王荷花、五弟弟王五、六妹妹王百合、七弟弟王七、八妹妹叫王梓怡。

        这最小的妹妹是王大给取的名,总算是脱离了花花草草的,雅致了好些。

        说话间,王大带着五个妹妹都来了。最小的妹妹王梓怡才两岁多大,是王大抱着来的。

        “见过皮小姐,给小姐请安。”四个女儿齐齐给小二月请安,小梓怡也在哥哥的怀中乖巧地学着几个姐姐弯了弯腰,像模像样地冲着小二月点头。

        小二月瞅着小梓怡讨喜,不由冲着小梓怡甜笑。小梓怡一看小二月甜笑模样可美,愣了一会儿神,然后傻呵呵地也跟着笑得可甜,露出了还有些参差不齐的小小乳牙儿,指着小二月对哥哥王大说道,“美人儿!哥哥,哥哥,讨回家,给我做嫂嫂。”

        王大立即一脸囧涩,忙是歉意地向着小二月赔罪,“小姐莫怪,童言不忌,童言不忌……”王大低声训斥小梓怡道,“人家再是美若天仙,你哥哥我配不上,莫要胡言,当心惹怒了小姐。”

        “哈哈哈!”小二月大笑摇头,不怪道,“你妹妹这是替你愁讨不到媳妇呢。怎么样,要不不然你入赘给我得了?”

        王大一愣,一时也说不准小二月是说笑呢还是说笑呢还是说笑呢?

        “我说笑呢!”小二月无奈公布了答案,瞧着王五松了一口气,又见目光闪躲有些自卑的模样,忙是补充道,“男子汉大丈夫的,你可把腰板挺直了,别家里穷就老想着给人家做便宜的上门女婿。”

        王大一听这话,忙是挺直了腰板,大声道:“我从未想过……”

        “嗯。”小二月不等王大说完,就笑着冲他点了点头。

        王大盯着小二月的双眼一时移不开目光。她眼中的正直和鼓励,王大接收到了。此前他从不曾想,像是小二月这样出身,自己又出类拔萃的小姐,居然全然不把他看轻了去。平日里走在大街上,稍微穿着好一些的小姐,他都下意识避讳,不敢去看。因为从前他多看了某位小姐两眼,立即被人跟旁边的人好大声地嘀咕,分明是骂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回去照照镜子什么的……

        “听王大说,你们三个善做女红?”小二月看向了三位姐姐道。

        王翠花刚要说话,王荷花看起来很是机灵,立即欢笑反问小二月,“缬彩坊可是招人?”

        小二月一看她笑得露出了牙龈,立即答道:“荷花姐姐聪慧,相比心灵手巧,更做得一手好绣工,可愿意到我缬彩坊做事?”

        王荷花一愣,愣愣然看向了同样怔楞的王莲花,好一会儿,姐妹二人才齐齐看向小二月,同声问道:“小姐怎么分辨得出我们姐妹二人?”

        搜狗阅读网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