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豪门总裁-> 《唐氏夫妇离婚法则》-> 第一百零三章 心理创伤
第一百零三章 心理创伤 作者:老码识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13
  •     “我经常梦见他,梦见他对自己说为什么不救他。因为这种梦境,我总是会半夜惊醒,然后失眠。大家都说我脸色经常很差,我说是因为熬夜的缘故,实际上是因为这个噩梦。我不敢告诉别人,我怕别人也觉得我是个害死别人的刽子手。”

        “我只和我的朋友张落槿说过这件事,其他人都没有说过。”

        “我

        医生赶过来给唐湘灵服了抗焦虑的药,让木木他们先去病房外边等待,他们再来查看一下唐湘灵的情况。

        大家站在病房外边,听见唐湘灵说的一字一句,忍不住开始自责起来。

        他们居然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知道,这个朋友实在是做的太失败了。

        就在张落槿趴在病房门口,透过那块透明玻璃偷看里边情况的时候,唐舜终于回到了唐湘灵的病房门口。

        张落槿冲上前去就想直接给他一拳。

        “要不是这是医院,我早就揍你了。”张落槿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怒火因为唐舜的出现再次燃烧了起来。

        “这件事情唐舜确实有关系,但是他原先也是不知情的啊!”宁丞看不惯别人数落自己的朋友,站出来替唐舜说话,“你这老是揪着人家不放也太过了。”

        “太过了?”张落槿冷哼一声,“唐湘灵醒来的时候,这家伙甚至都不在病房里,居然还说我过分?唐舜,你告诉大家,你刚去哪儿了?”

        “去夏霖的病房了。”唐舜并没有任何隐瞒的意思,直截了当地说出了真相,“医生说她可以出院了,她一个人过来这边不方便,我去帮了下忙。”

        “听见没?”张落槿得到唐舜的答案似乎非常得意,“在你们都守在唐湘灵病房的时候,他居然还跑到那个什么夏霖的病房!”

        “这件事毕竟唐湘灵有错在先,这……”

        这唐舜也是想帮唐湘灵向夏霖道歉,免得产生误会啊……

        木木作为唐舜这么多年的朋友,当然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只不过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张落槿恶狠狠的眼神给瞪了回去。

        “张落槿,唐舜也是不想别人对唐湘灵产生误会,所以才去帮那个夏霖的。”何玉森帮忙解释。

        何玉森算是几个人里边最靠谱的一个,对于他的话,张落槿还算是会相信几分,情绪这才慢慢平复下来。

        过了一会儿,医生就从里边走了出来。

        “医生,唐湘灵的情况怎么样了?”

        “就跟我们之前预料的那样,这次发烧昏迷和之前发生过的心理创伤有关。”医生对走上前来的众人说道,“一般来说,对待创伤时间的处理,只要找一些信得过的知己亲友进行诉说就能得到有效的压抑。就算不能根除,至少能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

        “可是从她刚刚的讲述来说,她表现出来的你们看到的已经逐渐好转的现象,都是她自己装出来的,因为不想再给你们添麻烦。再加上她还有一些别的症状,比如说经常失眠,会产生自杀的念头等,我们初步断定病人可能有抑郁倾向。”

        “抑郁倾向?”张落槿不敢相信地看着一声说道。

        “怎么可能,唐湘灵那种没心没肺的人,居然会有抑郁症。”

        尹声同样不敢相信,总觉得这医生是在唬人。

        “当然,只是初步断定,要进一步确诊还要后续检查,抑郁倾向也不一定是抑郁症。”医生纠正了尹声的说法,“抑郁倾向处理得当并不会变成抑郁症。需要制定好合理的生活结构,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上,让病人有目标去实现,然后逐步调整自己改善自己的情绪状态。”

        “等会儿护士过来带病人去做检查。”

        “好。”张落槿点头,“谢谢医生。”

        “不用。”医生说道,“不过你们需要注意,不管她到底是抑郁倾向还是抑郁症,本身心理创伤这个东西就不容忽视,你们千万不要再刺激病人,让她情绪再次恶化。”

        “知道了,我们会注意的。”

        张落槿再三向医生道谢,旋即立刻走进了病房里。

        唐湘灵正面无血色地躺在床上,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张落槿什么都不准备在唐湘灵面前提,开口就说道:“老唐,有没有什么想吃的东西?比如说你想吃的臭豆腐什么之类的?”

        “不用了。”唐湘灵微微转过头看向旁边的张落槿,有气无力地说道,“我没什么胃口。”

        “没什么胃口也要吃东西啊。”唐舜在后边走了过来,“你本来就胃不好,现在还生病了,更加要按时……。”

        “你出去。”

        唐湘灵别过头去,根本没有耐心听完唐舜的话的意思,“我不想看见你。”

        张落槿回过头去,朝唐舜使了个眼色。

        唐舜叹了一口气,只好走出病房,坐在了外边的长椅上。

        “不好意思木木,我把你这几天的旅行计划给毁了。”唐湘灵看样子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一脸抱歉地看着木木说着道歉的话。

        木木连忙摆手:“你说什么呢?跟你可没关系啊!是我心地善良。我完全可以不管你自己去玩的!”

        故作轻松地加大自己手里的动作,向唐湘灵表情出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

        唐湘灵表情却没有得到任何的缓和。

        她知道木木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这么说的。

        “你们可以不用管我的,我自己一个人可以。”唐湘灵不想给人家添麻烦的讨人厌的性格突然上线,“落槿,你不是才放假没多久吗?还是好好回去休息吧。”

        “假期这么长,又不是只有这两天,你赶我走干什么。”张落槿不满地嘟着嘴。

        “可是这样实在是太麻烦你了……”

        “又来了又来了。”张落槿最烦的就是从唐湘灵嘴巴里听见这句话。

        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老是爱说这句话的。

        “别人对你的好意,给我老老实实接受。否则你就是在给别人添麻烦。”

        旁边的一群人跟着点头。

        唐湘灵看他们的反应,犹豫了一会儿,这才微微点头同意让他们留下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