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豪门总裁-> 《唐氏夫妇离婚法则》-> 第一百零一章 不知道的事
第一百零一章 不知道的事 作者:老码识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12
  •     “病人是受到惊吓所以才昏迷过去的。刚刚给她量了体温有点发烧,我们已经给病人输液了。”

        医生站在病床旁边,

        唐舜微微点头,对医生说了句谢谢,便把医生送出了门外。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忘记跟你说了。”

        “什么事?”

        “如果只是简单地受到惊吓,应该不会出现像刚刚你跟我描述的那个情况。很有可能跟病人之前留下过什么心理阴影有关系。我们现在不知道具体原因到底是什么,所以之后可能还要请心理医生过来查看一下病人的情况。”

        “心理阴影?”唐舜下意识地重复了一下这个词。

        难道他还有什么事情不知道?

        “对。看病人的反应,可能跟病人小时候的记忆有关,一般成年以后对于这种记忆会有自我调节的过程,不会留下这样的心理阴影。”医生对唐舜说道,“估计是以前家长没有注意或者没有重视,所以才会留下这样的后遗症。”

        “我知道了。”唐舜点头,表示自己已经了解到了情况,“谢谢医生。”

        “不用谢。”医生回答道,旋即离开了病房门口。

        木木他们全都坐在了病房里,看着昏迷不醒的唐湘灵。

        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好端端地昏倒了?”木木看唐湘灵脸色煞白的样子,忍不住出声问道。

        “医生说只能等她醒来才能知道情况。”唐舜走进病房,眼神望着昏迷不醒的唐湘灵,“我们现在能做的也只能是等待了。”

        “唉,没想到好好的一次旅游变成这个样子。”木木叹气一声,仰着头看向唐舜,“夏霖现在怎么样了?”

        “她没什么大碍,就是手掌和膝盖受了点伤,估计这次也被吓得不轻,还要让心理医生看看。”

        唐舜虽然这么回答了他的问题,可自己满脑子都在想着刚刚医生说的话。

        那看来唐湘灵没有伸出去去救夏霖,是有自己的原因的。

        可是自己刚刚却对她说了那么过分的话。

        “这件事,或许可以问问张落槿?”何玉森在旁边说道,“张落槿和唐湘灵关系最亲,也认识这么多年了,或许应该知道点什么。”

        “有道理。”尹声点头表示赞同。

        唐舜知道张落槿的电话,立刻打了过去。

        张落槿原本还在家里舒舒服服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突然接到唐舜的电话感到十分意外,漫不经心地把它接起。

        结果就听见了唐舜告诉自己的唐湘灵陷入昏迷这样的坏消息。

        “什么?!我现在就过去!”张落槿麻溜的从沙发上起身,赶紧换衣服准备出门。

        “医生说只要醒过来就好了。”唐舜原本想说这句话让她放宽心,结果好像更加让她担心了起来。

        “所以为什么好端端地会晕倒啊?你们不是去旅游吗?”张落槿把家里的电视电脑全关了,拿好该带的东西准备出门,一边对电话那头的唐舜说道。

        唐舜把今天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张落槿甚至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故事有夏霖的存在,听见唐舜责怪唐湘灵见死不救的时候,整个人脸色彻底黑了下去。

        “唐舜你个混蛋,你他妈不知道唐湘灵怕水吗?你认识她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见过她去游泳池去海边?小时候她亲眼看自己的朋友在淹死在河里!晚上时不时还会做梦被吓醒!你这个混账居然说她见死不救?你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就这么指责别人,我看你才是那个刽子手!”

        张落槿实在被唐舜的睿智言论给气到不行,匆匆忙忙穿上鞋带上钥匙准备出门。

        然后恶狠狠地对电话那头的唐舜说道:“唐舜,要是唐湘灵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最好永远消失在我们面前。”

        语罢,张落槿根本不屑再和唐舜多说一个字,立刻挂断了电话。

        听见电话里传来的嘟声,唐舜愣愣地放下了自己的电话。

        他没想到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

        “怎么了?”看见唐舜接完电话以后魂不守舍的模样,宁丞抬头看着他,“张落槿跟你说什么了?”

        “她说小时候唐湘灵看见自己的朋友在河里被淹死了,所以一直很怕水。”唐舜愣愣地说着,“所以这次才一直没有办法伸出手去帮助夏霖。”

        “居然还有这种事?唐湘灵怎么从来没有和我们说过?”木木整个人都不敢相信地睁大了眼睛,想到自己居然还主动提出要来江边,感觉自己特别对不起她,“怪我,是我没有考虑周全,所以才会变成这样的。”

        “难怪唐湘灵一直不肯走在最外边靠近江边的位置。”何玉森之前就注意到了这个细节,但是一直没有在意这一点,还以为只是巧合,“这也不能怪你,你提出来的时候也并不知道这件事,而且唐湘灵也是自己同意的,你不用太内疚了。”

        “是啊,严格说起来,我们大家都有责任才对。”尹声拍了拍木木的肩膀表示安慰,“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等她醒过来。”

        “我先去夏霖那边看看。”

        唐舜看了一眼唐湘灵,像是一时半会儿不会醒来的样子。

        就算唐湘灵不救夏霖是情有可原的,唐舜还是觉得自己要去跟她解释一下,以免留下什么误会。

        最重要的是,他自己也需要反思一下。

        “你难道想眼睁睁看着她死在你面前吗?”

        一想到自己在对唐湘灵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心里要难受成什么样,唐舜就想伸手打自己一巴掌。

        这简直不是人做的事。

        唐舜慢慢走出病房,靠在墙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他居然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会忽略掉。

        活该唐湘灵选择和他离婚。

        ……

        张落槿火急火燎地开车来到医院,快步冲到了唐湘灵的病房。

        看唐湘灵脸色苍白的样子,张落槿真是恨不得把唐舜这个混蛋给碎尸万段。

        她最重要的朋友,居然被唐舜糟蹋成这个样子。

        等唐湘灵醒过来,一定要让她再也不要和唐舜见面了。

        环视病房一周,没有看见唐舜,张落槿的火气更加大,连木木他们跟她打招呼都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唐湘灵这时候却突然从病床上醒了过来。

        妙书屋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