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捕鱼注册-> 《农门之乐:锦绣宝贝小娇娘》-> 第两百五十七章 番外十五
第两百五十七章 番外十五 作者:六月丁香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7-31
  •     “我哪知道他嘀咕什么?不过看他那笑的样子,大概八成不是什么好事。”冷阅担心锦儿不听安排,对周员外说了句:“亲家公,咱们都这么熟了,你就随意,我去看看锦儿。”

        “你去吧,这里我帮你照顾着。”周员外才不会跟月娘见外呢。

        “好。”冷阅拍了拍周员外后,就朝锦儿那里走了过去,见他眼睛一直盯着那些刚围在他身边的孩子们,冷阅问道:“锦儿,你看什么呢?”

        “没有啊,只是觉得那些孩子可爱罢了。”锦儿嘴角噙着笑道。

        “我怎么觉得你没藏好事呢?”知子莫若母,孩子们是可爱,但也调皮,冷阅始终觉得锦儿在用那几个孩子想做什么事,“我可警告你啊,你要是把这场相亲盛宴给搞砸了,你看娘怎么收拾你。”

        “孩儿不敢。”他娘的良苦用心,他怎敢啊。

        “你不敢就好。”冷阅听到锦儿这样说,提上来的心放回了肚子里,但也好奇,“锦儿,你刚刚跟那几个孩子嘀嘀咕咕做什么呢?”

        “娘,别急,你等下再看看。”锦儿一直紧盯着在人群里嘻闹的孩子。

        “看啥?”冷阅垫起脚也没看出什么名堂。

        “啊……”一小孩跟同伴玩,不小心被另一个同伴推倒了。

        几个姑娘闻声,只微微看了眼摔倒的孩子,又自顾自的拿东西吃的拿东西吃,聊天的聊天。

        这时,有一姑娘走到摔倒孩子的身边,将那孩子扶起,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道:“没摔痛吧?”

        “痛。”姑娘不问还好,一问,那孩子竟哭起来了。

        “哭什么呀,男子汉大丈夫的,羞不羞羞脸。”推人的小孩刮着鼻子笑摔倒的孩子。

        姑娘站起就训那笑话别人的孩子:“你说什么呢,他现在只是个孩子,不是什么男子汉大丈夫,哭怎么了,不许哭啊,你把别人推倒了你还有理了,去去去,一边玩去,他不跟你们玩。”

        锦儿眼睛亮了,拉着冷阅问:“娘,你觉得那姑娘说话的口气像不像你?”

        “……”

        冷阅无言以对,锦儿这孩子……

        “像不像?娘?”锦儿又追问道。

        “你说像就像吧。”冷阅抚额觉得自己还是走吧,锦儿这挑媳妇的眼光她不敢恭维,哪有孩子照着自己娘的感觉找媳妇的?她以前怎么没发现锦儿有恋母情结?

        “那我就娶她吧。”锦儿决定了。

        “好,那我去帮你问问那姑娘是谁家的女儿。”冷阅摇头去打听了。

        酒席开始,连老大七十大寿,全村人都出动帮忙了,每桌荤素十二道菜,京城上好的井坊酒每桌两坛,让人看得不禁咤舌,到底是皇亲,出手就是如此阔绰。

        连老大和连老汉两兄弟手牵着手出来,众人向连老大祝贺,连老大一并谢过,待坐定后,连老大端起桌上的酒,先敬他的二弟:“庆生,不知不觉我们都老了,这杯酒我们兄弟喝。”

        “大哥,这杯酒我们还是敬三弟吧,若他在,该多好啊。”人老了,最易思念过去,连老汉也不例外。

        “是啊,三弟若在,该多好,当初三弟要能听我的话多好,现在的京城,我们想去就去了,府坻也有了,就是三弟一家全都不在,唉。”连老大听了连老汉的话,心中更是为他三弟一家挽惜。

        冷阅见了,怕两二老在开心的时候伤感,便推了推身边的平平安安,“你俩还楞着做什么,快拿酒去敬你们俩位爷爷啊。”

        “哦。”平平安安听了他们娘的话,拿着白水就跑到俩爷爷的身边,很乖巧道:“大爷爷,爷爷,平平安安敬你们,平平安安祝大爷爷福寿安康,寿比南山!”

        “平平安安乖!”连老大忙拿了利市分给俩孩子,真是看这俩孩子越看越喜欢,聪明伶俐,不像他家的孩子,读书习武没一样比得过平平安安的,竟是一心思的玩。

        “谢谢大爷爷。”平平安安高高兴兴的接过利市,娘给的零花钱是够,可娘算得也忒精了,想多花点都不行,这下有了大爷爷的给的利市,平平和安安想着明日去镇上买把真剑,这样练武过瘾。

        平平安安刚要把银两藏起来,冷阅的手就伸到他们面前了:“拿来。”

        “娘,这是大爷爷给我们的,你不能没收。”平平看到他娘的手,都想哭了。

        “小孩子要这么多银子做什么,长大人做败家子啊?”冷阅见俩孩子不肯,直接把银子抢了过来。

        安安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银子落入她娘的手里,气得哇哇大叫:“娘,你真是守财奴,家里都这么有钱了,舅舅又是皇帝,就算我和哥哥是败家子,也败不完您老给我们留下的产业,何必抢我们孩子的钱呢?”

        “我就是守财奴,要你们管啊,你们小小年纪,要这么百来两现银做何用?你们知不知道,在边境的角落,还有和你们一样大的孩子,有人连饭都吃不饱,你们拿着这钱就知道给我买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回来,能吃啊,还有啊,我的产业是我的产业,你舅舅皇帝归皇帝,那都是我们长辈挣下来的事业,与你们无关,我的责任是养大你们,培养好你们,但,不是拿着产业给你们肆意挥霍的,明白吗?想要银子,你们俩长大了自己挣去。”

        “娘就会说这句话,真挣到银子,还不是被没收。”

        “你俩要是用正道能力挣来的银子,娘绝对不会没收,你们给别人抄文挣来的银子算什么本事。”

        “那也是我和安安写的,用自己的能力挣来的银子,娘太不讲理了,文被抄了,银子还给还回去了。”平平嘟着嘴低喃道。

        “你说什么?”冷阅拧起平平的耳朵就训:“你再说一遍。”

        “娘,娘,放手,放手!这么多人呢,给我留点面子,要教训,回家你爱怎么打就怎么打,别当着外人的面打我呀。”这里还有好多他的同伴呢,被娘吊打以后让他怎么在伙伴面前抬起头做人,他可是他们崇拜的对像呢。

        “滚犊子。”冷阅照着平平的屁股上就是踢了一脚。

        连老大和连老汉他们见惯了冷阅教训孩子,谁也没去帮平平,大家各自吃着菜聊着天。

        安安怕自己娘教训完了平平,又来教训她,赶紧往她锦哥哥身上躲,压着声道:“锦哥哥,你要保护我。”

        “没事,在锦哥哥这里不怕,娘不会打你。”锦儿不知道有多羡慕平平,从小娘是疼爱他,但不像教训平平那样的拧过他耳朵,踢过他屁股,他到底不是娘亲生的,娘不敢对他太过严厉。

        冷阅见安安贼精贼精的往她锦哥哥身上躲了,一时找不到人训,就骂连浩:“你说奇了怪了,锦儿绣儿也是连家的孩子,平平安安也是连家的孩子,怎么平平安安就不像锦儿绣儿小时候那样好管呢?锦儿绣儿像他们这般大的时候,什么时候要我操心过?花银子大手大脚过?学你的吧?竟满门心思的鬼主意。”

        连浩表示这黑锅他不背,顶撞道:“我小时候比锦儿还乖巧,平平安安像你,心思多,我都降不住他们,你的生下的样版闹得自己头疼,还来怪我。”

        “什么意思,平平安安不是你的孩子啊?”冷阅哽得差点心脏病发。

        “是我的孩子啊,但俩孩子像你多些,鬼精鬼精的。”连浩准备好了被打的,结果月娘瞪着他看了许久,那拳头就是没落下。

        “算了,自己亲生的,哭着也要管教下去,喝酒。”冷阅端着酒杯就跟连浩碰杯,烦。

        连老大和连老汉被冷阅这么一闹,刚酝酿的伤感也随之没了,连老大看了看自己的孙子,苦笑道:“月娘说平平安安,那我家的这几个呢?也是连家的根苗,更不值得一提了。”

        “大哥,这子孙哪有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若都是一个模子,那孩子们岂不都像我们?哪还有出息。”连老汉只觉得他连家的子孙各有各的好,都是好孩子。

        “也是,要是像我们俩,一辈子种田,还没田种,有个屁出息。”连老大也笑了。

        “其实我们已经很有福气了,子孙满堂,衣食无忧,住着青砖红瓦的大房子,颐养天年,享着齐人之富,我呀,什么都不图,就图自个身体康健,最好能看到平平安安结婚生子,我就心满意足了。”连老汉听月娘说锦儿似乎有相中之人了,高兴的多饮了几杯。

        “放心吧,会看到的,哥比你年长七岁,我身子骨都还硬朗,你就更不用说了,这些年,弟媳把你照顾的面色红润,咳疾也好了,咱们俩个一起长命百岁,看着我们连家枝繁叶茂,子孙昌盛。”

        “那我们就为大伯和爹的愿望干一杯。”冷阅端起酒杯带头敬二老。

        “干!”连家一桌的人全都站起去敬连老大和连老汉二人,祝他们长命百岁。

        其它酒桌上的人都朝这边汇集,除了住在村里的人对连家人都认识外,有些人并不认识全部的连家人,但酒桌上的一气度非凡的俊美男子吸引了很多姑娘的目光,大家心中在猜,这位不会就是皇上亲自教导在身边的锦公子吧?

        有人开始悄悄的向熟人打听,得到答案后,姑娘们心都砰砰直跳,心里都在想着自己怎么做才能吸引锦公子看一眼呢?

        有对双胞胎的妹妹提议道:“姐,不如我们上前去敬锦公子可好。”

        做姐姐的胆量不足道:“我们要是这么冒冒失失的过去,会不会给公子印象不好啊?锦公子可是受过皇宫礼仪的,他不会喜欢太过主动的女子的了。”

        “那你说怎么办?”妹妹盯着锦儿的眼睛的快看直了,这么绰然有身份的公子,她舍不得让别人捷足先登了。

        “我也不知道。”姐姐觉得女子还是矜持点好。

        “姐,你看,你看!有人过去了。”妹妹指着端酒上去的女子大叫道。

        “真不知羞耻!”不仅这位姐姐这么觉得,在场的所有姑娘也这么觉得。

        原以为锦公子一定会拒绝,谁知那姑娘点了点锦公子后,很大方的道:“你是锦公子吧?我敬你!”

        锦儿一见是他相中的女子,虽有些惊讶,但很爽快的拿起酒杯与那姑娘碰了下杯,“多谢姑娘盛情。”

        “走啊,我们也去敬公子啊。”妹妹端着酒杯就先百米冲刺,其她的姑娘见状,也纷纷不甘示弱的也涌了上去。

        场面一度失控,挤得连家人无地容身,冷阅也不例外,要不是连浩护着她,她还真被这些热情似火的姑娘们给挤摔倒了。

        “呕……”冷阅不知为何,突然一阵恶心,很想呕。

        “怎么了这是?”连浩见冷阅情况不对,就喊张正青:“正青,你快过来给你嫂嫂看看,她人好像不舒服。”

        “不舒服你个头啊。”冷阅脾气一上来就对着连浩直捶打,“我不是让你避孕的吗?你说,为什么又害我有了?”

        她信期都推迟了半个月了,最近又总感觉哪里说不上来的不对,再说她有过怀平平安安的经验,十拿九稳的知道自己这是又中奖了。

        都怪这个连浩,说好了放外面的,这么多年都没事,偏一个不小心中招了,死连浩太坏了。

        “你?你有了?”连浩很是惊喜,哪还顾月娘打不打他啊,抱起月娘直转,“好月娘,我又要做爹了。”

        邱婶听到月娘有孕,先是抓着连老汉一阵高兴,再后就推着张正青道:“正青,你还是把把脉,确定确定一下。”

        “好。”张正青上前就去给冷阅把脉,没一会便道:“脉膊与怀平平安安的时候一样有力,怕又是个双生儿。”

        “太好了!”连老汉闻言差点高兴的没飞起。

        “又会是个双生儿,那取什么名好呢?”连浩乐得直挠头,也想不出什么好名。

        冷阅唉声叹气了会,摸着肚子认命道:“那还不容易,就叫高高兴兴呗,平平安安,高高兴兴,多好。”

        “好名。”连浩呵呵直笑。

        平平一副很老成的样子,松了口大大的气道:“安安,我们终于可以自由了。”

        安安摇头道:“没那么快呢,至少还要三年,等高高兴兴长到两岁时,娘才有可能没精力管我们。”

        “是啊,还要三年啊。”平平想到自己还要被娘再教训三年,就想喊苍天。

        “这里乱糟糟的,走走,我们回家吃饭去。”邱婶怕这里人多,挤到月娘,便开口让大家回屋里去。

        “娘,娘。”锦儿被姑娘们围的出不来,见娘和平平安安他们回家了,急得大叫:“你们到是管管我呀。”

        绣儿回头冲着她哥喊了句:“哥,咱娘又有身孕了,你也要加油哦!”

        “什么?”锦儿根本就没听清绣儿喊什么,但声音很快淹没在前来敬酒的姑娘们吵嚷里,“公子,我敬你。”

        “公子,我也敬你。”

        “公子,跟我喝吧。”

        “公子……”

        “公子……”

        锦儿实在受不了这些疯狂敬他的姑娘们,直接动了轻功,飞出了人群:“我刚听到了,我娘又有身孕了,姑娘们,你们回去吧,本公子不用成亲了,哈哈哈……”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