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捕鱼官方网站-> 《高上神霄》-> 第三十七章 北斋
第三十七章 北斋 作者:指尖哲学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8-27
  •     不知何时,一曲《逍遥游》已弹完,而琴声却并未停歇,犹自盘旋缭绕,不绝于耳。

        陈庭君悠悠道:“琴心三叠舞胎仙,九气映明出霄间。小姑娘,琴艺不错。”

        苏樱甜甜一笑,脆声道:“多谢道爷夸奖。”

        陈庭君不由莞尔,道:“叫什么名字呀,可爱的小姑娘。”

        苏樱如实说道:“苏樱,苏杭的苏,樱花的樱。”

        陈庭君道:“苏樱,苏樱。嗯,好名字。解语花枝娇朵朵。不为伤春,爱把眉峰锁。宜笑精神偏一个。微涡媚靥樱桃破。”

        苏樱微笑道:“道爷谬赞了。”

        陈庭君哈哈一笑,对于这个落落大方的女孩子,他是越

        他悄悄给了陈北落一个眼神:小子,眼光不错。

        陈北落回敬他一个白眼:“废话,我陈北落的眼光还用你说。”

        陈庭君嘴一抽,颇感无奈。

        他看了看陈北落,道:“你的道行又进了一步,看来下山的这段时间里收获不小。”

        陈北落道:“也还行吧。”

        陈庭君似忽然了想起什么,道:“你师弟呢?”

        陈北落道:“我嫌他速度太慢,就先回来了,不过他现在应该也快到了吧。”

        陈庭君嗯了一声,道:“那我们走吧,有段时间不见,为师有些怪想他的。”

        说着长身而起,施施然朝紫霄殿走去。

        陈北落和苏樱连忙跟上。

        ……

        他们刚到紫霄殿,恰好看见白子逸和慕容九一行人从白玉广场边缘冒出了脑袋。

        “师傅!”

        白子逸眼尖,第一个看到陈北落三人,当即身形一展,使出了刚学会不久的浮光掠影。

        不过两三个呼吸的功夫,便到了陈庭君身前。

        陈庭君眉轩微扬,拍了拍白子逸的肩膀,一脸欣慰道:“好你个居阳,武功竟然有如此进步,简直都快赶上为师了。”

        “当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白子逸用手摸了摸鼻子,颇有些不好意思道:“嘿嘿,都是师兄教的好。”

        陈庭君无语了,语重心长道:“不要长你的师兄志气,灭自己威风。如果你自己不用功的话,那也不可能会有现在的成就不是。”

        白子逸眨了眨眼睛,好像也是哦。

        陈庭君摇摇头,他这个徒弟呀,人品方面那是没话说,就是有点太老实了。

        这时候,慕容九、小鱼儿和梅秋湖也到了。

        慕容九和小鱼儿看着面前的中年道士,不由心下暗暗赞道:好一个有道全真!

        只见陈庭君面如冠玉,飘然若神,身姿挺拔,若岩上孤松,披着一件淡蓝色的道袍,如长空之洗。

        更奇妙的是他的那双眼睛,坦率、真诚,至乎带点童真的韵味。

        一旁,梅秋湖凛声道:“见过玄师叔。”

        陈庭君微笑道:“知秋也来了啊。”知秋是梅秋湖的道号。

        梅秋湖回道:“弟子最近正下山历练,恰逢两位师兄从宜昌路过,便一同过来看看师叔。”

        陈庭君点了点头,道:“你也好久没来武当了,这次就在师叔这里多住几天。”

        梅秋湖笑道:“那就打扰师叔了。”

        陈庭君眼睛一瞪,没好气道:“你这孩子,还学会跟你玄师叔客气了。”

        梅秋湖挠了挠后脑勺,呵呵直笑。

        陈庭君摇摇头,然后将目光落在了慕容九和小鱼儿的身上,道:“这两位是?”

        白子逸连忙站了出来,为他们介绍对方。

        陈庭君看着他和小姑娘的亲密劲,不由得心下感叹道:傻人有傻福啊。

        又看了一眼大徒弟陈北落,陈庭君也乐了,这两个小家伙倒是挺有默契的,第一次下山就给我各自领了个媳妇回来。

        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他收起心思,对陈北落和白子逸两人吩咐道:“落儿,逸儿,你们一路上舟车劳顿的也累了,先和你们的朋友下去休息吧。”

        陈北落和白子逸异口同声道:“是,师傅。”

        陈庭君摆了摆手,笑道:“去吧。”

        于是,陈北落和白子逸便带苏樱等人往厢房去了。

        ……

        小鱼儿一觉醒来,已是黄昏。

        落日融融,渲染了整个天空。

        铛!铛!铛!

        东边忽有钟声传来,深远洪亮,悠扬回荡,惊起了一群群归巢的鸟儿。

        小鱼儿来到院子,发现苏樱、白子逸、慕容九和梅秋湖四人早已起来,正在亭子里喝茶聊天呢。

        他快步走了过去,抓起一块桂花糕就往嘴里塞,边吃边道:“嗯,怎么没有看到落哥儿?”

        白子逸笑道:“师兄他呀,准备晚饭去了。”

        小鱼儿道:“落哥儿会做饭?”

        白子逸道:“当然,我师兄的厨艺可好了,保证你等下就连舌头都想一起吞下去。”

        小鱼儿一脸郁闷:“那在船上的时候,他干嘛还让我做饭。”

        “哈哈。”众人顿时乐不可支,眉开眼笑。

        白子逸看着小鱼儿,忽然想起了当初的自己。

        那时候,他每天都忙着喂马劈柴、洗衣做饭。

        咳咳,饭不是他做的。

        因为那实在是教人难以下咽。

        白子逸一个富家大少爷,从小娇生惯养的,哪碰过如此粗活,不过几天就累得跟死狗一样。

        这时候陈北落关切道:“居阳呀,是不是太累了?”

        白子逸老实道:“有点,多谢师兄关心。”

        陈北落嘴角含笑道:“师兄教你一个办法,就不会这么累了。你下次干活时,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陈北落教他的是一套呼吸法。

        说来也怪,自从白子逸按照陈北落教的方法做了以后,他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第二天早上醒来更是精神焕发,整个人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

        白子逸连连感叹武学的神奇。

        他哪里想得到,这才是他悲惨生活的开始。

        陈北落见他干完活后还精神抖擞的,于是在原来的基础上翻了一倍,而且叫他劈柴的时候要每根木桩劈成三十六等份。

        等白子逸千辛万苦完成所有任务准备做饭时,陈北落又出现了,竟然对他说不能使用烧火棍,而是直接用掌力来加大火力。

        要知道,那时候白子逸的武功还未入门呢,体内哪有多少真力可用,以至于他每次烧完火后感觉比劈两天的柴还要累。

        后来白子逸功夫越来越高,就想反抗陈北落的暴君统治,幸好没有实施。

        因为有一天他见到了陈北落和陈庭君师徒两切磋的场景,万万没想到在他心里如神明般的师傅,在陈北落手下竟走不了十几招。

        从此以后,白子逸的反抗之心彻底熄灭,老老实实听从陈北落的吩咐。

        白子逸暗叹一口气,停止忆苦思甜,以一副过来人的口气安慰小鱼儿:“我师兄也是为了你好嘛,你看你的内功修为是不是比之前高了一两个层次。”

        小鱼儿:……

        他无话可说,因为白子逸说的是事实。

        实际上,不仅仅是内功,小鱼儿更是已渐渐将五绝神功融会贯通,化为己用。

        若说这没有陈北落的功劳,他自己都不相信。

        忽然,一缕传音入耳。

        ……

        东道院后方,一座三层阁楼临水而建,但见飞檐陡峭,彤扉彩盈,俏丽典雅之极。

        名字就叫做临水阁。

        一楼大厅里,坐有两人,正是陈庭君和陈北落。

        他们面前的一张圆木桌上密密麻麻摆满了十几道美味佳肴,如:乌龙戏珠、太极豆腐盒、香煎素对虾、仙山四宝素、糖醋素排骨等等。

        白子逸和小鱼儿等人还未走近,就已闻到了丝丝香气随风飘来,往鼻子里钻去。

        咕噜!

        他们都不禁咽了咽口水。

        陈北落和陈庭君顿时忍俊不禁,十分好笑。

        他微笑道:“坐吧。”

        白子逸等人顿时依次入座。

        没有多余的话,直接开吃。

        “嗯……好吃!好吃!”

        小鱼儿刚尝了一口太极豆腐盒,就忍不住竖起大拇指,惊叹连连。

        这口感,这味道,简直绝了!

        陈北落嘴角微微上扬,对于小鱼儿的反应,他表示很满意。

        他目光一转,嘴角的弧度更大了。

        只见白子逸和梅秋湖这两个家伙正全身心投入,忙着与美食搏斗,大快朵颐呢,那狼吞虎咽的模样,就跟饿死鬼投胎似的。

        陈北落看了看苏樱,又看了看慕容九,眉毛不禁一跳,她们虽然没有白子逸和梅秋湖那么夸张,但嘴巴却也没有停下来过。

        没办法,谁叫他做的斋菜这么好吃!

        说起陈北落的厨艺,那的确是冠绝天下,虽然武当的后厨师傅个个都是厨艺界的顶尖大师,但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他的。

        这是师傅们亲口承认的。

        不仅如此,他们还特意为陈北落起了一个颇具诗意的名号,叫做北斋。

        陈北落的北,亦是泰山北斗的北。

        可惜,他很少亲自下厨。

        陈庭君看了一眼少年那得意的表情,不禁哑然失笑,他的这个徒弟呀,有时候十分成熟稳重,有时候却又像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

        嗯,按他这辈子的年龄来算,的确还是一个孩子。

        不过在陈庭君看来,这绝对不是什么缺点,甚至还是优点。

        在他的心中,陈北落简直就是完美。

        首先是容貌气质,这点有目共睹,自不用多说。然后回归修行,陈北落是天生的修道种子,资质之惊才绝艳简直不可思议。

        而其他如: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礼御骑射、兵韬武略……俱都样样精通。

        他甚至都有点怀疑是不是除了生孩子之外,就没有陈北落不会的了。

        陈庭君常常为此感到自豪,但在他内心深处,却隐隐存在一抹担忧。

        因为,物忌全胜,事忌全美。

        人则忌全盛。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